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徐勤先先生离世,曾任38军军长拒绝六四开枪,民称抗命将军

1989年“六四”事件期间拒绝执行中共当局开枪命令的原38军军长徐勤先离开人世,享年85岁。媒体报导称,直到徐勤先去世前,中共当局一直都有派专人对他进行监控。

 

据香港电台报导,1月8日上午,1989年“六四”事件期间担任中共38军军长徐勤先在河北省石家庄市去世,终年85岁。由于患有严重眼疾,徐勤先个人行动并不方便。因此,长期以来徐勤先在石家庄医院卧床治疗。但中共当局一直都派专人对徐勤先进行监控,严格限制前往来探访的人数,而且禁止访客进行拍照或录像。

报导称,徐勤先的生前好友和旧部在1月8日下午陆续获知其离开人世的讯息。

据公开资料介绍,徐勤先,1935年8月出生,中共军方少将,陆军第38集团军原军长。在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中,徐勤先拒绝执行时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签署调动部队进京执行天安门清场任务的命令,随后被开除中国共产党党籍,并被中共军事法院判处5年监禁,在秦城监狱服刑。

前新华社资深记者、中国新闻学院教授的著名历史学者杨继绳在《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修订版)》中写道,1989年八九学运期间,徐勤先因患肾结石在北京军区总医院(301医院)就医。1989年5月17日,他接到北京军区开会通知。时任北京军区副司令李来柱宣布中央军委调兵戒严的命令,并要各军军长当即表态。徐勤先说:“口头命令我无法执行,需要书面命令。”李来柱于是要他给自己的政委打电话传达命令,徐勤先致电政委后说:“我传达了,我不参与,这事和我无关。”然后就回北京军区总医院。

六四纪念

香港《苹果日报》报导,徐勤先事后对朋友说:“宁肯杀头也不能做历史的罪人!”

原中共大将罗瑞卿次子、前总参谋部师级军官罗宇在回亿录《告别总参谋部》写道,开枪镇压学生的作战命令起草好后,先送给中央军委副主席兼秘书长杨尚昆,赵紫阳是第一副主席;杨尚昆要邓小平先签才肯签,说:“先送邓,邓不签,我不签。”于是命令先送给邓小平,让邓小平签字后,杨尚昆加签。徐勤先拒绝执行命令的理由是时任中共军委第一副主席赵紫阳没有签字,军令不全、不合法,不能执行。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报导,出狱后,徐勤先被保留中共副军职待遇,当局起初安排他定居河北省保定市,由于该市是第38集团拘的驻地,他的部下很多,因此为避免出现不必要的麻烦,改安置在石家庄市。

香港《苹果日报》报导,在谈及对1989年“六四”学运期间拒绝执行军令的事情时,徐勤先说:“已经过去的事,就无所谓后悔了。已经做了嘛!要不然就不要做,做了就没什么后悔的。”

法国广播电台2019年4月报导,因1989年“六四”事件拒绝执行中共中央军委开枪命令,徐勤先被军方关押、软禁30年。如今已是百病缠身、病入膏肓,但病危留院期间依然遭到北京当局的监控。

毛泽东前秘书李锐曾给徐勤先所作一对联写道:“傲骨虚心真力量,热肠冷眼大慈悲。”

徐勤先六四时拒镇压 : 宁杀头,不做历史罪人

总部在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6月3日报导说,一名同已故的毛泽东秘书李锐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透露,“六四”时拒镇压被判刑五年的前38军军长徐勤先身体状况很差,但84岁的徐勤先仍在生,仍被严密监视。

六四 – 烧坦克

这名消息人士表示,徐勤先有严重心脏病及胃病,曾因心脏病发作被急救。徐勤先右眼已盲,左眼也已很不好,且腰椎,腿都有问题。

据称,尽管徐勤先身体状况很差,但仍被严密监视,当局可能是担心境外媒体突然对他进行采访。

但该中心多次致电河北石家庄某休干所徐勤先家中的电话,一直无法接通,也联络过徐勤先所在的休干所管理处及徐勤先医院的相关医生,也无法证实徐勤先仍在生。

徐勤先“六四”时是少将,是当时军队在被视为王牌的38军的军长,他因拒绝镇压,被军事法院判刑五年。

去年“六四”事件30周年前夕,徐勤先也被曝受到当局严密监视,家中电话被切断,行动被限制。朋友不可去石家庄探视他,而他也不可去北京同朋友见面。

2018年“六四”29周年期间,徐勤先也被软禁在家。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当时披露,徐勤先的身体状况不好,除患有老人病,徐的右眼已盲、左眼视力很差。然而,由于他的“反叛背景”,军方以人手不够为由,对他的待遇越来越差。

1989年5月17日,徐勤先被上级要求率军入北京执行戒严令,拒绝在部队调兵令上签字并做好了被杀头的准备:“宁肯杀头也不能做历史的罪人!”“这个事和打仗不一样,这是个政治性事件和老百姓发生冲突,不能这么办!”

