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刘鹤签订卖国协议只求一月安宁,全是因为习近平四中全会要和反习势力做殊死搏斗

习近平9月3日在中央党校的一篇讲话中大谈“斗争”,让外界开始疑惑,习近平心中的斗争对象到底是谁?最近刘鹤在华盛顿的谈判表现给出了更多线索。

刘鹤川普握手
刘鹤川普握手

对川普(特朗普)的“斗争之火”还在吗?

刘鹤率领的中方团队,10月11日在华盛顿和川普达成了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从协议内容以及刘鹤与川普的见面会来看,在经过了一年多的贸易战之后,习近平已经基本放弃了对川普的“斗争”。

去年6月21日,习近平在北京与包括高盛集团、普洛斯、凯悦酒店、大众汽车及施耐德电气等20多位欧美跨国集团行政总裁会晤。《华尔街日报》当时报道说,习近平向与会人士表示,“西方有个说法,如果别人打你左脸,你要把右脸也伸过去。在我们的文化,我们会以牙还牙”。

其实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在基本道德观念上是一致的,中国文化推崇的是“以德报怨,以德服人”,也符合了西方的“打左脸,把右脸伸过去”,而“以牙还牙”只是习近平在说中共该党的斗争哲学。当时外界认为,习近平这番表态被视为显示北京在中美贸易对抗中准备“更上一层楼”,强化反击,预料中美贸易战更加激烈。

果然,后来贸易战一再升级的事态发展证实了这种推测。

在贸易战中,北京采用的最符合“斗争”的做法,就是完全不顾自家国内民生需要,用停止采购美国农产品的方式,来打击川普的票仓。北京希望以此种方式,让川普在2020年竞选失败,从而能重温过去20年的好日子。

但这种做法未伤川普,却重伤自己,导致了猪肉及其它食品价格飞涨。而在刘鹤此次和川普达成的第一阶段协议中,北京承诺将采购400亿到50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和贸易战前2017年不到200亿美元的金额相比,竟然增加到一倍以上。这不但不再是打击川普票仓,阻止川普连任,简直就是在重金帮助川普竞选连任了。

所以如果习近平心中的那团“斗争之火”还在的话,那不是对川普,而是另有对象。

川普说明了谁在刘鹤之后

而川普并未做实质性让步,只是取消了对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原定于10月15日上调的关税,这批商品的关税原定于从25%上调至30%。如果单从数字上算,2500亿美元上调的5%只是125亿美元,而北京要买400亿到500亿的农产品,难怪川普很开心。

贸易战并未停战,因为此前已加的关税并未取消,并且川普计划于12月15日对最后一批16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15%的关税也未取消,川普将视情况而定,这将成为悬在北京头上的利剑,制约着北京在未来两个月的表现。

党媒人民日报也再次顺带被打脸,人民日报刚在8月18日发表文章《“盗窃知识产权”系无中生有——美国一些人的不实之词荒谬在哪里》。而在刘鹤和川普见面的记者会上,川普说第一阶段协议也包含了很大部分的知识产权问题,双方就此达成了很多共识,表明刘鹤团队已经确认了“盗窃知识产权”问题,并承诺了不少解决方案。

现场有记者问川普,如何保证这份还未落实到纸面上的协议在未来数周内不会再破裂,川普说,绝大多数的内容,习都知道,习对此是密切关注的。(And most of this is also known by the people in China,by President Xi.He’s been following it very closely)。川普其实是说明了,这份协议是习近平已经同意了的,习近平本人就在刘鹤身后。而这,应该是得到了刘鹤的确认。

只有片刻“安宁”,斗争对象在何处?

然而这份北京用重金买时间的第一阶段协议,只能给习近平带来片刻“安宁”。按照川普给出的时间表,5周内第一阶段协议完成签署,之后就要立即开始第二阶段协议谈判。

即使在昨天的见面会后,外界对美中贸易前景仍普遍不乐观,认为贸易战前景未明,同时关税仍在,产业链移出中国的趋势不会改变,快速下滑的经济也难以因此扭转。

之前5月份也是刘鹤谈下的贸易协议,按常理,习近平应该也是知情并同意的,但却在中共高层中最后一刻被否定了,刘鹤也差点被批成卖国贼,并导致了川普随后大加关税。

那么这一次,已经难产一年的四中全会召开在即,围绕习近平的这份协议和未来贸易战应对方案,中共党内必将再起波澜。在本文成文之时,刘鹤和川普在白宫的见面会已经过去一天,海外各界都在关注讨论,几乎所有大陆媒体却仍然对此静悄悄,只有新华社一家发了一条很简短、没有具体内容的消息,并未有欢喜之意,这也显示出了中共高层对贸易谈判的敏感和分裂。

