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周恩来毛泽东卖国铁证:至今不敢公布的《中朝边界条约》

薪岛现在属于朝鲜,鸭绿江口所有现在属于朝鲜的那些岛屿以前全属于中国,薪岛在退潮的时候完全与中国的海岸连在了一起,它们都是在50年代的时候一揽子送给了朝鲜。

– 鸭绿江中的大大小小二百多个岛屿,长白山天池,中国的出海口,鸭绿江口的全部岛屿 出卖给了朝鲜。至今不敢公布的中朝密约是毛泽东周恩来的卖国铁证!

薪岛送给了朝鲜,就等于把主航道和出海口送给了朝鲜。为什么?中国的老百姓至今不知道……

薪岛

历史上的中朝边界

中国东北长白山一向被视为满洲民族发迹的“龙脉”之地。由于进入长白山挖参、猎捕之人众多,清政府担心这些活动会断绝龙脉。1762年始,清政府对东北实施了长达200余年的封禁政策,严禁进入长白山地区,鸭绿江、图们江中朝边境地区成为封禁的重点地区。后来,由于长期的封禁政策致使东北边疆地广人稀,边备空虚,潜藏着严重的国防危机。特别是清道光之后,由于沙俄等列强的侵略扩张,这种危机日益加重。这给朝鲜边民非法越境进入中国创造了客观条件。

后来,1860至1870年间,朝鲜北部地区多年遭受严重的自然灾害,民不聊生。许多朝鲜人出于生计,冒禁非法渡鸭绿江、图们江越境,到对岸中国奉天、吉林省垦荒。之后人数众多,开垦土地越来越多,为清帝国带来诸多政治、社会问题。后来,清政府于1867年实行移民实边政策,允许汉人迁移至此,后来在对待朝鲜移民的政策上也有所放松,在其“易服雉发”、领照纳租、加入中国国籍的情况下留在中国。并将此咨文通报朝鲜政府。1882年8月,朝鲜国王要求清廷允许朝鲜“刷还”在中国非法垦居的朝鲜人,清朝允许朝鲜的这一做法。

但后来朝鲜政府不但未刷还越境边民,反而以穆克登碑为据,于1883年7月提出土门、豆满并非“一江之名,而为两江”的主张,认为中国延边地区的海兰江为土门江。这一主张,不仅原来的非法流民未被刷还,反而有更多的朝鲜越境民迁移至此。这一举动成为后来“间岛”问题的发端。1885年6月,朝鲜咨清政府,再次主张土门、豆满两江之说,指称海兰江南本来是中国的延边地区为朝鲜领土,并要求双方勘界。1885年9月30日至11月29日,中朝两国派使共同勘界。但双方意见发生严重分歧:其一、关于江名,中方认为土门、豆满、图们为一江名称之谐音;朝方主张土门、豆满(图们)为两江。其二、关于正源,中方主张红丹水为图们江正源,以此水划界;朝方主张红土山水为图们江正源,以此水划界。

中朝签订密约的过程

中国自古疆域广大。中共1949年建政后一开始对领土纠纷采取“暂时维持现状”的方针。到上世纪50年代中期,中国边界冲突加剧,周恩来开始主导解决边界问题。中共分别与缅甸(1960年10月)、尼泊尔(1961年10月)、朝鲜(1962年10月)、蒙古(1962年12月)、巴基斯坦(1963年3月)、阿富汗(1963年11月)签订了边界条约或协定,无一例外的是中方主动让步,出卖了大量领土。中共表面上宣传的是“和平对等”等五项原则,甚至宣称“寸土不让”,实际执行的却是用中国的领土换取邻国的欢心。

在处理中朝边界的问题上,如果依据国际法一般原则,尊重历史上已经签订的边界条约,那么中朝之间并不存在重大的边界问题。1909年的《间岛条约》已经确定了图们江源头和江源地区中朝国界线的划分,剩下的不过是因江流改道而形成的江中小岛、沙洲的归属问题而已。对此,中华民国政府和中共政府的立场是一致的。朝鲜建国时虽有不满但也基本承认。

间岛条约

直到1960年初,中共关于解决中朝边界问题的立场是:中朝边界的划分并无重大问题,且因有《间岛条约》为据,故不以为会产生重大争议。

1959年朝鲜也表示边界问题“暂不宜于解决”,但1962年2月却突然提出能否通过内部协商(即不公开谈判、签约)解决中朝边界问题。中共立即表示同意,4月双方开始谈判,10月签订中朝《边界条约》,确定了包括长白山在内的中朝边境地区1,334公里的分界线,以及鸭绿江和图们江中岛屿和沙洲的归属。

