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二十大韩正可能代替胡春华接任国家总理; 团派将大败

前读到美国之音的年终报道《前瞻中共20大,习近平续任之路满布绊脚石》,文中在讨论到“七上八下”的问题时,以“习打破接班惯例激化党内斗争”为小标题,引出台湾学者明居正教授的观点,说是“不少惯例恐在二十大前的权力争夺中一一被改变”。

明教授推测说:首先是中共常委人数,在江泽民和胡锦涛时期设有9人,十八大起减至7人。现有传闻,二十大常委可能进一步减到5人。而政治局常委韩正等人,也可望跟着习近平打破退休年龄限制,继续位居权力核心。

依笔者的看法,习近平在明年二十大上还是维持政治局常委七人制的可能性较大。改变人数的可能性虽然也有,但在决心改变的前提下,改回九人制的可能或许比改回五人制的可能性要大。

笔者在这里使用了“改回”二字,是因为无论九人制还是五人制,都是曾经有过的“前朝旧制”。赵紫阳时代产生的十三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就是五人制;江泽民时代是七人制;胡锦涛时代是九人制。

假使习近平在明年的中共二十大上“心血来潮”,决心把政治局常委由七人制改回他本人接班之前的九人制,目的当然不会是要恢复胡锦涛时代的所谓“九龙治水式的集体领导”,而是基于在政治局常委层面形成接班梯队的考虑;同时,还有一个政治犒赏的因素也必须考虑。

目前的这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中的七成员,如果是严格按照七上八下的年龄规定决定去留 — 除了习近平本人,谁也不能例外,那么也只有栗战书和韩正两人出局。在此前提下改回九人制的话,那么就可以一次性提拔四个新人进常委。这样一来,他习近平就可以在现有的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里,分别选拔两个55后和两个60后入常。

至于明居正教授提到韩正留任的可能性,当然存在。但因为如果韩会留任政治局常委的话,肯定是以下届国务院总理接班人身份留任,那么就不存在一个“打破退休年龄限制”的问题。因为当年江泽民时代除了“七上八下”的年龄限制,也还有一个“七十岁封顶”的说法。当年的朱镕基在担任了一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国务院第一副总理之后,以总理接班人身份留任政治局常委的中共十五大召开时,已经年满69岁。也就是说,如果韩正在明年二十大上以总理接班人身份连任政治局常委,恰恰是有先例可循,而不是“打破惯例”。

笔者过去曾在本专栏发表《关于中共高层换届“七上八下”年龄限制的来龙去脉》一文,介绍了本世纪初,江泽民自己下决心在十六大上向胡锦涛交班的同时,也希望把整个中共领导层的“集体交接班”制度化、规范化:主要内容就是五年一届,十年一代。十年一代的意思就是,包括党的最高领导人在内的所有党内职务都只能连任两届;以及最高任职年龄限制等。所谓的“七上八下”,就是这段时间内形成的高层人事更替的潜规则。意思是,每次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召开的当年,年满67岁者仍可继任或新任;年满68岁者即不再考虑。

而在此之前的1997年筹备中共十五大高层人事时,江泽民提出的副国级以上职务的新任和连任年龄限制是70岁封顶 — 但他江泽民本人例外。所以,出生于1926年的江泽民本人在1997年召开的中共十五大上,连任总书记时已经七十有一;同时连任政治局常委的李鹏和朱镕基,以及同时连任政治局委员的钱其琛则都是69岁。而当时已经担任了一届国务院委员的陈俊生因为出生于1927年,召开十五大时刚好年满70岁,而被排除了连任的可能。

关于江泽民时代制定的“七十岁封顶”和“七上八下”等高层人事换届年龄限制潜规则的对外披露,最早见于笔者1998年出版的《江泽民的权力之路》。有兴趣验证是否真有其事的读者和听众可以核对一下,从2002年召开的中共十六大至今,确实没有一个政治局委员或政治局常委被安排新任或者连任的那一年,是年满68岁的。

2002年,胡锦涛在十六大上接班的同时,退位的上届政治局常委中,最年轻者为时年68岁、出生于1934年的李瑞环。而新任政治局常委中最年长者、被胡锦涛特别介绍为“老大哥”的罗干,生于1935年,时年67岁。

2007年召开的十七大上产生的新一届中央政治局中,最年长者为连任政治局常委的贾庆林,出生于1940年,时年67岁;而出生于1939年的曾庆红,因为时年68岁而“到点下车”,未能连任政治局常委。

2012年召开的中共十八大上,新任政治局委员和新任政治局常委中,最年长者是刘延东和俞正声,都是出生于1945年,时年67岁;而与胡锦涛等一同退位的十六届政治局常委中的最年轻者为出生于1944年的李长春,时年68岁。

2017年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上,1948年出生的王歧山因为年已60有9而未能连任政治局常委;新任政治局常委中,年龄最长者为1950年出生的栗战书,时年67岁。

如此说来,待明年2022年10月召开中共二十大时,如果继续沿用十六大召开时严格施行的“七上八下”的年龄限制 — 当然是在习近平本人例外的前提下,那么届时的韩正笃定告老还乡。

不过,“七上八下”是所谓“惯例”,“七十岁封顶”同样也是。如果是照搬十五大时的“七十岁封顶”的年龄限制潜规则,明年召开二十大时的韩正,即可依当年的“朱镕基模式”,连任一届政治局常委并接班总理。

几年前,笔者在本专栏曾有文章讨论过“李克强将陪跑习近平连任第四届政治局常委”的可能性。文中引述高文谦先生的评论形容:习近平已经在中共政坛重现“皇权“,如今的习近平就是要让自己这位皇帝手下的“宰相”李克强,在精神上跪倒在他习近平脚下,跪倒在中国皇权主义传统之下。

