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美国调查:中共有意把自然存在的病毒变得对人类更具传染力

武毒所3名科学家2019年11月生病?

据中央社报道,华尔街日报提到的美国情报报告指出,武汉病毒研究所科学家“胡奔”是2019年11月生病的研究人员之一,他本人曾对冠状病毒如何感染人类进行大量实验室研究,曾参与美国政府资助的冠状病毒项目,也曾跟武毒所研究蝙蝠携带冠状病毒的重要专家石正丽有过密切合作。胡奔大部分研究侧重于:修改冠状病毒使其能与人类细胞结合。

武汉笼罩在神秘的雾霾之中,引人猜测死亡人数可能是无法想象的高
武汉笼罩在神秘的雾霾之中,引人猜测死亡人数可能是无法想象的高

另外被怀疑罹患神秘疾病的两人分别为中国科学家于平(Yu Ping,音译)和朱燕。于平在2019年写过一篇关于在蝙蝠身上发现“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相关冠状病毒的论文。以上3人均未死亡,他们的病状据说与COVID-19或一种季节性疾病一致,但他们所患疾病的性质尚未得到最终确认。

华尔街日报引述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前高官凯雷克(Robert Kadlec)话说:以上3名中国科学家曾经公布的、跟SARS有关的冠状病毒实验,都是在低安全环境下进行,因此可能导致实验室感染。朱燕和于平是研究冠状病毒地理传播的专家。

于平写过的一篇论文,首次描述了一个跟SARS-CoV-2(引发COVID-19的病毒)关系最密切的类SARS冠状病毒新家族。这篇论文以及其他中国科学家发表的科学文章还表明:相当一部分冠状病毒研究,是在生物安全二级设施中进行。这一标准低于世界各地(包括中国)通常用于高风险研究的生物安全三级或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

COVID-19疫情爆发3年多以来,病毒起源仍是一个备受争论的话题。究竟是实验室外泄的结果,还是自然产生,成为科学界最具争议的问题之一。有关调查人员试图找寻决定性证据,却因中国行事不透明而受阻。

美国总统拜登曾要求情报部门进行评估,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评估认为,实验室泄漏是新冠病毒最可能的来源,另有4个美国情报机构评估认为病毒是自然产生的,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则未给出结论。

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的周鹏制造了武汉肺炎冠状病毒
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的周鹏制造了武汉肺炎冠状病毒

6月11日英媒曝光勾勒的病毒起源样貌

大约10天前的6月11日,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The Sunday Times)透过消息人士、资讯自由(Freedom of information)提倡者,取得并翻阅了数百份相关文件,包含之前被列为机密的报告、内部备忘录、科学报告、电子邮件通讯等。并访问了美国国务院调查人员,他们中包括参与美国首场重大疫源调查的中国事务、新兴大流行病、生物武器专家。这家美国媒体认为:大量材料和相关专家就有争议的新冠病毒起源勾勒出迄今为止被认为最清楚的事件样貌。

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当时这样报导说:武汉病毒研究所早已着手寻找2003年SARS(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病毒的源头,并吸引美国透过纽约一个慈善机构投注资金,美国顶尖冠状病毒科学家还和中国科学家分享了先进的病毒操纵(virus manipulation)技术。

当武汉病毒所从中国南方蝙蝠洞里搜集到冠状病毒后,对病毒所作的实验风险愈来愈大。一开始,所方还会公开研究结果,并主张这类工作有助于疫苗开发,为实验相关风险辩护。但2016年时发生变化,研究人员在云南省墨江一处矿井中,发现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当地有些人死于跟SARS类似的症状。中共当局未对全球示警,没通报这些死亡事件。如今这种病毒被认为是目前已知在疫情爆发前就存在的COVID-19唯一近亲。