徐勤先因拒绝带兵进北京镇压学生和市民,先是被撤去军长职务,后被开除中共党籍及判监五年。

但徐勤先抗命事件非常敏感,中共官方的公开文字中没有提及,在内部发行的《钢铁的部队:陆军第38集团军军史》中,也只有简短的十余字记录:“原军长徐勤先违抗军令,拒不执行戒严任务。”

徐勤先抗命事件,大陆民间流传多个版本。

其中一个说法是,中共作战命令起草好后,先送给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杨尚昆,赵紫阳是第一副主席;杨尚昆要邓小平先签才肯签,于是命令先送给邓小平,邓签好后,杨尚昆才加签。但徐勤先拒绝执行命令,认为军委第一副主席赵紫阳没有签字。徐说:“这个命令我无法执行,它不符合中央军委调兵的规定”。

六四
六四

依照中央军委有关规定,凡调动一个班以上携带武器装备的部队进京,须有中央军委的调兵命令,调兵命令上须同时具有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杨尚昆和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赵紫阳的签字,缺一不可。

还有一个版本是,1989年3月,徐勤先在军事训练时,不慎将大腿摔成骨折,住进了北京军区总医院。在40多天住院期间,他目睹了北京学生运动。

5月中旬,徐勤先突然被召到北京军区司令部,北京军区司令员周衣冰和政委刘振华向其传达中央军委命令,要求第38军火速开赴北京,执行戒严任务,制止所谓的“动乱”。

徐当场没有表示抗命,而是架着拐杖回河北省保定市召集会议,宣布军委命令。在一切就绪后,徐勤先给北京军区司令部打电话,说自己因伤不能带兵进京。并表示,不管上面给他定什么罪名,他都绝不亲自“挂帅”。之后,他以请病假为由离开部队,又回到北京军区总医院。

美国媒体曾刊文披露说,徐勤先曾对历史学者杨继绳表示,“宁杀头,不做历史罪人。”

杨得志等七上将反对军队入城, 徐勤先等人拒绝带兵进城 – 邓小平下令屠杀人民, 邓颖超冷血旁观

1989年六四前夕,5月17日,邓小平决定在北京实施戒严。

六四飞虎队

19日凌晨,时任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来到天安门广场,老泪纵横地看望绝食学生,并用手提扩音器说自己“已经老了,无所谓了”,他希望同学们健康地活下去。此后赵紫阳终身遭软禁直至2005年去世。

当晚10时,李鹏代表中共政治局常委会讲话,声称要采取坚决有力的措施,这时李鹏的养母邓颖超做了什么呢?

七上将联反对军队入城

5月21日,七名中共上将联名致信戒严指挥部及中央军委,明确表态反对动用军队镇压人民。

这七名上将有叶飞、张爱萍、萧克、杨得志、陈再道、李聚奎、宋时轮,据说,中共大将罗瑞卿的女儿罗点点运用自己的人脉关系,联络当时健在的老上将,得到了七人签名。罗点点时任北京《经济学周报》副总编辑,后被抓捕。

这封联名信曾轰动一时,内容如下:

“首都戒严指挥部并转中央军委:鉴于当前事态极其严重,我们以老军人的名义,向你们提出如下要求:人民军队是属于人民的军队,不能同人民对立,更不能杀死人民,绝对不能向人民开枪,绝对不能制造流血事件。为了避免事态进一步发展,军队不要入城。”

七上将之一的杨得志则说:“外边所传七人写信是这样的:那几天情况非常紧张,军队受阻,一旦出现流血事件,恐怕更不好办。因此,我们七人联名给戒严部队写了封信,请他们转给中央。这封信本是写给中央的,不知怎么搞到社会上去了。”

