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江曾2016年倒习政变流产记

泽民和习近平关系已经破裂,恐怕难以修复了,因为江泽民卷入了一场针对习近平的未遂政变。不管江是有意还是无意,主动还是被动,反正脱不了干系就是了,如今被习近平软禁在上海黄埔江边的“听江园”,也只好认了。

这场未遂政变发生在2015年2月,牵涉到的人物包括曾庆红李鹏、江泽民、郭伯雄,甚至胡锦涛等人。起因是中纪委网站上的那篇《大清“裸官”庆亲王的作风问题》的文章,文章主要影射曾庆红,也牵涉到了江泽民。文章作者署名“习骅”,就是“习话”,意思是“习近平的话”,也是拙劣的文字游戏。这篇文章应该是王岐山授意撰写,征得习近平同意才抛出来的。王岐山和曾庆红有过节,早在他的亲信胡舒立在《财经》杂志发表《谁的鲁能》时就结下了梁子。如今大权在手,王岐山早就想借调查鲁能丑闻收拾曾庆红了。只是习近平还有点忌惮,不忍心下手,因为牵涉面太广,弄不好会失去太子党的信任,动摇自己的权力基础,得不偿失。

曾庆红已对习近平下手
曾庆红已对习近平下手

政变的主谋当然是曾庆红,当然他也是被逼无奈。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足智多谋的庆亲王?被人打脸的滋味不好受,而这回不仅仅是打脸,简直是火烧屁股了,弄不好要进秦城了。那篇文章就是宣战书,习王这俩白眼狼二杆子啥缺德事不敢干呢?

曾庆红自忖能量有限,但他善于挑拨离间,借力打力。这不,他拿着从网上打印的大字号的关于庆亲王作风问题的那篇文章,急匆匆驱车赶往玉泉山江泽民的寓所。老江听完曾庆红的抱怨,认为这是王岐山搞的鬼,和习近平关系不大。他不相信习近平会是白眼狼,如此恩将仇报。再说,2014年,王岐山的中纪委要调查曾庆红的儿子曾伟和曾庆红老婆的侄女王晓玲,曾庆红情急之下向老江求救,老江派人向习近平传话,习也给了面子,喝令停止调查,不再追究下去。因此老江判断,这次可能还是王岐山在捣鬼,习近平可能蒙在鼓里,或者被王岐山利用了。

但曾庆红认为习王沆瀣一气要整他,他无论如何咽不下这口气,坚持要求江泽民出手,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老江见他坚持,便提了一个折中方案,他让曾庆红去上海找江绵恒商量,最好他们自己能搞定,他可以做他们的后盾,但只有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自己才会亲自出面。

曾庆红在找江泽民之前已经先找了李鹏,双方达成了默契,一起携手倒习王。此后双方分头行动,暗中联络亲信旧部以及对习王心存不满的党内大佬。李鹏的任务是去说服胡锦涛,曾庆红的工作则是去说服江泽民。只要江胡达成一致,倒习大业就可能成功。

曾庆红倒习不能没有军方支持,否则是瞎耽误功夫。这个不二人选非军委副主席郭伯雄莫属。习近平要抓军权,徐才厚和郭伯雄是不得不清除的障碍。如今徐才厚已被拿下,下一个目标自然是郭伯雄了。2014年中就有传说,说郭伯雄已经被控制,还说郭化妆成女护士逃跑,都属于子虚乌有的谣传。可能是习王搞的鬼,要打草惊蛇,先把郭的名声搞臭,让他情急之下犯点错误,再拿下他。郭当然不甘束手就擒,于是和曾庆红一拍即合。他们约好2月20日下午在小汤山镇的中央军委干休所泡温泉,商议具体行动方案。

曾庆红

曾庆红和郭伯雄策划的政变过程是,先里应外合绑架习王,然后召开中常会弹劾他们。曾庆红之所以敢如此大胆,是因为他手中还有一张王牌,就是中央警卫局副局长王庆少将。此人早年曾是曾庆红的警卫长,是曾庆红一手提拔起来的,对曾忠心耿耿。王庆也得到现任中央警卫局局长曹清中将的信任,分工负责习近平的安保。

曾庆红以为自己的计划万无一失,甚至连囚禁习王的秘密地点都安排好了,就是他居住的西山别墅里的一处防空洞,足有五百平方米,多年来一直被曾庆红当作酒窖,现在他打算把它当做习王的临时拘留所。

曾庆红的具体计划是,让王庆利用2015年两会期间负责习王安保的有利条件,将警卫换成自己的心腹,再安插一两名功夫高手做习王的贴身警卫,伺机绑架习王,然后迅速押往西山囚禁,这样,习王在两会上失踪,无法发声,然后曾庆红会安排某位党内元老在两会上提出废黜习近平主席的动议,再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解除王岐山的中纪委书记职务。如此便可大功告成。

曾庆红老奸巨猾,以往筹划阴谋很少失手,但这次可能是仓促谋划,太心急了,导致政变计划百密一疏,出现了纰漏。他做过中办主任,应该明白现代科技是多么的强大,他的电话会被监听,而这种监听根本不需要在他的电话上安装窃听器,只需通过卫星锁定便可做到。负责监听中央高层电话的是总参二部国内情报局局长齐东然少将,他还有一个公开职务:中央警卫局副局长。

