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习近平向王岐山开刀!王岐山装老避祸

王岐山当了副主席后,见的人很多,公开报出来的很少,出国发声最大的一次是2018年11月6日出席新加坡创新经济论坛那次,并且借机会请来了基辛格,基辛格在北京说出“美中关系再也不会回到从前了”那句比较悲凉的话。还有在日本和美国共和党赵小兰家族的沟通。 但是,王岐山领导的财经金融王国水泼不进,针扎不透,几乎全是王岐山人马。王岐山把习近平做傀儡的事态非常明显。加上海外郭文贵不断爆料海航贯君等丑闻,习近平开始向王岐山领导的金融部门开刀。

四大行高层密集调动,有的被双规有的被调离 – 100万亿资产在危险之中

11月中旬以来,四大行高层人事密集变动,涉及到行长、监事长、副行长等一大批高管!

四大国有行是A股市场资产最多的上市公司,工行、农行、建行、中行的总资产分别为30.43万亿、24.87万亿、24.52万亿、22.61万亿,合计为102.43万亿;四大行的总市值合计为5.65万亿元。

不只是中行,近期四大行人事变动频繁。

刚迎来新的副行长廖林之后,工商银行(5.79-0.86%,诊股)空缺近两年的监事长一职,迎来了人选。财新网报道,11月29日下午,工行召开党委会,会上宣布,现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监事长杨国中,出任该行党委副书记。在经过监管任职资格等程序后,杨国中将出任该行监事长。

公开资料显示,现年56岁的杨国中,在中南财经大学财金系硕士毕业后,后来出任重庆商学院财会系教研室助教、副主任、企业管理系主任。1992年起,29岁的杨国中加入监管队伍,历任中国人民银行重庆市分行(后改为重庆营业管理部)调查统计处处长、计划资金处处长、副主任、主任;2007年调任北京,出任央行营业管理部主任,兼任外管局北京外汇管理部主任;2011年出任外管局纪检组组长,2015年出任外管局副局长,杨国中自2018年7月调任中投任监事长。

农业银行行长张青松的任职资格,今年11月11日正式获批,正式履职农行行长职务,在赴任农业银行之前,张青松为中国进出口银行行长。农行于今年10月底董事会聘任张青松为行长。

张青松简历显示,男,1965年9月出生,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国际金融专业硕士研究生,副研究员。曾任中国银行资产负债管理部副总经理,司库副总经理,全球金融市场部总监,金融市场总部总监,金融市场总部总经理,香港交易中心(香港分行)总经理,新加坡分行总经理,支付清算部总经理,副行长,执行董事,中国进出口银行副董事长,行长。

在张青松正式上任后,农行又有副行长变动,副行长王纬因为工作需要辞去职务,根据报道将赴任中行副行长。

此外,工商银行11月22日晚间发布副行长任职公告。工行董事会聘任廖林副行长,同时另一家国有大行建行发布副行长廖林辞职公告,廖林此前在建行任职长达30年。

廖林的简历显示,男,1966年2月出生,2019年11月起任工商银行副行长。廖林1989年7月加入中国建设银行,2003年11月任中国建设银行广西分行副行长,2011年4月起历任中国建设银行宁夏分行行长、湖北省分行行长、北京市分行行长,2017年3月任中国建设银行首席风险官,2018年9月至2019年11月任中国建设银行副行长(2018年9月至2019年5月兼任中国建设银行首席风险官)。廖林毕业于广西农业大学,后获西南交通大学管理学博士学位,高级经济师。

四大行掌管102万亿元资产

最新数据显示,工农中建四大行资产规模合计高达合计为102.43万亿;四大行的总市值合计为5.65万亿元。

王岐山自称自己已经老了,有意远离官场避祸

但是,他在习氏第一王朝时期2013-2017建立的“赫赫功勋”,让他得以六十八岁破除“七上八下”党内规矩,“违例”当上副主席,如此神力,让人很难相信他接下来的角色只是礼仪礼仪。

七月一日发生的事不少,其中一件是王岐山会见到访的老熟人–墨西哥外长埃布拉德时说的一句话:“一回生二回熟,第二次见面就算熟人了。13年时间,你变得成熟了,我变得老了,你搞外交了,我现在负责协助主席做一点礼仪性外交。”

王岐山骂习近平昏了头
王岐山骂习近平昏了头

王岐山很自然地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向外界发出一个信号。他似乎明白无误地暗示,老臣老矣,不要再把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身居高位,忌讳言老,说这句话,令人意想不到。亲北京的多维网称:“礼仪性外交”是王岐山2018年3月开始担任中国国家副主席之后,首次公开对外阐述自己的政治角色定位。

