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中美贸易谈判濒临破裂,江派团派太子党将共推李克强在四种全会做出全面反击,为胡春华顺利上位铺路

中美贸易谈判濒临破裂,江派团派太子党将共推李克强在四种全会做出全面反击,为胡春华顺利上位铺路

中美需要最迟在3月1日达成贸易协议,否则美国会将中国进口货的关税税率提高至25%。美国总统特朗普周四(2月8日)表明,不会在中美贸易战休战限期届满前,与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

有来自大陆的分析形容,两国的贸易谈判正濒临破裂边缘,除非形势有变,否则习近平的管治权威必将在下月召开的全国“两会”上受到挑战。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周曾表示,预期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不久将来会面,并落实最终的贸易协议,市场憧憬“习特会”有机会在下月1日中美贸易战休战限期届满前举行,但特朗普周四又在白宫表示,不会在月底与习近平会面,只表示两人可能在稍后会晤。

清华大学政治系原讲师吴强形容,特朗普的表态形同对中方发出最后通牒,除非中方在限期之前作出实质让步,否则可能出现最坏后果。而一旦谈判破裂,下月的全国“两会”将非常棘手。

吴强:“在会场内外都会对习近平的执政权威产生严重的怀疑,这是中国政府不愿意看到的。在目前国内困难的经济形势下,也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哪怕在1月分的(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已经提出,要防范“颜色革命”的风险。这种最坏情况对中共来说,对共产党的执政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

上周在华盛顿举行的中美经贸首轮高级别磋商,特朗普在白宫会见副总理刘鹤率领的中方代表团。刘鹤承诺,向美国增购500万吨大豆。中方其后表示,双方在贸易平衡、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进行了坦诚、具体、建设性的讨论,取得重要阶段性进展,并明确下一步磋商时间表和路线图。国企中粮集团证实,早前已分批采购了数百万吨美国大豆,近日再采购了超过100万吨美国大豆,但仍未达到500万吨的承诺。

中国急需贸易协议渡过经济难关

台湾的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学者曾志超相信,下周举行的第二轮高级别经贸问题磋商,中方承受的压力会很大,尤其中国经济正大幅下滑。

曾志超:“中国公布的经济成长率创造了近年来最难看的数据,加上政府调控不动产,如果相关情况不断重复发生,可能发生系统性危机,拖累产业然后是金融业。习近平的权力不断扩张。你的限期无限期延长,你做出来的结果却是这样,所以他是内外受压,造成他想尽快达成协议。这情况美国也知道。”

外界估计,两国下一步将讨论到服务业及吸引外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等议题,曾志超说,由于涉及政治因素,这两点也是达成共识的关键,但目前看来,难度不低。

曾志超:“关键是美国对于投资的保障,还有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非常不满意。表面上看来,对外商投资有很多保障,但是却无法落实。美国要的是执行的步骤和方法,要检验可执行性和落实性,在这方面大陆是做不到的。”

随着谈判前景变得黯淡,假如双方在下月1日前未能达成协议,美国就会向总值逾2000亿美元的中国货的关税,由目前的10%提高至25%。

惩戒中国 川普获两党一致同意和支持

华盛顿邮报一篇分析文章指出,特朗普总统上任两年以来,他的政府内部,同其他更广泛的外交社区对世界的看法,可说是背道而驰,当中包括北约、俄罗斯和贸易政策等议题,两者之间的鸿沟而且越来越大。特朗普对此一点也不以为然,因为他认为美国的外交政策已经被远离现实的精英分子把持了太久,而且他也毫不介意外界批评他的外交政策只是民粹主义,“我寻求的外交政策,要得到所有的美国人民支持,不论他来自哪一个政党”。

本身属于自由派的华盛顿邮报的分析指,然而,特朗普的其中一个外交范畴,却居然可以得到共和党的支持者、民主党、现实主义者、自由派分子以及甚至几乎所有的外交评论员一致同意和支持,这就是特朗普的中国政策。

但根据民意调查,美国人民对中国的印象,并没有因此而变得反面,反而转趋正面,对特朗普挂在嘴边的“要得到所有的美国人民支持,不论他来自哪一个政党”,似乎有不小的落差。

分析指出,特朗普对中国的态度,以特朗普政府一向低劣的水平而言,背后还居然有其理论和想法。副总统彭斯去秋发表的一篇关于中国的演说,肯定得到不少中国通的关注。彭斯说:“美国人民应该知道,北京此刻正在倾全国之力,利用政治、经济和军事工具,而且还包括政治宣传,谋求达到其对美国造成影响和掠取利益的目的”。

分析的作者指出,特朗普委任鹰派的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作为对中国贸易谈判的领导,显示了他(特朗普)的鹰派作风。特朗普政府有意劝阻美国的盟国采用华为的5G网络,进一步显示他更广阔的外交政策。分析指出,特朗普意图减弱中美两国经济的相互依赖。

令人侧目的就是几乎朝野上下都响应特朗普的政策,民主党党员所讲的话,几乎跟出自特朗普之口一模一样,例如民主党联邦参议员伊丽莎白·华伦,公开抨击中国的贸易行为,又指中国企图颠覆美国为全球所定下的秩序。

现实主义者多年来已经指出,美国因为长期被中东议题拖住后腿而未能及早严厉对付中国,自由派分子则对中国漠视国际经济游戏的规条早已感到忧虑,他们支持对中国有所惩戒。就算美国的商界对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的独裁转向和肆意的经济政策越来越感到恼怒。对特朗普出名苛刻的政治评论员,包括Josh Rogin和Tom Wright等人,都对中国的崛起感到忧心忡忡。

