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周恩来杀死上万名受伤的红军士兵,原因是害怕他们暴露长征行踪 – 震惊中外〝万人坑事件〞

平反昭雪

如同九曲黄河蜿蜒曲折奔向大海一样,中国革命的道路决非鲜花盛开,坦途一片,而是山重水复,荆棘丛生,革命者只能在坎坷不平的道路上艰难前行,充满悲壮乃至悲剧色彩。1934年10月上旬,中央红军长征前夕,在一片凄风苦雨声中,季振同、黄中岳等人被国家政治保卫局在瑞金县叶坪(一说在瑞金石角下与于都上湾临界的梅子山)秘密处决。季振同年仅33岁,黄中岳30岁。

据姬鹏飞、黄镇、王幼平、李达、孙毅、苏进、徐国珍等红5军团老同志回忆,当时的中央苏区受王明“左”倾错误影响,肃反扩大化严重,宁“左”勿右,残酷斗争,轻信敌人的挑拨和谣言,轻率地将季、黄等同志错捕、错杀,这是王明“左”倾肃反政策、干部政策中与宗派主义纠缠在一起而形成的大历史冤案。

面对中央苏区“左”的错误,毛泽东对在革命队伍内乱抓人、乱杀人十分反感,但又难以阻止。据参加宁都起义的王秉璋(季振同的警卫班长,开国中将,曾任空军副司令员)回忆:“将季振同和黄中岳关押审查,毛泽东对此很不满,为季振同说话,但他本人也是‘左’倾路线打击对象,他的话当然不起作用。”据萧劲光回忆:“延安时曾听毛主席讲过,把季、黄杀掉是不应该的。建国后,毛主席在中南海怀仁堂后厅的一次高干会议上又讲:季、黄在宁都起义中是有功的,没有他们,全部起义的胜利是不可能的,把他们处决是错误的。”(《萧劲光回忆录》,第116页)在1962年1月30日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毛主席说过,季振同是不应该杀的。有材料披露,1936年周恩来也说过:“离开江西之前,杀了一些不应该杀的人,当时我们都有责任,现在大家对乱杀人的事很痛恨,这是我们党一个最为惨痛的教训。”

◆本文作者韩纪民与季平龄(季振同女儿)老师合影。

1978年,全国范围开始大规模平反冤假错案、落实干部政策的工作。1979年6月,姬鹏飞、黄镇、李达、王幼平、苏进等12位宁都起义参与者上书中央,要求为季、黄平反。6月22日,叶剑英副主席批示:“……我听毛主席说过(似在延安)杀季振同、黄中岳是杀错了的。现在我觉得这一冤案应该昭雪。”华国锋主席批示:“同意叶帅批示。”邓小平副主席圈阅,并在人大常委和政协召集人会上讲过此事。又据苏进提供的原件,1981年1月8日,邓颖超亲自写信给苏进并转中央组织部,指出:“我是在一九三二年五月一日由白区到达长汀的,到后不久见到了季振同同志。他给我的印象是:胸怀很开朗、很乐观,正在等候出国赴苏学习。不久即听说因反革命罪被捕……根据参加宁都起义的同志所做历史唯物主义的分析,望抓紧时间复核,做出合理的结论。”

遵照中央领导的批示,中央组织部决定对季、黄一案复审,组织人力先后走访70多位老同志,查阅了档案材料,进行长时间、缜密的调查研究,最后作出结论意见,对季、黄等人予以平反,恢复名誉,恢复季的党籍。1981年12月,在纪念宁都起义50周年时,中央决定以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发表萧劲光等老同志文章的形式,对季振同、黄中岳的革命功绩进行公正评价,予以平反。

“左”的错误终于得到彻底纠正,含冤半个世纪的季振同、黄中岳终于可以瞑目九泉了。这也验证了毛泽东的一句名言:“共产党内一时受冤屈的事还是有的,不过在正确路线领导下终究会平反纠正的。”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10 Comments

  1. 愛國要翻墙,翻墙不爱共

    共党主教开恩了,让他死得都很痛快。否则夺权后,还得精神搞垮,名誉搞臭,肉体消灭,被虐更惨

  2. Freedom is not free!

    習认知低能,撒B买当老大的感觉,在一群小哈犬中猴子就成了霸王。不与人类文明为伍,偏要与歪瓜裂枣同台,被世人耻笑的伪大国,人模猪样倒行逆施,被巫师神棍搞成个套西装领带,裹一肚子秦政屎缸文化的小丑,在封网中开放,在禁言中改革,在暗捕中依法治國,在共产中发展私有经济,共党为何如此下贱!

  3. 飄飄

    为处置这一大批“动摇干部”与“反对阶级”,在瑞金北面与云都交界的大山深密处,设立特别军事法庭,离开法庭150码,有一条二丈多宽的山涧,涧上有一小木桥,桥下便是“万人坑”。

  4. messiah

    不但害别人,还害自己人。从开始就是流氓建立起来的政权,盛行主张的就是流氓文化。死了也白死,他们的后代天天喊着,爹亲娘亲不如党亲。ccp需要的就是这样认贼作父大逆不道之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