Menu Close

习近平将刀砍向胡锦涛,太子党江派团派朱镕基弟子联合起来进攻习近平,习近平可能在四中全会下台或权力极大消弱

据香港01今天报道,《人民日报》控股的媒体企业人民网旗下“人民微博”于10月9日发布公告,称由于业务调整,该平台从当日起正式关闭。

习近平容不下胡锦涛的“谈民生,议国事”思想,关闭人民微博

该报道说,人民微博于2010年2月上线,成为当时中共重点新闻网站主办的唯一微博产品,其定位是“以沟通促改革:加入人民微博,与数十万政府部门和官员面对面,谈民生,议国事”。2013年的数据显示,经人民微博认证的党政机构和党政官员微博用户数超30,000个,中央和国家部委21家等。

邓小平与胡锦涛
邓小平与胡锦涛

报道指这家具有浓厚官方色彩的社交媒体平台曾因中国前国家主席胡锦涛而名声大噪一段时间。2010年2月21日,当时上线不久的人民微博首次出现实名认证为“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的“胡锦涛的微博”的账号,引发轰动。

不过,尽管拥有胡锦涛身份的加持,以及数量庞大的官方机构、官员入驻,人民微博仍被市场淘汰。近十年来,倒闭的微博类社交平台并不只有人民微博,还有早已被抛弃的搜狐微博、网易微博、凤凰微博,以及难有起色的腾讯微博。

据该报道说,当下,中国微博类社交平台只有新浪微博(后改名“微博”)一家独大。根据2019年微博第二季度财报,“微博”今年6月的月活跃用户数高达4.86亿,较上年同期增加5,500万,日活跃用户数2.11亿,净营收高达4.318亿美元。

该报道指出,人民微博也可以被视为是中共尝试利用网络引导民间舆论的一次努力,更多地希望与“政府部门和官员面对面,谈民生,议国事”,但随着人民微博的关闭,这次努力看起来遭遇了失败。相比之下,“微博”更“亲民”、更接地气而受到民众青睐。

近期习近平言论不时透过各种管道发出,其中习罕见称只有中共自己能打败自己,话中有话,自相矛盾,一方面似乎对于其党“强大”到无人能敌自负满满,但另一方面又对亡党危机难掩忧心忡忡。习说中共自己打败自己,很可能会一语成谶。

习近平试图在意识形态方面挽救中共,图为2019年9月30日习与一众高官祭中共“烈士”

习提前频发“亡党”之声,告诉习家军江派太子党团派围攻他

最新这一波中共意识大恐慌,始自今年7月1日前后,这一天也就是中共自定的所谓“建党日”,当天也早已被国际上定为“退党(中共)日”。在这之前,习近平6月24日在中共政治局会议上警告称:“动摇党的根基”的危险无处不在,“小问题就会变成大问题、小管涌就会沦为大塌方”。

习近平王岐山李克强
习近平王岐山李克强

习近平这个“危险无处不在”说法,在外界看来,无疑是一种变相的“亡党警告”。

9月3日,习近平在中共中央党校一个培训班开班仪式上讲话,高频率使用中共原教旨党话“斗争”,尽显党性之暴烈,肃杀之气弥漫。

9月16日,中共党刊《求是》重发习近平5年前的讲话文稿,声称照抄他国政治制度会葬送中共前途,注意习用的是仍然是不吉的词“葬送”。这番话的潜在背景可能就是,党内很多声音提出要政改?

10月2日,中共刚刚搞完劳民伤财的建政70周年大阅兵,党刊《求是》杂志发表了习近平一年多以前的一篇讲话,大谈“要敢于进行自我革命,敢于刀刃向内,敢于刮骨疗伤,敢于壮士断腕,防止祸起萧墙”。习还声称,其党有8900多万名党员、450多万个基层党组织,“能打败我们的只有我们自己,没有第二人”。

习的前述这些“豪言”,不如说是“危言”说辞,归结起来可见,他在为保住共产党政权,做最后的努力。

但是,没有人认为有人会跟着习折腾,中共大部分党员和干部对共产主义理想的信念早已荡然无存了。他们现在几乎处于怠政状态,大家都观望着。最近当局不断抛出的贪官,很多都被强调所谓政治不担当、违背中共初心、对党不忠诚等意识形态罪名,甚至阅读境外书刊也被列为大罪,可见中共本身已经风声鹤唳,唯有不断对敢于“不忠者”杀鸡儆猴。

