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转业军人张从文:战友! 请帮助寻找驻藏军人李大忠遗骨李莹

主媒的沉默行将冰销一个重大事件。徐州地方接连发出四份通告以后,转业军人的独生女儿李莹失踪25年之本相又成迷团。公众视线被引向云南边远山村,淡忘与徐州铁链女像貌高度相似的李莹。

铁链女军人遗骨李莹
铁链女军人遗骨李莹

 

主媒的沉默行将冰销一个重大事件。徐州地方接连发出四份通告以后,转业军人的独生女儿李莹失踪25年之本相又成迷团。公众视线被引向云南边远山村,淡忘与徐州铁链女像貌高度相似的李莹。

他们可以声称“领证结婚”却始终不出示结婚照片,也不说出生年月;他们挤牙膏似的在第四份通告中说与普某玛(已去世)的遗物作DNA比对符合母子关系,却不提是否与李莹的母亲和叔叔是否做过比对。总之,这事离李莹远远的。

李莹,你在哪里?!

儿女或姐妹失踪的日子,家人的心分分秒秒都似刀割般刺痛。当年我从部队回乡探亲,正遇妹妹因故走失,顿时觉得太阳发黑,夏天像冬天一样心寒。寻遍城乡,在每一个犄角拐弯处,都期望妹妹像年幼时跟我们捉迷藏那样突然冒出来,笑呵呵一道回家。

我可怜的母亲,长年挑着一家人的生活重担,那几天扔下她的小餐馆,骑着自行车在湘鄂两地访遍所有亲戚,不眠不食,真的是要疯了……上天眷顾,妹妹在坐长途汽车去鄂北姑妈家时,被好心人收留,又辗转得知了可以通知到我们家的电话。

这样的心悸与无助,人一生千万不要碰着。

但是,只有十二岁的李莹,一个从西藏回四川南充不久的转业军人家庭的独生女儿,于25年前的一个傍晚,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走过学校旁边的长途汽车站,突然失踪了。

六年级小学生,长到1米58的身材,面容姣好,又是那样冰雪聪明,遭遇坏人的结果不敢想像。几天寻不见孩子,全家人就崩溃了,时光永远停在那个夕阳如血的时刻;二十年苦寻无果,爸爸李大忠忧郁成疾,终于含恨离开了人世。

李大忠,1979年入伍,比我当兵晚一年。那一年爆发中越自卫还击战,很多新兵都是紧急应征,最后牺牲在战场上。麻栗坡上葬着959位烈士,现在少有人去祭奠。

李大忠所在的驻藏武警部队,不用开赴前线;我所在的成都空军各个地勤连队,也只派了少数几个人去前线做后勤支援。李大忠要是知道自己的后半辈子会有女儿被拐失踪,遭遇徐州铁链女奴的悲惨人生,他是宁愿冲上前线去死的。

李大忠1990年转业,已值当年百万大裁军的尾声。服役12年,按军队规制应该是上尉军衔,连队干部。回四川南充市安排在粮食局工作,大约靠不上地市里的科局级。但妻贤女聪,时有战友聚会,还各自带上自己的孩子,日子过得比较平安。

最早从网上指认徐州铁链女可能是李莹的“蓝色鸢尾花1982”说,自己的父亲跟李莹爸爸是同乡战友,且一同转业。大家眼见他遭此大难,于五年前忧郁离世,惟有长长的叹息!

