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政变民变楼崩纷至沓来,中南海恐在劫难逃

在国际社会关注布林肯访华之际,北京和重要邻居韩国的关系却进入了前所未有的紧张,一场外交战正在两国间展开,仿佛1895年之前朝鲜半岛局势的重演。有分析指出,战狼挑起纠纷犯下大错,中共当局不仅面临失去韩国的外交失败,这一失败还可能引发如同甲午战争的系统性失败。

轰炸机,飞机,军舰, 炸弹,导弹, 中美冲突,中美关系

海外时评人士江枫在《美国之音》撰文分析,对今天的中国人而言,包括中共外交官在内,大约只记得当年甲午战败的结果,却忘记了甲午战争的起因,在于当时的中国拒绝融入近代世界、坚持传统王朝式的不对等外交模式,然而在中共驻韩大使邢海明身上,世界仿佛看到了清朝满大人的复活。邢海明继续过去几年中共的战狼外交模式,无视东亚地区地缘政治的巨大变化,无谓地挑起中韩纠纷,正在犯下失去韩国的大错。

文章写道,随着乌克兰战争的进程,从年初台湾问题发酵开始,邢海明开始深度介入韩国内政,以各种惊人言论试图影响韩国政策,特别是新近有关“赌中国输赢”的言论,将习近平“东升西降”的预言转化为外交霸权,胁迫韩方选边站,以至于引发韩国朝野轩然大波。更重要的是,尹锡悦领导的韩国政府第一次尝试以“实力外交”方式对待中共,这一再正常不过的姿态在中共看来似乎是“冒犯天威”,而且在访华前夕,布林肯还鼓励韩中之间建立“成熟”的关系,其中包含的中韩外交和地缘政治的改变意涵相当丰富。

文章指出,一方面,如6月16日美军密歇根号核潜艇到访釜山港所标志的,美国的延伸威慑已经赋予韩国空前的自信。在这意义上,北京长期在朝鲜半岛政策的伪装中立和对朝鲜发展核能力与远程投射能力的姑息正在咽下苦果。另一方面,中共正陷入前所未有的外交孤立,亟需与西方达成缓和,此时却将一个原本可能在中美甚至中日之间扮演特殊角色的韩国完全推向对立面。而且,在经济全面下行背景下,北京已经很难再使用上一次萨德危机时期使用的经济报复手段。此外,在中共战狼外交始作俑者秦刚业已升任外交部长后,无论是否基于修补中美关系的任务背景,他都绝对无法容忍下属官员继续战狼路线而有争宠嫌疑,尽管仍然有卢沙野、邢海明之类的官员为谋求升迁而迎合“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的最高指示继续战狼外交。对这类不惜为个人私利而以口炮方式损害国家利益的外交官员,卢沙野调回国出任闲职或许是邢海明未来的最好结果,却是中共外交的又一失败。然而,这一连串外交失败或许仅仅是开始,韩国被迫选边站所引发的中共外交缓冲的消失如今正在扩散到包括台湾海峡在内的整个西太平洋。

文章最后写道,当然,中国周边的地缘政治恶化或不及百年前清朝所面临的变局之凶险。李鸿章在那个时代尚且一方面言辞激烈、一方面策略谨慎有分寸,力保外交不至于连环败退;他所不敌的,是朝廷保守派与义和拳力量的结合。在今天,这便是邢海明、卢沙野等外交官的战狼外交所代表的狂热运动,他们正以东升西降的迷信树立起反美、反西方的天朝模式,将整个外部世界视为敌人,并且美其名曰“极限思维”。这意味着,未来中共当局丢掉的也不止是韩国,或者台湾,而是极限以上的整个世界。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评论不允许人身攻击。
Posted in 中国政坛

4 Comments

  1. 习近平就是政变

    习近平是如何完成政变的

    传统的宫廷政变都是突如其来的,习近平是否在中共二十大发动了一场政变?

