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法国是民主毒瘤, 帮助中共建立其最邪恶的力量并用瘟疫威胁世界

最近看到很多人说马克龙怎么了,怎么了。其实很多人并不了解法国。法国一直是一个非常独特的角色。无论谁在台上都差不多。

其实法国和大陆的勾兑极深极广

1. 武汉的P4实验室是法国设计并帮助建造的。
2. 大陆的台山核电站,也是法国技术支持搞的。
3.大陆的直升机技术也是法国传过来的。(海豚)
4. 大陆和法国在非洲是有很多合作的。

虽然同为西方阵营,法国和美英德并不是利益一致的。法国跟美国一直是有矛盾的。法国曾经还退出过北约。 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倒下,法国是主要推动者。

在现在的欧盟体系中,法德本来应该是平分秋色的。但是实际上现在法国的GDP远小于德国,实力已经和德国不对等了。而且法国内部的矛盾要远比德国严重。所以法国需要自己搞一套,彰显自己的利用价值。 几十年来一直如此。

法国搅屎棍
法国搅屎棍

 

马克龙寄予厚望的穿梭外交又失败了

毕竟,习近平3月前往莫斯科访问并强化了以北京为主导地位的中俄轴心后,法国对中国作为中间人一厢情愿的神话才正式幻灭。确定中国不会谴责俄罗斯的入侵,法国的话语从此改变,巴黎希望全力以赴避免北京作出灾难性决定,坚持要向习近平强调,中国若决定军事援助俄罗斯,是会有风险的,此外,还要提醒自称主张和平的习近平,泽伦斯基总统正在等待他的电话。

所以,法国媒体都不无嘲讽的指出,马克龙没有从他企图与普京打交道的惨败中吸取任何教训。一年多以前,马克龙也积极与普京沟通谈话以解除战争危机,但最终仍被坚决不放弃动武的普京摆了一道。但是,马克龙仍然对自己的魅力充满信心,坚持强调对话的重要性。

所以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都发明了文字来批评和嘲笑他处理乌克兰战争的态度,记者朱莉娅戴维斯(Julia Davis)甚至发明了一个词 Macroning来嘲笑马克龙与普京通话时发布的照片,这个“Macroning”新单字意味著无缘无故地打很多电话,就是指很长一段时间内做某事而没有任何显著结果。

马克龙曾三番五次与普京对话,试图说服普京回心转意,停止战争,还强调“俄罗斯不应受到羞辱”,引发乌克兰外交界的严厉评论,波兰等国也直言不讳地批评他的徒劳无功。正如他们之前批评马克龙对待俄罗斯一样,欧洲盟国也批评法国总统企图与北京和解对话的努力过于天真,马克龙的做法沦为合法化中国惺惺作态的工具,因为北京在乌克兰问题上无条件地支持莫斯科,并明确地将西方定为敌人,马克龙却不断强调,中国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国家之一,对衝突有改变游戏规则的影响。

北京在等待马克龙和欧洲联盟执行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的飞机起飞后,才正式启动其军事演习向台湾施压,期待利用欧洲来突出美国对其围堵政策。马克龙却在飞机上呼吁,欧洲在台海议题上应有独立立场不要跟随他国议程,勿捲入美陆针对台湾的对抗之中,强调欧洲要“战略自主”,否则就会陷入“不属于我们危机”的“陷阱”里,“我们不想要在重要议题上依赖他人。”

马克龙在国际舞台上第2次失败 形象损失惨重

原本希望传达欧洲团结信息的马克龙、冯德莱恩联合出访,也成为中国分化欧洲的工具。法国国际关係研究所(IFRI)亚洲研究中心主任朱利安(Marc Julienne)接受法国新闻台(France Info)专访时表示,“马克龙毫无疑问以为自己可以改变局势,而且值得一试。但在企图劝退普京入侵乌克兰后,这是在国际舞台上的第2次失败,形象损失惨重。”

马克龙政府要承袭戴高乐总统独立自主的外交路线,但是这个“第三条路”策略却被批评为缺乏清晰度。朱利安认为,马克龙花很多时间表达了不与美国为伍的意见,但问题是,马克龙却没有对中国做出同样的事。他以为,对北京也必须要同样的坦白,甚至更为严格,不应该将分歧的意见藏在地毯下。

