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两个奥林匹克网站悄悄删改谷爱凌国籍信息

代表中国队的18岁中美混血女将谷爱凌,日前在北京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大跳台比赛中夺金,中共高调宣传。

但有关在美国出生的谷爱凌国籍之谜仍在延烧。据最新消息显示,至少两个奥林匹克网站删除了有关她公民身份相互矛盾的信息。

谷爱凌vs徐州铁链女
谷爱凌vs徐州铁链女

美国之音2月12日报导,在谷爱凌2月8日夺金之后,两个奥林匹克网站删除了有关她公民身份相互矛盾的信息。

其中北京冬奥会组委会的网站Beijing2022.cn,原来有一个英文的谷爱凌简历介绍,其中一段英文说:“2019年在第一次在意大利获得世界杯金牌后,她放弃了美国国籍,加入中国国籍,以便能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代表中国。”

2月9日在网上浏览时发现,谷爱凌宣布放弃美国公民身份的信息仍然在她的介绍内容中。但到星期四(10日)再看同一个网页时,有关的段落已经改写成:“2019年在她第一次在意大利获得世界杯金牌后,她决定将代表中国参赛。”

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网站Olympics.com在2月4日开幕后的头几天,也有涉及谷爱凌公民身份的自相矛盾的信息。

Olympics.com网站有一题为“你不知道的谷爱凌的5件事”的文章,其中一句话的结尾是,谷爱凌具有“双重国籍”。但是,这句话在星期四也从文章中消失了,而这句话至少在2月5日仍在网上。

美国之音星期五(11日)分别发电邮给北京奥组委和国际奥委会(IOC),以及在Instagram上发信息给谷爱凌,并发邮件给谷爱凌体育和时装代言管理公司,以了解前述信息删改情况,但没有收到任何一方的回复。

美国之音没有提供Beijing2020.cn(英文)和Olympics.com两个网站在未删改信息之前的截图。

大纪元记者查证发现,前述两个网站目前的相关情况属实。不过,在Olympics.com网站题为“你不知道的谷爱凌的5件事”的文章中,有一句写道:“在两年后的2019年,她在意大利的斯兹阿尔姆坡面障碍技巧比赛中斩获个人首个世界杯分站赛冠军,之后她就改变了国籍,入籍中国。”

(记者补记:2022年2月13日再查询Olympics.com网站题为“你不知道的谷爱凌的5件事”的文章,发现又在文末出现这一句:With dual nationality and a growing digital influence in both sport and wider society, we can’t see her coming off this list any time soon!。也就是再次出现“双重国籍”表述;另外,前一天记者查证该文说到2019年谷海凌改变国籍,入籍中国,再度被修改为:Two years later in 2019, she won her first World Cup event in Seiser Alm, Italy, in slopestyle before switching allegiances to her mother’s birth country China.也就是去掉了改变国籍字眼。详见网页存档。)

大纪元查看北京奥组委的中文网站,有关谷爱凌的介绍只有她基本的个人、赛事等信息,显示代表中国,出生和居住地则均为美国。

谷爱凌是否“双重国籍”成谜

谷爱凌出生于美国旧金山,她的母亲是移民美国的中国人,父亲是美国人。2019年,谷爱凌在Instagram上宣布,她的体育生涯将从效忠美国转向中国。

但是在本届冬奥会上,她是否持双重国籍至今仍模糊不清,这成了国际媒体和社交用户热议的话题。

根据奥林匹克宪章第41条的规定,谷爱凌必须是中国公民身份才能代表中国参赛。而按中国国籍法第8条规定,当一个人要成功归化成为中国公民,不能“保留外国国籍”。

2月10日,新媒体“华尔街电视”的记者李其,曾在推特分享她就谷爱凌国籍问题质询国际奥委会获得电邮回复的截图。

国际奥委会在回复中表示:“谷女士已于2019年取得中国国籍。基于严格遵照《奥林匹克宪章》41条1款和2款附则的规定,在2020年洛桑青年冬奥之前,她的体育国籍变更已于2019年12月提交给国际奥委会执委会,并获得批准。中国奥委会遵循适当程序,提交了必要文件,包括她的中国护照副本。因此,谷女士完全有资格代表中国队参加2022年冬奥会。”

中共驻纽约总领事馆2月8日曾回应英国广播电台(BBC)称,谷爱凌肯定须“经过归化入籍或者在中国得到永久居留权”,才能代表中国队参赛,她和另外四名运动员都“经过了相关程序”云云。但中共当局没有明确回应外界有关谷爱凌是否有“双重国籍”的诸多质疑。

谷爱凌在冬奥夺冠后,则一再回避正面回答“是否已放弃美国籍”的问题。她的说法是“在美国是美国人,在中国是中国人”。

目前从美国官方未发现有关她放弃美国国籍的公开信息。美国官方尚未就谷爱凌是否已经放弃美国公民身份发表置评。

中国的归化运动员为何国籍如此敏感?

包括谷爱凌在内,中共当局招募了30名与外国有关系的归化运动员(加入中国国籍)参加本届冬奥会,其中28人是冰球运动员。

美国之音引述美国密苏里大学圣路易斯分校(University of Missouri-St.Louis)人类学教授苏珊.布劳内尔(Susan Brownell)说法认为,中共冬奥会组织者在中国冬奥会运动队中谷爱凌和其他29名归化运动员公民身份上保持缄默,是为了避免公开宣布可能给予谷爱凌或任何其他在外国出生和在外国长大的运动员罕见的国籍法例外情况,在他们没有放弃双重国籍时,就将他们归化成中国公民。中国有成千上万的人都想保持双重国籍,如果你给予运动员双重国籍,其他人就会马上说,“我呢?”

对此,旅澳法学家袁红冰对大纪元表示,中共政权所制定的都是虚假的法律,政治实用主义是它们的法律的灵魂,可以任意修改法律,但它们从来不真正的遵守他们的法律。

原北京首都师范大学教授李元华说,很多冬奥冰雪项目在中国并没有任何基础。中共为了拿出成绩增加民众对其专制集权的认同感,只能走归化捷径。在这个归化过程中,投入大量资金。同时不惜去破坏自己不允许双重国籍(的法律),回避不谈。

李元华说,其实很多国家的奥运选手,平常的训练都是自己花钱请教练,自己去俱乐部参赛。到了国家有选拔赛、集训时,国家才会提供一些训练经费。“这其实更符合奥运会最初的精神,大家参与,然后有一个竞赛的精神,并不像中共把体育政治化,不是关心体育本身,想用体育比赛的成绩贴金到中共自己脸上,还不计成本,不计代价,不惜一切手段。”

(大纪元记者骆亚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Posted in 悲惨世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