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中国的房价开始吃“小孩”了

中国的房价已开始吃掉可能出生的小孩子了。

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

1月14日,浙江人口第二大城市温州公布了出生人口的大数据。

2018年,该市总出生人口96903人,同比减少了15.7%,为十年来首次低于10万。

数据最吓人的地方在于,这里是中国最富裕的地方之一,也是浙江最敢生、最能生的地方,出生率长期冠绝全省十一个城市之首。如今,连这个一向秉持“多子多福”的东方犹太人群体,也开始生不动了。

当年温州炒房团带给全国的痛处,今天正在加倍的返还给温州人。有钱人外迁,没钱人逃离……

由炒房暴富所带来的生育冲动,如今正被熄火的楼市击得粉碎。一饮一啄,似有定数。

在这个人口“通缩”的新时代里,资产价格的逻辑正在悄悄发生着变化。每一个中产阶级的资产配置,都必须开始认真地考虑腾挪置换了,否则下一步迎面而来的,谁知道是不是一坨巨浪。

一步错,便是步步错。

01

过去,温州长期是浙江省的超生重灾区,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生干部仕途的“终结地”。

2008年新华社报道说,当年温州一市总人口约占浙江省的六分之一,但违法生育人数却占全省1/2左右,特别是富人、名人超生现象突出。乐青一个土豪企业主就为超生缴纳了101万元的“天价”罚款。

温州人这么喜欢生小孩,不是无缘无故的。

在上世纪改革开放的大浪潮中,温州人依靠先知先觉,敢为人先,发展起发达的民营经济,率先积累了第一桶金。住房市场化后,敏锐的温州人开始组团出击,暴击全国楼市,房子不是一套一套的买,而是一层一层、一幢一幢、一片一片的买。

多少人的财富在一片犹豫、争议中扶摇直上。有的炒家腰挂60把钥匙,每天唯一的工作就是挤着公交,挨家挨户收租金。

这里豪车遍地,有钱人多,宗族文化又保留得比较好,哪有辛辛苦苦赚了钱交给外人管理的道理,生子承业就成为一种合乎情理的强烈愿望。

更何况,温州人素有“东方犹太人”之名,商业版图遍布海内外,要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发展壮大,也需要血缘关系的纽带,所以续香火的传统观念格外突出。

那可真是一个梦幻般的黄金时代啊!

温州人不仅在生育战场上生龙活虎,在楼市里也是大开大合,气宇轩昂。

几乎所有的温州企业都直接或间接涉足房地产投资,很多小老板靠着熟人集资、借贷、抵押工厂,加了杠杆组团冲进房地产。

他们抄完外地抄老窝,短短几年内温州房价就翻了好几倍,市区商品房的均价飙至三四万,最贵的楼盘甚至抄到了9万一平。顶峰时期,这里的房价秒杀帝都、魔都。

只要有房在,温州人发挥一不怕苦、二不怕累的浙商精神,鼓足干劲地生。

谁叫爷就是有钱!富人罚着生,穷人偷着生。天皇老子也拦不住温州人的洪荒之力。

拐点,出现在2011年6月。

由于欧债危机发酵出口承压、房地产调控持续收紧等因素,温州的民间高利贷泡沫连环爆,房价雪崩式下跌,直接蒸发了20%―40%。第二年,出生人口也开始应声而跌。

我们看温州的出生人口与房价走势两张图,两条曲线高度吻合,这种微妙的关系很难说是一种巧合。

2011年6月之前,温州房价一路上涨,出生人口也跟着水涨船高。或许可理解为,当时市场预期好,信心足,房价再虚高也不算高,大家敢生能生。

6月之后,温州楼市一地鸡毛,出生人口延迟了一年才坠崖,可能是因为怀胎十月的滞后性。消化了这一波后,大家就不敢放肆生了。此时,所有人都是杠杆缠身,就算房价“低至”两三万也是高,成为生育路上的拦路虎。

时至今日,房价仍是温州人最好的避孕药。

有数据显示,2017年,温州全市二胎占比为38.53%,2018年该比例上升到55.92%。生二胎的人比一胎的人多得多,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信号。

那些已育的70后、80后,因为早几年买票上车,今天才有底气接棒生娃。而不少婚后适育的85后、90后没有要一孩,似已力不从心。

没有一张房产证,哪来的勇气要准生证。

02

纵观这几年的数据,温州的出生人口是有所波动的。

2017年温州因全面二孩政策的落地,出生人口数止降反升,达到了11.4985万。不过,该数据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2018年又向下俯冲了15.7%,其幅度之大,堪称断崖。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