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胡海峰无缘副省级,官阶就此止步!胡锦涛除白发抗议外无可奈何,胡锦涛辜负了邓小平,邓家将希望寄托在李克强身上

胡锦涛之子胡海峰未如外界预期高升至副省(部)级,近日因为其父在北京阅兵式上一头白发露面,再次引起关注。

胡海峰
胡海峰为前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之子,现任中共浙江省丽水市委书记。

10月1日的北京阅兵式上,前中共党魁胡锦涛白发示人,引发各种揣测,其中其子胡海峰的仕途也再被一些分析文章提及。

现年47岁的胡海峰是中共第四代领导人胡锦涛之子,毕业于北方交通大学及清华大学的EMBA。2013年5月开始进入政坛,现任丽水市委书记。

胡锦涛一直被认为是习近平的政治联盟者,据说胡海峰因此获习厚加安排。再加上,按此前的外界报导,习近平和胡海峰还是清华大学校友,现任中组部长陈希也属于清华系人马,胡海峰的仕途似乎会一片光明。

胡海峰近年在浙江嘉兴和丽水先后任职期间,都不断有紧跟习近平“指示”的表忠举动,做法算是官场中比较出位的。

法广曾援引报导称,在中共太子党没落之际,胡海峰被指是中共国家领导人家族中,相对较具潜力的代表,并称胡是中共太子党进入中南海的“最后的希望”。

在上次调任丽水书记之前,胡海峰已多次有升官传闻,但直至现在他担任的丽水市委书记,仍属正厅级。

今年3月的中共两会前,先是有传言说胡海峰将跨省调升福建省常委、组织部长。而在原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今年2月调往黑龙江后,港媒《南华早报》3月间曾报导,胡海峰将转任西安市委书记。

西安市为省会城市,又是中共官方定义中的“副省级城市”。若胡海峰如传言般接任西安市委书记,将罕见升级成为年仅47岁的副省级干部。

但到9月3号,北京公布了悬缺逾半年的中共陕西省西安市委书记职务,由前河北省唐山市委书记王浩接任,一度传闻甚嚣尘上的胡锦涛之子、现任浙江省丽水市委书记胡海峰,升官传闻再次落空。

其实早在2016年9月30日,路透社就报导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可能会提拔中共前领导人胡锦涛的儿子胡海峰,让他出任浙江省宁波市市长,跻身副省级官员。

报导当时引述与中共高层关系密切的三位消息人士的话说,习近平正在进行人事布局,试图削弱团派势力的竞争,安插自己派系的人马,晋身政治局常委职位。

消息来源说,由于胡锦涛的关系,习近平会避免对团派出手太狠,可能会安排一些团派成员到一些新的职位,同时,胡锦涛的儿子胡海峰可能会受到提拔,调任到宁波市担任市长,相当于副部级职位。

胡海峰在当年3月刚升任浙江嘉兴市长,之后连任一年,到去年被调到较偏的丽水任市委书记。

留意到去年以来一直到今年3月两会后,都连续有高调公开活动以及在党媒刊文的胡海峰,在上月升官传闻落空之后,突然变得异常低调,连“十一”前在官媒发表庆祝中共建政70周年的文章,都要拉上市长吴晓东共同署名。

贸易战升温,江泽民和邓朴方联合起来,王沪宁韩正接连出击向习近平发难 – 儿皇帝胡锦涛的左膀李克强艰难发声!

有大陆作家称,中国政局表面上看着波澜不惊,实际上暗流涌动。

邓小平信任胡锦涛
邓小平信任胡锦涛

中美贸易战5月初骤然升温,此前已频传分裂的中共再度现内部混乱迹象,而知识界异议也在网络严控中不时释放。

 

贸易战升温 中共内部发声混乱

中美贸易战5月初骤然升温,中共一方推翻原来与川普(特朗普)政府协商的条款。5月8日,路透社引述三位川普政府知情人士和三位私营部门知情人士的话报导,5月3日夜里华盛顿收到来自中共的外交电报,中方系统地更改了近150页的贸易协议草案,令美中数月的谈判成果前功尽弃。

中共内部对于这次贸易战的态度,从官方宣传和官员的强硬表态中可见一斑,不过,在密不透封的中共黑箱政治中,也难免暴露出分裂的内情。

综合媒体报导,中共防长魏凤和2日在新加坡出席亚洲安全论坛(香格里拉对话)时,被问及正在不断升级中的美中贸易战,魏凤和在发言中叫嚣:“要谈,大门敞开;要打,奉陪到底。”

