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董军出任中共国防部长, 习近平从非张又侠嫡系中找人

身带弓的张又侠没有主管过海军,张又侠一直在火箭军和总装备部以及陆军系统工作。对海军是陌生的!

张又侠被双规,将军身代弓
张又侠被双规,将军身代弓

但董军的“军”字正好是军人身带弓。在唐朝的时候的李淳风不会说士兵怎么怎么,说军人,应该是说名字中带“军”的人。推背图46象彻底完成。是张又侠和董军一起完成对习近平的斩首行动。

推背图第四十六象习近平被暗杀
推背图第四十六象习近平被暗杀

宋国城评论文章:中共前国防部长李尚福消失达4个多月并被免职达2个多月之后,2023年12月29日,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决议,由海军司令员董军上将出任新任国防部长。这是中共建政以来,首次由海军出身的将领担任国防部长,意义并不寻常。

原标题:董军出任中共国防部长,意义非同一般

“战略方法论”的评估 

一般认为,董军的资历太浅(中共国防部长通常“一人身兼三职”:中央军委委员、国务委员、国防部长),但董军既不是中央军委委员,也不具备国务委员资格,最高的级别只是第12届中央委员。所以多数人对董军出任国防部长都给予“低度评价”。认为国防部长只是“联络官”角色,董军只是聊备一格。但是,如果不只是从单一的人事任命看,董军的出线,可能隐含习近平第三任期战略意图的规划。

对于中共任命董军为新任国防部长,不能简单以“单线推测”方式来评估,必须以“战略方法论”进行综合研判,也就是“见树也要见林”。所以,我不是采取单一的人事任命来看待,而是采取“综合因素的归纳分析”-战略规划、战略部署、战术执行,从董军为何受到提拔,从中共战略发展的轨迹和趋势,来评估中共未来10年战略意图的推进。

综合因素:六个关键因素

一、董军的任命是中共建政以来第一次由海军将领出任国防部长,为什么“独厚海军”?为什么海军成为“战略新宠”?为什么董军是习近平再一次的“破格任用”?除了习近平对海军“比较信任”之外,也包括习近平的战略意图与军事规划构图,换言之,除了“人事破格”之外,也含有“战略破格”,那就是习近平要进一步推动“远洋战略”:从“近海防御”转向“远海护卫”,再到“21世纪海洋强国”的目标。习近平(2020年)多次强调:“要向海洋进军,加快建设海洋强国”,2023年更强调:“以建设海洋强国新作为,推进中国式现代化。”

如果回顾、2015年5月26日中共出版的《中国的军事战略》国防白皮书,书中明确表达中国所面临的“安全威胁环境”:“包括美国再平衡战略、日本大幅度调整军事安全政策、海上邻国涉及中国领土主权及海洋权益等问题,所以必须实现『近海防御』与『远海护卫』,以提升战略吓阻与反击、海上机动作战、海上联合作战以及综合防御能力”。可以看出,中共的远洋战略已经酝酿近10年之久。

董军出任中共国防部长,意义非同一般

二、为什么海军受到重用?这也与军队生态与派系斗争有关。最近一段时间,陆军受到冷落,火箭军遭到整肃,航天航太军工集团受到打压,例如在14届全国政协第12次主席会议,3位军工巨头:“中国航天科技集团”董事长吴燕生、“中国兵器工业集团”董事长刘石泉、“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副总经理王长青,被拔除了全国政协委员的资格。在这场习近平的“军队大清洗”中,唯独海军出人头地,这必然涉及各军种之间相互挤压、告密、检举、争夺资源等等权力斗争的因素。

三、从董军的资历来看,我不认为董军因为不具备中央军委委员、国务委员的资格就不重要,不是从“级别”来看,而是从“职务”来看。董军曾任北海舰队副参谋长、东海舰队副司令员、南部战区副司令员,并且多次担任中俄联合军演“总导演”的角色,这些“关键性资历”,都显示中共把“水下作战”当成重点,通过“潜舰数量、反潜作战、混合作战”等等战术运用,准备面对东海、台海、南海“高强度的军事斗争”。

四、由于董军具有北海舰队、东海舰队、南部军区副司令以及海上联合军演的经验,董军的出线,也有可能针对台湾的“渡海作战”而来。换句话说,有可能在台湾海峡与美盟国家进行一场“海峡决战”。

五、中共远洋战略的四个布局:

(1)掌控第一岛链,特别是台湾海峡和西菲律宾海,为“渡海作战”作准备。

(2)突入第二岛链,扩张海域控制区,在西太平洋和南海岛国海域与美军较劲。

(3)红海遏制战略,利用东非的吉布地军港,以“海上维和”为名,控制从红海、亚丁湾、阿拉伯海“第一战略航道”的咽喉,以遏制欧盟与北约的力量深入印太地区。

(4)推展“北冰洋战略”,中共近期提出了所谓“冰上丝绸之路”,以探勘和气候观测为掩护,积极开辟“北极航道”,一方面减少商运成本,(一般估计可以节省15%-30%的航运成本),也可以避开西方国家的战略围堵,进行“北极战略地带”的部署。

六、作为中国国防部长,具有“军队外交”与“军事公关”的任务。在美中军事对话机制中,董军是一位“对口人物”,担负沟通、谈判、协调的主谈角色。

美中军事对话与谈判,中共有“下、中、上”三个策略:

(1)下策:“军事冒险”。在以上三个海域,与美、日、台、菲、印、澳等国家,进行海上直球对决。

(2)中策:“以谈判代替对抗”。搁置争议,维持现状,最多进行有限的军事对峙;斗而不战。。

(3)上策:“战略收缩”。在不放弃主权领土的条件下,以军事克制换取美盟国家对中国主权的“默认”。

如果笨到采取下策,那可能就是印太冲突的总爆发,甚至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端。

如果采取中策,那要看有限的军事对峙能维持多久,是不是会擦枪走火?

如果采取上策,中共极可能以谈判达成台面下的交易:

(1)以对菲律宾的军事克制换取美国对中国南海主权的默认。

(2)以接受民进党继续执政的事实,换取美国对“一中原则”与“台湾问题纯属中国内政”的支持。

(3)开启“中日军事对话”,化解日本的中国威胁疑虑,以搁置钓鱼台争议,缓解日本的军事扩张。

综和以上,董军出任国防部长不只是一项单纯的人事任命,更是中共未来10年“远洋强国/超赶战略”的推进,西方国家与台湾都应给予密切的关注和警惕。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评论不允许人身攻击。
Posted in 共党内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