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李锐效应在扩大,当局启动维稳机制

中共自由派元老李锐的追悼会在即,当局启动维稳机制限制敏感人物前往。不过,李锐逝世的效应却在扩大。目前关注的焦点是李锐到底进不进八宝山,遗体到底要不要覆盖党旗。

2月20日(星期三)上午,曾任毛泽东兼职秘书的世纪老人李锐的追悼会,预计将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这一消息海外早已大量报道,中国官媒迄今依然沉默。与此同时,当局对敏感人物已启动维稳机制,警察到维稳对象处“上岗”。

在京的资深媒体人高瑜星期二对美国之音说:“这些警察刚让我给轰走,搅了我一天,我什么也没有干,气得我夜里睡不着,只能看书,早上才迷糊(睡)着。我今天订了三个花篮,现在不让我去送,说是让我快递,我能快递吗我?他们(警察)说,可以‘闪送’。我说,不成,我要求他们(开车)拉着让我送到(八宝山公墓)门口去,结果还是不成。我现在约好一个朋友替我送去。”

高瑜说,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和前六四学运领导人王丹都委托她给李锐送上花蓝。不过,高瑜在李锐追悼会结束前将被控制,京城其他敏感人物此时也被维稳。

人权活动人士胡佳对美国之音说:“这个肯定是要的,多年以前赵紫阳先生去世的时候,中共中央办公厅罗列了13个绝对不允许参加赵紫阳先生追悼会的,包括鲍彤、胡绩伟、杨继绳和我。李锐先生的追悼会又是中共中央办公厅(负责)。2005年我就在它那里挂了号,现在已经是2019年了,这种维稳状态一直是在升级,所以肯定我去不了。虽然我本人跟李锐先生没有私人交往,但是还是被他们(当局)列在需要排斥在外的范围内。”

高瑜说,当局对李锐逝世的处理,似乎起了反作用,促使更多人希望届时前往现场。她说:“弄得草木皆兵,我都75岁了,那面(李锐)都是102岁的人了,我的天啊,一个追悼会,明天肯定盛况空前。现在这么一说,多少人都得去。昨天我的小学同学,是个出名的五毛,还问我有关情况,说他们消息不太准确,听说是下午开(追悼会)。我说,下午开什么啊,那么重要人物的追悼会?我说,早上八点半开。后来他又来电话问我。所以明天左派、右派都有人去。我看,真正的怀着虔诚心的一般人也是很多很多的。”

不过,胡佳说,李锐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恐怕不能和赵紫阳相比,民众对其追悼会的关注和参与程度或许有限:“可能没有像当年向赵紫阳先生遗体告别的规模,大量市民要求去参与。对李锐先生的认知度是在炎黄春秋的那个群体里。一个群体比较注重当代历史,对于当代反思的那个群体,那些老辈人以及中年阶段的那些人,他们可能会去参与这个告别仪式吧。当然,有些人事先是不知道会去参与的,到时会根据得到的时间去参与。不过,那边一定会有警察进行拦截,警察不会让更多没有打过招呼的人进去。”

报道说,被通知不得参加追悼会的还有独立历史学者章立凡等人。章立凡认为,中共担忧八九年胡耀邦逝世引发的民主运动再现,因此在“六四30周年”前夕,“要防止任何自由火花点燃的可能性”。

对于按部长级规格在八宝山举行的李锐追悼会,一般认为,其遗体覆盖党旗可能没有悬念,以大单位名称敬送花圈的可能性很大。官媒随后发个不大不小,斟文酌句通稿也很可能。对于李锐是否有不进八宝山、不覆盖党旗等三点“遗嘱”,李锐的女儿李南央和李锐的遗孀张玉珍持有不同意见。因此,李锐的归宿是否就是八宝山革命公墓,将是下一个舆论关注的焦点。

美国之音

4 (80%) 4 votes
Posted in 维权斗争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