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习近平女儿习明泽,叶剑英孙女叶静子被拐卖,人贩子自首能免罪吗?为什么拐卖普通老百姓就免罪了!

中共公检法部门日前联合发通告,称“敦促拐卖妇女儿童相关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有网友质疑通告中的“自首免罚”内容。

熟知中共法律的人士指出,当局是迫于“铁链女”事件引发的影响所为,但没有真正的法治,制度不变,问题无解。

中共三部门联合通告打拐 “自首免罚”引质疑

据中共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和公安部联合发布的通告,要求嫌犯于今年6月30日前自首,并提到如实供述罪行可从轻或减轻处罚,犯罪较轻者可免除处罚。

通告指,犯罪嫌疑人委托他人代为投案或先以信函、电话、电子邮件等方式投案,随后本人到案,或经亲友规劝陪同投案,或亲友主动报案后将犯罪嫌疑人送往投案,均视为自动投案。

通告提及打击事项,包括窝藏或包庇拐卖妇女儿童,帮助转移或藏匿被拐卖妇女儿童,或为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提供虚假结婚证明、亲子鉴定、出生医学证明等。还提到对聚众阻碍解救被收买妇儿,追究刑事责任。

微博上有网友质疑当局敦促犯罪嫌疑人自首的做法。有网友表示“敦促就能自首的话,还要警察干嘛”“自首能减轻罪行的话,那些被毁掉的女孩子的一生,谁来赔”、“减轻?那妇女儿童受的罪谁来承受?”“自首还要给他们减刑?这是不是赤裸裸地告诉世人,人犯罪了,只要自首就可以轻判?”

了解大陆法律的前大陆公安董广平和维权律师卢廷阁对大纪元的分析,他们都认为,自首只能是作为一种量刑的情节,就是说结合轻重情节来决定,一般呼吁自首也是为了有助提供破案线索。最后处罚是不是减轻或者免除,由法院说了算,不是公安说了算。另外,嫌犯自首以后,如果被免除或者是减轻了处罚,并不影响受害人的民事方面的赔偿。

但董广平强调,当局的这份通告,问题并不在于自首获减轻处罚,是因为根本上中共治下没有公平,没有法治。

 

前公安:中共迫于形势打拐 但制度不变 问题无解

董广平表示,中共发此通告是迫于形势。因为铁链女事件,整个中国社会对中共的反感度达到很高程度,已经威胁到了中共的统治。所以它急急忙忙出台这个文件。

董广平说:“关键问题在哪呢?就是中共出台的文件,它不是根据一个公平、公正的准则建立的,它没有一贯性,它是根据领导的爱好出台文件。并且它经常在变,因为它不讲究法治,而讲究人治,这些文件出台,主要的目的还是出于维护中共的统治。”

董广平说,在中国国内,牵扯到民众生活、生命安全方面的案件太多,光靠民众呼喊、要求,当局才去做,那么社会永远不可能稳定。西方国家有建立在人道、法治基础上的一整套法律体系。在中国,不彻底改变一党独裁的政权的话,想解决这种社会问题是不可能的。

“这个制度不改变,你想解决这种社会问题,根本就不可能的。它没有一个监督体制。底下的各级官员,从省长、市长、县长,哪怕到一个村长,都没人敢监督他,都是他说了算,一个村长就是一个土皇帝,那么他得到利益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拐卖人口,拐卖什么,他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花了钱,就可以买身份证,买结婚证,在这个村里面居住,别人都不敢管。所以说这种体制不解决,拐卖人口这种事情永远不可能根除。没人监督,所有当官的都会干坏事。”董广平说。

徐州“铁链女”(八孩母)事件于今年1月28日在网络曝光,据称该女子被拐卖到村子时,尚未成年就遭轮奸、牙齿被撬断、舌尖被剪等非人虐待,并被迫在近10年内生了7个孩子。

事件引发不同群体的正义人士自发性地进行调查、联署声援、倡议等。民间认为铁链女实际上是在12岁时被拐走的四川女孩李莹,但官方否认,连续五份通报均无法平息质疑声浪。其中江苏调查组2月23日发出的第五份通报,除了声称铁链女即杨某侠,就是云南小花梅,指四川李莹在事件中不存在。

此后还爆出“陕西榆林铁笼女事件”,同样涉及妇女权益等问题,让人口拐卖与长期性侵议题持续成为焦点。

当局一边作势打拐 一边打压民间关注

3月2日,中共公安部曾发出一份通告,声称自3月1日至12月31日将在全国开展“打击拐卖妇女儿童”专项行动。

中共总理李克强在两会期间也提及人口拐卖问题。在3月29日国务院反拐部际联席会议上,李克强再表示,“拐卖人口伤天害理,对涉案犯罪分子要坚决缉拿归案、绳之以法”。与会的中共公安部长赵克志也有表态。但均没有直接提及铁链女事件或徐州。

不过,人们发现当局仍在继续打压民间关注者。

出生于徐州丰县的大陆导演王圣强,因揭露铁链女是12岁失踪的四川女孩李莹,遭中共当局打压。他3月27日在微博披露,警方四处打听他的住处,并在深夜找到他北京的家中。28日傍晚,王圣强的微博已被禁言。

90后安徽女生乌衣3月1日也因声援“铁链女”第二次被徐州警方抓捕,目前被关押在徐州沛县监视居住,被指控“寻衅滋事”。家属委托的律师被禁止会见,并被告知乌衣已经请了两名官派律师。

前媒体人赵兰健4月初将拍摄的“小花梅舅舅否认铁链女是小花梅”的视频,寄给最高检等作为举报证据。4月15日被徐州丰县警察调查了一整天。

对于当局一边出台打拐文件,一边打压关注人士,前公安董广平对大纪元表示,这个案子出来以后,很多人去揭露,在网络上有很大的声浪,中共抓那些人,是出于维护中共的统治,说明它并不是真正的为了民众着想去处理这个案子。

大陆维权律师卢廷阁也认为,公安部要集中打拐,很显然是因为铁链女的关注度太高了。他表示,虽然现在疫情问题导致铁链女事件的关注度下降了,但仍然有相当一部分公众一直在关注着,因为这个事件离每个人很近。

卢律师表示,不管中共打拐这类规定出台不出台,官方本身就不应该去打压这些关注的人。

“他们这些打压的行为,严重的说就是违法犯罪行为。当然公众或者是王圣强本人,对法律的认识,可能不是很专业,对这个法律的界限不是很清楚。(官方)从某种程度上就来恐吓他。打压本身就是极不合理、不合法,甚至是违法犯罪。”卢廷阁说。

责任编辑:高静 #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Posted in 制度混乱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