王在十九大结束后说过一句,最大的腐败就是政治腐败,一句话点醒全党,只要政治上跟着习,像李鸿忠那样“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其他的腐败不算太腐败,这句话,大大地强化了王的余威。

2018年8月,美国《华尔街日报》曾经报道,王岐山在当年5月会见美国商业人士的时候,否认了自己是“打理中美关系的负责人”,称自己作为中国国家副主席的工作是习近平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这似乎显示,他一方面明示俯首称臣,一方面暗暗期待一点什么。

但是这一切终究都没有,也许恩赐还没有降临,中美谈判,用不着他,华尔街认识的那班人马在特朗普时代起不了太大作用,他有一次做请,旧识来得不多,中美这场谈判,谈着谈着砸锅了,现在又喊着要谈,更用不着他这种和事佬了。

知情人士表示,王岐山的这种状况,显得是被习近平疏远了。

据分析,即使在王助习近平反腐最红火的时期,习对王并不放心,有人披露的习私下派人调查王,看起来荒诞,但知情人士认为真实性不低。王的确有中共一般干部没有的才能,敢说敢想,杀伐决断,借着当年与习近平梁家河盖过一床被子的经历,所向披靡,习要反腐,集中大权,清除党内障碍,王是最好的选项。

分析称,习疏远王,一方面当然是功高盖主,不能让他继续“能干”下去,另一方面据说是王周围的一班谋士坏的事,他们个个心高气盛,私下说“习不如王”。这句话让习听到后恨得咬牙切齿。当然,外围的原因包括,十九大习把所有的大权都掌上了,常委会,政治局几乎没有对头了,更有一帮诸如蔡奇、李鸿忠、陈敏尔等等的吹鼓手,天天歌颂,定义一尊,习也得意满满,王岐山也就不重要了。

去年中共强行修宪,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王岐山的谋划之功不可谓不高,但是,习近平可以说修宪后上到了权力顶峰,之后就是走下坡路了,接着就是从中美贸易纠纷发展到贸易战,经济萎靡不振,党内怨声不断。习是否还对那场修宪完胜保存着美好的记忆?难说。

那么,王为什么要卷土重来,习为什么让他这样做?比较耸人的说法是习宁肯让我不即不离,“在里面比在外面好”。有些分析宁肯相信习仍然觉得王会用得上。当然,王如果能止住中美贸易战的话,习也不会不用,但看来王已失去了这方面的神力。

王岐山读过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真读过的,这一点明显与习近平不同,他当副主席是恋栈,是舍不得权力,还是不懂得“飞鸟尽,良弓藏”那句古训,不少人相信,他是害怕自己先前反腐反掉的那帮人找机会寻仇的。

这样,王岐山就处在目前这个外界看来依然还有点老臣凶猛,实则也就礼仪礼仪的角色?

有人分析过副主席这个角色重要与否全取决于正主席习近平,习近平给他权力,他就有 ,习近平不给,他就没,现在看来习近平让他闲着。

王岐山和习近平渐行渐远,极权制度要不断制造敌人,习近平王岐山矛盾最终将不可避免!

习近平害怕习王体制成形不能定于一尊,王岐山自我矮化,负责外事以避祸

习近平与王岐山的关系很特殊。

第一,他们有相似的红色血脉。习近平的父亲是习仲勋,习算是正宗的红二代,王岐山的岳父是姚依林,王算是嫁接的红二代。
第二,他们有长期的友谊。习近平下乡初期,一次从北京返回延川,因路途遥远,先到了冯庄找王岐山借宿一夜,两人就合盖了一床被子。
第三,他们具有相似的经历,都曾长期在基层工作过。他们对中国的看法接近,都认为要保护父辈留下来的红色江山。政治上崇尚专制极权,经济上主张扩大国有经济,但保留民营经济的生存空间。
第四,他们都崇尚明代王阳明的心学。据不完全统计,习近平从担任总书记至今至少已经六七次提到王阳明,或者引用过王阳明的学说。王岐山与美国学者福山对话时,曾表示他对王阳明的心学很有兴趣。王阳明的本名王守仁,别号阳明。王阳明与孔子、孟子、朱熹并称为孔、孟、朱、王。 王守仁的学说是明代影响最大的哲学思想。

王阳明认为,人心之灵明就是良知,良知即是天理,故不可在良知之外求天理。认为良知是超出善恶之上的绝对至善,是超出是非之上的绝对真理。他提出知行合一,一方面强调道德意识的自觉性,要求人在内在精神上下功夫;另一方面也重视道德的实践性,指出人要在事上磨练,要言行一致,表里一致。