而从正面这方向,我们也能看到,近十多年来,中国大陆乃至海外,人们都可以了解到一个退出中共组织的全球性浪潮,这个应该是很多人都知道的,这是一个在悄然改变中国的行动。据网上数据显示,目前以真名或化名声明退出中国共产党组织(含团和队)已超过三亿四千万人(其中党员人数不详)。这个运动关系到一个中共内心极度恐惧的事实,就是中国大陆许多人、特别是官员,因为不能向中共退党(中共也不许退),于是公开以真名、化名在海外退党网站声明退。这样就形成了一股精神力量,也就是“身在曹营心中汉”,共产党号称九千万党员,当中相当部分已经不能算是它的人,一旦天下有事,关键时刻他们会助力变局。

当然,还有一部分人是为了利益暂时还没有声明退出,他们或许对共产党邪恶本质认识未清,自认为可去可留,但此时不切割未来是否有机会就难说了。另外,固守中共的人当然还是会有,纵然有也不多了,当他们慢慢看出其党的高层也在谋后路、忙着往海外资产转移的真相,他们也会发生变化。

“斗争”将加剧 中共亡于自败

那么,习所说的中共的下场既然是自己了断,又将会如何演变呢?其实前述这项退党运动一方面是催化作用,换句话说,是一个精神觉醒运动,另一方面也是需要等待着变化。真正的这种变化需要一些触发点,在极权维稳之下的中国,这些时局突变的触发点,现阶段不太可能出现在街头,极有可能就是习所说的,来自党内斗争,最终搞定中共的,正是它自己。

近期由“三呆国师”王沪宁牵头进行的中共找“初心”主题教育活动,其实就是一项清党行动,习高声向全党吆喝“斗争”,背后藏着对不同势力的敲打和清算意图。

这段时间许多分析都认同,美中贸易战打打停停,中共政权赖以维持执政合法性的经济已经不行了,失业暗流涌动,民心开始不稳,香港民众抗争,让中共进退维谷,加上美国在中共人权迫害问题上频频出手,涉及制裁的法案一个接一个,北京当政者压力山大。这些是表现在外的,习近平和一众高层,真正不可告人的难度是党内反对声音四起,高层权斗你死我活,开会吵得不可开交,出来还要装着没事“秀团结”。

 

留意到10月8日中共人大首次以立法方式,准备将禁止“反党”引入到全体公职人员中,这一个叫《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法(草案)》的文件明确拟规定,公开发表反对中国共产党领导、反对社会主义制度、反对改革开放的将被开除。这说明,不但是中共党内,整个中共体制内将被严控。但反过来看,立这法的潜在背景就是,证实整个体制内官员,都在反共,甚至是反习了。

但是这种高压的维持能长久吗?萧墙已生祸乱,尤如一个病人已无药可救待死,即使如习所说刮骨断腕,也无治。

 三股势力和三类人?

曾有论者分析现在有三类人是习要防备的,一是常委中对习不满,敢和习唱反调,敢对他玩阴阳两手的人;二是红二代和官二代中,因为习搞钱搞到他们头上对习不满的人;三是党内其他一些反习势力或者不合作势力,或者搅局,甚至背叛,向海外通风报信的人。

这种说法略为偏重于各种势力对习本人的威胁,其实,中共不倒,另一个人上台也改变不了中国,故此我们更应该上升扩大到对中共本身的威胁来看待。

说到三股势力,网上有说法认为,有关应对贸易战,中共高层有所谓洋务派、帝师派和元老派,习介于之间不知听谁的,其中元老派挺帝师派。但在笔者看来,这种说法起码将元老们划一是不恰当的,胡锦涛、温家宝、朱镕基、李瑞环等人和江泽民、曾庆红同盟是不可能的。如果要说中共高层“三个势力在斗争”,其实就是所谓习派、江派、团派,太子党势力则交错其中。但是,如果从意识形态去分,不分派别,中共体制内,应该还是常规的左中右三派,尽管倾向开明的右派在严控的国内舆论中似乎没有表现,甚至被封杀、失声。当然,这里的划分并不包括民间的异议人士,只是党内部分。

中共独裁专制铁幕下,民意难以抒发,但推崇“斗争哲学”的中共,党内斗争从来没有停过,往往在关键时期爆发。至于这种斗争怎样突然加剧,成为引发中共全党分裂,体制内全员参与抛弃共产党之后的重新分野的变局?我们拭目以待。

