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几名副国级陷入政坛大案,中南海密查几个月,中纪委密令崔永元捅出, 李建国周强陈德铭郑斯林袁纯清等涉案

“陕西千亿矿权案”引发官场地震,在陕西省委前书记赵正永落马后,还有包括周强在内的至少两名副国级高官及3名省级官员处境不妙。外界留意到,中南海派出的联合调查组高调介入该案已月余,但至今静悄悄。

Zhou Qiang, President of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is applauded as he walks out to deliver his work report during the third plenary session of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in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in Beijing on March 13, 2016. China found almost 100 percent of criminal defendants guilty last year, figures from the country’s top court showed on March 13, even as authorities pledged to reduce wrongful convictions. / AFP / GREG BAKER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中共陕西省委前书记赵正永,1月15日落马。官媒报导已印证其涉嫌插手“陕西千亿矿权案”、秦岭别墅案等多起案件。

其中,秦岭别墅案在挑下陕西官场一批大小官员后,似乎告一段落。而千亿矿权案因为前央视主持人崔永元持续爆料最高法卷宗丢失案,正备受关注。1月8日,中共政法委、中纪委国家监委、最高检、公安部四大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已对该案卷宗丢失等问题展开调查。

中共党媒发文1月18日早已暗示称,继赵正永被调查后,“下个老虎出现仍是大概率(概率)事件”。

副国级的周强或是“下一个老虎”

综合外界分析,被舆论认为是“下一个老虎”的,首当其冲是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

去年年末,前央视主持人崔永元爆出最高法院早年裁决陕西一宗涉千亿人民币大案上诉卷宗离奇“被盗”后,崔永元连续爆料并发布多张图片和影片,将矛头直指最高法院长周强。

崔永元晒出的文件显示,已落马的前最高法副院长奚晓明对“陕西千亿矿权案”的手写指示称:“按周院长指示,对案件情况严格做好保密工作”。另一张则写道:“周院长,我对判决书又做了部分修改。”

该案引发舆论关注后,主审法官王林清为自保拍视频,讲述该案二审卷宗消失的前后经过,并指出周强干预此案。

最高法院先是否认,后不得不立案调查。随后,1月8日,中共政法委、中纪委国家监委、最高检、公安部联合调查组开始调查卷宗丢失案。

1月15至16日,中共当局在北京召开中央政法工作会议时,习近平强调“政法机关要敢于刀刃向内、刮骨疗毒,坚决清除害群之马”。

由于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被抓前,习近平也曾在政法工作会议上放重话说,要“坚决清除害群之马”,半年后周永康应声落马。观察人士普遍解读,周强涉“千亿矿权案”卷宗被盗案,其官位可能不保。

另外,中共最高法院中共党组1月25日召开了所谓“民主生活会”,由陷入卷宗丢失案疑云的院长周强主持。引人注意的是,中纪委副书记陈小江也列席并发言。这让人记起当年习近平亲到河北参加同类“生活会”后不久,时任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轰然落马。

赵正永“伯乐”、副国级的李建国也传是“下一个老虎”

自由亚洲电台2月4日刊发评论文章则认为,官媒说的“下一个老虎”应该是中共陕西省委前书记、前政治局委员李建国。

文章说,无论是秦岭别墅案,还是千亿矿权案,案件发生的自始至终的过程中,赵正永之前的省委书记李建国“不可能不知道”。

公开资料显示,中共执政史上担任陕西省委一把手持续时间最长的是李建国,他主政的时段是1997年8月~2007年3月。这一时段内,赵正永被提拔为省委常委、副省长、省政府党组副书记,已经被当作省长后备培养。

文章说,李建国还两次向中组部推荐赵正永,让赵接受了两次脱产培训。一次是2006年11月至2007年1月,赵在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进修班接受脱产两个月的集中培训。

文章认为,赵正永入陕之后的这段“时来运转”的经历,无疑李建国是他最重要的“伯乐”。

前陕西高层陈德铭郑斯林袁纯清等多人或牵出

1月15日晚赵正永落马后,1月30日,官媒《中国经济周刊》报导,与赵正永关系密切的“女港商”刘娟被带走。刘娟就是掀起“千亿矿权案”的主角。

2月1日,海外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高新的文章表示,一个已经越来越清楚的“千亿矿权案”的大致轮廓已经证明,牵涉此案的曾经的和现在尚未退休的副省部级以上官员除了赵正永,至少还应该有五六七八个。

文章提到,当年女打字员出身的刘娟和赵正永一起被调查之后,刘娟背后的所有曾与她或长期或短期,或一次或多次相互输送利益的中共官员名单肯定会越揭越长。这个利益可以是金钱,也可以是其它。

据千亿矿权案当事人、凯奇莱法定代表人赵发琦在2016年11月3日发表的公开举报信指,2005年时任省长陈德铭、副省长洪峰是制造探矿权“一女二嫁”事端的主官,“二嫁”对像是时任劳动部部长郑斯林护航的“女港商”刘娟。

公开履历显示,郑斯林1989至1993年任陕西省副省长。1999至2003年任中央企业工委副书记,而书记是由当时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吴邦国兼任。

高新文章说,有这些后台,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包括中国化学工程集团等多家央企甘愿为刘娟的皮包公司作陪衬和掩护。

高新认为,现在中共高层想再捂也捂不住的陕西千亿矿产案及该案引发的最高法案卷“丢失”案,在日后侦查过程中,还被公开抛出多少只老虎。如果已经在政坛上失意的陈德铭、洪峰及郑斯林真是该案的既得利益者,而且犯罪金额“巨大”,高层应该没有必要力保他们。

陈德铭是上海人,被认为是江泽民派系人马,他曾任中共苏州市委书记、陕西省长、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商务部长、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会长等职,于去年退休。

高新文章还揭露,牵入案件的还有2008年时任省长的袁纯清,他于当年5月4日签发了给最高院的陕政函【2008】54号档(机密)。除了是最高院密函的推手,袁纯清后来还安排陕西省第一大国企延长石油集团为刘娟套现买单。

属团派的袁纯清也曾任陕西省委副书记,2014年已经在山西省委书记位子上被贬、现在已退休。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Posted in 官场淫乱, 官场黑暗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