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把李田田送进精神病院的38岁女副县长姜丽波是永丰县县长的情人由私营企业临时工借调后火箭提拔

中国法讯网报道李田田被精神病
中国法讯网报道李田田被精神病

仅38岁的永顺县主管教育副县长姜丽波,一个私企职员是怎么当上领导干部的

如果不是因为李田田被关进了精神病院,谁会留意到这位主管教育的副县长。

李田田
李田田

把李田田关进精神病院的,是湖南湘西永顺县教育局。而县教育局的主管领导,是主管教育的副县长。
永顺县主管教育的副县长,叫姜丽波,女,土家族,非常年轻,出生于1983年,今年才38岁。
我当了十几年记者,和上百名副县长打过交道,但从没有见过一个副县长只有38岁。

仅38岁的永顺县主管教育副县长姜丽波把正规大学毕业的李田田送入精神病院
仅38岁的永顺县主管教育副县长姜丽波把正规大学毕业的李田田送入精神病院

先看了一下姜丽波的简历:
1998.09–2001.07 永顺县民族师范学校学习
2001.07–2003.10 永顺县石堤镇中心完小临时代课教师(其间:2000.09–2002.09在湘潭教育学院函授大专班美术专业学习)
2003.10–2005.09 张家界天门山旅游公司职员
2005.09–2007.12 永顺县芙蓉镇贝尔中学教师
2007.12–2008.11 借调共青团永顺县委员会工作
2008.11–2011.12 共青团永顺县委副书记(其间:2006.06–2009.01 在吉首大学函授本科班英语专业学习)
2011.12–2012.03 永顺县颗砂乡党委副书记、乡长候选人
2012.03–2016.01 永顺县颗砂乡党委副书记、乡长
2016.01–2020.06 永顺县颗砂乡党委书记(其间:2013.09–2019.10 在中共湖南省委党校在职研究生班公共管理专业学习)
2020.06–2021.01 永顺县颗砂乡党委书记,一级主任科员
2021.01–2021.04 永顺县颗砂乡党委书记,四级调研员
2021.04–2021.06 永顺县行政审批服务局党组书记、局长提名人选,四级调研员
2021.06–2021.07 永顺县行政审批服务局党组书记、局长,四级调研员
2021.07–2021.10 永顺县行政审批服务局党组书记、局长,四级调研员,县人民政府党组成员、提名为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候选人
2021.10– 永顺县人政府党组成员、副县长
1998年,15岁的姜丽波考上永顺县民族师范学校。
我也是15岁考上陕西省大荔师范学校的,但我们那时候的师范学校,和后来的师范学校完全不一样。
当年,我是以几百名学生中的第一名考上大荔师范的,而且全校只考上了我一个。那时候师范学校录取分数特别高,考上后,由国家正式干部编制,国家分配工作。
而到了姜丽波这时候,优秀学生直接上高中,次一等的才上师范学校,而且,国家也不分配工作。
所以,师范学校三年后,姜丽波就只能当代理教师,也就是说,是没有国家正式编制的临时教师。
姜丽波当了两年临时教师后,去了张家界天门山旅游公司。
经查,湖南张家界天门山旅游股份有限公司是天津宁发集团有限公司设立的股份有限公司。
注意,这还是一家没有国家正式编制的公司,不属于国家正式单位,只是一家私营企业。
姜丽波,在这家私营企业里当临时工。
又过了两年,这时候姜丽波已经22岁,离开了张家界的私营单位旅游公司,回到了家乡永顺县芙蓉镇贝尔中学当教师。
注意,在一个乡镇里,只有以乡镇命名的中学,才是国家正式单位。那么,贝尔中学,肯定是私立学校。
这时候的姜丽波,估计还连一个国家正式编制都没有,还是临时工。
在这座私立学校工作两年后,姜丽波借调到共青团永顺县委员会。
注意,这是借调,也就是说,她依然没有共青团永顺县委的编制,不是国家正式公务员。
令人蹊跷的是,借调仅仅11个月,连一年都不满,姜丽波就成为了共青团永顺县委副书记。
这时候,她不但有了正式编制,而且有了公务员身份;不但有了公务员身份,而且是官员序列里的副科级。
姜丽波当了四年副科级后,升为正科级。
当了九年正科级的乡长、乡书记、县局长后,继续升迁。
今年10月,姜丽波由正科级升为副处级,也就是永顺县主管教育的副县长。
12月19日,永顺县女教师女作家李田田,被关进精神病院。
了解公务员序列的人都知道,想要在这个序列中升迁,太难了太难了。
副科级、正科级、副县级、正县级、副厅级、正厅级……
姜丽波在副科级之前的很长时间里,连个公务员身份都没有。
她是如何从一个代理教师、旅游公司临时工,成为副科级领导干部的?
2013年6月16日的深圳《晶报》曾经有这样一篇文章:《中国官员升迁图:科员到正厅局级约需25年》。
想要成为领导干部,也就是俗称的“官员”,你首先必须得是公务员。
公务员的录取比例极低。
因为极难考取,所以被称为“国考”。
2012年,全国123万人参加国考。
这年的录取比例,仅为1.45%,而有的热门岗位,4895人,竞争一个名额。
你刚考上公务员,身份都是办事员。
然后,按照规定,三年后才可以从办事员升为副科级。
再三年后,从副科级到正科级。
三年,这是最短的年限。
多少办事员穷其一生,临到退休,也还是办事员,连个副科级都没有等到。
公务员是一级一级升迁,科级干部下来是县处级。
而科级干部到县处级的几率,仅为4.4%。
2012年,全国从90万正科级干部中,选取4万人作为县处级干部的后备人选。
想成为处级干部,就知道有多难。
有人反驳说,你说的不对,也有人一毕业就直接是“副主任科员”,也就是副科级干部。
对,确实有这种情况。
但是 ,这种情况得有一个条件,就是这个人必须拥有硕士或者博士学历,而且要极为优秀。
回到上面写到的姜丽波,她在成为副科级之前,根本就没有硕士或者博士学历。
而且,是什么时候取得公务员身份的,也不得而知。
一个临时工到单位工作11个月,就变成了副科级,罕见!极为罕见!
我是闻所未闻。
最后,让我们牢记习主席的话:要做到惩治腐败力度决不减弱、零容忍态度决不改变,坚决打赢反腐败这场正义之战。

