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李田田未婚夫: 县教育局和公安局不允许自己和李母探望怀孕的李田田

李田田未婚夫有话说:希望李田田尽快回家

李田田
李田田

《独家人物》整理

本刊主编陈志明,于2021年12月21日凌晨12点打通了李田田未婚夫王先生的电话,就李田田因发表谴责举报行为而被关押在精神病院一事,对王先生进行了电话专访。 因手机被监听,王先生的表述有些避重就轻、吞吞吐吐。 他说,自己一直在派出所接受问询,深夜十一点多问询才结束。 因为焦虑,他这两天每晚的真正睡眠时间大约只有一两个小时。 谈了约二三十多分钟,陈志明和本刊梳理了一下,得到的有效资讯如下:

1.李田田怀孕约四个月,被关进精神院两天了。 这两天中,处于完全失联状态,没有任何实质性消息。 王先生得到的间接捎话,如:李田田在里面没事,已安排最好的医生为其治疗等等,都是教育局、公安局在自说自话。 王先生既没有见到人,也没有与李田田通上电话。

2.王先生和李田田的老母亲一起,以未婚夫和母亲的身份要求见李田田一面,遭到教育局和公安局拒绝。 拒绝王先生的理由是:男朋友不是直系亲属,没资格见;拒绝老母亲的理由是:疫情期间,精神病院有相关的防疫规定,不方便见。 后改为隔窗看一眼也行,仍被拒绝。

3.王先生和老母亲均被监视居住。 有个几岁大的小孙子因和奶奶一起住,因此也一同被监视。

4.警方会随时去家里传唤王先生和老母亲。 传唤时,警方会根据需要,把他们一起带走或分别带走,以方便录取口供。

5.王先生的电话被随时监听。 包括陈志明和王先生这次历时半小时的通话,也被监听。

6.在这两天中,王先生的父亲年迈病重(已八十来岁),家里希望王先生回去看看老父亲。 王先生向警方提出申请,也被拒绝。 理由是:你现在不方便回去。 至于王先生到底有何过错,这个“不方便”又是如何认定的? 警方并未说明。

7.王先生曾向医院方提出要求,称自己并不想让李田田待在这家医院。 即使李田田真的有病,也想自己和老母亲为其安排另外的医院,或回家安心静养。 但院方不同意李田田转院或出院。

8.教育局系统,有一个中层领导,是李田田的姑爷(有时也表述为姑父)。 很大程度上,教育局方面,都是由这位姑爷(或姑父)出面。 前面提到的“李田田在里面没事”,医院“已安排最好的医生为其治疗”等等说法,都是经由这位姑爷(或姑父)之口传递过来的。

9.在警局录取口供时,警方以言语引导王先生承认是自己强奸了李田田。 逻辑是王先生年龄比李田田大十几岁(王先生四十岁,李田田二十七岁),因此有可能是成年人对无知少女的引诱和欺凌。 王先生对此进行了反驳,认为警方的逻辑不成立,按照李田田的年龄早已是成年人,自己和李田田是自由恋爱,并且双方家长都同意,他这次来就是为了要领证结婚,并不是警方所引导的那样。 王先生认为,只要两情相悦,年龄是否相当是次要问题。 并举例说:杨振宁和翁帆的年龄差距更大。 王先生暗示警方此举是对自己有意陷害,同时也是对李田田的有意污名化,更不排除是为进一步整治自己和李田田做铺垫、设圈套。

10.有一个细节:去精神病院时,王先生特意站在院外的一个高坡上,希望李田田能透过窗户看见自己,借此给李田田以慰藉。 但不知道李田田到底在哪个窗户后面,也不知李田田是否看见了自己。

11.另一个细节:王先生托警方给李田田捎话,希望李田田一定要好好的。 但不知这个话是否捎到。

12.通过手机,王先生得知网路上对李田田的关注在迅速扩大,既喜且忧:喜的是因关注度提升,教育局和公安局迫于压力,有可能会尽早放人;忧的是教育局和公安局羞恼成怒,为了证明自己正确,或许会对李田田妄加罪名。 在谈话中,王先生一再强调:感谢媒体及时介入,但希望能保持理性,避免问题脱缰、失控。

13.王先生本人是一位法医,具有相当的法医资格。 但在这件事里,他的法医身份好像无效,未婚妻是否精神有病并不由他说了算。 王先生对此很无奈。

14.王先生感谢所有关注李田田事件的网友们。

15.同时期望李田田尽快平安回家。

把李田田送进精神病院的38岁女副县长姜丽波是永丰县县长的情人由私营企业临时工借调后火箭提拔

中国法讯网报道李田田被精神病
中国法讯网报道李田田被精神病
仅38岁的永顺县主管教育副县长姜丽波把正规大学毕业的李田田送入精神病院
仅38岁的永顺县主管教育副县长姜丽波把正规大学毕业的李田田送入精神病院

不说话全家进精神病院,李田田母亲和假姐姐被迫出卖亲人 :共产党之恶之用子弹摧毁亲情使人类成为禽兽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恶警酷吏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