当下事态发展表明,习近平的对外“斗争”几乎已经放弃。而在萧墙之内,党内高层中,那里才将是习近平近期内的斗争战场。

破除被架空传言,李克强向习近平嫡系开炮,在四中全会前集聚人气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今日报道,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表示,票据融资、短期贷款较快上升”不仅有可能造成套利和资金空转,而且可能会带来新的潜在风险”,反映内地上月信贷数据异常,引发外界关注。

李克强被推上盟主位置
李克强被推上盟主位置

报道评论指,李克强与央行罕见地发表相互牴触的言论,此前李克强对上月创纪录的信贷扩张表示担忧,信贷扩张是货币刺激措施所造成。

经济学家认为,刺激措施导致浪费投资及债务危险增加。分析人士表示,李克强最新言论反映出一种担忧,即如果内地政府被视为背弃了避免大手大脚刺激的承诺,其可信度就会受损。

中国金融科技集团京东数字科技(JD Digits)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说:”李克强一直试图强调,坚决不搞大水漫灌的刺激措施。他所表达的正是许多评论人士的担忧,即如果你有如此庞大的贷款,其中的某些部分将不会流向实体经济。”

自2018年夏季以来,中国的政策制订者推出一系列货币与财政刺激措施,尤其侧重于增加对小型私营企业的贷款,这些企业在去杠杆政策下举步维艰;但政策放松未能提振信贷流动,因为中国商业银行对向放缓的经济放贷持谨慎态度,而中美贸易战打击企业的信心,抑制企业对资本支出的胃口。

前日(20日)的一份声明中,李克强警告说,2019年1月份的信贷泛滥可能会带来风险。短期贷款和票据融资增加,往往意味着”套利”与”空转”,即投资者正在获得低息、短期贷款,并将所得资金投放在高收益的理财产品,从而借助差价获得近乎没有风险的利润。

中国央行一名官员接受《金融时报》访问时表示,中国并没有实施”大水漫灌”的刺激措施,称季节性因素决定了1月份传统上是银行贷款的最大月份。小企业是票据融资及其他短期贷款的主要受益者,他承认存在套利的可能性,但表示此类交易只是”少数行为”。

胡锦涛朱镕基江泽民温家宝要求中美关系不能破裂,要斗而不破!

 

李克强被架空新闻

习近平十八大后则通过成立各种小组,自任小组长集权;十九大后又以「强化党的领导」为名,对国家机构改革,大肆夺权,进一步架空总理李克强;重行毛「东西南北中党领导一切」路线。

加强全面领导

国务院机构改革,最大特点是「以加强党的全面领导为统领」;如中宣部统一管理新闻出版和电影;中央政法委直接承担社会控制方面的工作;国台办回归中共中央直属机构,不再属国务院管理;成立国家监察委,变相废了监察部和反腐败局等。

习贵为党总书记,毫无疑问强调「党的领导」就是习领导。本来,「党政分开」是邓小平时代中共的集体决策,迎合市场经济时代发展。1987年中共十三大将其视为「政治体制改革的关键」。党政分开即党政职能分开;习对此心知肚明,睁眼走回头路。

北京政界曾流传一段子,指十八大后李克强首次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不料习近平驾临,坐下就天马行空讲了一番,然后发指示,讲完就宣告「会议结束」,转脸看到李,才恍然醒悟般问一句:「克强同志有甚么要说的吗?」可见习完全视李若无睹。

中共四中全会难产

中国政论作家陈破空的分析说,2018年中共的会议出现了非正常状况。在年初连续举行了二中全会和三中全会,四中全会在10月份就传出风声,但一直没有召开。事实上是发生了激烈的路线斗争、高层分歧。

陈破空说,这种诡异的局面和40年前十一届三中全会延期举行的情形相比,认为这显示习近平在党内无法达成共识,也预示着党内外的反对意见可能形成一股力量,威胁习近平至高无上的地位。

