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武汉病毒研究所的P4实验室石正丽去年3月蹊跷发文 预警蝙蝠病毒大疫 – 中共派军队首席生化专家陈薇主持P4实验室销毁大量证据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肆虐全球,其来源被广泛质疑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关。该所蝙蝠病毒专家石正丽成为舆论焦点。她去年3月预警中国爆发蝙蝠病毒瘟疫的一篇论文,再次引起关注。2019年3月2日,国际学术期刊《病毒》(Viruses)发表了一篇题为“蝙蝠冠状病毒在中国(Bat Coronaviruses in China)”的论文,预测中国将大规模爆发蝙蝠冠状病毒疫情

该研究课题由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石正丽、周鹏设计,共同作者包括赵凯和范毅。武汉病毒研究所的P4实验室专门研究各种最致命传染性病毒,被指参与中共军方的生物武器研发。

这是一篇评论性论文(Review paper),主要综述先前研究成果。但文中也提到,“人们普遍认为,蝙蝠冠状病毒将再次引发一波疫情,中国将是爆发中心。我们面临的挑战是预测爆发的时间与地点,尽力防止其爆发。”

该论文投稿日期是2019年1月29日,距离武汉疫情大爆发不到一年。

文中还写道,“蝙蝠很可能引起一波接近SARS或MERS冠状病毒的疫情爆发,而在中国发生的可能性更大。由此,蝙蝠冠状病毒研究已成为检测预警信号的紧迫问题,这将会把将来疫情在中国爆发的影响减至最小。”

蝙蝠是已发现的多种冠状病毒的宿主。论文研究者推论,蝙蝠最终可能将致命病原体传播给人,并预测了病毒从蝙蝠传播给人的方式,即宰杀食用野生动物。

该项研究得到(中共)国家科技重大专项(No.2018ZX10101004)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的资助。论文只用英文发表,并未引起很多人重视,也没有相关中文报导。发表这篇论文的目的,显然不是为了警示中国或者世界。

石正丽是武汉病毒所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P4实验室副主任,也是公认的所谓“蝙蝠病毒专家”,多年来主持蝙蝠冠状病毒研究,其病毒库中至少有50种以上的蝙蝠冠状病毒。石正丽的研究课题中,许多涉及蝙蝠冠状病毒“从不能传人到能传人的可能性”,包括2015年参与制造一种杂交冠状病毒,令其成功与人类ACE2稳定结合。

石正丽等人开展这些研究的理由是,“既然存在传人的可能性,倒不如先人为制造出来,提前研究防治措施”。不过,海外学术界并不认可这个说法,批评他们不负责任地人为制造巨大隐患。很多人认为,这只是中共专家们研发生物武器的借口。

2013年,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的专家陈化兰曾将H5N1禽流感病毒与H1N1人类流感病毒杂交,制造出127种新病毒,并研究它们的致死性、传染性和感染人类的能力。和石正丽2015年制造能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一样,这项研究在海外学术界引发激烈批评。哈尔滨兽医研究所被指是另一家参与军方生物武器研发的中共机构。

中共整体军力不及美国。因此,生物武器被指中共对美“超限战”的关键一环。

武汉疫情爆发后,中共宣称的“华南海鲜市场起源说”迅速破产。外界将视线转向离海鲜市场仅32公里的武汉病毒研究所。

从基因组序列比对结果来看,海内外专家均指出,官方公布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病毒),与2018年中共军方发现的两种舟山蝙蝠病毒样本相似度非常高。也有多个海外专家提出,中共病毒内的S蛋白片段被“精准替换”,具有人工病毒特征。

党媒证实,早在1月下旬,中共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军事医学科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陈薇就已南下武汉。有陆媒消息说,她已接管了武汉病毒研究所的P4实验室。

2月13日,武汉病毒研究所附近不断传出爆破声,但官方拒不透露原因,引起各种猜测。其中一种说法是,有当地居民告知亲友,这是在拆毁病毒研究所内某些建筑物。

近平2月14日讲话时特别提到加速推动“生物安全”立法。随后,中共多个部委立即下发文件,要求“加强病毒实验室管理”。

据“路德社”等媒体持续爆料,武汉P4实验室由习近平政敌——江泽民派系人马掌控,研制生物武器是为了争夺政权以及在多层面解决中共执政危机。

【新唐人编者按:中共为推卸责任,正在把武汉新冠病毒的来源嫁祸给其他国家。为了阻止中共的罪行,新唐人认为应该将病毒命名为“中共病毒”。这个病毒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因中共掩盖疫情而向全世界散发,为了让世人永记中共带给世界的灾难,正名为“中共病毒”。】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新唐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武汉病毒所

巧取豪夺一片城。 剪切基因露狰狞。 道德伦理尚共产…

病毒

不敬鬼神不敬天, 病毒基因随便编。 昔日萨斯陷两城…

Posted in 世界敌人, 健康养生, 制度混乱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