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全网愤怒 身孕四月的李田田老师因声援宋庚一老师被官方扭送精神病院

李田田,90后,身处湖南湘西偏僻的山村小学,身兼班主任和多门课程教学,教书育人,还著有诗集『有只狐狸看月亮』。

身孕四月,只因上海震旦学院女老师宋庚一因在上课时提出历史事件要有史料支撑遭学生告密而被校方开除,李田田愤而不平,怒而发声,然而她被当局强行押进精神病院。

这一被网民指“丧心病狂、践踏人性底线”的做法引起海内外愤怒。

李老师为何被送精神病院

上海震旦学院宋庚一老师日前因上课提出,南京大屠杀无疑是反人类罪恶,但死亡人数究竟有多少却缺乏史料支撑,应秉持科学理性态度追索。没想到遭学生告密被开除,人民日报指责老师“枉为国人”。这一令人震惊的消息迅速四传,不久,宋老师上课的原版完整视频流出,人们才发现举报视频被人剪接移花接木、掐头去尾、断章取义。人们谴责“这种卑劣行径是文革幽灵再现,是仇恨教育下的灵魂扭曲”。

宋老师被开除,李田田老师出面谴责告密,谴责断章取义,她“为这群乌合之众的学生感到悲哀”。12月17日,她在社交网络为宋庚一老师发声:“再次为宋老师声援,不想做沉默的大多数。作为同行,认为她的讲课没有丝毫问题,有问题的是她的学生、开除她的学校、官方的报道、以及沉默的知识分子。”

她说,“结合宋老师前后的教学语境,她在课堂上的言行并没有煽动与挑衅,也没有反对、抹杀南京大屠杀的暴行。她只是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尊重人,尊重生命,尊重逝者,这有错吗?”

然而李田田因此言论旋即遭到当局威胁,她给友人发出信息:“昨天被永顺县教育局和公安局登门威胁,现在又被教育局和医院的人登门威胁,以精神有问题为由,要求我住院打针治疗,否则将开除和抓捕。我拒绝去,他们说明早就开除我。我说即使开除,我也不去。他们说,那就要公安局的人逮捕我! 我已经被逼得走投无路,向社会求助。如果我死了,那就是一尸两命吧!”

未婚夫王先生被拒绝探视

她的未婚夫王先生,西安人氏,是有资格证书的一名法医,正在准备与李田田办结婚证,他和李老师的母亲都不认为李田田有精神病。

12月20日网上流传着他的一段音频,他说李老师已被关进湖南省湘西州精神病院。他们说她被诊断精神病,被隔离起来。他绝不相信,他要进医院探视,他们不让他进去,只让她母亲进去。后来她母亲也被拉去派出所问话了。王先生说:“这是我俩的孩子,我们本来准备要结婚的。”

署名张出尘,已经被屏蔽四篇相关文章的作者12月21日在『李老师未婚夫发声,把没病的孕妇关进精神病院天理难容』一文引据王先生讲话视频指出:王先生并不认为李老师有任何精神病的迹象,他无法接受这一“诊断”。王先生目前一筹莫展,不知怎么才能救回自己的最心爱的人。作者揭露,“因为他老家那边有关方面也在给他施压”,“李老师的公号一直更新到12月11号,每篇文字都有条有理,逻辑严谨,观点鲜明、文采斐然的李老师成了精神病,而和她三观一致精神相通的灵魂伴侣及未婚夫王先生被当成了诱奸精神病人的嫌犯问话。这想像力,连奥威尔也望尘莫及。”

