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火还是烧到中国身边 俄乌战争推倒了首张多米诺

终于,那场隔岸之火,还是延烧到了我们身边。

当地时间3月10日6时(北京时间5时)许,韩国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完成总统选举100%计票。反对党候选人尹锡悦得票率为48.56%,以0.73%的极微弱优势战胜现任总统文在寅的继承者李在明,当选了新一届的韩国总统。

0.73%,这是一个微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差距,大选前任何一点风吹草动发生一丁点改变,都可能会让这个结果完全不一样。而这样论来,也许胜选的尹锡悦最该感谢的那只“蝴蝶”,是刚刚爆发的那场俄乌战争。

非常巧,在此次大选结果公布前,我刚刚跟一位在韩国谋生的朋友聊了聊。

据他说,韩国民间对这次俄乌冲突的关注达到了空前的高度,虽然争论也许没有中国国内这么激烈,但关注程度远远过之。几个主要报纸和电视台连篇累牍的都在报这个事儿,风头甚至一度盖过了大选本身。

而且非常奇特的是,除了少部分人表现很激动之外,大多数韩国人看完了俄乌局势以后,没有像欧洲国家的人那样直接上街,只是保持了一种异常沉默但又异常关切的状态。

分析一下你会发现,韩国人确实太有理由关注这场战事了,因为俄乌关系与朝韩关系其实有很多相似之处:

俄乌与朝韩都是被联合国所承认的主权国家,而历史上也曾都是一国,朝韩还是真正的同一个民族。

韩国政坛变天!俄乌战争推倒的第一张多米诺

胜选的尹锡悦

而与俄罗斯相似,朝鲜也是一个军事实力大于其经济实力的国家。

且朝鲜一直遭受着西方比俄罗斯更长久的制裁——这意味着如果仗真打起来,朝鲜对西方那些制裁会比俄罗斯更不敏感。

另外,朝鲜也是已经在事实上拥有了核武器的国家,韩国则是一个核门槛国家,普京这次一边打仗,一边对西方采取核威慑的策略,到底会起到什么样的效果,朝韩眼下可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当然,与俄乌之间巨大的军事差距,让人们普遍预期乌克兰最终会屈服不同,韩国人应该是不会认为他们的北方邻居一旦开打有能力把他们吃掉。但战争把乌克兰城市炸了个稀巴烂的惨状他们可都看到了。基辅距离乌白边境只有100公里,可首尔距离三八线更近,只有34公里,朝鲜都不用导弹,一轮火炮齐射就打过去了,就能达成“首尔一片火海”的目的。

所以只要战端一开,无论谁输谁赢,韩国老百姓已经输了,他们的小日子会被打碎,他们的家园会被摧毁。作为一个已经进入发达国家行列的国度。韩国人有多不愿意这样的悲剧在自己身上发生,你想想看就知道了。

所以选择一条怎样的路径避免这种未来,是左右他们怎样投票的一枚最关键的砝码。

即将卸任的总统文在寅,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平和,也让我们中国人更喜欢的人。

作为脱北者后代的他,在外交上施政有一个基本判断,既相信朝鲜是可对话的,而韩国应该在中美俄日等国家之间的执行一种“间于齐楚”的准中立政策。

所以在上台后,文在寅对朝延续了卢武铉时代的“阳光政策”,缓和南北关系。

而对中俄,面对棘手的萨德导弹问题,文在寅总统作出了“三不承诺”,既韩国不再考虑追加部署“萨德”系统,不加入美国反导体系,不会将美日韩三方现有的军事合作发展成为三方军事同盟。

韩国政坛变天!俄乌战争推倒的第一张多米诺

这个三不承诺,可以说是这几年中韩关系维持和半岛稳定的基石。

但很多人忘记了,这个基石之下还有另一个基石,那就是韩国方面预期中国和俄罗斯能够动用其影响力制约朝鲜的行动。

也就是说,在目前的格局下,中俄两国充当了朝鲜对韩关系中的一种“中保”。并用这种担保稳住韩国,换取了它的“三不承诺”。避免了半岛局势的两极化。

可现在的问题在于,俄乌战争一爆发,至少俄罗斯在这一体系中“担保人”的信用度已经严重降低了。朝鲜如果效法俄罗斯对乌克兰采取“特殊军事行动”的方式,处理对韩关系,在逻辑上似乎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至少俄罗斯无法说什么了——你干得,凭什么我干不得。

所以自本轮俄乌危机加剧起,韩国国内对文在寅外交思路的质疑就在剧增。最终,战火的燃起,帮助文在寅的反对者尹锡悦拿下了最后一点至关重要的选票。

尹锡悦这个人,现在被称为“韩国的川普”,他的外交主张与文在寅是刚好相反的。他主张韩国在中美竞争中应该站在美国一边,继续引进萨德系统,在中韩与日韩之间优先发展日韩关系,甚至加速将美日韩三国军事合作变为真正的军事同盟——简单的说,尹的主张每一条都戳在了文“三不原则”的肺管子上。他这些主张一旦施行,半岛目前稳定的基石就没了。

多说一句,尹锡悦这次打出的口号叫“必生则死,必死则生”,这个必须要用汉字表达的口号的火药味,你自己体会一下……

按说这种典型的韩国右翼主张,在过去的韩国市场也是有限的,因为半岛和整个国际局势的相对缓和让韩国人觉得他们还有“间于齐楚”的空间,即便右翼总统执政,受相当数量民众支持的左翼也会用议会对其进行制衡。

