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毛泽东最信任的通房丫头张玉凤 仍健在,秘密太多了

在毛主席的晚年,他因为身体问题,开始极少出门,也极少见人,甚至连自己的妻子和孩子都很少能见到他,每天守护在他身边的就是他的生活秘书,也是机要秘书。而毛主席的生命中,最后一位机要秘书,也是他最为信任,并且成为了精神寄托的女性,她为主席保守了许多的秘密,她就是张玉凤。

张玉凤原本只是毛主席专列上的一名服务员,去因机缘巧合,在1970年,她收到通知,来到了中南海,而她被分配到的任务就是,成为毛主席的秘书,也正是如此,她成了陪伴着毛主席度过人生最后一段时间的女人。

张玉凤是个十分细心的人,这是从一些小事上就能体现的。毛主席晚年的贴身护士孟锦云在中南海担任毛主席护士后的第四个月,原本热情的主席突然对她冷漠起来,对话中,主席总显得十分的不耐烦。后来张玉凤才告诉她,原来是毛主席的房间十分安静,而每次小孟出现都一声不吭,吓到了主席。后来孟锦云才知道,每次进房前要先有点小声响。


在主席晚年,连说话都显得有些艰难,他说话总是发出一些不连贯的音节,但是张玉凤仿佛都能听清楚一般,解读出来,并且丝毫没有偏差的纪录下来。而且毛主席的晚年,虽然病重,却十分不爱吃药,并且也不改抽烟的习惯,从来没有学过任何医护技巧的张玉凤,就自学了医护技巧,照顾着主席。在毛主席犯支气管炎的时候,在毛主席作息不规律的时候,都是张玉凤陪伴着他。


在毛主席身边担任秘书,并且是形影不离的,这样的工作,张玉凤自然会接触到一些国家的机密,而毛主席却毫不在意,十分的信任张玉凤。

这样的一份信任,也让张玉凤有了一份责任感,她从未过问过任何国家决策,也从不给主席提任何建议,只是默默地听主席说,陪伴着他,这让晚年倍感孤独的主席,也找到了一丝温暖。直到主席逝世后,张玉凤又回到了列车上,再次成为一名服务员,但是这时候不乏有一些人,来找张玉凤麻烦,希望从张玉凤口中得知一些主席的秘密,而张玉凤却守口如瓶,一直为主席守住了这些秘密。

一直以来,对于张玉凤,有着很多的文字追踪于她。有党史研究的,有纪实报告的,还有民间演绎天上地下信口开河的文字。对于后者,张玉凤选择沉默,承担了太多不该承担的附会。

张玉凤的善良、付出、守纪,是值得我们报以极大尊敬的一个人。 有关她最简单的介绍文字是这样的:张玉凤,女,1944年1月27日出生,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人。1962年至1970年在毛泽东乘坐的专列上工作,1970年至1976年为毛泽东身边工作人员,1974年至1976年任毛泽东的机要秘书。 1976年后张玉凤去了哪里,干了什么虽然是人们关注的话题之一,但是,已不太重要了。

重要的是张玉凤走近毛泽东、守护毛泽东,到最终送走毛泽东,她一直是一个最知情毛泽东的人。 1962年至1970年,从“七千人大会”后到中共九届二中全会(庐山会议),这中间经历了很多的重大历史事件,其中最主要的是,像毛泽东与刘少奇的冲突、发动文化大革命、与林彪的冲突等等;这个时候的张玉凤,还只是一个旁观者。

但作为毛泽东专列上的服务员,她一定看到过很多很多。 而1974年至1976年9月9日毛泽东临终,张玉凤已经是毛泽东的机要秘书了。这期间,中国政治经历了邓小平复出、四届人大召开、江青集团力量坐大和式微、毛远新出任毛与政治局的联络员、周恩来病重、所谓的“反击右倾翻案风”、总理人选安排、大量受屈干部的政策落实、军队干部对调、再次扳倒邓小平、天安门追悼周恩来活动、唐山大地震、毛泽东去世、毛去世后各派力量的角力、粉碎“四人帮”等等重大事件。

毛的私生活骇人听闻。外表上,他凝重端庄,而又和蔼可亲,俨然是一位忠厚长者。但是他一贯将女人作为玩物;特别到晚年,过的是糜烂透顶的生活。他没有别的娱乐,玩弄女人成了他唯一的乐趣。

张玉凤是毛十四年最亲近的的随员。张玉凤曾为毛出巡全国时私人专列上的服务员,现在则是他的机要秘书。

张玉凤泳装与毛泽东合影
毛泽东与张玉凤合影

张玉凤与毛初次相遇于毛在长沙举办的晚会上。那是一九六二年冬,她那时年方十八,天真无邪,有着大大圆圆的眼睛和白皙的皮肤,她主动请主席跳舞。就在那次晚会上,毛与张连续跳了几场舞,等到舞会结束,我亲眼看见了毛携了张玉凤的手回到他的住室。

1972年毛泽东在人民大会堂会见尼克松,在与尼克松握手的同时,毛泽东的左手紧握张玉凤

在新华社随后刊出的照片中,张玉凤的形象被删去

毛与张的关系十分亲密,毛也有其他几位女友。现在仍有两位原空军政治部文工团的孟锦云和李玲诗在做毛的护士,替他擦身和喂食。但张玉凤待在毛身边最久。虽然在岁月催折下,她也开始饮酒,但她一直深受毛的信任。

Posted in 官场黑暗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