二零一七年秋的中共十九大召开后,笔者即认为,事实上从十九大召开之前,李克强就已经强烈表现出了努力向周恩来看齐的所言所行。所以只要他李克强“向周恩来看齐”的意识在习近平眼里已经成为一种主动、一种自觉,那么未来,也就是2022年秋中共二十大召开时,习近平在他自己被“全票通过”连任第三届总书记的同时,虽然没有可能让李克强连任第三届总理,但却有可能让李克强沿袭过去的“李鹏模式”,在任满两个整届的国务院总理职务之后,继续留任一届中央政治局常委。

中国全国人大会议表决通过胡春华(左起)、韩正、孙春兰、及习近平的经济智囊刘鹤,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图为宣誓场景。(美联社)
中国全国人大会议表决通过胡春华(左起)、韩正、孙春兰、及习近平的经济智囊刘鹤,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图为宣誓场景。(美联社)

中国全国人大会议表决通过胡春华(左起)、韩正、孙春兰、及习近平的经济智囊刘鹤,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图为宣誓场景。(美联社)

笔者当时认为,无论与情与理,这种可能性确实存在。首先从“情”的角度,李克强在他习近平面前 “俯首称臣”的“示范效应”不可小看。毕竟在他习近平和李克强双双上位之前,中共各级领导人都已经习惯了所谓江朱体制、胡温体制的统治模式。虽然从中央层面,党政一把手中的“政务一把手”从未和党的一把手公然分庭抗礼过,但“政务一把手”,也就是扮演国务院总理角色的那一位的实际政治地位,再没有如毛泽东时代的周恩来在毛泽东面前那样卑微无比……。

从“理”的角度,中共宣传机器在配合习近平利用“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时曾特别提醒外界:党章中没有总书记任期限制,同时也并没有政治局常委的任期限制。

过去已经发生过的是,自中共政权在邓小平年代宣布取消干部终身制之后,前国务院总理和全国人大委员长李鹏是连任三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前总书记和国家主席胡锦涛则是连任四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如今的习近平无疑也要连任四届以上。在此基础上,2022年中共二十大上,年龄杠杠一定不是说服李克强不能连任第四届政治局常委的过硬理由 — 即已经令王歧山在十九大上从党内职务上出局的所谓“七上八下”,或者说“七留八不留”。因为比习近平年轻两岁,1955年7月出生的李克强到明年中共二十大召开时,才满67岁。

不过话分两头说,既然在十九大上即已经把李源潮等好几个年龄上符合留任或者升任之标准的赶出了中央政治局,所以未来二十大上,同样也有可能让李克强告老还乡;同时把与他年龄相同甚至比他年龄稍长者留任,或者从政治局委员位置上升任政治局常委。但权衡利弊,二十大上把已经在两届总理职务任满的李克强再犒赏一届政治局常委兼全国人大委员长职务,党内外不但不会有人因此认为他习近平是在“认人唯亲”,排布还十分有助于维护他习近平的形象和党内威信,彰显他习近平的“任人唯德”,何乐而不为?

更为重要的是,习近平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在党内党外所遭之诟病,他本人内心不可能不清楚。二十大上安排李克强作政治陪衬,应该是有利于他习近平在党内昭示他本人取消任期限制、长期执政的做法并非基于其本人“恋栈”,而是为了保障整个政权“长治久安”的需要。

依笔者的看法,如果明年的二十大上李克强不会留任政治局常委,那么目前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内的另外三个55后,即1955年出生的汪洋和王沪宁及1957年出生的赵乐际,何去何从就成了问题。

但是,即使李克强,甚至汪洋及王沪宁在明年二十大上均不再留任,比他们三人年长一岁的韩正留任的可能性仍然存在。工作需要!

因为从种种迹象判断,中共下届国务院总理的接班人选目前已经集中在两个人身上,一个是韩正,另一个是胡春华。至于外界所传闻的现任政治局委员兼上海市委书记李强是否有可能,端看明年三月的全国人大例会上,是否会临时增补他李强为国务院副总理。如果不会的话,那么李克强的总理接班人就只能从韩正和胡春华两人中产生。

外界在比较胡春华和韩正时,都会拿胡春华的“年龄优势”说话。不过,他习近平肯定也会想到国务院总理接班人选不一定拘泥于可连任两届的年龄角度。依照当年的“朱镕基模式”安排韩正在任满一届国务院第一副总理之后,继任一届总理再退休,更有利于他习近平把这个“二把手”彻底玩弄于自己的股掌之中。

回想当年,习近平在十七大上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之前的职务是上海市委书记,而习近平入主上海之前,已经被任命为上海市委代理书记的韩正则毫无怨言地退回到市委二把手、市府一把手的位置,从此在习近面前表现得既默契又谦卑,心甘情愿地成为习近平在中共十七大上,由上届普通中央委员直升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上马蹬和垫脚石。所以,习近平实在是没有理由不信任韩正,更没有理由不重用韩正。相比于胡春华,韩正接总理只会令习近平最为放心。

君不见,从江泽民开始到四年前的中共十九大召开时的韩正,中共上海市委书记前后经历了江泽民、朱镕基、吴邦国、黄菊、陈良宇、习近平、俞正声、韩正等,除了陈良宇不幸进了秦城,其他全部都进了政治局常委会。而且有两个担任了党中央的一把手,一个是担任国务院的一把手,一个担任是全国人大的一把手,一个是担任了全国政协的一把手。

而笔者在这里分析韩正的未来可能依循的“朱镕基模式”,是指从上海市长至上海市委书记,从上海市委书记到国务院第一副总理,再从国务院第一副总理递升国务院总理。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Posted in 共党内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