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李克强发出信号:习近平必须下台;习近平李克强太子党彻底闹翻,丁薛祥护主心切拿胡锦涛之子胡海峰开刀!

中共四中全会上月底结束后,习近平权力稳不稳透过种种迹象释放。

官媒《证券时报》旗下媒体《券商中国》11月13日报道,11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经济形势专家和企业家座谈会。

据悉,这已经是今年李克强已经与专家学者和企业负责人第三次开座谈会,前两次分别在今年1月和7月。实际上是狗屁的座谈会,鬼都知道中国经济问题出现在什么地方。

李克强开中国经济座谈会
李克强开中国经济座谈会

李克强只是拿几个老头当挡箭牌,向外界发出信号,习近平的政策只能让中国经济越搞越糟。现在邓朴方等太子党是支持李克强的,江派已经快寿终正寝,李克强成了反习势力的明面上人物。大家都很看重他。实际上是不想让习近平在独裁的道路上走太远。李克强向社会发出的信号就是:

中国经济问题本届政府不能解决,必须等下一任政府解决,习近平必须下台,让位给有能力的人

详见:中国经济已经是强弩之末,李克强黔驴技穷,对中国经济下行一筹莫展

《券商中国》在报道标题中使用“信息量太大”的表述,显示李克强主持召开的这个经济座谈会,涉及中国经济重大问题。

中国经济出了什么重大问题?这次会议上,李克强再一次提及“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李克强表示,当前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猪肉等一些产品价格上涨较快、企业经营困难增多等矛盾交织,并再次强调做好“六稳”工作。

  银保监会官员:经济下行压力短期难扭转

最近一段时间,中共官方对中国经济的表态也不再有以往的“乐观”,在许多公开场合,中共官员对经济的描述多用“下行压力加大”或“较为困难”这类的用语。

路透11月13日 报道,中国银保监会国有重点金融机构监事会主席于学军在“《财经》年会2020:预测与战略”上表示,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在短期内难以出现趋势性扭转,从外围国际形势即中国的外需来看,2019年是较为困难的一年,而CPI的过快上升,给宏观调控政策增加了新的压力。

于学军表示,从金融角度来看,中国现正处于去杠杆和稳杠杆阶段,资产泡沫开始压缩,违约风险暴露明显增多,这给生产、投资等经济增长带来新的难题;同时,少数中小金融机构风险上升,对支持实体企业发展也带来一定的影响。

于学军认为,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发生以来,中国货币信贷大量投放,并且这些投放的资金过多集中在地方政府及其平台和房地产开发中,同时却带来这样的问题:地方政府债台高筑,靠出卖土地即土地财政维持运转,各地土地价格成倍上涨,土地收入大幅增加,并暴富了一大批房地产开发商。货币信贷大量投向地方政府及其平台和房地产开发的同时,人均货币工资成倍提升。

于学军表示,由于住房、交通、物流等各种成本均大幅提高,中国过去在国际上长期存在的比较成本优势被不断地吞噬,大部分生产制造企业出现生存难题,纷纷向东南亚等地转移生产能力,产业链外移现处于方兴未艾之中。

于学军还说,今年以来受非洲猪瘟影响,猪肉供给紧张,导致CPI过快上升,这对宏观调控政策增加了新的压力。

  面对经济下滑 中国政府很可能是无能为力

在12日的座谈会上,李克强对猪肉价格暴涨忧虑加剧,并再次强调“六稳”的重要;而银保监会官员于学军则提及猪肉价格暴涨带来的高通胀,对宏观经济政策增加了压力。

中国10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3.8%,创近八年新高,猪肉价格大幅攀升令CPI大踏步走高。分析师认为,短期内快速遏制猪肉上涨的难度较大,CPI将继续保持高位并有突破4%的可能。

然而,CPI同比上涨的同时,衡量制造业价格水平的PPI却持续回落,10月PPI下跌1.6%。

环比看,9月CPI同比上升3.0%,而9月PPI同比下降1.2%,参照10月CPI和PPI数据,CPI和PPI剪刀差正在扩大,显示滞涨正在加剧。

然而,在滞涨格局下,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操作空间大受局限,在保增长和降通胀之间难有较大的作为。

英国《金融时报》首席财经评论员徐瑾11月11日在文章中指出,中国央行对于刺激经济已经作用有限。

徐瑾分析说,11月,中国央行进行了另类“降息”,即将1年期MLF操作的中标利率从上期的3.30%下调到3.25%,也就是下调了0.05%亦即5个bp,这显示出中国央行在保增长与降通胀之间的谨慎和溢于言表的求生欲。市场大多数舆论认为,这样非常微弱的降息幅度,对于经济增长以及提升通胀没多大意义。