在云南墨江发现的病毒被送往武汉病毒研究所,所内科学家的研究成果成为机密。一名美国调查人员说:报告档案开始变不透明。保密计划就从此刻展开。美国国务院调查人员在报告中写道:尽管武汉病毒研究所自称是非军方机构,但美国确信该研究所曾跟中共军方合作发表和进行秘密计划,并至少从2017年起就代表中共军方涉入机密研究,包括实验室动物实验。中共军方人员也被授予武毒所内的主管职位。

美国调查人员认为:中方的机密计划是要让矿井内发现的病毒对人类更具传染力。调查人员相信该计划导致COVID-19病毒产生,并在一场实验室事故后外流到武汉市内。一名调查人员说:情况愈来愈清楚显示,武汉病毒研究所涉及制造、传播和隐匿COVID-19大流行。美方人员发现证据,证明2019年11月有从事相关实验的研究人员被送进医院时,身上出现类似COVID-19的症状,其中一名研究人员的家属死亡。一个月后,武汉得知疫情存在。

一名调查人员说:我们非常有信心这可能就是COVID-19,因为他们在实验室中从事尖端冠状病毒研究,他们是受过训练的生物学家,年纪30、40多岁,35岁的科学家染上流感不会病得很重。这些被怀疑得病的中国病毒专家的姓名当时没有被披露。6月21日华尔街日报披露:3位被怀疑得病的中国病毒专家的姓名被曝光,是否属实?值得关注。

在6月11日的报道中,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提出的另一项分析则显示:最初的疫源中心靠近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室,而不是一直以来大家认为的华南海鲜市场。美方调查人员也说明自己如何掌握证据,显示武汉病毒研究所在疫情爆发前就在研发疫苗。有跟武毒所关系密切的亚洲科学家告诉调查人员说:他们相信2019年秋天就有跟COVID-19相关的疫苗研究在进行。

周育森之死

王岐山出走美国途径曝光,武汉病毒的三个零号病人由王透露;习近平气的吐血
王岐山出走美国途径曝光,武汉病毒的三个零号病人由王透露;习近平气的吐血

此外,泰晤士报该文还指出:解放军自己的疫苗专家周育森(Zhou Yusen)曾跟武汉科学家合作研究MERS(中东呼吸症候群)冠状病毒,在疫情当下也在跟武汉科学家合作。2020年2月,就在中国承认疫情爆发后仅仅一个月后,周育森就申请COVID-19的疫苗专利,但却传说他在2020年5月死亡,只有54岁。有目击者告诉美国调查人员,周育森是从武毒所屋顶跌落,但此说未经媒体证实。负责美国疫苗研发计划的凯雷克(Robert Kadlec)今年4月发表合作报告,认定周育森团队研发疫苗时间应不晚于2019年11月,当时疫情才刚开始。英国泰晤士报指出,如果某个国家能够让国民接种疫苗,对抗自己的机密病毒,可能就握有能够扭转世界权力平衡的武器。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瑞伊(Christopher Wray)今年2月底曾经表示,据FBI相当长时间的研判,全球COVID-19(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可能源自中国武汉病毒实验室的外泄事件。他指控中国政府在美国及其他国家努力更深入了解疫情源头时,不遗余力地阻挠和混淆。

美国白宫国家安全会议发言人柯比(John Kirby)今年2月底则表示,美国政府尚未就疫情起源达成明确的结论和共识。

以科学之名:谁欺瞒了我们?

法国“观点”周刊(Le Point)亚洲特派记者佛洛赫斯(Jérémy André Florès)今年4月出版“以科学之名:谁欺瞒了我们?”一书显示:为了调查新型冠状病毒的源头,他花3年时间专访数十位专家及与武汉实验室有合作关系的研究员,所有线索都倾向相信COVID-19不是来自动物病毒的变异,而是实验室泄漏意外所造成。但由于中共当局至今仍隐藏资讯且拒绝配合,因此仍缺乏实证。

新冠病毒溯源之路艰难但仍有人前行。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RFI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评论不允许人身攻击。
Posted in 官场黑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