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习近平追责李克强并清除韩正势力,李克强太子党暗示习近平瞎折腾,红四代疯狂转移财富,向松祚公开反对习近平 – 中南海暗战正酣

向来勇敢直言的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向松祚最新演讲中,再度炮轰中国的经济政策,为民营企业家打抱不平,许多网民直言向松祚说出无数人的心里话,却也有担心他的人身安全。

向松祚在演讲中指出,现在民营企业家的普遍心态是:“需要我们是无奈的选择,消灭我们是崇高的理想”。此话刚说完,台下响起如雷的掌声与笑声。他更话锋一转,提到最近中共四中全会关于国家经济体系的政策,强调自己对此深表担忧,更质疑“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我们做了什么?”

他表示,邓小平开启中国改个开放最大的成功有两个方面;一是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实行任期制;二是两个分开,推行党政分开、政企分开。那么今天,你还期待两个分开吗?

向松祚强调,“如果朝这样的方向下去,民营企业家、私营企业家的权利,自主经营的权利,得不到妥善的保障,得不到充分的保护,他们会有信心吗?你要观察中国经济,你不用看别的,你就看民营经济、民营企业家是否有信心?”

原因就在,中国民营企业家对中国经济的贡献,就是“五、六、七、八、九”,意即贡献中国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

反观近来中国官方持续推动“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连带让民企生存空间大受挤压,也让 “国进民退”一直市场讨论热门话题。

向松祚高声呼吁, “我认为一个国家应该鼓励所有的企业做大、做优。”这是中国经济面临的重大问题,这个问题我可以大胆地说,再过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还要回来讨论这个问题,因为历史已经反复证明,国有企业不可能搞好。国有企业能够搞好,我们还需要改革吗?话一说完,台下观众更是一片激烈的鼓掌叫好。

向松祚批评,我们现在提的是“党政军民学、东南西北中,党领导一切”,这是文革期间的说法。更抨击道,靠党的一言堂领导,企业能做好吗?

他认为,自己特别把这个非常尖锐的问题提出来,更断言中国经济的下行,如果我们今天朝这样走下去,它只会持续下去。

向松祚这段演讲视频在网络上引发热烈讨论,有网民表示:”向老师说出了无数人的心里话”、”真敢说,佩服,中国需要这种不怕死,敢批评政府的人。 少一点溜须拍马屁的专家学者。”但也有人为他担心,要他”注意安全啊,向老师。”

一向敢言的向松祚向来对中国经济问题直言不讳,甚至曾爆料中国经济已”怵目惊心”,更炮轰官方误判贸易战,指企业将成片倒,相关演讲视频在网上疯传后,很快就在中国网络”被消失”。

李克强暗示本届政府解决不了经济下滑问题,原因是习近平的胡折腾 – 体制内人士配合李克强艰难发声,习近平是胡搞乱搞

中共四中全会上月底结束后,习近平权力稳不稳透过种种迹象释放。

官媒《证券时报》旗下媒体《券商中国》11月13日报道,11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经济形势专家和企业家座谈会。

据悉,这已经是今年李克强已经与专家学者和企业负责人第三次开座谈会,前两次分别在今年1月和7月。实际上是狗屁的座谈会,鬼都知道中国经济问题出现在什么地方。习近平胡折腾瞎折腾,小学文化程度,没水平,又不让李克强放手干。

李克强只是拿几个老头当挡箭牌,向外界发出信号,习近平的政策只能让中国经济越搞越糟。现在邓朴方等太子党是支持李克强的,江派已经快寿终正寝,李克强成了反习势力的明面上人物。大家都很看重他。实际上是不想让习近平在独裁的道路上走太远。李克强向社会发出的信号就是:

中国经济问题本届政府不能解决,必须等下一任政府解决,习近平必须下台,让位给有能力的人。详见:中国经济已经是强弩之末,李克强黔驴技穷,对中国经济下行一筹莫展

习近平追责李克强在河南期间的血浆艾滋经济

12月1日又是一年一度的世界艾滋病日。中国卫生部前官员陈秉中又一次发文披露河南血祸真相,并痛批先后包庇此事的多名中共领导人。

中国卫生部前卫生教育处处长陈秉中从2010年起,就反复中共高层举报河南艾滋病流行的主要责任人,但始终无果。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本周五,也就是世界艾滋病日前夕,陈秉中再次在维权网发文揭露被外界称为“河南血祸”的事件真相。

