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2020年,中共真正的外部敌对势力出现了

它一出现,就与整个外部世界为敌。天是敌人、地是敌人,人更是敌人,“改天换地斗人”,是它的本性,这是一件异物。

香港街头处处有“天灭中共”标语,来不及遮挡或清洗掉
香港街头处处有“天灭中共”标语,来不及遮挡或清洗掉

哪怕在窃政成功后,它也要时刻宣传有外部敌对势力,保持民众对外部世界的敌意,因为它没有自信,所以要绑架民众。

那些自由国家的领导人,在和中共党魁们握手时,他们没有料到,对面的人虽然或戴着牛仔帽,或看似憨厚的笑,但骨子中的敌意黑心却未停一刻。自由国家的领导人们曾希望中国会成为自由国家中的一员,但这其实是一个很不靠谱的“中国梦”,而且在做梦的同时,有些人还要“闷声大发财”,就更是被玩弄于股掌。

或有心或无意,他们在“与狼共舞”,他们并不是中共一直担心的外部敌对势力,他们和中共同迷于一场大梦。

但是在2020年,真正的外部敌对势力出现了,它来自于想象不到的方向。它不来自于“党政军民学”,不来自于“东西南北中”,更不来自于海外。它来自于微观,它不是从东南西北中来,但却又是从一切方向中来。

爆发于武汉的新冠病毒,并没有因为宣传部门的“清零”而离去,它还在继续。虽然它已经深刻的影响了中国和世界。但它现在只是推开了门,现出了可怕的影子,它的真样子,还没有完全显现。

共产党一贯轻蔑的嘲笑古人,但中国的先人们,至少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敌对势力”。大多数皇帝们,敬天畏地,兢兢业业,不敢造次。有少数统治者,放纵自己,背弃了这种敬畏,那就真的招来了天谴,或葬送了自己,或失去了天下。他们作为反面教训,更加强了后世皇朝统治者们的谦恭谨慎,自我反省。

但是在党的意识形态中,把历代皇帝们贬的一钱不值,但那只是狗眼看人低,他们自己已经瞎到连什么才是敌对势力都看不清。

天谴,是他们无法战胜的“敌对势力”。每一笔罪恶,它以为是在巩固自己的政权,其实都是在给自己掘墓,在加速天谴的到来。

超英赶美是为了尽快解放全世界,也就是统治全世界,它以为那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却导致中华大地平添数千万冤魂,每一具白骨,都是一笔命债。

六四
六四

坦克加子弹,是为了保住已到手的钱袋,但自家的后人却或已进了秦城监狱,或即将面临清算,万贯家财反而成了引信快要烧尽的炸弹。

当正的信仰广传,人心终于开始向善,戾气消减,社会变得宽容忍让,这本是统治者化解血债的最后机会,党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必欲除之而后快,用尽残酷手段,不惜犯下反人类大罪。

随便一个中国古代的知识分子,如果把他时光穿梭到现在,看到这一切,他都会清楚的说出瘟疫爆发的原因,中共罪行恶于禽兽,与狼共舞的国家就是在与禽兽为伍,前所未有的瘟疫降临当然就成了必然。

Posted in 书生议政, 治国无道, 红后代黑幕, 维权斗争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