《华尔街日报》在11月1日一篇题为《美联储尚有政策弹药,中国似乎没有什么好计策》的文章中指出,中国经济近期出现明显下滑,各界也对中国政府加大刺激措施有所预期,但中国央行似乎保持了相对静默的态度。究其原因,就是中国房地产存在巨大泡沫,在通胀压力居高不下的同时,制造业处于萎缩状态,对中国货币政策形成约束力,意味着中国政府短期内对扶持经济已经无能为力。

而10月新增贷款和新增社融数据对此提供了新的印证。

最新经济数据显示,10月社会融资增量6189亿元,前值22700亿元,去年同期7373亿元。中国10月份新增人民币贷款6613亿元人民币,前值16900亿元,去年同期6970亿元。中国10月M2同比增长8.4%,前值8.4%,去年同期8%。

恒大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认为,从总量来看,金融数据不及预期,社融、信贷全面下滑,预示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房地产融资收紧、民营小微企业信用溢价处于高位对信用创造的负面效果逐渐显现,企业流通和交易需求不足。本月下旬以来,习在政治局的4名亲信密集发文引人关注。其中以中办主任丁薛祥发声护习“最为露骨”。

丁薛祥为了保护习近平,向李克强的背后势力,团派共主胡锦涛开刀,敲打胡锦涛儿子,隔山震虎。警告胡锦涛不要走的太远。

习近平四亲信连续发文谈四中全会 丁薛祥“护习”不寻常

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于11月22日在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发表从“经济制度”角度解读四中全会的文章,当中按照中共官方既定的套路,为四中全会所谓“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决定,从经济角度进行大力吹捧。

外界留意到,从11月15日至20日,中共已有1名政治局常委、4名政治局委员密集在《人民日报》就四中全会发表解读文章。包括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以及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丁薛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晨,中宣部部长黄坤明和副总理刘鹤等4名政治局委员。

习近平李克强红船要沉了
习近平李克强红船要沉了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韩正是江派常委,4名政治局委员均是习近平的亲信。

刘鹤是公认的习近平最信任的经济重臣,目前代表习与美国进行贸易谈判;丁薛祥是习的身边大秘、大内总管;黄坤明是习近平在福建和浙江主政时都共事过的官员,是习家军的代表之一;而人大副委员长王晨,当年也是和习近平一起从北京到延安地区插队。据时评人士高新文章披露,王晨与习关系特殊。当年习近平被“推荐”上大学之前,王晨已经是延安地委办公室的干部了。在习近平被“推荐”上大学的过程中,因为是王晨的具体运作,力争习近平是属于“可以教育好的子女”,才有了习近平日后和陈希在清华同窗的经历。

这四名习亲信刊文,透露何种风向?外界发现,习近平大秘、中办主任丁薛祥的文章护习非常直接。

丁薛祥在文章中批评中共的党官对“两个维护”理解不全面、把握不准确,有的对一些“低级红”“高级黑”现象辨别不清、斗争不够,甚至掺杂私心杂念,影响到“两个维护”的效果。他声称“两个维护”有明确的内涵和要求,维护习近平总书记核心地位,对象是习近平而不是其他任何人;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对象是党中央而不是其他任何组织。而且不能层层套用随意延伸。

法广发表评论文章表示,丁薛祥的解读与习近平另一名亲信,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去年北戴河会议前后所说的“定于一尊,一锤定音”一脉相承。

文章认为,去年栗战书强调把一切权力定于习近平一尊之下,说“定于一尊,一锤定音”时,正是习近平锋头最健的时候,但即使是当时,除了几位习家军,高官中公开响应“定于一尊”者寥寥无几。而丁薛祥现在大讲“两个维护”而且点名维护的就是习近平本人而不是其他任何人,似有不寻常的意味。

学者郑旭光:丁薛祥代习表不满 要求把习当回事

11月12日《明镜》节目中,谈到四中全会后的中国国内政局。主持人认为,习近平权力并没有显现出那么稳,明显的是中办主任丁薛祥出来发声为习近平发声。另一方面是习近平当年从福建带起的亲信、公安部常务副部长王小洪被公布罕见兼任公安部特勤局局长,这是一个负责一帮高官警卫的机构,说明习没有可靠的人。

经济学者郑旭光在节目中表示,“维护习核心地位,对象是习而不是其他人”,听起来是废话,但很清楚,就是要把习当回事,强调保习的地位。丁薛祥这样做说明习近平认为四中全会开的不满意。第一是反腐败三字没出现在公报,可能是达不成协议。另外,公报中50多个“坚持”习很难受,因为他没做到。