可是俄乌局势恶化后,这种制衡力量可能随着韩国人剧增的安全焦虑消失,韩国人将更加认同尹的主张。认为自己应该赶紧选边站。证据是,尹锡悦之前在接受韩国《中央日报》采访时的一句话,近期被不断地引用。他当时说:“只有韩美关系巩固了,中国等其他国家才会尊重韩国”。

当然,说是一回事,尹上台后能不能最终执行他的外交转向,取决于介时他有没有足够的例证来堵韩国左派的嘴。

而目前看,最有可能被尹拿来当案例推动其主张的,就是俄乌战争的最终结果。

尹锡悦正式上台要等到5月,到时候俄乌战局应该已经明朗化。根据战争的三种不同结果,韩国可能产生三种不同的反映:

如果战争最终结果是俄罗斯全赢,打成了全部或者大部分战争诉求,普京挟胜利之威巩固了自己在国内的政治地位。那么这种核威慑加常规武装入侵的思路,就会成为一种新的范式。韩国民众会非常担心这种范式被朝鲜拿来套用在自己头上。这种情绪是中俄很难安抚的、无疑会帮助尹执行他加速倒向美国的计划。

如果战争的结果是俄罗斯被拖垮,甚至出现俄内部政局的不稳定,那么对半岛局势来说也不会是一个好消息:因为俄罗斯是朝鲜目前为数不多的仍能进行正常贸易的国家,俄政局的不稳甚至哪怕只是经济的持续衰退,都会殃及朝鲜这条“池鱼”,受到波及后的朝鲜会做出什么反应是不可预期的。一旦北邻有动作,韩国一定也会作出反应,尹锡悦执政的情况下,这个反应中最大的可能性,恐怕依然是加速向美国靠拢。

韩国政坛变天!俄乌战争推倒的第一张多米诺

这样算下来,能说服韩国保持目前外交政策不变的结局只有一种:俄乌打到最后握手言和,乌克兰没有被逼就范,俄罗斯也没有崩溃。双方退回到近似2月24日开战前的那种状态。唯有如此,韩国国内左派才有充足的理由反对尹的亲美主张,维持半岛目前相对稳定的局势相对长的一段时间。

韩国政坛变天!俄乌战争推倒的第一张多米诺

当然,局势最终怎样发展,已经超出了我们可左右的范围。

写到这里,不由得要感叹一下,中韩关系应当说是在近30年来我们在周边关系中经营最为成功的关系之一。

短短30年中,两国从尚未建交(今年刚好是中韩建交30周年)到一度成为在历史问题等问题上“共斗”日本的伙伴,再到萨德危机被成功按下暂停键。中国一直在利用相对还不错的中韩关系,成功阻滞了美日在亚太地区组建“小北约”的企图。而韩国的存在,也给亚太各中小国家提供了一个在中美之间不选边站的外交范式。所以维护良好中韩关系的价值,对我们来说,是必须收好的一个官子。

可是“拉韩”战略能够执行,前提是半岛乃至整个国际局势必须处于相对缓和期,让韩国民众认为安全问题还不是那么迫切的考量。这样他们才会支持文在寅政府执行军事上靠美国、经济上跟中国、历史问题上斗日本的策略。保持准中立的态势。

如果和平的大环境消失了,韩国民众对安全的担忧压过了对经济发展的渴望,那么中国用以拉住韩国的经济纽带,其效力就将大打折扣。

这不仅会造成萨德问题等阴影的重现,韩国加速倒向美国也很可能会在亚太地区产生连锁反应,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新加坡甚至越南等一连串还在中美之间“间于齐楚”的国家将跟从效仿。这将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所以,就像我在《谁是朋友,谁是敌人,要不要分的那么清?》一文中一再说的:维护世界整体的和平与稳定,保证各个中小主权国家及其国民有足够的安全感,这是对我们最为有利的格局。因为只有让这些国家首先感到安全,他们才会更多的在乎发展。而发展所必须的经济合作,恰恰是我们中国最能发力的方向。

只要环境和平了,生意做多了,伙伴拉住了,美国对华的包围网,就永远只是纸上谈兵。

所以我们应当祈愿俄乌之间的战火尽快的、以让俄乌双方都能接受的方式结束,不要再发生更大的地缘地震了,震得韩国这张脆弱的多米诺骨牌倒向美国,并引发东亚地缘的连锁反应。

事实上,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们最该祈愿俄乌这场倒霉的战争不要发生。

这绝不是“圣母心”,而是基于我们中国实实在在利益的考量:当下的中国,只有在“去冷战”的和平环境下,才能扬长避短,最大限度的发挥我们的优势——合作的优势,发展的优势,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优势。

而一旦冷战重临,各国尤其是我们周边中小国家将安全考量优先于他们的发展考量,我们赖以合纵连横的“长项”就会丧失,进而陷入被动之中。

中国是当今世界上最需要和平,也最呼唤和平的国家。用心想想,你会发现这绝对不是一句政治正确的套话。

所以请那些为战争较好的人闭嘴,你们所期望、呼唤的那种局面,将最严重的损害我们国家的切身利益。

最后,但愿韩国这张关键的多米诺骨牌不要倒下,也愿和平早日降临第聂伯河之畔。

因为远方的这场战火,真的已经开始延烧到了我们身边了。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治国无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