 

地图出版社1957年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集》吉林省图,中朝边界沿石乙水—葡萄河。在中华民国时期和中共建政初期,中朝边界也基本以1909年《间岛条约》为依据。

 

吉林地图

至今不敢公布的中朝密约

在目前中共公布的所有档案中,没有任何涉及这次边界谈判具体内容及结果的资料。

2000年10月16日,韩国《中央日报》获得了中共的机密文件,独家公开了中朝边界条约内容概要。一个月后,前韩国统一部长官李钟奭在他的专著中全文公布了于1962年10月12日签订的《中朝边界条约》和1964年3月20签订的《关于中朝边界的议定书》的韩文译本。

中国历史学家、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沈志华对韩国公布的文件进行反复考证,发现是可信的。他的研究报告指出,中朝边界条约的结果是,中共将长白山天池一半以上以及长白山南麓大片领土让给了朝鲜。位于中国境内长白山主峰的9.8平方公里的天池,54.5%归属了朝鲜,而中国只占45.5%。关于两条界河,条约中没有使用国际条约通用的以主航道中心线划界的方法,而是规定双方共同拥有、共同管理,而处于中间的岛屿和沙洲,则由双方协商解决。最后,451个岛屿和沙洲,中国拥有187个,朝鲜拥有264个。鸭绿江口外两国海域的划分也有利于朝鲜。

至于图们江江源地区,从1909年的《间岛条约》到1962年的《中朝边界条约》,按照地图比例尺估算,中共出让的领土大约在1,200平方公里左右。

为了说服中共政府,朝鲜还以两国同是社会主义阵营的兄弟国家为由,说什么长白山区曾是朝鲜伟大的金日成将军革命事业的发源地,当年他就在那儿加入的中国抗日联军,还舍生忘死地帮助过中国人民打过小日本,现在金日成已是我们的首相,他在长白山区留下的“革命圣地”,也应让朝鲜人民世代瞻仰,所以希望中共政府和人民能理解朝鲜政府和人民对自己领袖的深厚无产阶级感情,等等等等。

于是,1962年毛泽东指派周恩来访问朝鲜,同金日成在平壤签订了《中朝边界条约》。此条约共有五条:第一条内容主要划分了两国边界的走向;第二条规定了界河中的岛屿和沙洲的归属都以水面的宽度为准。第三条内容明确界河水域两国共同管理、共同使用,包括航行、渔猎和使用河水等,以及鸭绿江口外水域的划分原则;第四条主要规定了本条约签订后即成立两国边界联检委员会,开始联检;第五条规定了换文方式。

虽然条约中没有明确长白山的划分比例具体是多少,但做为鸭绿江源头的长白山天池当符合本条约“界河水域两国共同管理”的应划分的范围之内。此后,据说就在这《中朝边界条约》签署后不久,长白山天池边被分割为二,据说中国占有48%,朝鲜占有52%(网上也有说法是53%)。同时,还将鸭绿源头的天池分水岭东侧的三座山峰也跟着一道分给了朝鲜。长白山天池位于长白山之巅,乃火山爆发铸成的九峰围合而成,最高一座为白头峰。其中这白头峰分给朝鲜后,朝鲜政府为“感恩”金日成将军,就把白头峰给更名改成了“将军峰”!

长白山天池

1962年周恩来和金日成签订中朝边界条约之后,长白山天池附近的地图就变成现在这样了。美丽的天池被无情的国境线一切为二。天池面积9.8平方公里,朝鲜获得其中54.5%。朝鲜从李朝英祖开始对长白山觊觎了二百多年,终于在金日成手中达到了目的。可以百分之百的确认是毛泽东周恩来出卖的中国领土。

长白山天池

金日成以长白山是自己在日本殖民朝鲜时打游击的地方,希望中国能了解朝鲜人民对此地的革命感情,并宣称金日成出生在此,因而称这是“圣山”,要将长白山划给朝鲜。其实金日成是8岁随全家逃难到中国吉林,之后参加共产党和抗日游击队。中共为了拉拢朝鲜加入反苏联盟,竟然把天池划了一半给它,连带割让了大片领土。朝方接收后的第二天,白头峰便被更名为“将军峰”。

后来,朝方更得寸进尺,指示其驻华使馆向中国提出照会,“严正声明”说:黑龙江省一部分、吉林省大部分、辽宁省一部分历史上都是属于高丽帝国的版图,后为中国历代王朝所侵占,而今中国已是社会主义国家,理应归还这些领土。中共国务院还指示专家进行研究,发现历史根本不是这么回事,才作罢。