不过分析指出,特朗普的中国政策,尽管得到几乎各界的支持,但有一群人却对议题无所取向,他们就是美国的大众。

经过20年来对中国的不友善看法,盖洛普去年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美国人民对中国的看法有所改变。皮尤(Pew)的民调更显示,美国大众对中国的观感,并非如各界的那般反感,“对共和和民主两党,大众不认为对付中国的崛起,应该是主要的议题。”年轻的美国人对中国的恐惧,最不表可否。总体而言,皮尤的民调显示,美国人民对俄罗斯、北韩和伊朗的议题,较中国所带来的恐惧,更表关注。

分析最后指出,为何美国大众与政策的拟定者就中国的看法出现如此的分歧,原因难以定论,或许有很多的解释,包括恐惧持续的贸易纠纷将招致经济上的损失、对精英阶层的不信任,又或者中国的政治宣传对美国的影响,正如彭斯所言,受到效果。

但无论如何,特朗普的中国政策,毫无疑问是他唯一得到美国各党各派支持的外交政策。

江派团派太子党将支持李克强在四种全会做出反击

习李矛盾可谓由来已久,他们的主要分歧首先反映在经济政策上。李克强是“市场和民营经济”派,他主张:政府不推出刺激经济的政策,而是通过逐步缩减国家主导的投资行为;去杠杆化,以大幅削减债务,降低借贷与产出比;推行经济结构改革,以短痛换取长期的可持续发展。

李克强的经济政策主张被外界称为克强经济学。而习近平是“党治、指令型和国有化经济”派,习近平偏好的是前三十年毛时代的经济模式。在依靠谁来管经济和企业问题上,习强调党治党营,政治挂帅。他的批示是:“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加强和改进党对国企的领导,充分发挥党组织的政治核心作用”,而李克强主张由企业家来管。他的批示是:“推动国企改革,推进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和完善的法人治理结构”,“弘扬企业家精神”。

2015年5月习近平授意刘鹤以权威人士的名义,在人民日报上发表对中国经济的看法,其观点与李克强冲突。其次,2016年3月两会期间,李克强宣读完政府工作报告后,全场热烈鼓掌,但习近平却根本不给面子,不仅没有鼓掌,连手都没有与李克强握。再次,2017年4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通知,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通知中将此新区定位为“千年大计、国家大事”,“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

但整个决策过程均未见李克强和政府的参与,由习近平一人独断乾坤。

李克强之所以忍辱负重留任的目的在于保存改革派的实力,收拾习近平新极权主义失败后的乱局。海外媒体分析中共高层权斗,习惯性地将其分成江派、团派、习派等,认为各派系之间势不两立,形同水火。其实,不同势力的争斗一直存在,所谓党内无派,千奇百怪,但我们不应忘记他们既有争斗,也有共同的利益,都不希望共产党这条船翻了,无论是刘少奇、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还是江泽民、胡锦涛和习近平。这就是所谓的对立统一规律。

李克强留任并非其个人意志,而是改革派的集体意志,他们必须要保持自己的势力存在,也说明习近平并没有做到一言九鼎。如果李克强出局将意味着改革派的彻底失败。习近平的新极权主义在党内并不得人心,根本原因在于时代变了,中国已经经历了改革开放,眼界开了。

习近平看到了邓小平1992年改革开放所带来的腐败和权贵资本主义,但他没有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实现宪政民主,而是选择了一天错误的道路,那就是政治上实行极权主义,经济上保持适度开放,这样他就使自己陷入到矛盾之中无法摆脱,因为极权主义与开放无法兼容。习近平粗暴、蛮横和狭窄的性格特征决定了他会一条道走到黑。

十九大后,他更加疯狂封锁网络,打压维权和异议人士,拒绝改革权贵经济体制,继续维持吸干国民财富的庞大官僚队伍,忽悠民众爱国情绪,为进一步收紧社会控制,掠夺国民资产制造舆论;并深度介入国际热点地区,变本加厉地大撒币,把天文数字的民脂民膏拱手送给不相干的外国势力,醉心于与美国搞对抗,妄图以牺牲民众利益,以对抗的方式加强自己的统治,实现其所谓“两个百年“,执政到死的迷梦。

这样习近平的新极权主义对内得罪了所有的政治势力,民心尽失;对外的强势扩张和炫耀武力终于唤醒了西方文明社会对二战法西斯的惨痛记忆,迫使美国发出最后通牒,要么改弦更张,要么爆发冷战。

李克强取得的优势实际上是民心所向,因为中国人希望国家安宁和经济发展,厌恶政治运动和阶级斗争。一句话,中国人在毛泽东时代斗怕了,习近平的政策不接地气,让他们感到恐慌、焦虑。

四中全会将近,中国改革派和保守派的争斗将会白热化,中国和中共以及习近平和李克强都处在历史的十字路口。习近平要一意孤行,唯一的办法就是发动一场军事政变,用暴力去改变社会。但这又是相当危险的,因为他无法保证军事集团对他的忠诚。如果习近平不能改变目前步步走弱的现状,其处境将会更加艰难,改革派就会赢得胜利,尽管这场胜利距离人民的宪政民主要求还有相当的距离。

5 (100%) 1 vote
Posted in 共党内斗, 美中超限战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