陈破空称,这种纷争远超外界想像,以至于有些会议都不能拿笔记录,不准带水杯、带笔、带纸,不许挂横幅。

按照中共惯例,每年年底会召开一次中央全会,并会提前在7月或8月宣布会期。四中全会会期,显然已有违常态,说明中共高层未能就会期、政治报告达成协议,权斗之炽热毋庸置疑。

有关习近平面临新一轮党内反对势力挑战,英媒BBC日前的报导中说,奥弗霍尔特博士日前在香港中文大学出席研讨会时,曾向BBC记者透露,一个高层中共官员访问哈佛时告诉他,北京内部已陷入你死我活的利益争夺和权力斗争。

至于四中全会一再推迟的原因,之前有报导称,北京政界有两个传言,一是因为有政变风险,传武警有一批人策划“起事”。不过,自习近平掌管权力后,各种政变传闻一直不断,习的安保也在不断加强。

另外一个传言是,中美贸易战使得中国经济急剧恶化,习近平希望在四中全会上,能拿出一个有说服力的计划。但面对积重难返的国内经济问题,以及中美贸易战的压力,特别是在中共体制的束缚之下,北京很难再推出有效的应对之策。

而四中的遥遥无期,从传说中的九月底一再推迟,不仅导致年底许多会议延宕,例如中国妇女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始终都无法确定会期,最后是在11月初抓住一个空档,然后在会议召开前一天临时通知,更让党内中高层议论纷纷,连同贸易战持续紧张带来的各种不满,形成北京政局过去几个月以来的诡异气氛。

此种情形,酷似40年前十一届三中全会举行的前夕——因为最高元首无法掌握大多数,无法在会议前形成一致性共识,导致会议只能延期举行。这本来就是中国政治的常态、或者说中共会议的实质:不是为了在会议上通过讨论形成共识,会议只是为了表达一致性拥护的决定,一切谈判和分歧都只能、且必须在会议前解决。这是北京政圈的常识。

也因此,在阿根廷G20峰会中美首脑会面前夕,四中全会久拖不决引发的不安也接近顶点。只有当协议达成,各界的担心才稍微松弛,终于没有出现最坏的结果——谈崩意味着贸易战不仅不会结束、还将升级为更严重的冲突——四中全会也终于变得明朗可期了。不过,所谓可期,也就是峰会后的情形,却和年初修宪时刻的三中全会截然相反。

自由亚洲电台也曾援引访美学者杨占青表示,目前,中共四中全会开不了的原因,实际上是中共内部现在还没就决议内容达成一致,也就是还没有办法统一思想,等统一之后就召开了。

清华大学政治系原讲师吴强也表示,近期退休高层官员频频公开亮相,表明目前党内斗争似乎还不明朗。比如就深化改革开放而言,党内现在的争论其实很多,有抨击深化改革开放实际上在否定改革开放的论调,也有强调要跟国际继续接轨,目前来看,四中全会的基调还很难讲。

太子党江派团派现在要推出倒习联盟共主李克强为二十大汪洋上台做准备

李克强有三大优势
北京政治圈内的人士指出,更有远见的人认为,真正应该推的人是李克强。李克强虽然没有什么政绩,但这个人有三个大的优势:

  • 一个是李克强出自北京大学,个人价值比较清晰,倾向于自由民主。他的支持基础一部分是北大以自由主义为基点的自由派势力;
  • 另外一个就是老的团派势力───即不是被习近平指为“朋党”的以令计划和李源潮为骨干的团派势力,而是以胡耀邦为标志的一批具有老团派价值观的政治势力,这些人把李克强视为一个团派掌舵者或继承人;
  • 李克强还有一个他人无法比拟的优势是年龄。李克强在二十大时是中共资历最深的政治局常委,而且年龄未到68岁。他有合理、合法接班的可能性。所以,在对习近平失望至极之后,很多人把希望寄托在李克强身上。

由于习近平得罪的势力太多,既有既得利益阶层,也有知识分子。现在这些势力里应外合来进行倒习近平活动,以至不惜推出弱主李克强,但倒习活动如何发展,现在还不清楚,需要进一步密切关注事态发展。 但太子党邓朴方最近的表态说明他们已经默认了新的领导人人选。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共党内斗, 美中超限战

1 Commen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