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北京政局暗流诡谲,红二代集体反了,不愿意被绑在习近平的战车上

今年1、2月份,网络上流传一篇文章《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作者是北京前地产大亨任志强。这篇文章批评的对象实在太明白,任何人都不会搞错,那就是现今中共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红二代集体反对习近平
红二代集体反对习近平

这篇文章文风犀利,完全不给当今中国最高掌权者任何面子,称现在中共政治倒行逆施,领导人是,就像标题那样,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

3月,任志强失联,据香港《南华早报》的调查,这篇文章确系任志强所写。

网上批判共产党的文章,以及批评习近平的文章太多了。但是,任志强的这篇文章,对中共最高层的冲击,对中共内部认受性共识,甚至对未来政局的冲击,都将极大。

其实我一直不想谈这个话题,因为一来中共内部派系复杂,容易讲错,二来很容易得罪人。但是,这个事件,对未来政局如此之重要,所以又不得不拿出来说。

首先说一下任志强这个人。

任志强是典型的红二代。他爹任泉生,1938年加入中共,是新四军的政治军官,中共建国后初期曾任商业部副部长。

按照时间来计算,中共有几条线,1938年是其中一条,此前加入中共属于红军,此后属于抗日干部,政治规模差很多。

所以,任志强他爹属于抗日干部,所以严格来说,任志强在北京的圈子里不能属于红二代。但因为他爹50年代任副部长,相当于省军级,所以他其实又可以算成是红二代。

当然,红二代这个词,在外面来说又不一样。凡是中共高官后代,大家都称他红二代。但在内部,其实很不一样,尤其是在北京那些圈子里面,这个很不同。

任志强初中在北京三十五中上学。三十五中算是北京的名校,这是一个男校,全部是男生。任志强初中二年级的时候,班里面来了一个政治辅导员,对他帮助和启发非常大。后来两人关系一直密切。这个辅导员就是王岐山。其实王岐山那时候也是学生,是三十五中高中二年级的学生。

1969年,任志强高中毕业,其实那时文革,已经无所谓毕业了,按照中共的要求,年青人中学上完必须去农村,上山下乡当知青(就是知识青年),任志强去了陕西。王岐山也去了农村,也在陕西。

而比任志强小两岁的习近平,因为父亲早被打倒,中学没有读完,反倒比任志强早一年去农村,去的地方,也是陕西。

王岐山和习近平两人在的农村不太远,据说有时候王岐山会去习近平那里串门,借书看,有时晚了,就会挤在一张炕上睡一晚上。

这种关系,那当然很不一般。

好了,习近平和王岐山关系不一般,王岐山和任志强关系不一般,所以,任志强会怎么样?

我知道大家想什么。他会升官发财对不对?但实际上,在政治上,尤其是在专制制度的这个环境中,特别是在一个极度极权的条件下,这种关系,其实是非常危险的。等会我们再说这个问题。

2012年,任志强在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曾有人认为他的理想是“做一个优秀的工会员”。但其在微博上,经常发表引用中国建立西式民主政治的言论,部分言论甚至被指责反共。

2013年,任志强在北京大学演讲,号召学生“联合起来推倒面前这道墙,重新建立社会民主制度”。

2015年2月14日,任志强在出席“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5年年会”时发言说:“政府过度关注了枪杆子和刀把子,反对西方的价值观,文革之风又起来了。”

2015年9月21日,任志强转发了中国共青团中央关于“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微博,称:“‘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这个口号骗了十几年”,引发争议。

任志强在微博上发表的评论,还包括“八荣八耻不符合现代的价值”、“习近平班子‘让车轮倒转’,军队‘枪口对内’”、“习近平‘连续出臭棋’”、否定习近平所提的“两个不能否定”、“共产党极权,不合法”、“当今体制是垄断的皇权,中央极权”等。

2016年2月19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视察中国中央电视台,后者打出“央视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的标语,任志强对此尖锐批评:“人民政府啥时候改党政府了?花的是党费吗?”还称“这个不能随便改!”“别用纳税人的钱去办不为纳税人提供服务的事。”紧接着,任志强又叫喊道:“彻底分为对立的两个阵营了?当所有的媒体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

一个星期之后,2016年2月27日,央视网发表文章《任志强的抛物线还有多长?》称任志强受邀在北大百年大讲堂上公开演讲的言论,成为他“洗不掉的政治污点”,并指他曾“行贿赵安歌190万的违法事实”,又指其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行贿罪。

几乎同时,中青网发表文章说“必须对任志强进入问责任阶段”,因其“严重危害国家政治安全,违反宪法,违反《国家安全法》”,说“他打着为民代言的旗号,意在煽动普通民众反对党和政府的激愤情绪”。