李田田和姜丽波,凤凰拔毛与土鸡飞扬的故事

有很多这个句型的书名,《王贵与李香香》《皮皮鲁和鲁西西》,甚至还有著名爱情经典《罗密欧与朱丽叶》。“李田田与姜丽波”却是个悲情又荒唐的故事。

李田田是湘西永顺县的一个乡村女教师女诗人,姜丽波是永顺县分管教育的女副县长,在美女副县长姜丽波的领导下,美女教师李田田被强行送进精神病院。田田与丽波一个在精神病院里,一个在县府大院里,她俩谁的精神更健康?

2016年秋季,李田田从湖南第一师范学院毕业,作为一名国家公费定向培养的师范生,她按照与学校签订的合同,回到家乡湖南省永顺县成为一名乡村教师。

2001年,姜丽波毕业于永顺县民族师范学校,任永顺县石堤镇中心完小临时代课教师。2003.10–2005.09  张家界天门山旅游公司职员。2005.09–2007.12  永顺县芙蓉镇贝尔中学教师。

李田田毕业的湖南第一师范学院是本科院校,姜丽波是中专师范学校毕业;李田田一毕业就是在编教师,姜丽波是没编制的代课教师。姜丽波又去旅游公司打工,后来去的贝尔中学也是个民营学校,当个没编制的教师。

也就是说,在人生起跑线上,李田田甩了姜丽波几条街。写诗的李田田是凤凰,辗转谋生的姜丽波是土鸡。

 

仅38岁的永顺县主管教育副县长姜丽波把正规大学毕业的李田田送入精神病院
仅38岁的永顺县主管教育副县长姜丽波把正规大学毕业的李田田送入精神病院

然鹅,一个打工妹逆袭的励志故事上演了,土鸡变凤凰的节奏上道了:2007.12–2008.11  借调到县团委工作。2008.11–2011.12  任县团委副书记。然后,一路乡长,乡党委书记,县行政审批服务局长,直到今天分管教育、主管李田田“精神治疗”的副县长。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就这么开挂就这么彪悍,咋滴吧!谁若不服气,有“专治各种不服”的精神病院,谁想入瓮住院?

