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消失20年的武丽娜,好怕你变成狗链八娃妈

2002年“五一”长假,二姐回家来了。二姐20岁,正在滁州师专读大二,满怀激情和梦想,已在开始规划毕业后要干的事儿。没想到,二姐的中国梦,还没开始,就在5月6号戛然而止。

那天上午,二姐说上街买个信封,马上就回来。

午饭时间到了,我们想等二姐回来一起吃,她没有回来。晚饭时间到了,我们想等二姐回来一起吃,她还是没有回来。

那时候,手机还不普及,联系不方便,爸妈没想太多,只以为二姐碰到同学,临时去哪里玩了。二姐却再也没回来。

我们住在滁州的老火车站附近,人来人往,一派升平气象,一个20岁的大姑娘,上街买个信封,为什么突然就消失了呢?

我们报了警,把二姐所有的照片和在学校得到的奖状,都送去了派出所,指望警察能帮助我们找回二姐,警察努力寻找,也没有结果。后来,派出所搬家,也不知道把二姐的资料搬哪里去了。当网络日益发达,我们想自己在网上寻找二姐时,家里只有三张二姐的照片了。

20年来,寻找二姐成了我们家的头等大事。我们知道,要找到二姐,就像是大海捞针,但我们还是一刻不停地捞啊捞,只希望能感动天地,捞到一线希望。许多回,我梦到自己和二姐钻在同一个被窝里说悄悄话,醒来却只有脸上冷冷的泪。

妈妈整天抱着二姐的衣服,一遍遍地念叨,一遍遍地哭。当过妈妈的都知道,看着小孩子一点点长大成人,彼此的感情早就超越了怀胎十月的血脉亲情,更多的是一种寄托。然后20年的寄托,突然一下子没了,就像抱在手里的一个宝贝突然没了,那种猝不及防,那种空荡荡,那种难受,天才作家也描绘不出来。

二姐,妈妈为你哭了几年,眼睛都哭得睁不开了,但是她说她不能死,她要等你回家,再听你叫一声“妈妈”,然而她还是没有等到。2017年10月,妈妈带着不甘与遗憾,离开了这个她爱过也恨过的世界。

二姐,父亲已经70岁了,对你日思夜念的盼望,就像一把刻刀,给他刻上了一脸苍凉。每次去给妈妈上坟,父亲都老泪纵横:老伴啊老伴,做人时你找不到女儿,做鬼了你应该知道女儿在哪呀,你为什么就不给我送个梦呢?

二姐,徐州狗链八娃妈的视频,揪痛了全国人民的心,更让我们全家惶恐,我们只怕有一天找到你的时候,你已像狗链八娃妈一样,不知人间冷暖,也不认识我们。

二姐,我不知道,世间还有多少像你一样的失踪少女,也不知道,有多少曾经花朵一般的女孩儿正在经历狗链八娃妈的悲惨遭遇。但我知道,不幸的狗链八娃妈,正用自己的悲剧唤醒人间的正义和爱。

二姐,我相信,我再次发出的寻人信息,一定会得到更多的关注,更多的祝福,关注和祝福,必将汇聚成爱的光芒,照亮你回家的路。

二姐名叫武丽娜,1982年出生,身高165CM,热爱运动,体型匀称。2002年5月6日在滁州市市区火车站失踪。

我叫武婷婷,有任何关于武丽娜的消息,请拨打我的电话13913164950,微信同号。

每一个转发此信息的人,都是我们家的恩人。武婷婷叩谢。

 

消失20年的武丽娜,好怕你变成狗链八娃妈

 

差不多的寻人信息,我不知道发了多少回,也不知道,还要发多少回。唯愿天下太平,再也不要发生女孩子青天化日之下消失的悲剧。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Posted in 悲惨世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