12年军旅生涯造就的血性汉子,擒拿格斗一招锁喉的武术教官,却因为找不到残害女儿的贼人而一腔孤愤,向隅忍泣二十年。

这让人想起1994年建国门事件中的田明建,他本是北京警卫三师十二团一名中尉副连长。因上级领导私拆他的家信,得知他有生二胎计划,便与河南地方计生办联络,强行堕胎,致田妻及7个月的男婴双亡。田明建怒火冲天,携AK47以神枪手之功大开杀戒,在京城中心对峙6000名官兵,留最后一粒子弹自尽。他在枪战中的单手换匣动作,后来成为了美军的教学样板。

据《北京晚报》报道,事件中伊朗驻华大使馆政务秘书优素福·穆罕默德·皮什科纳里与其子不幸中弹身亡。田明建事件或许有多重原因和伤及无辜的罪过,但李大忠完全无辜,事前事后没有半点过激言行,我们倒是希望他能将伤害女儿的贼人一一处死才好。

有一个细节特别叫人心碎,就是李大忠寻找女儿的寻人启事里,提到他曾因为女儿成绩下滑,打过孩子。多少年他都是这么写的,可想而知,他心里对女儿该有多大的歉疚啊!这是一座大山长年压在一个豪气男人的心口上。

其实孩子12岁就猛长到1米58,头部营养跟不上,出现成绩滑坡是极正常的生理表现,我们这一代人在当时哪里懂得这个道理呢!但我相信,孩子被恶人拐带的时候,她一定千万声地呼喊“爸爸!爸爸!”因为爸爸曾经是军人……

一朵娇弱的来不及开放的小花,就这样被黑暗和野蛮践踏了!

有心的网友以专业标准将李莹照片与徐州铁链女奴认真比对,确认眉间距、鼻唇距、鼻形和眼球形等达到90%以上的相似度。但徐州地方连发四份通告,对被害人身份的说法自相矛盾,避而不提李莹。且四份通告自相矛盾、左掩右捂、顾此失彼,表现拙劣至极。

徐州铁链女奴事件,比悲惨世界还悲惨,自媒体沸反盈天,主媒却一齐噤声。我给一些老战友发信息,很多人说不太清楚;知道一点的则说徐州市发了通告;有的则小心看守着自己的嘴巴。

不过,还是有许多人敢于站出来,高度质疑徐州丰县方面的通告。

第一份通告说铁链女奴叫杨某侠,与董志民正常“领证结婚,不存在拐卖行为”。网上一时炸了锅,责问谁的妻子要以铁链锁喉,24年像畜牲一样生八个孩子?谁家主妇要拔光牙齿不给饭食?谁会在寒冬把妻子锁在低矮恶臭的土屋里不给穿棉衣?如果不是拐卖,而是“领证结婚”的本地人,为什么不叫娘家人出来证实一下?她早在1998年领证结婚,按年龄推算还是未成年人,怎么办的结婚证?

各种疑问如潮水汹涌,于是第二份灭火通告发出,称8个孩子的母亲是流浪过来的,精神有问题,被董志民的父亲收养而与其结婚,只不过结婚的时候审核不严。真的越描越黑,民众早知道丰县一带是拐卖妇女的重灾区,通告说杨某侠原来就有精神病,这恰恰触碰了法律红线:强奸!

民愤滔滔之下,徐州市委市政府与丰县组成联合调查组,发出第三份通告,称铁链女奴是云南福贡县亚谷村的小花梅(杨某侠这名字是董志民给起的),被同村桑姓女子带至江苏。直至第四份通告,版本都不同。有网友说:“我连它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最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同村桑某某,嫁到江苏,又带小花梅到江苏,然后走失等诸般魔幻情节。云南福贡县离江苏东海县3000多公里,桑某某有什么样的人脉,在上世纪90年代能堂而皇之地嫁过来?用常识就能肯定地说,她是被拐卖来的。

小花梅家与桑某某是什么关系,竟可以将女儿以命相托?然后就走失了,也不报警,也不告知家人。一个大活人是件破衣服,可以随便往垃圾筒里一扔吗?这是不是拐卖案件中常见的,受害人反过来参与新的拐卖?