网上有些神经过敏的网友,一看到“38岁美女副县长”就浮想联翩,甚至扯上了“升职器”之类的机械设备,控制不住自己的趣味往低级里下沉,这是需要坚决反对的。

我们要追问的是,丽波同志是怎么取得公务员身份的?从一个私立民办学校居然能“借调”到县团委工作,借调,必须是公对公,县级团委是正规单位,能从个体杂货店里“借调”打工妹成为公职吗?

别跟我讲刘备三顾茅庐“借调”诸葛亮的梗,那是三国时代,规章制度不健全,咱不能拿旧社会说事儿。俺更想知道的是,姜丽波同志有何突出才干或特异功能,使得县领导求贤若渴、求才若饥,以至于饥不择食礼贤下女士把姜丽波“借调”进县团委,而且不到一年时间就荣升副科级的团委副书记?这么优秀的人才,“借调”培养好了以后,也不还给贝尔民办学校了,跟“刘备借荆州——有借无还”有一拼,这应该是民办教育的巨大损失吧。

李田田本来可以像凤凰一样隐于乡间学校,却在2019年发表了一篇批评县教育局形式主义的文章《一群正被毁掉的乡村孩子》,引起轩然大波。虽然在央视及州领导的支持下有惊无险,但从此得罪了官场,走上了凤凰被拔毛之路。

 

戏剧的高潮发生在12月19日,前土鸡姜丽波与前凤凰李田田狭路相逢,前者主管的教育局强行把后者送进精神病院,李田田像拔光毛了的凤凰,只来得及在内裤里藏了个手机。一个是官场鲜葩,一个是乡间美玉

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她
若说有奇缘,咋被送进精神病院

我们想知道,把李田田强行送进精神病院的幕后黑手是谁!也想知道,姜丽波飞黄腾达背后的红爪是谁。谁的白毛浮绿水,哪个红爪拨丽波?

2021.12.23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7 Comments

  1. 北京学者:张耀杰

    张耀杰:致湖南省永顺县副县长姜丽波的一封公开信

    姜丽波副县长你好:

    你是永顺县分工教育的主管副县长,也是一个女性,一个曾经的乡镇中学教师。我今天给你写信,不想质疑你的省委党校在职研究生学历的含金量如何?也不想质疑你到底是遇到了什么样的贵人,短短五年就从体制外的张家界天门山旅游公司职员,摇身一变就成了永顺县芙蓉镇贝尔中学教师,然后又荣升为共青团永顺县委副书记?我今天只想和你说一件事,你领导下的县教育局串通县公安局,把你们县仅有的一名全国知名的仙女教师、一个出版过诗集怀有四个月身孕的27岁的李田田,强行关进了精神病院。李田田和她怀里的孩子,只要出现什么情况,第一个需要承担罪责的人,就是你这个不知道付出过什么样的代价有得以上位的主管副县长。希望你基于一个当过教师的职业女性的人性和良知,及时挽救一下李田田和她怀里的孩子,同时也挽救一下你自己的官场前途。

    我早年也是当过乡村中学教师的一个人,由于耐不住乡村教师的穷困潦倒,又缺乏官场钻营的厚黑本领,不得已考取了脱产离职的货真价实的研究生,来到北京成为一个等退休的还算知名的学者。作为一个过来人,我还是奉劝你做事给别人也给自己留一点空间余地,只有充分保障怀孕四个月的李田田的基本权利和人身安全,才能保住你自己来之不易的不大不小的一个官位。

    官场凶险,好自为之。

    北京学者:张耀杰。12月22日零时。

  2. 地教育局、公安局知法犯法

    别人家出了事,由法律解决,咱出了事,由网络发酵、网民声援,然后惊动这个惊动那个,最终获得“圆满解决”或半圆满解决。这种情形也不知见过多少回。现在湖南永顺县李田田老师被当地两部门串通强行送到精神病院事件又在走这一路子。尽管不知最终结果如何,但可以告诉永顺县当政者的是,千万不要小看网络,小看网民,如果是你们错了,或者就是非法剥夺李田田包括侵犯她的合法权利,甚至简直不讲人道,你们就该当心了,不然,若继续坚持错误下去,网民们一定会跟你们死磕到底,一直到李田田回归正常人的生活为止。