政治学者吴强表示,从魏在论坛上的“这种毫不退让的立场和姿态,让中国越来越像60年代文革”。

但中共驻美大使崔天凯对“贸易战”的说法出现多次摇摆。

去年3月23日,崔天凯接受中共CGTN《薇观世界》节目采访时,也曾有强硬表态称,打贸易战中共将“奉陪到底”,“看谁真正坚持到最后”。

到去年10月18日,在回答有关“贸易战”的问题时,崔天凯表示,必须明确是谁发起了“贸易战”,中方不愿同美国或其它任何国家打任何形式的“贸易战”。

今年5月10日,川普政府将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关税从10%提高到25%。5月13日晚7时,央视《新闻联播》罕见使用“贸易战”一词,称“中方已做好全面应对中美贸易战的准备”。

但今年5月24日,崔天凯接受美国彭博电视台“美国早间新闻”栏目采访时,忽然又称,“我从来不认为‘贸易战’是个合适的词。贸易意味着互惠互利,战争意味着相互毁灭。怎么能把这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放在一个词里?”

崔的这次表态,不但与央视定义不同调,也否定了自己过往的表态。

值得注意的是,由红顶商人马云控制的《南华早报》在5月12日报导,中共内部一些有影响力的鸽派,反对习近平在中美关系问题上蛮干,这些人中许多是红二代,退休高官。他们要求当局重新审视对美国的总体战略,呼吁“中共领导层进行政策调整”。

被指是刘少奇之子刘源智囊的退休官员张木生表示,“中国(中共)过去几年来过于任性,未能认识到中美在很多领域存在的巨大差距。”他认为,对世界宣传所谓的“中国模式”或者“中国办法”没有必要,只会招来攻击。

中共央行前副行长李若谷今年早些时候在出席一个论坛时说,“中、美关系是中国与西方世界的基石”,呼吁当局更多地了解美国的想法,调整对美政策。李若谷的观点据说得到其他自由派人士的赞同,包括胡耀邦的儿子胡德平。

另外,前央行行长周小川5月17日在北京出席一个研讨会的时候表示,观察目前的全球经济,有些国家新上台的领导人,完全违背经济学理论与常识,在体制和政策选择上,似乎是主要依靠商业直觉。

周小川强调,“这种不尊重科学和前人积累的理论和知识的做法,终将会碰壁”,这会消耗这个国家和全球经济的资源,他们会为这种做法付出巨大无比的成本。

周的这番话,被人解读为或在说川普,但也有的媒体指周的话是暗讽习近平只搞政治不懂经济。

高层内斗还有内幕?被指存于习江、习邓之间

《南华早报》还透露了中方谈判团队呈交的协议提案被最高层否决的内情,当中同样指向高层暗斗。

旅居台湾的国际政治金融专家汪浩5月21日在台湾政论节目《年代向钱看》中透露,约在4月底5月初时,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在北京进行第10轮谈判,快结束时,刘鹤向中共政治局常委会报告说,双方准备签署协议了,贸易战达成协议了。就在刘鹤向中共中央报告的时候,中共政治局常委会翻盘了。

据当时北京消息称,在5月1日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会上,以韩正为代表的高层跳出来全面反对跟美国达成的协议,最后习近平拍板说,他准备忍受中美贸易战的升级和长期进行的状态,拒绝跟美国在已经达成的协议上签字和妥协。

有关习近平拍板负全责的说法,到底是否属实仍受质疑。一种分析认为是江派在放风“逼宫”习。另一说法指习近平身边掌管宣传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其实是效忠最早起用他的江泽民。王沪宁最近大搞反美宣传疑是给习“下套”。

在美中贸易战爆发以来,中共掌管党务和宣传的常委王沪宁罕见成为一个介入颇多又引起争议的角色。

去年7至8月间,中共在北戴河召开秘密会议前后,路透社就曾引述知情者称,中美贸易战的确导致中共内部出现分裂,其中王沪宁陷入麻烦。王沪宁被党内批评因采用的“过度民族主义”误导习近平,从而激怒美国,让美国的立场变得更加强硬。

贸易战之下的党内分裂还出现在习近平和邓小平家族之间。

2018年10月习近平完成了广东考察之行,在讲话中罕见不提邓小平,被认为是中共内部异议浮现的表现。而网络上流传着一份邓小平长子邓朴方的讲话稿,则点名地提醒当权者要“实事求是”、“保持清醒的头脑,知道自己的份量”。其讲话中力挺“邓小平理论”,但没有提“习近平思想”。这也被认为是贸易战背景下另一波党内分裂以“改革开放之争”的形式出现。

中央社去年底曾有报导援引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学教授高敬文说法指,中共高层就如何处理对美贸易战、如何重推改革,以及是否重推改革出现“严重分歧”,而且他认为中共现在还没有解决争议。