20年了,桑某某既然没有告知任何人,丰县警方是怎么知道此事,并找到桑某某的?所以网友认为,这个小花梅可能的确是另一桩拐卖案件,被拿来捂住铁链女奴这件事。

以徐州市一级下派形式的第三份通告,按说应该接近事实一些,但律师郝亚超发微博说,徐州2月7日有关“铁链女”的调查报告“推理错误、避重就轻、结论不能成立。”网友看到这样严重的上下包庇,更是一片唾骂。

于是,联合调查组又推出第四份通告,称董志民涉嫌非法拘禁罪,桑某妞、时某忠涉嫌拐卖妇女罪,均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这样连续自掴其嘴的官文真是少见,我们从中悟出,他们原来想撇清拐卖的红线失守了,就努力隔离与李莹的关系,因为这里面有更大的是非。

一方面,这个案件实在太恶劣,二十多年的强暴、虐待和团伙作案,不仅村、镇干部,还有网友指出拐卖头目姚战峰、姚战杰兄弟的网络成员,以及所倚靠的背景都会被揪出来。牵一发而动全身,为了一个神经病女人,他们肯下这样的深水吗?或者说徐州地方有这样的能力吗?

另一方面,调查组无视网上疯传的李莹与铁链女奴的对照图片,更不提与四川警方的合作,只是如网所友说,单方面私下里通知李莹母亲DNA比对不相符。

由此我们知道,这可能是一个精心安排,因为一个转业军人的孩子遭遇此等非人境遇,可能在全国退伍军人中掀起多大波澜,是不可想象的。

假定他们很人性地把徐州铁链女奴与李莹母亲安排见面,或者公开在第三方监督下做DNA比对,想想通过网络围观的会是什么样的社会力量?他们肯定吓得尿裤子。

比对的结果,如果正相符合,那就引爆了一颗社会化的原子弹;如果不相符合,那李莹在哪里?全国有多少个李莹?!

李莹母亲已通过网友发声,要求重新做DNA比对,条件是公开的有第三方监督,并要求公示通告中提到的“结婚证”照片。

李莹的叔叔李大成,也向公安部写信,称侄女的失踪对家人的打击极其巨大,二十多年来从未放弃寻找,要求在国家公安部打拐办公室的主持下,重新采集DNA样本,由有公信力的机构进行比对,宣布对比结果。

李莹家叔李大成申请检验DNA书
李莹家叔李大成申请检验DNA书

很显然,这个申请太为难有关部门了,即使为了安抚李大忠亲属而做了重新比对,也很难公布结果。正像李大成所说:“杨某侠极有可能是本人失踪多年的侄女”,一旦验证徐州铁链女奴真的是李莹,那这个社会成本就无比大了。

众所周知,2018年国家成立“退伍军人事务部”以后,回应退伍军人诉求,化解许多军地矛盾,出台诸多新的补助政策,使退伍军人的生活待遇有了进一步提高。

但是,我们的生活不仅仅是为了获得一点可以温饱的现金,我们更需要保障妻子儿女不被拐卖!需要保证自由发声的权利,在我们的儿孙遭遇李大忠的女儿李莹那样的侵害时,可以请求相关政府和法律部门迅速行动予以解救!

现在我们看到的却恰恰相反,许多前往丰县的“救姐姐”行动被迫中止或退出。

那个认为与侄女李莹极其相似的李大成没有去徐州,那个一辈子只生了一个李莹,一辈子只牵挂李莹的妈妈也没有去徐州,他们无法直接通过网络发声,是什么力量阻拦了他们?为什么要阻拦他们?即便铁链女奴确实不是李莹,我相信李莹的妈妈和叔叔也会在最早时间去看看那从人间地狱里被发现的受害者。同病相怜啊!

那么,解决问题的现实办法又有多少呢?只有请全国的转业、复退军人战友们都来关注,都来发声:

李莹,你在哪里?

请还回我们女儿!还回我们女儿!!

【作者简介】张从文,自由撰稿人,曾在成都空军某部服役。一枚园地耕耘者。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一枚园地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Posted in 悲惨世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