江泽民本来让曾庆红亲自去上海找江绵恒商量,可是曾庆红偷懒没去,只委托一位亲信去通报,而自己则给江绵恒打了一通电话,正是这通电话坏了大事。江绵恒对习王借反腐揽权深恶痛绝,心里早就憋着一口气,也一直怂恿老爸给习王一点颜色看看,可是老江一直不为所动。这次曾庆红亲自打电话来商议,江绵恒一时激动,口无遮拦,说他早就等着这一天了,以前老爸总是犹豫不决,拿不定主意。他早就看清楚了,习近平就是一头忘恩负义的白眼狼,王岐山就是一个像来俊臣一样的酷吏。这二人就是中国的祸害,这二人不除,国无宁日。曾庆红对江绵恒说, “我现在正在谋划一个完整的计划,这几天我想去见几个人,等有了结果会第一时间通知你,如果有必要你就来北京和大家见见面,这些人见了你,也就知道老爷子是什么态度了。行了,电话里没有办法说清楚,还是等你来北京再细聊吧。”

江绵恒心腹“红二代”常小兵被捕细节首次曝光
江绵恒心腹“红二代”常小兵被捕细节首次曝光

曾庆红和江绵恒这次通话时间一共24分18秒, 涉及大量敏感内容。齐东然得到监听录音,不敢怠慢,立即上报中办主任栗战书,栗战书立即带着齐东然来见习近平。习近平听罢录音,震怒异常,立即让栗战书通知王岐山来商议,并让栗战书通知张又侠上将,决定重拳出击,以解后患。习近平以中央军委主席的名义亲笔写了一道手令,让张又侠拿着手令到保定调三十八军乔装进京护驾。三十八军军长刘振立少将见到习的手令,二话没说,立即率一千二百余名特种兵乔装成游客,分乘从石家庄旅游局临时调来的四十辆旅游大巴秘密进京,于2015年3月3日晚九点抵达位于北京西郊黑石山的总装备部一处军事仓库待命。与此同时,三十八军114师也携带全部轻重武器以军事演习名义到达河北涿州市的指定位置,一旦需要,可以在一个小时内赶到北京增援,接管中南海的一切警卫任务。

王庆接到曾庆红交代的任务后,立即着手物色绑架习王的人选,没想到这个环节也出现了问题。他的两个身为营级军官的心腹虽然口上答应,但心里实在不愿冒身家性命之险参与政变行动,于是决定向警卫局副局长王少军少将告发。习近平接报后决定立即清洗中央警卫局。2015年3月4日 上午八点,中央警卫局局长曹清中将接到中央办公厅主任栗战书的命令,要求他立即召集营级以上正职军官到位于北京市丰台区大成路九号的中央警卫局下属酒店召开关于两会安保工作的会议,任何人不得请假缺席。此时这所酒店已经被三十八军接管了。在会上,栗战书宣布了习近平的命令:“任命中央警卫局局长曹清中将调 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中央警卫局副局长王庆少将调任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任副校长,曹清中将所留职位,由中央警卫局副局长王少军少将继任。著令上述人事任命 立即执行,曹清中将和王庆少将要立即交出配枪和办公室钥匙,立即赴任不得延误。”

至此,曾庆红策划的这场政变正式宣告流产。张又侠奉习近平之命用假枪毙撬开了王庆少将的口,他一五一十交代了参与政变的人物,令习近平倒抽一口冷气,没想到如此多的党内大佬们对他的执政不满,想把他拿下。但骑虎难下,他不得不硬着头皮往前走。按照王岐山的脾性,政变证据确凿,一定要抓捕曾庆红,但习近平有更深一层的考虑。曾庆红毕竟是太子党的领袖,抓了他后果不堪设想,而李鹏则更是动不得,他是前太子党首领。而李鹏也很识时务,政变一流产便选择背叛江曾,于2015年四月二十五日下午不顾年迈体衰,专程到习近平的办公室解释,道歉,承认自己对习王反腐有些“误解”,险些上了江曾的圈套。双方达成了协议:李小鹏仕途止步,李小琳退出国企领导职位,照顾李鹏晚年生活,不再追究李家贪腐问题。胡锦涛是否卷入这场政变不甚清楚,但起码对此事是知情的,他和习近平之间有什么交易,不得而知,但习近平审判令计划,肆无忌惮清洗团派,很可能与此有关。

曾庆红被认为是党内的开明派,他辅助江泽民执政时期,政府的政策相对宽容、灵活,还能容忍异议知识份子发出不同声音,没有像现在这样搞新时期的反右运动。曾庆红和江泽民一样,内心里是个亲美派、亲西方派,这一点与习近平的全面敌视美国敌视西方的做法完全不同。曾庆红坚持了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并有所发展,他设计“三个代表”理论的目的就是改造共产党。他曾表示,“党内有讲话的权利,如果现在领导偏离小平同志的正确路线,党的历史上有许多教训,可以华国锋的方式加以处理。”所谓处理华国锋的方式,实质上就是政变。他之所以策划这次政变,就是上述观点的一次实践,因为他认为习近平回到毛时代的一系列倒行逆施已经偏离了邓小平的改革路线,必须采取行动,可惜功败垂成。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共党内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