七上将之一的萧克在会上表示:“我同意陈云同志的讲话,拥护以邓小平同志为首的领导集体。我相信公安干警和武警是可以维持秩序的。所以,我对军队进京有保留,担心发生流血事件,所以,我在七人联名信上签了名。”(李鹏《六四日记》)

联名写信的上将是以下7人,下面列出他们的职务。

叶飞(1914~1999年),曾任福建军区司令员、福建省委第一书记、福建省省长、华东局书记处书记、南京军区副司令员、福州军区司令员、交通部部长、海军司令员、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等职务。

杨得志(1911~1994年),曾任“志愿军”兵团司令员,“志愿军”司令员,济南、武汉、昆明军区司令员,国防部副部长,解放军总参谋长,中央军委常委、副秘书长,中央书记处书记,中顾委常委等职务。

张爱萍(1910~2003年),曾任中共副总理、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中央军委副秘书长、副总参谋长兼国防科技委主任等职务。

陈再道(1909~1993年),曾任中南军区副司令员,武装力量监察部副部长,武汉军区、铁道兵司令员,中央军委顾问,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职务。

宋时轮(1907~1991年),曾任“志愿军”副司令员、兵团司令员,解放军总高级步兵学校校长兼政委,军事科学院副院长、院长,中顾委常委等职。

萧克(1907~2008年),曾任中共中央军委军训部部长,训练总监部副部长、部长,国防部副部长,农垦部副部长,解放军军政大学校长,国防部副部长兼军事学院院长和第一政委,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职务。

李聚奎(1904~1995年),曾任第四野战军副参谋长、东北军区后勤部长、解放军后勤学院院长、石油工业部部长、总后勤部政委、高等军事学院院长、后勤学院政委、中央军委顾问等职务。

其中,叶飞、杨得志、张爱萍、陈再道、宋时轮、萧克6人在1955年被授予中共上将军衔;李聚奎1958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抗命的28集团军军长和政委

1989年5月19日,中共当局宣布北京戒严,时任陆军第28集团军政委的张明春少将与军长何燕然少将奉命带领部队从驻地山西省大同市急赴京执行戒严命令,驻扎在北京市延庆县。

6月3日,中共戒严指挥部命令部队开进天安门广场,参加清场行动。当天傍晚,何燕然、张明春带领部队从延庆县驻地出发,向北京城开进。一路上部队不断受到民众劝阻,他们也始终未采取包括开枪在内的强制措施,开进行动迟缓,没能按预定时间进入北京城。据了解,第28集团军是唯一一支没有抵达指定位置的戒严部队。

直至6月4日清晨5时30分天安门广场清场行动过后,第28集团军车队才进入北京城,沿西长安街向广场进发。由于中共军队的血腥镇压,数万愤怒的民众聚集在西长安街上抗议。清晨7点左右,第28集团军在木樨地附近被民众堵截。

中共戒严部队总指挥刘华清对第28集团军反击,实际上是在下达开枪命令。但张明春和何燕然始终没有下令强行突进。下午5点,第28集团军全部撤走。

“六四”事件后,何燕然和张明春被降职。

38军军长徐勤先拒绝带兵

“六四”期间,北京军区司令员周依冰亲自开车到保定,要第38军军长徐勤先带部队进京。徐勤先得知没有中共军委第一副主席赵紫阳的命令后,拒绝带兵入京镇压学生和市民。

事件过后,徐勤先被开除中共党籍,并被中共军事法庭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踏着学生鲜血 泽民上台

1989年5月,时任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因同情学生反对武力镇压被迫下台,而“六四”前夕整肃《世界经济导报》受赵紫阳批评的江泽民,因坚决支持邓小平镇压学生,踩着学生的血夺得了中共最高权力,成为“六四”屠城事件的最大受益者,江泽民实际上也是“六四”屠城的最大罪犯之一。

2002年江卸去总书记和国家主席时给政治局常委定了几条规矩,其中一条就是不许给“六四”翻案。但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学者、“六四”参与者认为,中共只能是历史的罪人,没有资格平反“六四”。

邓妈妈毫无妇德 六四尽显本色

六四中的另一重要角色,是被中共描绘成“邓妈妈”的邓颖超。上文看出,即便是身为男性的七上将和军人们,尚且不愿把枪口对准同胞,而邓颖超呢?假如她尚有人性,稍存妇德,在1989年六四前治国八老开会时,也许可以说:作为女性,我接受不了这样对待学生,因为在我眼里他们还是孩子,尤其是那些女孩子,我受不了。