但习近平与王岐山也有不同。

一是王岐山受过正规教育,曾就读西北大学历史系,习近平没有受过正规教育,其博士学位名不副实。

二是习近平读书不多,对中西方文化了解不深,但王岐山读书较多,对中西方文化了解较多。

三是习近平性格蛮横,能力有限,而王岐山曾任过建设银行的行长,且处理过广东国投行清算事宜;海南债务危机;非典和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等重大危机事件。王岐山治国理政的能力明显要超过习近平许多。在习近平上台后的五年里,王岐山帮助习近平完成了集权。

四是习近平一直崇尚极权主义,毛泽东是他的精神导师。而王岐山则不同,他早期曾崇尚自由主义,“六四”后转向威权主义,并最终走向极权主义。

八十年王岐山曾担任自由主义丛书《走向未来》的编委,据说第一笔捐款5000元是王岐山给的。但“六四”以后,他的思想发生重大转变,与自由主义分道扬镳,走向权威主义,并最终走向极权主义。

 

关于习近平与王岐山的关系有四种观点:

习近平王岐山李克强
习近平王岐山李克强

第一种是相互利用。习近平利用王岐山反腐集中了权力,第十三届人大会议后,习近平还要依靠王岐山管理内政外交。而王岐山也利用习近平获取权力。此次人大王岐山被任命为国家副主席。但此种观点难以自圆其说,因为习近平如果仅仅是利用王岐山,他似乎没有必要去修改宪法取消副主席任期。因为习近平并未取消人大委员长和总理的任期。

第二种王岐山是灵魂人物,他控制着习近平,习近平只是行尸走肉。这是目前最不靠谱,缺乏理性的观点。不仅没有证据支撑,而且逻辑混乱,自说自话。

第三种观点是基于共同理想和利益的联盟关系。这种观点认为习王有着共同的理想,通过极权主义保卫父辈的红色江山,毛泽东是他们的精神父亲。他们不仅要控制中国,而且还要称霸世界。同时,他们相互信任,他们要像兄弟一样长期合作执政。他们关系类似君相,但又超过君相。

关于对习近平和王岐山的看法,目前海外有两种观点值得警惕。第一种是将习王界定为巨贪和淫乱,关注他们的下三路。此种观点可以激起底层民众的兴趣,但忽略了他们的上三路,也就是他们真正想做的事:建立红色帝国或者说新极权主义。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独裁者不可怕,但独裁者有理想很可怕。我们要将把目光聚焦到习王的政策上,否则我们将误入歧途。第二种是将习王幻想为先集权后民主或者说先民主后宪政。持这种观点的人要么偏执,要么刻意误导大众。习王从未有过民主宪政的想法,也不可能这么去做,他们要干的恰恰是反民主、反法治、反人权和反人性。

说完习近平和王岐山的关系,我们要分析一下他们关系的走向和结局。

太子党习近平王岐山孔丹秦晓薄熙诚彭丽媛等人照片
太子党习近平王岐山孔丹秦晓薄熙诚彭丽媛等人照片

第一种可能,习近平终身执政,王岐山辅佐,后王激流勇退。这是一种较理想的模式。习近平终身执政应无悬念,尽管在修宪时,习近平给国家副主席也取消了任期限制,但王岐山的权力来自习近平的赋予。王岐山为习近平的新极权主义之路扫清障碍后,功成身退。但这种观点忽略了极权主义的特征。极权主义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不断制造敌人,不断革命,永无止境,今天是孙政才,明天是胡春华,后天是王沪宁,如同毛泽东时代的刘少奇、林彪一样。既然革命无止境,老王也只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

第二种可能,习、王共同执政,习近平或者王岐山意外身亡,联盟自然解体。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因为有一个问题是值得思考的,那就是习近平的集权过程是否已经完成了。我们从表面上看完成了,但权力的掌握从来不是名义上的。习近平虽然名义上三位一体了,但有多少人内心追随他,愿意为他肝脑涂地,其实很难说。枪杆子虽然在共产党手里,但共产党是个组织,枪杆子实际在持枪者手里。习王通过反腐和党内清洗几乎得罪了所有的人,他们被暗杀多次。未来命运会如何,不得而知。只是这种可能性无法预期。

第三种可能性是毛泽东与林彪的模式。应该说有相似性,毛泽东为了拴住林彪将林彪作为接班人写进了党章。林彪名为第二号人物,但他没有实权,甚至还一个连的军队都调动不了。王岐山不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但他是国家第二号人物。王的权力来自习近平的赋予,王没有任何军权。林彪最后的出逃与毛泽东的猜忌和逼迫有关。林彪长期注射杜冷丁毒品,是个瘾君子,心理阴暗。随着习近平年龄的增长,其心理将会变得与毛泽东相似,也是独裁者心理,猜忌和心胸狭窄。

