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天安门前上演劝进戏,习近平司马昭之心想将天下传位给自己私生子习明德

天安门广场 大妈 劝进习近平连任
天安门广场 大妈 劝进习近平连任

几个群众在天安门前的金水桥上打出了横幅,说是让习近平2023年连任。日期不详,来历不明。

诡异的是,在天安门前,如果没有特许,谁要是敢打横幅,不是分分钟被便衣扑到,就是分分钟被武装到牙齿的警卫点杀。

谁要是不信,写上“宪法”两字去试试水,看党国鹰犬会在几秒钟内将你扑倒在地?

其实大家心照不宣,在天安门前的毛像下打出要求习近平连任的横幅,其实也就是劝进。何况六中全会刚落幕,习近平登基之心,路人皆见。

几天前,身为政治局委员的天津一把手李鸿忠更是率先在人民日报发文,声嘶力竭的喊习近平就是核心,就是党中央的化身云云。作为曾经炮製出“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的第一官场马屁精,李鸿忠的这篇官八股劝进表反响平平。毕竟,如何写劝进表,是千年中国官宦圈的第一难题,李鸿忠拍马有心,但胸无点墨,落了个吃相难看的评语,也实属活该。

劝进其实是有范本的,大致是:劝进、固辞,再劝进,再推辞,再劝进,辞不过,勉为其难。无论是2000年前的王莽,还是106年前的袁世凯,都是这麽干的。

此外,劝进这种本身带有谋逆属性,掉脑袋风险极高的押宝,因为赌的是九族的身家性命,当然就需要尽全力的占领一切高地,包括道德高地,因此,天道人伦,历史的命数气运等等,都是劝进表中的热词。

再拉上条白蛇,凑几个刻字石人啥的。有的还在劝进戏中再加点苦情戏,就弄得跟真的一样。

比如,宋太祖赵匡胤的马仔们要扶主子上马,全身戎装撒娇卖萌。大意就是大哥你不干,我们就都要反了。大概相当于刀架在脖子上,想不当皇帝都不行,于是,赵匡胤就从了。

不过赵匡胤太懂这帮拍马屁的玩意内心那点小九九,所以一坐稳了皇帝宝座就请老兄弟们喝酒,大白话就是,你要钱还是要命?这帮原本只为升官发财的哥们一看架势不对,赶紧要点小钱回老家了,保命要紧。

至于曹丕的跟班的劝进戏,就没那麽多花架子。毕竟,经过他爹曹操的多年布局,东汉朝廷早已是曹家的亲友圈。所以劝进表也来得直截了当,开篇一大串劝进的朝廷重臣名单,不是拿刀枪的就是握印把子的,可怜汉献帝除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求曹丕就从了吧,也没别的可能。

但从习近平自身的实力看,他既当不了赵匡胤——带不了兵;也做不了曹丕——不会写诗。

充其量他就是一个小号的袁世凯,在最错误的时间,干最错误的事情。

当年袁世凯看见各省大佬纷纷劝进就信以为真,但真到了登基那一天,舆情汹汹,曾经的马仔也纷纷反目,神州大地狼烟四起,气息败坏间一命呜呼,丢下一堆名分未定的嫔妃手撕原配。

袁世凯还曾手握武装到牙齿的北洋新军,而习近平这样的纨绔子弟加大队书记的混合体,其对欧美文明的了解甚至不及袁世凯。就这状态,要重演登基的把戏?吓人!

所以,这场天安门前的劝进马屁还真是滑稽,甚至有点敷衍,比当年的那些马屁精在河中埋个石人,在林子里杀条大蛇的魔术都不堪。

但即便如此,也不要觉得习近平会知难而退。人类从诞生那天起,就时不时地原地转圈。特别是我们这个族群,几千年来,朝复一朝,圈复一圈。无论朝野,总有人拍马成瘾,总有人想当千年明君。虽然我们都知道,在一个人治社会里,这些肉食者的认知能力仅限于“何不食肉糜”,以及“通商宽衣”。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2 Comments

  1. 习近平总书记时代坏了

    独家提出郭文贵爆料的四层结构理论;论证了贯君的父亲是习近平。

    2018-2-16

    一、郭文贵爆料的四层结构理论

    郭文贵的爆料从规模性和艺术性看,是迄今为止人类爆料史的一个奇迹。正因为如此,对其评论非常困难,容易丧失方向。吃瓜分析家往往容易陷入其具体细节,要么以偏概全否定其总体爆料的真实性,要么就陷入宗教式崇拜不分青红皂白一概接收。