作为一个女性说出这些话来,哪怕是邓小平、陈云、王震,也完全能理解。这些话,由于出自女人之口,不可能遭到邓小平等人的清算,这跟男人赵紫阳就不一样了。

邓颖超是李鹏的养母,六四前夕在李鹏发表措词强硬的“五・一九讲话”后,引起首都大学生不满,聚集在天安门广场上的大学生表示了更加强烈的抗议。5月20日,李鹏签署国务院命令,决定自5月20日起在北京部分地区戒严。在此期间,李鹏曾多次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

邓颖超此时做了什么?她充当了李鹏的后台,支持李鹏。这个缺乏最基本的“母性之爱”的“邓妈妈”在六四事件中,真是尽显以往本色啊。

徐勤先可能是被中共医院毒死的,蒋彦永也岌岌可危

六四“抗命将军”徐勤先近年百病缠身,于1月8日在河北石家庄离世,终年85岁。港媒最新消息指,徐勤先去世有异常,官方想尽早火化但家属不同意。

徐勤先
徐勤先

 

同时披露中共隐瞒SARS内情的军医蒋彦永也被软禁中,家属表示他每次住进医院病情反而会变差,很担心他的安危。

1月9日,总部在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网站消息称,徐勤先昨天早晨突然离世有疑问,调查发现有一些异常。报导称目前官方急于将徐勤先遗体火化,但家属不同意。

徐勤先居住的河北军区干休所一名负责徐勤先殡仪的官员回应该网站查询时表示,不会举行告别仪式及追悼会。

2016年2月,徐勤先患上肺炎,此后一直在河北石家庄解放军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留院,但尽管生活已不能自理,军方仍在医院设下明哨、暗哨重重布防,连院内的医生、护士也有负责监视的任务。

1989年六四事件中,因拒绝率兵镇压学生,陆军第三十八集团军前军长徐勤先被军方关押、软禁共30年。据《苹果日报》报导,徐老曾对探访者表示,不后悔六四(拒带兵入京戒严屠杀)所为,称若历史重演他仍会依然如故。他最大遗憾是,没能将自己的经历变成文字,留给后人!

此外,人权民运信息中心的报导还提及中共退休军医蒋彦永的近况。

据称,蒋彦永家属获知徐老突然离世的消息后,极其担忧蒋彦永的安危,家属透露称,蒋彦永有老年肺炎,但不敢送蒋彦永去住院,因为每次蒋彦永住进301医院,反而病情会变差,家属对此惊恐。家属说,如果有机会当然想去大陆以外的医院包括香港的医院检查,但蒋彦永一直被软禁,不可以出家门,因此家人非常焦虑。

蒋彦永夫妇
蒋彦永夫妇

蒋彦永夫妇。(图片来源:大纪元

今年89岁的蒋彦永曾任中共军方301总医院院长,拥有少将军衔。蒋彦永因为拒绝认同镇压六四学生,被迫在1993年退休。蒋彦永还在2003年向外界披露中国大陆的严重SARS疫情

2020年2月,蒋彦永的家人与朋友向英国《卫报》透露,蒋彦永除了披露2003年SARS疫情之外,更曾向香港媒体揭露了前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的腐败内幕,及军队医院贩卖死囚器官的相关丑闻。2019年,在六四事件30周年的前夕,蒋彦永曾经写信给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要求能够为六四事件正名。

人权民运信息中心还表示,今天(9日)打到中国所谓政治敏感人物的电话都出现明显回音,显示电话已经被监听。电话已被监听的有赵紫阳家,胡耀邦亲属,已过世的前毛泽东秘书李锐家,以及前中国新闻出版署署长杜导正家,杜导正的女儿杜明明则直接指家中电话正被窃听。另外还有一些六四学生领袖及六四难属等。

六四 – 烧坦克

 

来源:看中国

 

Posted in 六四, 共党内斗, 末世异象

4 Comments

  1. 揭露习近平罪恶

    如果当时徐军长支持赵紫阳,反对邓矮子,炮轰中南海,那么今天的中国就不一样了

  2. 共产党不应该再执政了

    拒絕向抗議群眾開槍。徐勤先將軍走完了一生,付出了自由,留下了美名,使那些向人民開槍的人遺臭萬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