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习博士只手遮天,李克强无可奈何,中国民众恐惧加深

中国资本外逃严重,中共政权无力阻止,以至于李克强不得不面对尴尬显示,还说了一句很无奈的话。中美贸易战对中国经济带来持续冲击,各项经济数据持续下滑,不过学者何清涟认为贸易战只是加快了中国经济衰落的进程,2015年起中国经济就开始衰落了。

她还指,两个原因造成中国消费低迷,其中房地产市场的高杠杆率挤压了居民消费潜力。有观点认为,热点城市房价的拐点已经出现。美专家指,中国民众过去对社会崩解的恐惧,随着时代改变逐渐消散。阿波罗网评论员分析,这是个大好事。

中国人海外“买买买”悄然中止

近日旅美学者何清涟在澳大利亚SBS广播公司中文网撰文称,近几年在海外扫货式狂买资产的几家中国民企海航、万达、安邦、复星等正在贱价变卖资产转回国内,促使他们这样做的原因是来自政府的巨大压力。

据《金融时报》统计,从2015年-2017年4月,中国海航集团在全球的并购金额超过4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600亿元。如今海航正在一点点变卖资产,从股份减持到房产甚至海航的办公楼,都降价出售。

去年12月26日,在2018中国品牌论坛会议期间。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2018年海航一年处置3000多亿人民币(约合440亿美元)资产,创造了一家企业一年处置资产的世界之最。

这几家中国民企的负债率都高达70%以上,他们海外狂购资产的资金来自于国内银行借贷或发行理财产品。伴随着这些资本巨头海外狂购的是中国外汇储备急速下降。至2016年年底,外汇储备跌破3万亿美元关口。

中共总理李克强不得不面对尴尬现实说:“就在我的鼻子底下,看着上千亿、上千亿的资金走掉了。”

何清涟认为,中美贸易战对中共最大的打击是打断了中共依靠求借偷来的知识产权,建构《中国制造2025》,让中共政权重塑经济结构的梦想破灭。

中国消费者需求遭到房贷严重挤压

何清涟指出,中国居民消费能力下降并非贸易战造成,而是中国经济结构与收入分配造成的,贸易战对此影响不太大。她认为两个原因造成中国消费低迷。

一是收入分配差距不断扩大。官方数据显示,中国的收入分配差距正在扩大,2015年以来连续三年攀升,2017年达到0.467,超过联合国确定的警戒线0.4。经济学理论早就揭示:高收入者的边际消费倾向要低于中低收入者,只有中低收入者的消费增长,才对一国的国内消费增长有推动作用。

麦肯锡《2017中国奢侈品报告》显示,中国消费者撑起了全球奢侈品消费的三分之一,其中很大一部分奢侈品消费在境外购买,对国内消费增长作用有限。

二是居民杠杆率居高不下,制约了居民消费的长期增长潜力。根据中国社科院的测算,中国居民部门杠杆率(居民债务占GDP比重)从2011年的28%快速上升到2017年的49%。人均负债据官方公布为17万元。2018年1月,就有人预测当年人均负债率会超过60%,个人购房贷款成为居民部门债务增长的主要力量,所有行业都将被房贷拖累。

沉重的房贷必然对居住类以外的其它消费产生挤出效应,让中国购房者在应付房贷之外无余力增加消费。

1月16日,中共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8年12月份70个大中城市商品住宅销售价格变动情况统计数据显示,新房价格环比上涨的城市数量明显减少,更能反映市场走势的二手房市场,价格下跌城市数量增至22个。

据21世纪经济报道引述中原地产的观点表示,二手房价格下降的22个城市,大多为热点一二线城市,这说明,“热点城市房价的拐点已经出现”。

美国专家:中国需要转型民众不再恐惧

美国之音17日报道,哈佛大学亚洲中心高级研究员威廉·奥佛霍尔特(William Overholt)最近在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举办的《中国成功的危机》新书座谈会上表示,中国过去40年因为改革开放带来经济发展,巩固了共产党在中国的政治地位,然而时至今日,过去取得的成功给中国带来新的挑战,尤其在现任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执政下,其极具风险的政治策略可能为中国带来增长停滞甚至更严重的危机。

他说,中国面临的危机是,目前经济与政治氛围日益复杂,政府机构需要转型,经济才能持续发展。与此同时,民众过去对社会崩解的恐惧,随着时代改变逐渐消散。

奥佛霍尔特说,中国政府在面临来自多个利益集团的不满声浪下,采取的措施是渐进松绑经济限制,以及加强巩固共产党的绝对领导地位,这在习近平上任后尤其明显,可能种下隐忧。

5 (100%) 1 vote[s]
Posted in 中国政坛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