    问题在于,习近平本应到点下车没有下车,不但没有下车,用『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的表述,党天下已变成习天下,这种变化对建政70余年的中共也是不可思议的! 法国塞尔奇-巴黎大学教授张伦则认为,20大权力格局颠覆性的变化带有政变性质。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今日习近平,已非当年在河北正定县当县委书记,母亲出面说情升官而不得的习近平,亦非身为浙江省委书记,畏惧江泽民,对毛泽东前秘书李锐谦卑地表示“你可以打擦边球,我哪敢啊”的习近平,更不是诸多网络流传照片上对胡锦涛毕恭毕敬的那个习近平。

    二十大完成政变,习近平准备了十年。十八大,习登台,打出反腐旗号逐渐扫平对手,十九大开始颠覆中共自邓小平以来确定的以废除领导人终身制为核心的“政制”,包括最高领导人任期两届,每届五年,任期不超过十年;隔代指定接班人;七上八下,集体领导等一系列成文不成文的党规。习在19大召开前几个月把胡温时期隔代指定的被认为是接班总理的孙政才拉下马,十九大,习近平没有隔代指定接班人。习当时没有走得更远,另一位被胡锦涛指定,应在二十大接班总书记的胡春华连任政治局委员。

    至于不成文的七上八下,习近平也没有真正废除,最典型的例子是为其策划、全力辅佐其以反腐清洗挡路的高级官员的王岐山未能续任常委,作为酬谢,习给了王岐山国家副主席的名号,以及“第八常委”的虚荣。

    『北京之春』荣誉总编胡平分析,王立军事件、令计划儿子车祸事件给习近平高层反腐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契机,邓南巡后中共以腐败的方式来推动经济改革为习清洗高官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反腐堵住了所有官员的嘴,扶其上马的江曾最早尝到自己的势力遭习近平排斥的滋味,自视出身可与习近平平视的红二代,太子党一个一个跟着出局,团派开始大滑坡,二十大终于遭到“团灭”。

    反贪顺利,集权顺利,大权在握,胆大包天,为了让“政变”名正言顺,习近平于2018年突然发动修宪,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为终身执政铺路。

    与此同时,习近平加速把党天下变成习天下的进程,开启神话自己的进程,把王沪宁创造的累赘不堪的16字习思想写入党章,“两个维护”成为衡量是否忠于习近平的利器,梁家河神话成为没有任何革命机会的习近平早期革命的象征。

    习近平的权力壮大到在20大政治报告中可以公然谴责胡锦涛乃至江泽民等前任对党带来的“损失”,大谈自己十年来尤其近五年来取得的“里程碑”般的成就。却把自己尤其近五年的重大失误、给国家和人民造成的重大损失的防疫,清零,给中国国家形象造成重大损害的战狼外交洗白。

    习近平衡量官员能力的尺度在于他们是否忠诚坚定地贯彻他的意志。在奥米克戎病毒危害程度极低,世界各国普遍开放疫情管理的形势下,中国的清零以及为实现清零而采取的封城甚至封省措施,已经不是官方报表上极少人死亡的数字游戏,而是测量官员是否坚定不移跟习走的政治试题,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广东省委书记李希充分地把握和理解了习近平“坚决清零不动摇”的含义:坚决执行习的指示不动摇。

    中国外长王毅对习近平要如何处理对外关系心领神会,跟西方“坚决斗争”,粗言鄙语,不在话下,中国外交官们甚至不肯用外交辞令装潢门面,从外交部发言人到外交部长,以最粗鄙最恶毒的语言进行“伟大斗争”,王毅终于“达标”,69岁入局。

    中共党内所有被视为温和派的,可能具有改革意识的人物,被习近平各个击破,在习近平清零严酷到不顾国计民生背景下出面救经济从而找到一点生存空间的李克强,华尔街日报曾指“李克强走出习近平阴影,努力修复中国经济”,然而李和汪洋二十大告退宣示经济救国派一类温和势力的惨败。

    如果说被一些观察家讥讽为“舐痔派”的李鸿忠、蔡奇、李强,陈敏尔、王小洪等人,以习近平的生存为自己的生存,那么,还对改革至少是经济改革残存希望,至少希望中国经济不要与世界脱钩、中国不要远离世界文明的一派由于自身的软弱和苟且,加之体制的严酷,从另一方面参与培植了习近平永久执政的土壤。

    如果说邓小平还顾忌陈云等元老的力量,江泽民还不敢违背邓的隔代指定,胡锦涛在江的阴影下执政,习近平则可以公然藐视自己的前任。去年底,大张旗鼓推出为自己树碑立传的所谓第三个“历史”决议,从那个时候起,习近平的政变框架已经差不多完成。

  2. 北京时间

    二十大不仅对中国,对中国人民,对世界展现出一个黑暗的前景,即使习近平的亲信们的日子也不平坦,从今而后,所谓的江曾派、太子党,团派或者靠边站,或者被消灭,内斗将在习近平的亲信们之间展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