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周恩来杀死上万名受伤的红军士兵,原因是害怕他们暴露长征行踪 – 震惊中外〝万人坑事件〞

周恩来是中共建立的核心人物,他建立了中国共产党的特务情报系统,就像人体中的神经系统,监控和操纵中国共产党的组织运行。

1924年,26岁的周作为共产国际派驻中国的心腹人选,从法国途经莫斯科到达广州后,很快就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代理主任并很快转正,兼任国民革命军第一军政治部主任,中将军衔。周在加入共产党后于德国滞留2年,期间受到共产国际著名特务头子季米特洛夫的训练。

在广州和北伐期间,周利用国民党和苏联给的经费,在发展国民党调查科的同时,开始着手建立更加秘密的共产党特务间谍组织,当时称为中共特科,其发展快速,人数众多,组织严密。周掌控的组织主要包括两部分,一是渗透在国民党之中,二是掌控军队中指挥官和政治系统。

在中共苏区建立后,周恩来的特科系统开始牢牢控制中共系统。特科控制中共系统的方式不仅在于控制民国政府控制区的中共地下党,更重要的是控制中共苏区的军队和党务系统。特科的特点是,为了控制中共系统,周更多时候采取的方式是杀人。

更重要的是,特科系统在苏区已经不是简单的情报和针对少数人的特务机关,而是形成强大的秘密警察队伍。这个秘密警察队伍从邓发到闽西苏区负责开始,到周恩来亲自到苏区,通过操控博古实际领导。利用各个苏区的肃反大清洗的机会,对军队形成相对完整的控制系统。

万人坑事件

1935年,红军长征后留守中央苏区的前红军代总参谋长龚楚投敌,成为“红军第一叛将”。事件起因是,红十二军参谋长林野夫妇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遭自己人背后用大刀砍杀,为保证长征时没人逃跑及投降竟进行“万人坑”大屠杀。这些令人胆寒的残酷肃反,令龚楚对中共失去信心。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裴毅然在共识网撰文《红军代总参谋长龚楚之叛》,披露了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令人胆寒的政治保卫局

长征开始后,为了不暴露长征行踪,中共在出发前杀了上万名被怀疑不可靠或者受伤无法自己行走的士兵和下级军官,这就是闻名中外的“万人坑事件”。周恩来是当时的主要领导人之一,负责安排内部事务的具体执行。

1934年6月中旬,五次反围剿无法打破,白军包围日益缩小,红军最高领导层决定突围。为保证突围时没有逃跑及投降之类事件,政治保卫局进行严密整肃。政治保卫局权力无边,常常一句“保卫局请你去问话”,就将人带走。被传去者,多数就此“失踪”,毋须宣布任何理由与后续消息。这一时期,被撤职审查的干部士兵达数千人,不得不在瑞金附近设立十多个收容所。

为处置这一大批“动摇干部”与“反对阶级”,在瑞金北面与云都交界的大山深密处,设立特别军事法庭,离开法庭150码,有一条二丈多宽的山涧,涧上有一小木桥,桥下便是“万人坑”。所谓审讯只是一句话:“你犯了严重的反革命错误,革命队伍里不能容许你,现在送你回去。”然后押著犯人到坑边,一刀一脚,完成杀人。更有甚者,要犯人自挖墓坑,然后再动刀踢入或干脆活埋,省下挖坑的麻烦。“这种残酷的历史性大屠杀,直到红军主力突围西窜一个月后,才告结束。”

据《龚楚回忆录》,红军撤退或在白区长途行军时,必派出由政治保卫局人员组成的收容队与后卫警戒部队同行,落伍官兵如无法抬运,“便毫不留情地击毙”,以免被俘泄密。红军中除了政委与政治部主任,各级长官不仅不知道政治保卫局的卧底,而且不知道身边警卫多数都是经过“政治保卫局”培训的特务,时刻监视,随时可对自己“动手”。

中共红军“长征”后留守中央苏区的前红军代总参谋长龚楚在《我与红军》一书中写到:“党中央指示‘要杀绝地主,烧毁其房屋,以赤色恐怖对付白色恐怖’。眼见到这种违反人道的行为,我内心觉得很难过。……这既违背了人道主义的精神,也没有增进社会人类的幸福,反而使生产萎缩,农村经济破产,人民固有的生活方式破坏了,新的生活根本没有建立起来。这难道是我所应追求的理想吗?”

