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周恩来杀恩人,杀朋友,杀同志,杀兄弟,杀女儿,杀亲人,杀弟子,杀老师,到底是人类还是魔鬼?

当面是人背后是鬼的周恩来?(网络图片)

  
  对周恩来的评价,大体有三种。

  一种是以中共为代表的“光辉论”;其次是民间流传的周恩来富有人情味的各种故事;三是骂周恩来是个奴才,在毛泽东面前摇尾乞怜,低头哈腰。

  这三种评价都可以用到周恩来头上,各自都可以找到一些事例来印证。但在互相矛盾的证据面前都无法自圆其说。

  试问持“光辉论”者,略微查查周的历史,中共建政之前,中共的错误路线,除了第一次陈独秀错误路线,他没来得及犯之外,尔后的瞿秋白、李立三、王明错误路线,周恩来不但次次有份,而且是主要执行者和领导人;再说建政之后,反右斗争、人民公社、大跃进以及文化大革命,哪一样没周恩来的份?他的光辉到底在哪儿?

  至于“人情味”,更不值一驳。不错,周在生前死后,很成功地留下了富有人情味的道德形象,诸如在文革中保护了一些演员,和服务员讲话没有架子之类,这类故事大陆出版了厚厚几十本。

  我并不否认周有人情味的一面,可是同一个周恩来,在关键场合却不见他有过丝毫“人情味”,比如他曾亲自批示,以通敌叛国罪名,逮捕他的干女儿孙维世。绝世美人孙维世在牢中饱受折磨,被活活打死,死后身上什幺都没穿,只有一付手铐依旧锁着双手!周恩来这时的人情味到哪里去了?类似事例和周富有人情的表现几乎一样多,又该如何解释?

  仅仅把周恩来看成一味向毛而摇尾乞怜的卑鄙懦弱小人,也同样与事实相抵触。周是一个毛在被百姓当作神崇拜时都扳他不倒的人,这股力量岂是靠拍马就能形成的?

  周恩来确实是个大谜团。毛活着时无人敢怀疑他,死后不久,那神灵般的光环即消退,连普通百姓也认清了他的真面目;而周在世时,民众自以为了解他,可是随着他离世的年份愈长,引人怀疑之处就愈多。

近日,有旅法人文学者揭露文革周恩来的真实面目,说周这个人给人的外表形象可谓完美、儒雅,但在需要下狠手的时候,他也不怕手上沾血。事实上,周恩来真实的魔鬼面目早被曝光,有文章揭露周爱吃活人脑,其内幕极端血腥和恐怖,超出正常人的心理承受能力。

法国媒体6月26日刊登〝文革中的周恩来〞一文,旅法人文学者赵越胜在文中谈到中共第一代总理周恩来本人在文革中的地位和作用。

赵越胜说,如果没有周,文革也不会搞这么久。由于周的某些行为助长了毛的任意妄为,让文革更加恶质化。

他说,在文革期间,毛泽东打倒当时的中共领导人刘少奇的问题上,周恩来是亲手制造者。最可怕的是他完全知道这是个冤案。〝从周的行为,我们可以深刻地认知到列宁式政党在道德上的彻底堕落。在这个组织系统内,不存在真理和个人内心道德冲突,只有盲从、残忍、谎言。周这个人给人的外表形象可谓完美、儒雅,但在需要下狠手的时候,他也不怕手上沾血。〞

赵越胜表示,如果要概括一下周对文革的态度,可以说是被动地发动,主动地投入。他基本上是跟毛走。只要毛想干的事,无论多么伤天害理,周都能找出办法来让它圆满实现。就连贺龙、陈毅这些和他关系密切的人,只要毛想下手整治,他总是立即跟上。

周恩来最爱说的话就是〝保持晚节〞。仔细分析起来,这是极其自私的追求,置天下苍生于不顾。周不过是为丧失良心找到借口,以党性为一切凶残行为辩护。

已解密的档案资料显示,在10年文革期间,周恩来为自保不断出卖自己的〝同志〞。刘少奇、贺龙、彭德怀、陶铸被迫害致死,彭、罗、陆、杨冤案等,周恩来都直接插手。他曾在把刘少奇定性为〝叛徒、内奸、工贼〞的专案审查报告上批示〝此人该杀!〞

周恩来甚至连自己的干女儿孙维世、亲弟弟周同宇蒙冤时,他都亲自签字逮捕他们。他还将跟随他、伺候他数十年的贴身警卫,亲自送到江青手中,任其残害。

胡耀邦的前智囊阮铭,曾在1994年发表的《旋转舞台上的周恩来》中写道:〝在查证‘四人帮’的罪行中,发现那些文革中惨遭迫害的冤案,在逮捕令上几乎都是周恩来的签名,包括逮捕他自己的干女儿孙维世。〞

杀人魔王周恩来

此前,网路上一篇题为《杀人魔王:中国的贝利亚——周恩来》称,周恩来杀人成性,其残暴狠毒远远超过了前苏联的杀人魔头贝利亚。其残暴与狠毒要超过贝利亚几千倍,甚至上万倍,贝利亚杀的人连周恩来的零头都不到。