公开报导显示,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共河南政府为了借助卫生系统创收,号召全省各地农民卖血响应所谓“脱贫致富”,大搞“血浆经济”。但由于因此兴建的大量血站在采血前不做艾滋病毒检测,还让多人共用针头,并把血液成分混合后输回卖血者,导致当地艾滋病严重泛滥。

李克强,刘鹤

陈秉中在这封公开信中再次检举了多名中央和地方官员,包括大力鼓动河南兴办血站的原河南卫生厅长刘全喜、原河南省委书记李长春、郭庚茂等人。他表示,这些官员当中的一些人直接推动了“血浆经济”,另一些人为了升迁,对政府重要责任人进行包庇或对上访者进行打压。

此外,陈秉中指出,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02到2004年任河南省委书记期间,不但没有揭发被李长春隐瞒的艾滋病疫情,还称其为河南作出了重大贡献,因而是“血浆经济”鼎盛时期的河南省委书记李长春的头号帮凶。

陈秉中的公开信中还列举了几名“河南血祸”上访者的悲惨遭遇。包括在河南新蔡县医院被输了从“血贩子”那里买来的血,而感染了艾滋病毒的26岁农妇杨春芳。因十几年间多次上访屡屡被打压和强烈的社会歧视,她最终上吊自杀。而被她感染了艾滋病毒的丈夫,七个月后也撒手人寰。

在公开信最后,陈秉中强调,他虽然已有87岁,却仍不会停止调查“河南血祸”真相。他在文中这样描述了自己的终极目标:“将制造河南艾滋病大流行的罪魁祸首推上审判台,并追究包庇者的责任,让忍辱负重20年的河南血祸受害者获得公平正义和国家赔偿。”

自由亚洲报导说,与往年有所不同的是,今年陈秉中就“河南血祸”发表公开信的心情尤为沉重,因为多年前第一位揭露此事的前河南医生王淑平两个月前在美国不幸病逝。

陈秉中在受访时说,他此次发表这封公开信的一大目的,就是悼念王淑平。他认为王淑平是英雄、也是功臣。如果(当局)听取了她的举报,那场灾难就不会发生了。他批评中共当局却打压举报者。他说:“由于他们没有接受王淑平的举报而任艾滋病泛滥成灾,有三、五十万人感染了艾滋病毒,至少十万人死亡。”

1995年,时任河南周口临床检验中心负责人的王淑平发现当地很多卖过血的村民出现了艾滋病症状,于是她同年把首份河南农村献血人员的艾滋病报告上报国家卫生部。但河南当局了随即对王淑平采取了严酷打压,试图迫使她噤声。

无奈之下,王淑平几年之后流亡美国,在海外持续就中国艾滋病问题发声,直至去世。

长期关注中国艾滋病问题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认为,“河南血祸”的灾难性全球绝无仅有。

胡佳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在人类史上,从来没有过像河南艾滋病问题爆发的这种模式。它以几何级数增长,在一到两年内,因为政府部门搞的某种产业,把人当作牲口一样地利用其所谓的‘血液资源’,造成了这场血祸。”

胡佳还披露,每年世界艾滋病日前夕,到北京上访的河南艾滋病患者多达近百人。这些受害者及其家属和众多其他的上访者一样,被当局看作是“不稳定因素”,长期受到压迫。

“这些上访者在北京被群体性地扣押,然后一个个地做笔录。当局确认了他们的身份以后,就会通知他们家乡的驻京办或当地警察来领人。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其实就已经上了当地的黑名单了。”胡佳说。

胡佳表示,他至今都没有听说过任何一位“河南血祸”受害者通过司法途径找到了公道,也没有听到任何一位政府责任人因此被追责。

香港“公投”惊起北京内斗 习近平要动曾庆红奶酪

11月24日举行的香港区议会选举,25日结果显示亲共派大败,这次外界指为变相“公投”的选举,让北京和港府都灰头土脸,据说中共高层因此大惊,这也很正常。

曾庆红

他们指令林郑如期办区选,可能是真想让香港“沉默的大多数”表态,以阻止川普(特朗普)准备签署香港人权法案,但结果北京全盘皆输,川普也顺势在感恩节前为港人送了大礼。

有关中南海误判香港局势,误判港人抗争,路透社日前披露,习近平不满中联办处理香港问题的表现,计划撤换主任王志民,以后靠设在深圳的中南海据点,绕过中联办掌控局面。北京当局则对此“辟谣”。

