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中共四中全会难产,海河之争激烈,习近平不能掌控中央委员

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何时召开的谣言,从去年九月一直传到现在,至今遥遥无期。观察人士翘首以待,党内也议论纷纷。

有分析人士将这种诡异的局面和40年前十一届三中全会延期举行的情形相比,认为这显示习近平在党内无法达成共识,也预示着党内外的反对意见可能形成一股力量,威胁习近平至高无上的地位。

四中全会难产,可能是由哪些因素造成的?习近平最近连番致辞讲话,有哪些值得注意的表态?

  政论作家陈破空,在2018年,中共的会议出现了非正常状况。在年初连续举行了二中全会和三中全会。本来三中全会应该在2018年底举行,四中全会应该在2019年举行。之所以二中全会和三中全会连续举行,是习近平要强行修宪。

当时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既不是二中全会的产品,也不是三中全会的决议,而是习家军在两次全会的中间,二月份的时候做了个文件,落款却写了一月份。当时我说了一句话,“绑架中央委员会”。之后在两会上强行修宪,这件事情在党内造成震动,成为习近平执政的分水岭。

       习近平的声望由盛转衰。权力也由强转弱,表面上强化,靠习家军在地方上拥有多数,强行执政。因为二中全会和三中全会连续举行,四中全会在十月份就传出风声,又拖到十一月,后来又说到中美贸易谈判之后,但一直没有召开。

事实上是发生了激烈的路线斗争、高层分歧。这种纷争远超外界想象,以至于有些会议都不能拿笔记录,不准带水杯、带笔、带纸,不许挂横幅。所以主持人提到是否和40年前的三中全会相比较。有两个可以比较。跟毛泽东时代,毛泽东大跃进之后的中央全会的比较,还有和华国锋时代的比较。

习近平介于两者中间,他没有毛泽东那么强,但也没有华国锋那么弱。毛泽东虽然受到党内的批评和清算,但是他凭借个人独裁,反而把其他人打倒;华国锋是被政治老人排挤、罢免。习近平本来要被政治老人罢免,但是他比华国锋强,掌握了很多特务系统,所以他强行霸位;但是他没有毛泽东那么强,不能把别人全打倒。

他说“反腐取得压倒性态势”,就是暗示不要反腐了。我不搞高层反腐了,行吗?你们不要再搞我了,我也不搞你们了。中共党内拉锯战,这就是四中全会难产的背景。

  四中全会没有按照外界预期在十一月份召开时,曾经有分析人士认为,习近平团队是希望看到美国中期选举结果之后再制定对美策略。在G20特习会之后,又有人分析说,习近平做出重大让步,避免了美中对立的升级,从而也暂时稳固了其权力。 对此北美“世界日报”副总编魏碧洲认为,你美中贸易战和四中全会不断推迟关系很大。从一开始,中国就对美国有误算。这种全方位的误算是灾难。第一个是对川普本人的误算。对川普本身的个性、决策模式、周围的人,都没有了解。第二,把中美贸易战押在美国中期选举上,是个大错误。今天我们看到《纽约时报》头版报道,民主党的佩洛希当上美国众议院议长。她何许人也?对中国恶劣人权批评声音最高的最佳代表。

这样的人主持国会,对中国经贸会有好处吗?如果我们要等到川普赢或者输,从而决定中美经贸的走势,这显然又是误算。如果川普赢,他就有更大的力量;如果川普输,佩洛希主导议会,攻势只会加强不会减弱。所以等待选举结果显然是误算了。也因为是这种情况,12月1日的特习会,习近平愿意做一个大的让步。因为他知道他两边的宝都押空了。

  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认为,习近平目前为了一党的利益与各国妥协让步,置中国人民的利益和长期发展于不顾。应该考虑中国人民的利益和长期的自由民主发展,来和其他国家合作,而不是在被动的情况下做出让步,而且这种让步也没有经过中国的思想界、中国的最高权力机构人大,经过中国人的讨论和参与而决定。

这当然是会伤害中国人的利益的。另外我们知道中国共产党开会的一个基本逻辑是“我们有重大决策了”,因此“团结胜利的大会就可以召开了”。现在他没有团结胜利的大会,就是他没有办法做出决策。这是中共内部权力斗争陷入胶着的重要表现。

       另外我们可以看出,在目前的情况下,十九届四中全会应该召开。因为如果能够召开,就可以对中国目前的内政外交、中美矛盾提出系统的方略和思考;今年三月份又有两会的召开,这样可以通过中共的执政系统进入到两会的执政系统,给中国一个全方位的检讨,制定出一个周全的未来走向和蓝图。这是非常必要的。但如果中共连自己的全会都没办法搞定,那中国未来的路就更没办法搞定了。

  习近平在新年致辞里一方面谈改革的大门会越开越大,一方面又谈自力更生,发出了矛盾的信号。陈破空说,改革开放是邓小平的提法,自力更生是毛泽东的提法,这显示说习近平江郎才尽、黔驴技穷,根本没有他自己的东西。但是这两个提法都是表面化的,他既做不到自力更生,也做不到改革开放。事实上习近平做出三个连续的宣誓,叫做“不反腐、不改革、拒民主”。

不反腐就是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年活动的前夕,他说的“反腐取得压倒性态势”。这是不反腐的宣誓,安抚党内老人。不改革,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大会上说出的“能改的该改的坚决改,不能改的不该改的坚决不改”。结果经过精确的数学计算,发现75%都不能改。因为只有同时具备“能改的、该改的”两个条件才能改。拒民主是在对台湾讲话上。两岸制度不同是两岸最大的障碍。中共想把香港模式推广到台湾,台湾就会成为中共的洗钱中心、中共也可以跨境抓捕。这一届政府是最没本事的,也是文革之后最不受欢迎的。民间不受欢迎就罢了,在党内也不受欢迎。

  最近中国百名知识分子发表改革开放40周年感言,立刻被官方删除。夏明说,这些知识分子基本上都是受过八十年代洗礼的,是受惠于邓小平恢复高考政策的。现在对中国底层老百姓和中产阶级中上层的知识分子来说都是紧要关头,他们发出这种呼吁非常可以理解。他们表现出的对普世价值的认同,对中国走向多元的期盼,与习近平的倒行逆施形成反差。习近平再衰微的话,知识分子的反抗会公开化。

Posted in 共党内斗, 海河之争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