鸭绿江口的岛屿全部划归朝鲜

鸭绿江中的大大小小上百个岛屿,有的就位于极靠近中国一侧的江岸,水小的时候一步就可以迈上去,中国的开发商计划要开发的威化岛和鸭绿江出海口处最大的岛——薪岛现在属于朝鲜,所有现在属于朝鲜的那些岛屿以前全属于中国,薪岛在退潮的时候完全与中国的海岸连在了一起,它们都是在50年代的时候一揽子送给了朝鲜。薪岛送给了朝鲜,就等于把主航道和出海口送给了朝鲜。为什么?中国的老百姓至今不知道。关系好的时候,主航道和出海口双方还可以共用,关系不好的时候,人家一封锁或者借机再敲诈一下,中国就惨了。受损失最大的当然是丹东市和辽宁省。现在双方的共用,也说不准是拿了多少银子换来的。

安图县居民大骂周恩来毛泽东王八蛋卖国

吉林省长白县和安图县的部分中国实控领土也根据该条约划给了朝鲜。

旅美的中国国家一级编剧、黑龙江作家关守中2014年在“白头山血统”一文中讲到,1962年10月,居住在长白山天池南部村镇、岛屿上的居民以及四个林业局接到命令,放弃世世代代经营的田地、林场、渔场,把长白山天池的一多半,以及南坡几百平方公里的宝地割让给朝鲜。林业职工和居民们各个抓心挠肝,跺脚咒骂:“这是哪个混账王八蛋,竟干出这种断子绝孙的卖国勾当?”

据《安图县志》(吉林文史出版社1993年版,第458页)记载,原安图县境内的神武城划归朝鲜,边防部队驻军“神武城警卫连”奉命立即撤出。

当年参与中朝边界议定的延边朝鲜自治州州长朱德海受到红卫兵的残酷迫害,被骂“卖国贼”,“连从鸭绿江中国一侧登上白头山山顶的公路都出卖给了朝鲜”。文革后,朱德海获得公开平反,平反文件澄清了割让领土的责任在上级。

周恩来的卖国之路

周恩来开始实质上卖国的“领土外交”卖国之路,是和紧锣密鼓地和周边小国签订领土条约开始。第一个签约的是缅甸,中共做出了重大让步,在当时引起民主人士和云南少数民族上层人士的普遍不满,中共下了很大功夫做安抚工作,周恩来亲自到云南去解释。

显然,周恩来要把缅甸问题作为示范效应,向周边国家宣扬“友谊”,换取信任。如1957年周恩来所说“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当然不扩张,但人家不信,所以要用实际行动使它们慢慢相信,争取和平共处。在十年内要努力解决同邻国的边界问题,先从缅甸开始,解决后它们就放心了。”

相对于缅甸、尼泊尔、阿富汗、巴基斯坦、蒙古、朝鲜等国来说,中国可算是庞然大物的强国。但作为周恩来实现外交政策的工具,在双方边界纠纷的交涉和谈判中,中共轻易地放弃了许多历史上中国一直坚持的领土要求,出卖了大片领土。从以下中国历史学家、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沈志华整理的表格中可见一斑。

1960年代周恩来主导的外交谈判解决边界纠纷结果

相关国家
签订条约时间
争议地区(平方公里)
谈判所得领土

缅甸
1960年10月1日
1,909
18%

尼泊尔
1961年10月5日
2,476
6%(珠穆朗玛峰各半)

朝鲜
1962年10月12日
天池 9.8,江源地区约 500,岛屿和沙洲 451(个)
天池45.5%,江源地区0%,岛屿和沙洲187个 (41%)

蒙古
1962年12月26日
16,808 / 16,329
35%

巴基斯坦
1963年3月2日
8,806,其中 82% 为中国实际控制
60%,实际出让 1,942 平方公里

阿富汗
1963年11月22日
7,281 / 6,270
0%

神圣的国家领土被中共拿去换取所谓的“友谊”后,结果如何呢?周边国家并没有因为中共割让领土而与中国友好。朝鲜1964年和中共签定协定,1965年下半年就和中共翻脸了。中缅友谊也仅仅维持了六年,1967年缅甸出现排华潮,中共驻缅甸大使馆一位工作人员都被缅军无端枪杀。

所以,中共出卖领土“赔了夫人又折兵”,至今讳莫如深。

 

看中国

Posted in 丧权辱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