李老师被神经病的消息几乎即时传到世界

李田田“被神经病”这件事之所以很快传遍海内外,多亏“朋友圈”网友挺身而出,也多亏李老师拼死的决心和急中生智。

“楼哥”是最早关心李田田命运的人之一,他在朋友圈发文说,:“我不是李田田老师的亲人或亲戚,也不是李田田老师的同事或同学,我们至今都没有见过面,至今,我也没有李田田老师任何亲人、亲戚、同事或同学的联系方式”,他们只是在朋友圈彼此点个赞,直到2021年12月18日晚上8点,他打开微信看到她两个小时之前发来的“求助信息”,次日,“李田田老师突然又给我发来‘求助信息’,这时候,我们才第一次通电话”。12月19日,两次通话,共7分钟,她告诉我,她怀有身孕,她的男朋友正在从外地赶来,她说,如果她被逼得走投无路,就只好以自杀相抗争。此后,她又发来“求救微信”,她说:“十几个人闯入她的卧室,已经把她强行带走了,甚至都没让她穿好裤子”。通话中李老师告诉楼哥,她把一部备用手机藏在了内裤,

19日晚上,楼哥再收到李田田的一位师友通过微信转发给他的一张手机短信截图:“陈老师,我是李田田,我被永顺公安局强行关进永顺精神病院了,这个手机是我偷藏在内裤里的。想办法救我! 一言难尽,手机快没电了,想办法救我!”

楼哥写了『求救! 湖南女老师李田田被教育局和公安局上门威胁后,又被强行带走!』,但那篇文章,不久就被删除了。楼哥从20号开始,给湖南省永顺县公安局、教育局和县委宣传部等相关部门打电话,根据他在网上发布的消息,12月21日他打过去电话后,当地官方仍无可奉告,称如果是记者采访,就去找省委宣传部发函,个人打探消息,等官方发布。

后来楼哥得到李田田未婚夫的录音,证实李田田老师现在被关在湖南省湘西州精神病院,位于湖南省永顺县灵溪镇,就连李田田老师的未婚夫都不能去探视。

楼哥最后恳请大家继续关注李田田老师的遭遇。有网友说,很感谢这位楼哥及时对外发声,不然怀孕的李田田老师就会和怀孕的何方美女士一样被失踪了。

楼哥为什么这样做:“我觉得,作为一个人,我应该把另一个人的‘求救声’传播出去,这是人性的本能。而且,发出‘求救信息’的这个人,还是一个很有良知和正义感的人。所以我义不容辞,也算是不辜负她对我的信任。”

 

到处都是愤怒的声援

李田田被精神病后,引发海内外愤怒,曾为因在上海向习近平画像泼墨而被关入精神病院大声疾呼、自己被迫流亡的华涌说:昨日董琼瑶,今日李田田,我们的明天在哪里?

蔡慎坤说,没想到李老师批评教育怪象被当地视为异类,这次她为宋庚一老师发声被强行送入精神病院,很可能重演泼墨湘女董琼瑶的悲剧。这是一个什么世道,没有天理没有是非。我们当呼吁永顺县政府,放过这位拥有美丽心灵的女性山村女教师!

北京学者荣剑表示,李田田老师的诗,可以获诺奖,她现在怀有四个月的身孕,仅仅因为对某个公共事件发表了个人意见,就被湖南湘西永顺县有关部门关进精神病院,此事目前引发全网关注。

有人说:一个怀有身孕、思维逻辑没问题且正常工作的女教师,就因网上发了一些文字,够不上犯罪就给关进精神病院去了?

有人写道,在一个“精神病”女教师的眼睛里,我看到了那么多的美好! 这是她的诗,和她一般美丽和悲伤。李田田,你要活下去!

有人题词: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不阿权,不媚俗,不随波逐流,傲骨铮铮,碧血丹心,向这位老师致敬!

另有网友说:在乌鸦的世界,一片洁白的羽毛是有罪的。如果任由这一片羽毛飘落,我们每个人都是有罪的!