2月28日,其新浪微博和腾讯微博账号因“持续发布违法信息”被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关闭,并且不允许使用另一昵称重新注册。

随后,千龙网发表一篇引起关注的文章,质问《谁给了任志强“反党”的底气》,说他“半夜三更喜欢给领导打电话”,质问谁给他“反党”的勇气,暗中把矛头指向王岐山,暗批王替任志强撑腰反习反党。

但随后情势急转直下,2月29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文章《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文章引述习近平在参加河北省委常委班子“专题民主生活会”时的演讲,“小问题没人提醒,大问题无人批评,以致酿成大错,正所谓‘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啊!”

各大媒体对任志强的批判突然完全停止,而任志强并没有受到任何处分。看来,任志强经常半夜打电话的这位领导,非常有用。

不过,这位领导2017年十九大下去了,任志强也不在远华了。

今年初的《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这篇文章,再次成为焦点。有报导说,最高层已经下令,要以“敌我矛盾”严厉打击任志强,北京已经派出调查组,清查任志强以前的财务。这种情况下,任志强“任大炮”,贪污的罪名恐怕是逃不掉的了,如果他不服软认罪,必判重刑。

问题在于,北京最担心的还不止是任志强而已,他后面是否有人?都有哪些人?说过什么做过什么?有没有什么实际动作?

当年在香港中环的俱乐部中经常聚会的那批人,是否一直在背后?追查起来,牵涉上千人,他们所代表的资产数以万亿人民币。这些不查清楚,中南海怎么能睡好觉?相比之下,什么反华势力,什么疫情,什么民运,什么香港台湾,根本都是小儿科而已,甚至对美关系,都可以等而下之。

这么严重吗?

2246年前,公元前226年,秦始皇,那时还没当始皇帝,还是秦王政,倾尽全国之力,调集60万大军,开始灭楚国的战争。他任命名将王翦为总指挥。大军出动,王翦行动缓慢,而且多次三番向秦王要求田地、房子什么的,秦王不以为怪,反而高兴得都答应了。

王翦部下奇怪问他,他说出了自己的用意,《史记》记载说:“夫秦王怚而不信人。今空秦国甲士而专委于我,我不多请田宅为子孙业以自坚,顾令秦王坐而疑我邪?”

意思是,秦王这个人多疑,不信人,现在全国可用的士兵全都给我了,我如果不趁机要田要地要钱,他岂不是会怀疑我有多少的野心?

当是秦国人口大约三百万人,加上刚刚吞并的人口,也就是五六百万人口。60万是个什么概念?王翦如果造反,或者拥兵自重,那是什么结果?对秦始皇来说,这个太危险了。

王翦知道,君王的怀疑,比前方的大敌当前更危险,一旦有人说三道四,自己立即性命不保。所以他可以要钱要地要房子,主动表态,自己只要豪华奢侈的生活,只要在大王伴随的安稳富贵,别无野心,以减少怀疑。

在投资界,大家都知道,收益越大,风险越大。其实在政治上同样如此。在中国,什么政治收益最大,当然是皇帝。所以皇帝是一个极为危险的职业。

有统计说,百分之四十的皇帝不得好死;第二危险是皇帝的儿子,权太大,老子要杀你,权太小,兄弟可能要杀你,非常危险;第三是皇帝身边的朝臣,动辄得咎,非死即伤。

所以,中国政治文化中的危险和风险,是和权力中心的距离成反比的。距离权力中心越近,危险越大。

所以中国才有“攘外必先安内”的说法。对外失败可以割土赔款,对内失败不但死无葬身之地,而且全家遭殃,广东话就是“冚家铲”。

而在共产专制中,这个风险更大。因为皇帝还有一个血缘程序,大家都认可儿子继承老爸,但共产党专制体制下,没有血缘传递,那为什么是你?而不是他,不是我呢?

现在的中国,谁有这个底气?谁有这个危险?

那就是:太子党,红二代。

任志强对习近平的抨击,当然不可能只是一个人的情绪,又反映了北京红二代群体中的一个普遍的情绪。

你上台我们帮了大忙,现在竟然如此这般?

当初,林彪事件严重打击了毛泽东路线,而今,如果是王岐山也出了什么事件,北京将更加混乱,状况将更加敏感。各派会不会从被动变应战成主动出击?如何应对现在的局面,才能保持自己的社会地位和财富?

一句话,中国未来的变数将会大大增加。

下面新闻可以看出红二代已经行动起来了:

 

Posted in 共党内斗, 官场黑暗, 热点新闻, 红后代黑幕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