    其实,事情早就明朗,起源还是李田田两年前不该批评当地教育,不该发表那篇“该死”的《一群正在被毁掉的乡村孩子》。按常理,孩子是祖国的花朵,可我们一些官员根本不在乎花朵,因为花朵们被毁与否,只要不被外界知道,与他们的政绩无关,与他们的升迁更无关。而只有你把它捅出去,才会影响他们。毁掉花朵,不过是“家丑”而已。家丑放在家里不丑,只有传出去才丑。是你李田田“多管闲事”让当地一些官员丢的丑;只那一篇文章,即证明你是“不安定因素”,当然要将你打入另册,让你从此成为“异类”。

    ▲李田田老师

    当然,两年前,你那帖子发表后,如果没起一点涟漪,问题也不大——没起涟漪,那有些人就不会丢什么丑。坏就坏在帖子发出后竟然“引发舆情”,于是让当地多少官员脸上难堪,那个时候他们就已经恨死李田田了,只因后来有更大的官员即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湘西州委书记叶红专干预或叫为李老师说话,她才躲过一劫。

    又当然,如果仅仅是让李田田老师没事,她的“罪过”也许会小一些,坏就坏在叶红专在接受采访时不仅批评了永顺县“湘西杜绝一切形式主义的检查,县教体局工作的方式方法存在问题,我们已经提出批评”,还表扬李田田老师的文章,觉得她的文笔很好,支持她以后多写好作品。这让当地有关部门多么难堪,当时一定恨得咬牙切齿,发誓寻找机会报复,这次看到李田田为上海震旦职业学院宋庚一老师鸣不平,就以为报复的机会来了。

    两年前的不说,毕竟都过来了,不然,有人会觉得像是在“诛心”。那就说眼前。如果发个帖子对外地某个学校处理老师表达自己的不同意见,也能算“寻衅滋事”,进而被强行送到精神病院,特别是在李老师“怀揣大肚”的情况下,这恐怕超出哪怕今天这种时代底线了吧。在人们认知中,这种情形只会发生在无法无天的社会或叫朝代,难道我们又退化到无法无天的时代了吗?再说,这种事情若发生在西方或者就发生在美帝,咱们会怎样攻击呢?

    更有意思的是,这件事,如果仅由教育局处理,似乎也还有个“说头”,当地人民公安也掺和进来,想说不是“报复”都难。如果没有什么人的指示,教育局还能调得动公安?现在有网民讲两部门联合称之为“串通”,可见这起事件不简单。不会只是教育局、公安局,湖南永顺县宣传部的事,应该还有更大的瓜——直白地说,与永顺县最高长官未必没有关系。

    你可能会说,最多也只会涉及永顺县抓教育的女副县长。但事情闹到这么大,当地一把手还能不知情?既知情,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出来说句话?有网民给湖南永顺县负责抓教育的副县长姜丽波写公开信,劝其“做事给别人也给自己留一点空间余地,只有充分保障怀孕四个月的李田田的基本权利和人身安全,才能保住你自己来之不易的不大不小的一个官位。官场凶险,好自为之”。然而,姜丽波敢不听县委书记或县长的?所以说,中国有些事情,谁都知道根子在哪里,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当地最高领导若发话,事情绝不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像一次次强行闯进李田田家,强行押送她去精神病院,这显然都是知法犯法,可当地教育局、公安局就知了犯了,你怎么着?它们不知道自己在知法犯法?肯定不是。背后若没有更大官员支持?不可能如此肆无忌惮。当然,这些公权力非常明白:在强大的公权力面前,区区一老师,简直就只有给他们下跪认错的份。只听说教育局处分老师,没听说哪个老师处分教育局领导。只听说公安局把人送进去,没听说哪个民众有本事把公安局什么人送进去。