如果说这次中联办王志民要被问责,也只是替罪羊而已,再上一层的港澳办主任张晓明,再上一层的港澳小组组长韩正呢,习近平不满的应该是整个港澳治理系统,还有情报系统,而且不止这两大系统,操控涉港宣传,让高层每天陶醉“形势一片大好”、“一切尽在掌握”的宣传部门,在习近平眼里更应该是“罪大恶极”。

这次泛民主派候选人在香港区议会选举中取得压倒性胜利,官媒完全不敢提。美国《外交政策》杂志近日刊发记者詹姆斯‧帕尔默文章称,他所知道的是,《环球时报》之类官媒都是在区选前夕已向编辑交稿,内容都是假设建制派在选举取得巨大胜利,并指投票率“证明了香港市民不希望动乱继续下去”,帕尔默认为是中共宣传制造出高层胜利妄想症。他调侃说,“宣传是令人头疼的毒品,而北京还沉浸在自娱自乐中。”

《环时》是中共对外宣传的主力党媒,其总编胡锡进在本次香港反送中运动中,亲自驻港报导,经常发表惹火评论,可谓向党表忠“叼盘”不遗余力,不过这次可能撞到南墙了。

不止胡锡进,整个文宣系都撞到了南墙,现在已经开始有内乱迹象。表面是海外媒体的中共大外宣《多维》近日连发三篇有关香港选举结果的反思文章,包括《香港区议会选举建制派历史性惨败 香港需要一场怎样的“斗争”》、《香港区议会选举不能再粉饰太平 北京需启动对港全面改革》和《香港“变天” 倒逼北京彻底警醒》。这些文章内容毫不讳言中央和港府事前对于选举形势出现严重误判,又指责大陆媒体、中央涉港机构过去22年“粉饰太平”,并且有采用解决敌我矛盾的方式来解决另一种完全不同性质的矛盾的方向性错误。

反送中运动几个月来,大陆官媒一直极尽对香港示威者的抹黑、造谣、攻击之能事,在国内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和普通民众对港人的仇恨,现在这些质疑涉港系统,质疑宣传口的声音究竟来自谁?是谁的授意?

王沪宁
王沪宁

当然,宣传口本身是政治局常委王沪宁的地盘。中共党内斗争往往藉官媒释放动向,有时在大陆官媒释放信号不方便,就会转到海外亲共媒体,由此可见,这次香港“公投”正在撕裂中南海。

笔者之前有文章谈过,中共涉港澳治理系统是二十年不变,由江泽民曾庆红人马组成的班底把持,可谓水泼不进、针插不入,香港乱局背后有多只黑手,现任的是江派常委、副总理兼港澳小组组长韩正、港澳小组副组长兼港澳办主任张晓明、香港中联办主任王志民等人,还有在香港事件中控制中共文宣部门对示威港人大造抹黑宣传的现任常委王沪宁。

但通过今次香港事件,习近平找到机会,先把收编为亲信的政法委副书记、公安部长赵克志放到港澳小组副组长位置,与习有交集的“闽系”官员、香港中联办副主任陈冬跃升第一副主任。

目前没有港澳办、中联办负责人、特首林郑甚至中共宣传口要被问责的明确迹象,但不等于这些人没事。如果说中共本身内乱起来,首先要揪出的很可能是下边的替罪羊,港澳办主任张晓明、香港中联办主任王志民下台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但站在港府和镇压港人抗争的港警背后的那些幕后的中共黑手们,相信也会裂痕加大,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是铁板一块。

当然,一方面是北京高层受党文化僵化思维的影响,不管怎么反思,也可能永远无法理解香港的民意和民主政治的内涵,另一方面,一天困守中共体制之内,当政者所倚重的宣传和涉港治理机构,都只会投其所好,报喜不报忧。

事实上,王沪宁在去年北戴河会议前就被党内指责,不止是传言纷纷,更有多名官员罕见集体跑到亲北京的港媒匿名发声,认为贸易战的恶果应归罪于中共宣传系官员,矛头直指王沪宁,王也一度传出失去权力。不过,在北戴河会后,习近平出面说宣传口是“完全正确、完全值得信任的”,以表安抚压惊之意,显示出背后经历一场恶斗之后,又是一次出于保党的妥协!

故此,内斗也好,问责也好,站在中共的基点上,陷入香港这个“人民战争”泥潭,北京当权者的烦恼终无解。

红四代疯狂转移财富

详见:江泽民,王岐山等家族红四代已经不计成本向外转移资产,大陆140亿人民币资产换海外5亿美元现金

 

Posted in 共党内斗, 红后代黑幕, 香港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