在五千多字的四中全会公报中,“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坚持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及“坚持党指挥枪”等,不断重复“坚持”达55次。

郑旭光说,四中全会之后,习是想让丁薛祥出来表达了对四中全会的不满,这是领袖对党的不满。当然习在四中全会也不是没有任何进展,一是强调了党管一切,二是强调了军委主席负责制。

知名评论人林和立也在《苹果日报》刊文表示,按常态在举办完如十九届四中全会等大会后,靠拍马屁上位的党政军大员必定表态拥护核心。但这次不但军方高层,连各地诸侯中都鲜有表忠举动,目前地方只有习的上海亲信李强马上指示上海“全市上下要认真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

学者谢田:习近平两边不讨好 这个党已经走上绝路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在《明镜》节目中认为,从公报看,四中全会上,香港问题、中美贸易战、反腐都没谈,本来想开会达成共识,看来没解决,反而更加严重。

到底中南海谁是“两面人”,谁不把习当回事?谢田认为,这次习由手下的人丁薛祥来出面,指责不是下边的人,而是上边的,习周围的人,政治局内部的人。

谢田认为现在习处于的位置显然是两边不讨好。现在没人相信他,也不把他当回事,也不服他。中共在说什么自信什么自信时,实际上它是没有自信的。当年习认为是共产党给了他权力,让他上了这个位子,但现在是他在想保住共产党。他应该认识到共产党本身要解体了,他还在试图保住共,他不知道,他只要不保,下边的人都会同意。这个党已经垮到这个地步。

丁薛祥为了保护习近平,向李克强的背后势力,团派共主胡锦涛开刀,敲打胡锦涛儿子,隔山震虎。警告胡锦涛不要走的太远。

胡海峰搭档副市长林康被鸡蛋里面挑骨头式审判 – 目的是查找胡海峰罪行

浙江丽水市原副市长林康因受贿超4000万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官方此前曾通报林康涉及五项罪名,包括对抗审查、沉迷炒股等。

胡海峰
胡海峰为前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之子,现任中共浙江省丽水市委书记。

胡锦涛之子胡海峰于2018年7月调任丽水市委书记,林康同年12月落马,两人搭档近半年。

据杭州中院微信公众号消息,11月22日,杭州中院公开宣判丽水市原副市长林康受贿案,林康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万元。

经审理查明:2008年至2016年,林康利用担任松阳县县长、中共景宁畲族自治县县委书记等职务之便,为有关单位及个人在房地产开发、工程承接、土地拆迁补偿等事项上谋取利益。2005年至2018年,被告人林康多次收受上述单位及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4196.2349万元。

资料显示,1962年10月出生的林康,浙江青田人,1997年以后历任丽水地区(市)协作副主任、招商局副局长、党组成员,松阳县委常委、副县长,松阳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2005年任松阳县委副书记、代县长、县长;2011年任景宁畲族自治县委书记;2016年任丽水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景宁畲族自治县委书记;2017年4月任任丽水市副市长、党组成员。

林康去年12月涉严重违纪违法受查,今年6月,林康被“双开”并移送司法。通报称,林康共涉及五项罪名,包括串供和藏匿涉案物品,对抗审查;收受贵重礼品;以他人名义持有巨额股票并隐瞒不报;沉迷炒股并借用管理和服务对象钱款从事营利活动;权钱交易等。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林康落马前一个月,丽水市委原副秘书长吴善印也被宣布受查。

2018年7月2日,胡锦涛之子胡海峰被任命为丽水市委书记,也是浙江省唯一一位“70后”市委书记。虽然胡海峰与林康有半年的工作交集,不过外界多认为,丽水官场的窝案,未必能牵扯到胡海峰。

作为中共前国家主席胡锦涛之子,胡海峰的动向一直备受外界关注。相对于其他中共高干子弟的火箭式提拔,胡海峰的仕途显得比较按部就班。

近期胡海峰不时有升官传闻,不过又屡次落空。今年3月的中共两会前夕,先是有传言说胡海峰将跨省调升福建省常委、组织部长。而在原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今年2月调往黑龙江后,港媒《南华早报》3月间曾报导,胡海峰将转任西安市委书记。

9月3日,中共官方宣布王浩任陕西省委委员、常委,西安市委书记。至此,空缺近7个月的西安一把手终于出炉,胡海峰主政西安的传闻也最终成空。

上个月召开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期间,网络传闻胡海峰将出任辽宁省大连市长,但传闻至今未有落实。

 

Posted in 中国经济, 共党内斗, 官场淫乱, 热点新闻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