    以系统性的观点去看郭文贵爆料更符合实际。它真真假假,其实是一个系统,具体可分为四层:

    第一部分,坚料,指客观上具备取证的可行性。如郭文贵和刘延平的录音,护照号,贯君和刘呈杰的基因检测对比报告等。(注意,这里所谓的坚料并非指应该坚如磐石的法庭证据,而是有很多佐证的政治爆料证据)

    第二部分,猜料,有侧面证据,可以推理出某些结论,但无法缺信。如贯君、刘呈杰和习近平、王岐山的关系。因为要取到习近平、王岐山的DNA实物样本难度极高。即使取到侧面的书面资料,也无法完全确信。

    第三部分,诈料,目的在于虚张声势或恐吓对方,通常是假料。如对所谓“八个伪类”等民运人士的打击。

    第四部分,传言,例如餐桌上的政治闲话故事,这种传言并非全假,还是有一定的揭示性。其目的在于渲染宣传,从系统上扩展爆料的效果。

    二、刘呈杰的父亲成为一个难题

    基于以上理论的基础上,我们再来分析下贯君和刘呈杰的父亲是谁。

    根据郭文贵提供的情况,刘呈杰具备以下条件:

    A. 1972年出生;
    B. 拥有比贯君更多的财富,不仅有海南航空还有渤海金控的股份;
    C. 暗示贯君是同母异父兄弟;
    D. 刘呈杰的父亲权势熏天,甚至比王岐山还厉害,让郭文贵惊呆。

    B和D构成相互印证;通过D,可以缩小范围为:现任常委或旧任的重量级常委。

    这里说比王岐山更厉害,依据郭文贵的演讲风格,可能有一定的夸张,所以不一定是习近平。旧常委也不是所有的,必须是重量级常委才有郭文贵声称的烈度,比如江泽民、胡锦涛、朱镕基、温家宝等。

    通过A,可以知道年龄太小的常委概率极低,十几岁就有私生子总不是一件常事。此外,经济条件也是一个辅助判据,毕竟“饱暖思淫欲”概率更大,尤是70年代还是一个困苦不太开放的时代。这样,一种逻辑分析为习近平或朱镕基,概率明显降低。至于江泽民、胡锦涛和温家宝,和王岐山及海航无交集,加上政治关系距离较大,可能性更小。

    现在,郭文贵多次声称基因报告证实王岐山是贯君的父亲。观众尤其郭粉都深信不疑,并进一步猜测刘呈杰的父亲是习近平。郭文贵声称春晚要曝出刘呈杰的父亲是谁,但不幸的是,不知道是忘记了还是故意,他又食言了。

    这说明,郭文贵其实对谁是刘呈杰的父亲,也不敢确信。

    三、翻转贯君和刘呈杰,一切变得容易

    现在我们翻转一下贯君和刘呈杰,一切就变得非常好解释。

    看看时间数据:王岐山生于1948年7月19日,习近平生于1953年6月15日。

    刘呈杰1972年出生,习近平此时19岁,王岐山此时24岁。
    贯君1980年出生,习近平此时27岁,王岐山此时32岁。

  2. 匿名

    合理的解释是:25-35岁生子,才是人类的最常态。贯君原来是习近平的儿子,而刘呈杰是王岐山的儿子。

    郭文贵拿到了贯君和刘呈杰的DNA,但并未拿到习近平和王岐山的,因为后者难度更高很多倍。所谓贯君和王岐山DNA一致,可能是一个诈料而已,但并非完全没有根据,这当然是基于海航的情况。

    还有一种情况是,郭文贵拿到了习近平和王岐山的DNA,但搞混了(或者给郭文贵供料的有意将其搞混!)。

    四、股权转移、贯君姓名和外貌等的旁证

    贯君被揭露后,其股权在众目睽睽下,被闪电转移至美国。这通常要经过发改委、商务部等部门批准,手续颇为繁杂冗长,就是王岐山也颇有难度。不经过最高领导人的许可,这很难想象,也是极度狂妄的。

    我们再琢磨下贯君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中国人姓贯的可以说稀世罕有!在郭文贵曝出这个名字前,绝大多数人都没听说过这个姓。这个姓几乎要绝迹了,它被编出来的概率是极大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Posted in 官场黑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