王岐山也会因习近平的猜忌和打压而心生怨言。如果习王闹翻,习收回对王的授权即可。至于王如果想发动政变,习则可能铲除他,甚至罗织罪名审判他。王岐山不可能像林彪驾机逃走,而很有可能借外事访问滞留国外避难,紧急情况有可能上演王立军事件。第四种可能,这是我自己的观点。习王联盟基于共同的利益和理想会紧密合作,共同推进习近平新极权主义。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君相之间的矛盾会进一步加深。习近平的猜忌和气量狭窄是主要原因。当习近平不能再容忍王岐山时,他会收回对王授权,让其告老还乡。

当然,习王联盟未来的根本还不在于他们之间的信任度,而在于习王推进的新极权主义之路是走不通的,它与中国人民呼唤的民主宪政是根本冲突的。习王联盟无论多么紧密,但它解决不了中共政治信仰破产问题,也无法关闭互联网和结束对外开放,无法解决权贵资本控制下的中国经济增长问题,更无法根治腐败。

习王通过反腐败结盟成功集权,但他们集中权力也会使习王联盟解体,分道扬镳。综上所述,习近平王岐山的关系是联盟关系,既有利益又有共同的理想。他们集中的权力又会成为他们破裂的原因,他们的联盟会如何收场?好说好散还是发生类似惨烈的913林彪事件和王立军事件,我们不得而知,但孤注一掷推行邪恶的新极权主义已经注定了他们的命运: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朱镕基系财经官员被清洗惹怒王岐山

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5月19日深夜公告:「中国证监会前主席、现任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这不是单纯的反贪新闻,而是与目前中共高层的惨烈斗争有关,而且涉及中美贸易战,也是为习近平捍卫自己权位的重大反击战举措。

刘士余1987年就在上海市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任职,可谓江泽民与朱镕基的老部下,以后的仕途都在金融机构工作,一直到担任中国证监会主席,可以说是朱镕基的人马。而这次中美贸易战习近平的盲动、偏执,也以朱镕基在国务院的人马反弹最为强烈。

朱镕基的爱将、全国社保基金会理事长楼继伟今年3月被不正常退休,就是因为他公开批评习近平的极左政策。而楼继伟曾经是刘士余所在上海市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的上司副主任。

朱镕基王岐山系财经官员被清洗

刘士余是今年1月由证监会主席调任新职。两个职务虽然同是部级机构,然而证监会的重要性显然远超全国供销合作总社,而刘在证监会兼任党委书记,在新职却只是党组副书记,降职的情况很明显。而这次需要深夜对刘士余「主动投案」发出公告,显示其紧迫性,因此应该还有后着。从公告仍然称​​呼刘士余为「同志」,表示他还是人民内部矛盾。证监会主席如果贪污,绝对不会是小数字,然而中纪委对他如此客气,合理推测他已经「反戈一击有功」,可能转为「污点证人」。公告也说他「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接下来可能会有一批财经官员被清洗与清算。

朱镕基退休后,其财经人马的大管家是王岐山。习近平上台后的反腐败,没有动过朱镕基的人马,因为王岐山作为1980年代的「改革四君子」之一,六四屠杀后是在朱镕基保护下过关,并且得到重用。目前中共高层不论经济学识还是能力,无人超越王岐山,他还有美国的人脉,因此也只有他最有资格批评习近平对美政策。王岐山现在已经不是中纪委书记,在习近平拉高对美帝斗争的态势时,也必然要向王岐山开战,收拾朱镕基、王岐山这条线上的人马。

习近平不久前第二次推翻中美达成的协议,导致特朗普提高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习近平在内部做出决定后,估计高层爆发了新一轮的斗争。这可以从4月下旬前国家副主席曾庆红与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先后在自己老家江西吉安与江苏扬州现身,前总理温家宝也在5.12大地震11周年前夕在汶川出现可见端倪,因为他们都是习近平的政坛对手。然后是江、朱时代主管外贸谈判的前副总理吴仪祭祖的照片在网络流传,而这是两年前的照片,此时流传显然是针对习近平对美关系的无能与错失。

习近平害怕习王体制成形不能定于一尊,王岐山自我矮化,负责外事以避祸

过去的一年多,王岐山的确在国际舞台上表现得似乎相当活跃——一些报道称,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王岐山出访频率大大超过前任,并且多次作为习近平本人特使出席一些国家领导人来访接待、悼念活动等 – ——总之,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礼仪性角色。

Posted in 共党内斗, 大陆资讯, 红后代黑幕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