中共四中全会迟迟没开,也因此被认为实际上是内部争议声音太大所致。

大陆网络频现异声 官方急删暗流涌动

在大陆严控的网络上,近日也出现一些异声,被解读为中共体制内外对中共当局押上人民利益打贸易战的不满和反弹。

6月2日,大陆财经报社微信号发表一篇题为“以人民的利益为重”的社评,反对因为贸易战而“闭关锁国”。文章很快被删除,但在一些网站仍能找到。

文章称:“以人民的利益为重,就要求我们继续保持开放的心态,继续打开中国的大门。越是遭遇全球化退潮和逆流,越是要警惕极端民族主义。”“警惕极端民族主义,最主要的是要警惕关起门来搞建设以及另起炉灶另建一套技术标准和经贸生态的言行”。

“贸易战继续升级旷日持久并蔓延至其他领域,进而危害中美两国人民根本利益的良苦用心。”“实现最大限度的求同存异,符合两国人民的共同利益”。

文章称:“自我设限,自我封闭,另起炉灶,已经为历史证明是行不通的,只会正中某些势力的下怀,只会给人民的利益造成重大损失。”

“对于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和全方位的竞争态势……要沉住气,更不能盲动,比如对那些有可能影响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产品和服务,要慎用报复手段。对于实在无法避免的涉及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应对举措,要充分预估可能的影响,及早做好预案,并设置相关止损线。”

文章发表隐含的意思即指中共对于贸易战的报复手段,违背了“以人民的利益为重”。

资深媒体人“石扉客2018”在微博上发贴:“这篇是财经杂志社社评,我觉得代表党内市场派的声音,确实是老成谋国,核心就一句话——不能因为贸易战而走回头路。只不过这种声音不得不用党八股语态来包装,否则就发不出来,这又是另外一种悲哀了。”

另外,中国社交媒体热传一篇题为“贸易战的本质是什么”的文章,内文详细讲述了在美方诉求“三零二停一允许”的问题上,对中、美两国人民的利益在大多数情况都是一致的,而中共政府的利益和中国人民的利益则未必一致。

文章称,“美国提出的“三零二停一允许”的诉求,不是“不平等条约”,恰恰是让中国抓住机遇,“第二次入世”的绝好机会。而中共之所以拒绝美国的要求是因为,既得利益者不愿意放弃权力和利益。“开放”意味着失去经济管控权力和权力衍生的利益。

上述热文也被删除。

在最近吸引全球关注的美中女主播辩论贸易战之后,大陆作家云从龙在网络发文“斯至如此,夫复何言”,暗批当局将原来一手不错的牌打成烂局。该篇文章目前也已被删除。

文章指出,最厌恶有人把贸易战与关乎国运联系起来。关不关系国运,根本就没哪回事,倒是关系大社团(中共)的运势,才是最根本的。……很多时候,展现在我们的事情,往往不是真实的,而隐藏在视线背后的,才是真实的,表面上看着波澜不惊,实际上暗流涌动。貌似万众一心,一个声音,一个嘴巴,一个方向,实际上貌合神离,各怀心思。当你看到冰山底部浮出水现的时候,历史早已注定了结局。……没有铁板一样的体制,更没有谁能永远占据舞台的中央,而不谢幕!

据自由亚洲电台5月12日报导,这轮中美贸易战升级,获得了中国知识分子再次喝采,他们希望美国以贸易战,促使中国政治出现根本性的转变。

报导援引湖南谭先生指出,认同普世价值的人,肯定是支持美国加税。如果支持加税的人占多数,那就意味着政权就完蛋了。目前就事件的看法,分化十分明显。具有自由派倾向的人士集体欢呼,而大多数无法获得外界资讯的普通民众,可能相信官方的说词,认为是美帝国主义打压中国崛起的阴谋。

这也许就是中共历来不顾一切加强网络信息封锁和管控媒体报导的原因。

指定胡锦涛接班 邓小平有深远考虑 – 照顾自己的亲人是主要考量!

在软禁中的赵紫阳家里,一位访客在闲谈中问他:“现在当政的胡锦涛,会有作为吗?”赵紫阳说:“怎么可能有作为呢?他是我们培养出来的人啊。”(大意,不是原话。)

问话里的“作为”,是指除旧布新、启动政体彻底改革的大的作为。

赵的回答,非常诚实。

“我们培养”,指的是中共教育制度的培养。

胡锦涛生于1942年。中共1949年建政,他进小学不久。这届、以及其后无数届的中国学生,学的政治全是中共的宣传文件;学的历史全是新编的“阶级斗争史”;学的语文多数是政治性的诗文、鲁迅杂文以及毛主席的诗词散文或党报社论。在学校里,无论中学大学,阅读西方文学作品是’思想落后”的表现;五十年代看苏联作品《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卓娅和舒拉的故事》,六十年代“苏修”的作品也不行了。社会上的全部出版机构,都是党的宣传阵地,“思想立场有问题”的东西是变不成铅字的。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运动,使有思想有学问的前辈人士不是倒霉垮台,就是噤若寒蝉。——在那样的大环境里成长的青年学生,除了自然科学知识和理工科技技能,不可能有任何别的思想和才学。