马克龙讲话引发的争议,很快就由马克龙创建的复兴党现任主席塞儒内(Stéphane Séjourné )出面灭火,他今天在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上解释说,“没有让台湾被中国入侵的愿望,相反,有缓和紧张局势的愿望。”前法国驻美大使阿候(Gérard Araud)则在推特上提出了另一种观点,认为在国际政治方面,天真的面对华盛顿是不合适的。

马克龙真的天真吗?法国社会并不完全认为他们的总统在面对中国时是天真的,因为他曾说过,面对中国不要太天真,他也知道中国并非民主自由国家,无法分享相同理念。但是,他带著企业界去签约,推动包括空中巴士(Airbus)、法国电力集团(EDF)民用核能装置与其他法国商品进入中国市场,希望尽可能为法国企业赢得一些订单,虽然这也不被认为是场胜仗,因为欧洲对中国的唯一筹码是经济,正如冯德莱恩所说,欧洲人有理由向中国指出,俄罗斯对欧洲大陆构成的生存威胁对其未来具有决定性意义,北京对乌克兰战争的态度决定了与欧盟的关係。

然而,法国正在破坏欧盟这一立场,法国本来可以在与北京的政治和经济关係上,以必须停止支持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为条件,向北京提出明确的要求,要俄罗斯从乌克兰撤军,要北京反对俄罗斯在白俄罗斯部署原子武器,在贸易中严格要求对等并考虑社会和环境标准等许多欧盟曾提出过的谈判条件。

笨拙、不合时宜、幼稚 马克龙成为霸凌帮凶

近年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国际政治舞台上的活跃姿态引发关注,其外交政策虽然曾取得一些成功,但也曾出现不少失误。就在去年 2 月,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两周前,他会见了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马克龙当时试图斡旋俄乌纷争并阻止普京发动战争,可惜最终未能成功,双方会面后不久,俄罗斯便发动入侵乌克兰的战争。

据《时代的观点》报道,最近马克龙又再试图扮演调停者角色。上周,马克龙与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后对外公开表示,欧洲不仅应该减少对美国的依赖,还应该避免捲入华盛顿和北京之间在台湾问题上的任何衝突。 “我们欧洲人面对的问题如下:加快台湾问题的进程是否符合我们的利益?不。最糟糕的是:我们欧洲人以为自己应该在这个问题上充当追随者,适应美国的节奏和中国的过度反应。但我们为什么要按照别人选择的节奏走?” 马克龙说。

果不其然,马克龙这一番言论得到了北京大力支持。然而,马克龙的这番言论随即在舆论圈炸锅,迅速引发了欧洲和美国的指责。在俄乌战争一年多后,马克龙竟提出欧洲要与美国保持距离,在台湾问题上也不愿表态,对中共没有任何批评,反而发表这类顺从迎合的言论,无疑引发国际舆论哗然。马克龙作为欧洲其中一个最有影响力的领导人,但他去年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意图的误读却表明了,他的外交政策有时会偏离目标。

马克龙对台湾的评论是笨拙、不合时宜和幼稚的。 也许这一切都是为了吸引”主人”的青睐,马克龙前往中国的主要任务其实是为法国公司招商引资。为此,他与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和其他官员同行,受中共当局的盛情款待,与中共合演一场精心安排的友谊秀。 与马克龙的言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冯德莱恩告诉记者,台湾海峡的安全“至关重要”,以武力威胁改变现状是“不可接受的”。

笨拙、不合时宜、幼稚 马克龙成为霸凌帮凶
笨拙、不合时宜、幼稚 马克龙成为霸凌帮凶

在他们的飞机飞离中国领空几小时后,被台湾总统蔡英文和美国众议院议长凯文麦卡锡会面激怒的北京派出了数十架飞机飞越台湾海峡中线,然后宣布“战备巡逻”和环岛军演。

随著中共不断升级其言辞并以霸凌行为威胁台湾,马克龙这番评论似乎默许了北京的激进行动。 一些人认为马克龙的言论证明了澳大利亚决定撕毁法国制造的潜艇合同是正确的。澳大利亚果断选择与美国和英国组建AUKUS去应对中共威胁,而不是选择这位欧洲伙伴,现在看来绝对是一个精明的举动。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评论不允许人身攻击。
Posted in 美中超限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