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谈判破裂,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对发表声明

1月9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表声明,对刚刚在北京结束的美中贸易谈判作出情况说明

美国与中国最新一轮贸易谈判星期三在北京结束,双方在部分议题上取得进展但尚无重大突破。在关键议题上,双方显然仍有很大分歧,目前也不清楚下轮谈判将在何时何地举行。但有迹象显示,中方作出更多妥协以结束美中的贸易争端。 

声明说:“1月7日至9日,由美国副贸易代表杰弗里·格里什(Jeffrey Gerrish)率领的美国官方代表团在北京与中国官员举行了会谈,讨论如何在两国贸易关系中实现公平、互惠和平衡。

官员们还讨论了全面落实各项协议的必要性,对落实情况必须不断核查和有效地强制执行。此次会谈是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达成的共识的一部分,两位领导人同意在90天内谈判,以实现中国在强制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网络攻击和出于商业目的的网络窃取商业机密、服务业、农业这些问题上必要的结构性转变。

会谈还重点讨论了中国对于从美国购买大量农产品、能源、制成品以及其他产品和服务的承诺。美国官员转达了特朗普总统对于解决我们持续存在的贸易赤字和结构性问题以改善两国贸易的决心。”

声明表示,美国代表团将汇报会谈情况,以获得关于下一步行动的指导。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星期三上午就最新一轮美中贸易谈判发表简短声明,称此次谈判是落实美中元首去年12月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会晤时达成的,通过90天谈判取得中国结构性改革,包括强制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网络入侵和网络窃取商业秘密、服务和农产品。谈判还集中在如何落实中国大规模购买美国农产品、能源、制成品和其它商品和服务的承诺。

到北京时间周四(1月10日)凌晨,中方尚未就此次谈判发表正式声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周三的例行记者会上仅确认双方谈判已经结束,但未发布任何细节。他说:“我可以确认,中美经贸磋商已经结束,磋商的结果我相信很快就会发布。至于这里是否包括下一轮磋商什么时间、怎么举行,也许发布的消息里会有。”

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的话报道,双方在中国扩大采购美国商品和服务以及进一步向美国资本开放中国市场方面取得进展,但并有突破。知情人表示,双方的分歧在于中国政府削减对本国企业的补贴和知识产权保护方面。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声明特别提到,美中之间达成的任何协议都需全面落实,包括持续检查和有效执行。很多美国官员和企业抱怨,中国过去常常逃避兑现承诺。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说,美方谈判人员要求中方的采购计划给出具体的采购项目和采购日期。

美中双方目前都有意尽快给这场已持续数月的贸易争端划上休止符。一方面,北京已意识到美中这两个世界最大经济之间的贸易争端正加剧中国经济增速的放缓。中国官方的统计数字显示,2018年11月中国工业企业利润三年来首次出现下滑。有报道说,中国东南沿海地区一些中小企业因接不到订单已提前给工人放春节长假。

在另一方面,持续的贸易争端不断扰乱美国的股票市场。美国股市在年前几次出现大幅震荡,中国疲弱的经济数字和美中贸易争端是原因之一。而美国总统特朗普总是喜欢把美股的表现作为衡量其经贸政策成就的一个主要指标。

特朗普星期二曾发推文说,美国与中国的贸易谈判“进展非常顺利”。中国副总理刘鹤在美中本轮谈判首日也出人意料地现身谈判现场。

如果双方对本轮谈判结果满意,下一轮谈判将有可能移师华盛顿,由中国副总理刘鹤直接面对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美中首脑去年12月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会晤时,特朗普总统正式授权莱特希泽负责主导美方与中方的贸易谈判。莱特希泽的入场被中方视为是一把“双刃剑”。这一方面显示,特朗普总统现在有意与中国敲定一个一揽子协议。但另一方面,莱特希泽是一名棘手的谈判对手,他长期对中国持强硬立场。

眼下,北京似乎已下决心尽早解决与美国的贸易争端。在美中恢复谈判之际,中国接连释出善意,包括放弃对美国汽车征收报复性关税,以及大规模采购美国大豆等农产品。据报道,北京还考虑出台一部法律,禁止中国地方官员通过许可协议和合资企业的方式强迫外国公司交出核心技术。本周二,在美中谈判进行之际,中国农业农村部批准向五项农业转基因生物发放安全证书,其中涉及美国大豆。

中国官方新华社环球副总编辑刘洪开设的微信公众号“牛弹琴”深夜发文,积极评价本轮美中谈判。文章坦承中国对美存在巨大顺差,因此“多进口一些美国的好东西,这也有助于满足中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作者似乎也认同美中贸易存在结构性问题。文章说,“美方提出的一些结构性诉求,乍一看似乎咄咄逼人,但仔细想想,这正是我们深化改革开放所需要做的。”

5 (100%) 1 vote
Posted in 中美关系

相关新闻

1 Comment

  1. 自由飛鷹

    一个国家,政府的诚信和信誉最重要!信誉破产,一切完蛋!而政府信誉并不在于“说到做到”,而是司法独立下的法律保障和言论自由下的新闻监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