四中全会三个关键问题不解决,习近平面临下台的压力或权力被消弱

大陆坊间一直有“逢九必乱”之说。台湾政治评论家林保华在媒体发表评论文章说,今年对习近平的最大威胁来自四个方面:美中贸易战、香港反送中、经济下行、党内政变。虽然今年已过了四分之三,但”必乱”的魔咒并未过去。十九届四中全会习近平将面对这些压力。

香港游行出席人数为接近200万人
香港游行出席人数为接近200万人

林保华说,香港问题牵涉政治、经济、外交层面,是习近平目前最大的不定时炸弹,威力大小取决于习近平的态度与能力。

经济也是习近平的死穴。除了中美贸易战的影响导致投资与外贸两大引擎衰退,”国进民退”也势必带来经济下行。

总理李克强呼吁地方省份表达看法,显示他已经没有办法,要地方对习近平施压。然而习近平可能给地方自治权力吗?

上述三个问题不能解决,习近平就面临下台的压力。本来一年前召开的四中全会被习近平推迟一年,到现在定于十月而无具体日期,可见他的困境。因为这一年来问题不但没有解决,矛盾还继续加深,甚至爆发香港反送中。

林保华还曾经说2019年,中共正处在火山口上。中共当局自己也曾强调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太子党江派团派朱镕基弟子习家军随时可能摊牌

截止目前,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已经拖延将近两年。从2018年「两会」前夕,意外连续召开二中、三中全会后,四中全会数次传出要召开,但反复推迟取消。被认为是中共内部争议声音太大、习近平搞不定全党所致。

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对法广分析说,目前北京政局可以说是非常地扑朔迷离,各种风向都有,简单来说,就是习近平阵营跟反习派势力的斗争。

习近平胡锦涛江泽民离心离德
习近平胡锦涛江泽民离心离德

四中全会会有重大人事异动

中共大外宣网媒《香港01》报导,习近平13日晚结束南亚之行返回北京,预料他将在18日南下武汉出席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开幕式;而中共总理李克强李克强14日、15日考察陕西西安,这意味着李克强近日也不在北京。

综合上述因素,决定四中全会具体会期的政治局会议极有可能在10月18日稍后召开。

预计仍在发酵的香港反送中运动、中美贸易战都将成为重要议题之一,而舆论最关注的是人事议题。

此次不同于上届受反腐败影响,不断有(候补)中央委员落马的情形。截至目前,十九届中央委员会成员中,原澳门中联办主任郑晓松去年坠亡;原证监会主席刘士余被给予留党察看2年,其十九大代表资格被撤销,四中全会上将予以追认。因此,此次四中全会仍将会有中央候补委员递补情形。

此外,不会出现在中央全会公报中的「隐藏人事议题」,还包括一系列重量级的人事任免决定。全中国此前有数十省部级官员履新,消息称,四中后会有「一把手」任免消息公布。

此前有消息说,香港中联办主任王志民将在四中全会后调职。

四中全会王岐山可能接过处理港澳问题的大权

王岐山退场

香港《苹果日报》刊文分析说,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上香港问题将成为主要议题之一。从6月至今,中共当局仍找不出妥善的解决方案,这在四中全会将被批评为执政无能的证据之一。

文章表示,整肃党内不同派系将成为习近平的当务之急。本次四中全会上,王岐山很可能接过处理港澳问题的大权,但即便如此,短时间内也不见得能解决香港危机。

文章说,负责香港事务的韩正、港澳办及中联办脱不了干系,或将面临追究责任。而中联办主任王志民及其他副主任久不露面,也很不正常,甚至林郑宣布撤回《逃犯条例》修订,也不见港澳系统官员站出来发声。

因此,习近平整肃港澳系统、改组中联办,不是不可能。

他说,习近平面临的困境:包括中美关系降到历史低点、中美贸易战不断升级;送中条例导致香港民众不断抗争;新疆集中营成为国际的关注焦点,以及中国经济的大滑坡,可以说形成了中共改革开放以来最严峻的经济形势,然后出现了失业潮,工厂倒闭,导致外资出走潮等等。在此背景下,习阵营和反习阵营的斗争在白热化。

陈破空说,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随时可能摊牌。其中一个重大的看点就是,谁能够在四中全会占上风?是习近平利用习家军在中央委员会的占多数占上风?还是其它各派组成的反习势力占上风?

胡海峰无缘副省级,官阶就此止步!胡锦涛除白发抗议外无可奈何,胡锦涛辜负了邓小平,邓家将希望寄托在李克强身上

 

 

 

Posted in 共党内斗, 海河之争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