 他目睹中共为保证“长征”时没人逃跑及投降进行的万人大屠杀以及红十二军参谋长林野夫妇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遭自己人背后用大刀砍杀。这些令人胆寒的残酷肃反,令龚楚对中共彻底失去信心,只身离队投敌,成为“红军第一叛将”。 

红军时期的邱会作因为掌握的党的秘密太多,在长征前夕也差点被负责政治保卫局工作的邓发枪毙,是因为周恩来的及时阻拦才留下一条命。参见邱会作的回忆录或者在网上搜索。

百色起义主要领导人、红七军军长李明瑞(北伐名将、广西国军最高长官),就是被跟随多年的心腹卫士林某击毙,林某就是奉命监视李明瑞的特务。政治保卫局内部也互监互督,没有人受到绝对信任。“不但中下级干部终日忧惧,不知死所,高级干部也人人自危。在这种恐怖的气氛笼罩下,怎能叫人生活下去呢?这时,我便暗萌去志。”

这一时期被整肃的红军高干还有红五军团总指挥季振同。季乃1932年1月1日宁都暴动的主要领导人,带着26路军两万余人及众多弹械投靠红军,出任红五军团总指挥。仅仅因为与参谋长赵博生在人事安排上有所龃龉,同年6月即以“读书”为名予以软禁,10月与部下另一将领黄宗岳同时被杀。

周恩来杀掉旅长季振同

1931年,周恩来进入江西苏区,随后大开杀禁,屠杀对像包括了红军将领。周手下的主要特工是苏维埃国家政保局局长邓发、红一方面军政保局局长李克农。

当时,任国民26路军74旅旅长的季振同被调往江西围剿共产党,而季振同的把兄弟在红军中当官。12月14号,季振同与赵博生等人一起,发动了“宁都兵变”, 策动一万七千余人, 携带二万多件武器, 投奔共产党,被改编为红一方面军第五军团,由季振同任总指挥,萧劲光任政委。季振同在兵变前已是中将的官衔。

季振同的把兄弟黄中岳是河南信阳人,曾备受冯玉祥器重,被派往日本陆军学校留学。“济南惨案”后,黄中岳愤恨日军的暴行,回国到冯玉祥的西北军供职,和季振同结把为兄弟。“宁都兵变”前,黄中岳是红五军团第十五军军长。

1932年4月,冯玉祥派人到瑞金策反季振同,季没有答应,并把冯玉祥的信交给了政委萧劲光。4月12号,苏维埃国家政保局接到密报,称季、黄密谋反叛,告密者是潜伏在26路军中的中共党员王超。4月19号,漳州战役的前一天,一军团侦察排在荷花庄抓获一人刘佐华,从他身上搜出了一份剿匪司令张贞签发的秘密通报。 刘佐华承认,他是冯玉祥派来 再次接洽季振同的代表。 经严厉审讯,刘佐华又供出了季、黄的“叛乱计划”和“同谋名单”。

4 (80%) 2 vote[s]
Posted in 共党内斗

相关新闻

9 Comments

  1. 愛國要翻墙,翻墙不爱共

    共党主教开恩了,让他死得都很痛快。否则夺权后,还得精神搞垮,名誉搞臭,肉体消灭,被虐更惨

  2. Freedom is not free!

    習认知低能,撒B买当老大的感觉,在一群小哈犬中猴子就成了霸王。不与人类文明为伍,偏要与歪瓜裂枣同台,被世人耻笑的伪大国,人模猪样倒行逆施,被巫师神棍搞成个套西装领带,裹一肚子秦政屎缸文化的小丑,在封网中开放,在禁言中改革,在暗捕中依法治國,在共产中发展私有经济,共党为何如此下贱!

  3. 飄飄

    为处置这一大批“动摇干部”与“反对阶级”,在瑞金北面与云都交界的大山深密处,设立特别军事法庭,离开法庭150码,有一条二丈多宽的山涧,涧上有一小木桥,桥下便是“万人坑”。

  4. messiah

    不但害别人,还害自己人。从开始就是流氓建立起来的政权,盛行主张的就是流氓文化。死了也白死,他们的后代天天喊着,爹亲娘亲不如党亲。ccp需要的就是这样认贼作父大逆不道之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