在中共里面,周恩来的背景和实力就是搞情报特务工作,直接讲就是收集情报、暗杀、绑架、煽动暴乱、游行、掠夺等等。

中共的很多最重要情报系统都是周恩来创建的,包括情报特工系统,周恩来创建了中共的情报暗杀绑架体系。这些系统在国民政府统治时期制造混乱、暴乱、暗杀。

中共窃政后的历次政治运动,周恩来都是实际执行人,捏造假事实、罗列历史罪证、诬陷等方式都是周恩来拿手看家本领。

周恩来的情报体系遍布全国各地,可以号令全国。在中国境内一切居民的一切活动、言论等都在周恩来系统监视之下。周恩来的情报体系的核心实际上就是高效率的杀人机器。

周恩来喜好活吃人脑

事实上,周恩来还有更残暴血腥的魔鬼面目被媒体揭露。此前,海外网络曾经广泛流传署名北海青年的文章《杀人魔王:中国的贝利亚——周恩来》,披露了周恩来爱吃活人脑,和用人脑加工成的〝玉仙羹〞,其内幕极端血腥和恐怖,超出正常人的心理承受能力。

文章谈到,据悉,食用新鲜人的大脑为大补,食用少男少女的新鲜大脑被称为延年益寿补品中的极品。这些人的大脑被取出后在厨师手中经过加工变成〝玉仙羹〞。因为传闻〝玉仙羹〞可以延年益寿,所以在中共领袖内非常流行。


图为红色高棉大屠杀纪念馆展示的活人取脑机

〝玉仙羹〞还有一个与周恩来有关的别名,叫周公汤。当年贺龙将〝玉仙羹〞的制作方法告诉周恩来后,周恩来制成食用并呈给毛泽东,〝玉仙羹〞因此得名〝周公汤〞。

在文革末期,周恩来病疾缠身大量食用〝玉仙羹〞,但依然回天无术。

当年,柬埔寨的波尔布特来中国时,毛泽东曾多次用此汤款待他。后来柬共头目食〝玉仙羹〞成风,在红色高棉大屠杀的纪念馆里就有照片为证。

在柬埔寨红色高棉大屠杀的纪念馆中曾经见到过一种特殊的刑罚,就是将人固定在坐椅上,从脑后直接钻洞,提取活脑。但这不是刑罚,是提取活人的大脑,然后制成〝玉仙羹〞,供给共产党首领吃。

柬埔寨S21集中营那些被送上这个取脑器的男男女女,很多都是妇女儿童。〝玉仙羹〞制作残暴血腥,因此非常隐蔽,在中国和柬埔寨,许多共产党领袖食〝玉仙羹〞成风,导致大批民众被杀,仅为取其大脑制作食物。

被逮捕的高干都有周恩来的签字

文革后一些侥幸活下来的高层干部及其子女都非常感激周恩来,视他为救命大恩人。但文革逮捕令上,签字害他们的恰恰是周恩来。 

人们知道刘少奇死的极惨,但都不知道刘少奇专案组的组长是周恩来。周曾在把刘少奇定性为「叛徒、内奸、工贼」的专案审查报告上批示:「此人该杀!」。 

周恩来与贺龙交往长达42年,文革中贺龙夫妇躲到周家避难,不去还好,去了等于是送死。被披露出来的历史事实显示,周恩来不仅是贺龙专案组的负责人,亲自落实对贺龙的隔离审查,还签署了对贺龙的逮捕令;贺龙之死与周恩来有直接关系。

知道自己专机克什米尔公主号 有问题还让代表团乘坐
克什米尔公主号空难周恩来牺牲了整个代表团成员,自己坐另一架飞机从昆明取道缅甸仰光安全到达雅加达 

利用代表团空难拯救自己


我的一位校友小小年纪就失去了父亲,后来才知道是飞机失事遇难。这次遇难是个大事件,就是1955年春天的克什米尔公主号空难事件。这次事件本来可以不死人,但周恩来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而把所有跟随他去参加万隆亚非会议的代表团成员都牺牲了,其中就包括我的那位校友的父亲。

周恩来牺牲了整个代表团成员,自己坐另一架飞机从昆明取道缅甸仰光安全到达雅加达。

1955年春天的克什米尔公主号空难事件就是个非常典型而惨烈的例子。周恩来原计划4月11日率中共代表团到印尼参加万隆亚非会议,乘坐印度航空公司包机克什米尔公主号,从香港起飞经印尼首都雅加达前往万隆。后来周得知国民政府保密局香港情报站策动对他的暗杀,于是不动声色的要中共代表团其他成员按照原计划原飞机飞行,结果飞机爆炸无一生还。而周自己坐另一架飞机从昆明取道缅甸仰光安全到达雅加达。 

香港警方随即展开艰苦的调查,一无所获,后来还是根据中共提供的情报才破了案。中共明确告知香港警方:事件是国民党保密局香港情报站策动,主谋赵斌成,指挥者金建夫,执行者是香港机场地勤人员周驹,使用的定时炸弹是从台湾基隆秘密运到香港。 

港警调查人员非常困惑不解的是,既然周恩来对这事了如指掌,为什么还要代表团其他成员按照原计划飞行,去送死呢?原来是为了迷惑台湾香港情报站不再改变计划,确保自己的安全,周恩来把包括自己司机、香港新华社社长黄作梅(男)和三名外籍记者在内的11名中外菁英白白牺牲掉,保全了自己的生命。据周后来说,这叫做「声东击西」、「丢车保帅」。 

周恩来用别人的性命为自己当了掩体,这是那些深信中共媒体宣传而痛悼他的人所不知道的,甚至知道也不相信。 

● 

4.3 (86.67%) 24 vote[s]
Posted in 官场黑暗

相关新闻

9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