  3. 匿名

    2013年6月16日的深圳《晶报》曾经有这样一篇文章:《中国官员升迁图:科员到正厅局级约需25年》。

    想要成为领导干部,也就是俗称的“官员”,你首先必须得是公务员。

    公务员的录取比例极低。

    因为极难考取,所以被称为“国考”。

    2012年,全国123万人参加国考。

    这年的录取比例,仅为1.45%,而有的热门岗位,4895人,竞争一个名额。

    你刚考上公务员,身份都是办事员。

    然后,按照规定,三年后才可以从办事员升为副科级。

    再三年后,从副科级到正科级。

    三年,这是最短的年限。

    多少办事员穷其一生,临到退休,也还是办事员,连个副科级都没有等到。

    公务员是一级一级升迁,科级干部下来是县处级。

    而科级干部到县处级的几率,仅为4.4%。

    2012年,全国从90万正科级干部中,选取4万人作为县处级干部的后备人选。

    想成为处级干部,就知道有多难。

    有人反驳说,你说的不对,也有人一毕业就直接是“副主任科员”,也就是副科级干部。

    对,确实有这种情况。

    但是 ,这种情况得有一个条件,就是这个人必须拥有硕士或者博士学历,而且要极为优秀。

    回到上面写到的姜丽波,她在成为副科级之前,根本就没有硕士或者博士学历。

    而且,是什么时候取得公务员身份的,也不得而知。

    一个临时工到单位工作11个月,就变成了副科级,罕见!极为罕见!

    我是闻所未闻。

    最后,让我们牢记习主席的话:要做到惩治腐败力度决不减弱、零容忍态度决不改变,坚决打赢反腐败这场正义之战。

  4. 匿名

    湖南女教师李田田,在网上支持因质疑南京大屠杀数据而被举报被开除的女教师宋更一之后,便怀着身孕被送进了精神病院。于是,有网民担心精神病会变成一种“疫情”大流行起来。毕竟这不是个案,另一位被神经病的湖南女子董瑶琼,还记得吧?

  5. 匿名

    大家对李田田被精神病事件感到惊悚,是害怕精神病也会成为一种传染性“流行病”。遭受新冠疫情打击的人们,担心有一天精神病也成为一种疫情,很多精神丰富的人会被强行“核酸检测”,咽拭子往哪插呢?人体现有的窟窿眼肯定不够用的。有网友就把这担心表达得赤裸裸的:“不要说我危言耸听,如果这次不能把李田田从精神病院喊出来,未来会有一大批人被送进精神病院,包括你我和我们的亲人。”

    所以,永顺县政府可以放心了,网民并不是要跟他们过不去,而是很自私地担心“精神病疫情”会从永顺县爆发并传播,各地精神病院会遭遇“医疗挤兑”,一定要从源头上关注“零号病例”。就算李田田有精神冲动,也不会传播感染别人,而“强行送进精神病院”的行为,更具疫情的传播性,如此亢奋地要把一个精神正常者送进精神病院,反而具备了精神狂躁症特点,这种行政狂躁症有演化成精神病疫情的危险。

    腐朽的美帝用“无罪推定”做遮羞布,有个著名的米兰达警告:你有权保持沉默,你说的每句话都会成为对你不利的证据。

  6. 匿名

    最近一段时间,有很多魔怔事儿,好像《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里的接头暗号句型:空气在燃烧,大地在颤抖,整个社会仿佛闹神经。李田田被精神病的原因是她发了条支持上海某老师的微博,如果李田田是永顺县“精神病”零号感染者,感染源头就在上海振蛋学院。某老师对着一群职业学院的学渣大讲历史数据的学术问题,对牛弹琴还算一种情怀,但对牛犊子、瘪犊子弹琵琶,就有点神经病了吧?学校领导一看有舆情立马上头,赶紧宣布开除该老师,反而引发了更大关注,学校当局也神经失常了。就这么点事儿,大媒体不惜屈尊远程导弹打蚊子,卷起裤腿下阴沟里捉鲨鱼,这不更神经了嘛!

    然后永顺县教育局的神经突然到了经期,错乱到要强行把李田田送进精神病院。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正常人被精神病,是权力神经病的发作的表现,到底谁有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Posted in 思想罪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