也曾担任过乡村教师的作家黎学文在『湘西的荷花:简论李田田的诗歌艺术』一文指出,“作为一个写诗十多年的作家,我第一次读到李田田的诗歌,第一感觉是:惊艳! 这完全不像出自一个90后作者的手笔”,“这么优秀的一个诗人,扎根于湘西乡村教育,以她的才华和智慧,施惠于儿童。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本是一件美好的事。你就是把我打死,我也不相信她是精神病,除非苏联时代的老传统,把诗人关进精神病院,在这里发扬光大。”

诗人李田田

李老师被精神病后,人们发现她写过许多尖锐和美丽的诗篇,其中有一首揭露时弊的『我的学生』:

张三父母离婚

李四父母离婚

麻子是留守儿童

全班学生同病相怜

可是在作文里,他们都热爱这个伟大的时代

李老师在一篇文章里写道:“最令我痛心而无奈的说:身为老师,我们教导学生要品行端正、诚实守信,自己却不敢说真话,不能说真话。我们个个接受过高等教育,可我们却成了被奴役的知识分子,小心翼翼地活着。”

她有一首诗叫『像星星一样多的孤独』:

我曾到过一座拥挤的城市

那里常有老虎出没

还有狐狸偷我的尾巴

于是我把自己藏在一棵树上

我借片片枫叶与月光编织衣裙

用一整晚的歌声滋养受伤的萤火虫

它不再发光

我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

只爱数人们脸上的孤独

一张、两张、相同的面色

风吹叶落

星星般密集的孤独

李田田的文章,诗篇正在网络被空前地传阅,“这样好的老师被说成是疯子,这个世界疯了吧!”还有网友呼吁:“如果不把这个正常人从精神病院喊出来,说不准哪一天被拉进精神病院的就是你,就是我,就是他,没有人可以是安全的。”

作者简介:李田田,90后,湘西,教师,写诗

著有诗集《有只狐狸看月亮》

什么都是安静的

什么声音都消失了

鸡鸭的歌唱,女人的吆喝

什么都是安静的

月亮,山坡,吊脚楼

包括一朵花的绽放

我与孤独的星光在一起

只想到鬼魂

此刻却希望他们

踩着细细碎碎的落叶

经过我的窗前回家

孤独的寨子

自从许多人搬离寨子

春天就变得空大

漫山野花没有人看

小鸭子的水塘安安静静

一只野白鹤休息

扛柴的爷爷也不会在意

通往山上的泥路上

只有牛草横行霸道

那些吊脚楼,很多不冒烟

只剩下骨头

久走夜路

一个人走路

从一滴水里看清自己

卖水果的小贩没有回家

壓的师傅故意向你呜笛

你说故乡已经很近嘞

大雪就要来临

这条路走了很多遍

不是归来,也不是走向远方

只有慢慢的,把眼睛落在地上

我的学生

张三父母离婚

李四父母离婚

王二父母离婚

麻子是留守儿童

全班学生同病相怜

可是在作文里

他们都很热爱这个伟大的时代

乡下小学办公室

我们抄写材料,教育学生

讲几句不痛不痒的道理

八卦家事

女同事无所顾忌地喂奶

露出了硕大的乳房

有时校长来了,我们站起来

有时局长来了,我们藏起来

有时谁也不来,面对面坐着

看到的只是一张面孔

杀牛

临近过年

他几乎每天要宰一头牛人们见证了他的残忍

小路边他高举斧头

使出全身的力气一锤锤砸向牛脑袋直到牛牛慢慢趴在地上

嘴角流血偶尔动弹几下

目光依旧瞪着

围观者他才远远地望着牛

大家都说看到了牛的眼泪并决定从此少吃牛肉

仿佛只有那位杀牛人是一个屠夫

接连几天牛皮和牛肠随意扔进沟里

我迅速地绕过它们

想象春日来临

梅花飘落覆盖了人间的不安

精神病患者

去精神病院的旱晨

看见几十位患者在室外跑圈圈

然后要听护士的口分

原地左右转

一群成年人

总会有些人

转错了方向

想起自己教书的时候

也是几十位学生

也要跑圈圈

也会有人转错方向

孩子和病人

干着相同的事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热点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