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铁链女小花梅所属傈僳族有猛料 这些数据令人背脊发凉

小花梅所属的傈僳族是一个直过民族,直过民族是指中共建政后,超过20个少数民族直接从原始社会,奴隶社会直接跨越几千年的改革历程,直接到了社会主义。这样一个民族,普通话普及率极低,但数据显示,中国有傈僳族的农村地区,包括山东、河南、江苏、浙江等,女性傈僳族数量是男性的几倍甚至几十倍,这点相当不寻常。一个语言不通的遥远山区的女子缘何近年来大量出现在中原的农村地区?值得深思。

徐州铁链女事件曝出至今已经1个多月,尽管官方不断对声援网友进行打压,但仍有大量民众关注此事。3月10日,微博账号@整天想着暴富的考试狗,用数据剖析小花梅身份的疑点。他翻查资料发现,小花梅所属的傈僳族是一个直过民族,直过民族是指中共建政后,超过20个少数民族直接从原始社会,奴隶社会直接跨越几千年的改革历程,直接到了社会主义。这样一个民族,普通话普及率极低,但数据显示,中国有傈僳族的农村地区,包括山东、河南、江苏、浙江等,女性傈僳族数量是男性的几倍甚至几十倍,这点相当不寻常。一个语言不通的遥远山区的女子缘何近年来大量出现在中原的农村地区?值得深思。

@整天想着暴富的考试狗10日发帖称,小花梅所属的傈僳族是一个古老民族,原始社会就已经存在。而云南2005年的农村地区普通话普及率仅仅为27.77%

根据2000年人口普查资料,傈僳族女性全国农村地区共有292221人。排名第一的云南有278244人,第二,四川8981人。

剩下的皆为乡村地区。

第三名山东省男性73人女性1642人

第四名河北省男性87人女性1226人

第五名江苏省男性38人女性715人

第六名浙江省男性12人女性394人

第七名河南省男性15人女性167人

这些乡村地区普遍女性少数民族数量是男性的几倍甚至几十倍。

而除了已知的山东,江苏,河南以外,原来河北跟浙江的数据也是这样,河北竟然藏的这么深。

@整天想着暴富的考试狗不由得质疑:

2000年以前,全国修好了多少铁路公路呢?

这些傈僳族女性会说普通话吗?

怎么都是傈僳族女性去乡村地区,而没有几个男性去呢?

河北省农村地区莫非2000年以前就是家家户户发车发房发钱?

纵向对比2000年跟2010年傈僳族的全国乡村地区性别分布,又有三个省脱颖而出

安徽省2000年男性12人女性83人;2010年男性41人女性393人。

辽宁省2000年男性13人女性125人;2010年男性62人女性478人。

内蒙古2000年男性32人女性98人;2010年男性69人女性264人。

可以看出,安徽,辽宁,内蒙古在十年以内傈僳族女性数量都是几倍十几倍于男性,增长速度更是碾压了男性的速度。

难道这三个省的农村地区也开始人均百万富翁了?

傈僳族在云南一年四季如春,跑到东北内蒙古真得不会觉得气候不适应吗?

云南乡村民族聚集地2014年普通话普及率才仅仅40%了,她们是怎么千里迢迢去东北的?

为何又只有傈僳族女性愿意去农村,而没有几个男性去呢?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悲惨世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