当然,从五十年代一直到“文革运动”,中国社会上和私人家庭里仍然存在着大量过往年代的出版物,古今中外文史哲经典作品还是相当丰富的,不少青年学生从中吸收了很多全人类文明遗产和思想结晶。不幸的是,在这个红潮汹涌的国度里,他们被看作“思想反动”、“对党不满”、“抗拒思想改造”的“异己份子”,受到学校里一些“积极进步”、“靠拢组织”、“又红又专”的同学的揭发、批判和压制。

胡锦涛,就是这类表现优秀的青年之一。

这种“表现优秀”者,包含着两种情况和性质。

一是幼稚、天真、单纯的人。他们以为党和政府是天然正确的,自己不应该不听从、不服从、不跟从。遇事不用自己的头脑思考。并不真正懂得是非对错。这种人是绝大多数。这种人未必能够青云直上,因为他们不是投机份子。

二是审时度势,往“上风头”奔,总是牢踞政治上的“制高点”。这种人不相信在这个社会里有什么道德良心之说,因为对道德良心的界定、解释之权是执政者的专利。要心安理得,唯有永不落败。这种人的本质就是趋炎附势。如果聪明,得法,这种人就节节上升。

赵紫阳所谓的“我们培养”的目的,是把第一种人当作基本群众,用第二种人组成干部队伍。

我们不知道胡锦涛是否属于第二类人。但他绝对不属于第一类人。

那两类人,就是“驯服工具”和“螺丝钉”。就是毛泽东等中共开国领袖,想要把中国的亿万下一代青少年塑造定型的产品。

赵紫阳明白,这种产品之一件的胡锦涛,不可能有什么突破性的“作为”。

邓小平指定胡锦涛接江泽民的班,还有一层极为深远的考虑。

他看到,经济上改革开放已经收效,中国已经变样,人心也开始大变。手头宽裕起来的人民总是比饿得瘦瘦的嗷嗷待哺的人民更加难弄。中国大陆社会的“港台化”庸俗趋势十分迅速,要求民主化变革的唿声也日渐高涨。邓小平坚信:社会主义中国这样滑坡下去是不行的。

按照陈云的意见:最信得过的“自己的子女”,纷纷开始上台做官了。根据自己的指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自己的家属后人纷纷腰缠万贯了。邓小平觉得,政治上返回文革之前的必要性已经十分紧迫。否则上述那些东西就很难长久保牢。

邓小平所经之营之念念不忘的“改革开放”,仅限于经济范畴,目的是摆脱中共的落后贫穷困境,在国际舞台上不再像一个衣衫褴褛的叫花子。他丝毫没有让老百姓生活在一种思想自由畅所欲言的宽松气氛里的打算;如果有,又何必清除“精神污染”、何必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又何必赶胡耀邦赵紫阳下台。他知道,经济总体状况的改善,会使社会上要求民主化、自由化的“乱说乱动”风起云涌。眼前的这一个喜欢哼哼外国歌曲背背英文名篇、装模作样自命风雅的江泽民只会使这种滑坡加速。

起用“螺丝钉”的时机到了。

胡锦涛的知识水平、政治态度、思想立场、业绩表现,是一个活脱脱的“雷锋同志”。是“我们”苦心“培养”的成果。

他主政贵州,口碑不坏,在太平年景里能使老百姓安于现状。他主政西藏,在藏民起来反抗时,毫不犹豫地指挥武装军警严厉镇压,“对敌人像严冬一样寒冷”。这是最能使小平同志瞑目安息的可贵品质。

赵紫阳不幸而言中。胡锦涛无所作为,中国社会搞得一塌煳涂。

胡锦涛没有充满新意的创举,没有廓清乱局的妙计,没有凝聚人心的魅力,没有整顿队伍的威势。他铁板着脸讲出来的全是陈词滥调,他挖空心思倡导的“和谐社会” 根本就是空中楼阁,他施展出来的是最蹩脚最反动的封口、封网、封报纸、封刊物、封杀一些老党员的由衷肺腑忠言的警察行动,采用各种流氓手段拦截堵绝无处诉苦的上访人员……如此种种。不过,他没有辜负邓小平的重托:中共的“红色江山”并未在他手里变色崩溃。

Posted in 共党内斗

相关新闻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