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李克强要求强力解放铁链女,习近平马仔开始猛烈抓捕透露铁链女信息的维权人士

中共在对待“铁链女”的惊天案件上态度一直非常暧昧,一方面造假,声称“铁链女”是“小花梅”,一方面又发出要严厉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的宣传口号。中共总理李克强3月29日在“反拐”会上斥责拐卖人口“伤天害理”,被认为是本月第三度就“铁链女”事件发声。与会的中共公安部长赵克志也强硬表态,称要构建“反拐新格局”。然而,一直关注“铁链女”事件的知名律师对此表示怀疑,认为很可能只是摆摆样子。

铁链女军人遗骨李莹
铁链女军人遗骨李莹

3月29日,中共总理李克强在反拐会议上作出批示称,拐卖人口伤天害理,对涉案犯罪分子要坚决缉拿归案、绳之以法。

总部位于北京的多维新闻3月30日报道,这是李克强本月内第三次在公开场合回应江苏徐州丰县“铁链女”事件。此前3月5日的中共人大会议上,李克强宣读的政府工作报告就表示,要“严厉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行为,坚决保障妇女儿童合法权益。”

随后,在3月11日两会闭幕后的中外记者见面会上,李克强再次主动回应舆论关切的“铁链女”事件,并称“我们不仅为受害者痛心,也为此事感到十分气愤。”

纽约时报3月2日报道,律师、学者、前记者和许多博主帮助中国公众上了一堂关于贩卖人口、强迫婚姻和人口统计的速成课。他们重新翻出那些关于拐卖女性的书籍、电影、纪录片和新闻报道。

公众了解到,中共的法律制度只是为了保护那些花钱购买被拐卖妇女的男人。一位著名的法律学者在一段被广泛传播的视频中表示,花钱买一名女性可能会面临最多三年的监禁,这与购买20只青蛙的判决相同。当人口贩卖的受害者提出离婚申请时,中共的法院经常做出不利于她们的判决,称与这些男人在一起生活就足以证明婚姻美满。

在中国,女性甚至受过良好教育的女性,都很容易成为人口拐卖的受害者。

这些事例比比皆是,就连中共官方媒体的报道和中共法庭文件中,都能挖掘到受害女性的案例。比如,一名来自上海的研究生在实地考察时被绑架,卖给了一名驼背男子,她在71天后获救;北京一名13岁的女孩在上学路上被绑架,卖给了一个经常殴打她的男人。她15岁时有了一个儿子,直到19岁才逃脱。一名来自杭州的年轻女子在出差时被绑架,在一个偏远的村庄度过了20年。她的儿子上了大学并通知了她的父母后,她才获救。

这些事例还是幸运者,绝大多数人口拐卖受害者来自中国最贫困的角落,她们很少有人获救,几乎不可能逃脱,因为整个村庄都在盯着她们。她们被抓住后会遭到殴打、关押。

中共法庭文件显示,在中国一些地方,贩卖和转卖患有精神疾病的妇女很常见。

报道指出,中国民众越是了解人口拐卖受害者的经历,对中共政府关于“铁链女”的矛盾陈述越是感到愤怒。他们想知道她是谁,政府将如何起诉那些对她的悲惨处境负有责任的人,以及政府将如何帮助其他像她一样的女性。

纽时报道,中共政府并没有根除人口拐卖和强迫婚姻的严肃计划,与此相反,它更感兴趣的似乎只是夺回对舆论的控制权。

出生于徐州丰县的王圣强是中国网《名家访谈》栏目制片人、导演、媒体人,他因揭露锁链女是12岁失踪的四川女孩李莹,不是中共官方咬定的云南女子小花梅,遭中共当局打压并禁言。

旅居美国的前青海省政协委员、光传媒创办人王瑞琴认为,中共已认识到“铁链女”事件影响之大,正采取严格措施管控民间舆论。

她对自由亚洲表示,“中共采取了所有的措施,所有铁链女的帖子都把它屏蔽,不要说大V了,你中V都发不出来。”

王圣强3月27日在微博披露,警方四处打听他的住处,并在深夜找到他北京的家中。他告诉网友,如果他的微博停更了,就是被江苏省抓走了。

28日傍晚,王圣强的微博已被禁言,目前他情况不明。

除了王圣强,90后安徽女生乌衣也因声援“铁链女”被抓捕。2月她被释放后,揭露在看守所遭到徐州丰县警方酷刑折磨。由于她持续关注“铁链女”,3月1日再次被徐州警方抓捕。

目前乌衣被关押在徐州沛县监视居住,被指控“寻衅滋事”,她的律师也被禁止会见。

李克强就拐卖人口公开发声后,出席3月29日反拐会议的中共公安部长赵克志也表现出强硬姿态,声称不仅要构建“反拐新格局”,还要“深入开展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专项行动”,“从严从快惩处拐卖犯罪”,“形成有力震慑”。

不过,据自由亚洲报道,持续关注“铁链女”事件的卢廷阁律师对此并不乐观,他认为中共官方走形式摆样子的可能性比较大。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共党内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