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他们:高喊爱国,不愿回国;大骂美国,留在美国

今天在美国的内华达州,和三个华人坐在一辆汽车上。

美国和墨西哥的边境墙,阻挡偷渡客
美国和墨西哥的边境墙,阻挡偷渡客

他们一个50多岁,皮肤黧黑,东北人,我称他“老黑”。

一个40多岁,山东人,脸上最显著的特征是一个红彤彤的酒糟鼻子,我称他“酒糟鼻”。

一个30多岁,河北人,皮肤较白,我称他“小白”。

他们来到美国,最长的有十几年,最短的有七年。

都是偷渡过来的,都没有没有美国户口,都在美国打短工。

他们什么都干,装修、搬家、货运、仓库……只要能赚钱就行。

他们:高喊爱国,不愿回国;大骂美国,留在美国

正在翻墙进入美国的偷渡客

东北人老黑的偷渡经历很有传奇色彩。

他先去莫斯科,然后从莫斯科到古巴,再从古巴到墨西哥。

在墨西哥,蛇头带着他搭梯子爬上美墨边境的高墙。

然后从高墙上跳下去,进入美国。

当时这一批偷渡到美国的,有十几个人,不但有华人,还有古巴人、墨西哥人。

人家的脚都没有扭伤,就他扭伤了。

双脚一踏上美国的土地,那些人跑得飞快,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

只留下老黑一个人躺在地上鬼哭狼嚎。

天亮后,巡逻车过来了,把老黑拉走。

老黑被关了15天,扭伤的脚也治好了,然后就离开了边境线。

他编造了各种谎话,骗取了警察的信任,这才把他放出来。

他一出来,就像鱼归大海,消失得无影无踪。

老黑最喜欢说的是分析朝鲜半岛形势。

因为他家距离鸭绿江很近。

他说,朝鲜一定会占领韩国,朝鲜是正统国家,韩国是歪门邪道。

因为朝鲜的名字继承了朝鲜半岛的称呼,所以,朝鲜一定能够打败韩国,邪不压正嘛。

老黑说,要不是那一年美国侵略朝鲜半岛,朝鲜早就解放了韩国。

“朝鲜把韩国平推到大海里喂王八。”他用了“平推”这个词。

我问:“现在朝鲜和韩国,哪个国家的老百姓生活好?”

他说:“不能用老百姓的生活来判断谁是正义的,国家利益高于一切,老百姓一定要服从国家利益,朝鲜老百姓再穷,可朝鲜是正统的江山;韩国老百姓再富,可他不是正统的,一定会自取灭亡。”

酒糟鼻的偷渡经历也很传奇。

他是坐着冷藏车从墨西哥来到美国的。

他和几个人藏在冷藏车的里面,外面放着冰块,冰块里放着鱼虾。

入关的时候,美国海关想不到冷藏车的里面还藏着人。

因为零下十几度的冷藏车里,不可能有鲜活的生命在里面。

冷藏车一开进美国,就赶紧驶入一片树林里。

他们这几个人中,有两个冻死了,其余的勉强活下来。

酒糟鼻对“天下形势”很有研究。

他认为,中国一定会很快取代美国,成为世界老大,并最终灭亡美国。

房地产
房地产

他说,中国这些年房价增长非常快,物价也增长非常快,为什么?因为中国经济增长很快,经济增长快了,物价房价自然就增长了。

他还说,美国这些年物价房价几乎没有增长,也就疫情期间,增长了一点点,为什么?因为美国的经济停滞不前,所以,美国一定会被中国超越。

他认为,中国经济发展快,所以物价长得快;美国经济不发展,所以物价不涨。

我问:中国和美国谁更厉害?

酒糟鼻说:那当然是中国厉害,中国联合俄罗斯、朝鲜、越南,可以很轻松地打败美国及其一切走狗。

我说:我听中国的军事专家说,美国的军事实力是世界第一,而且所有的国家加在一起,也没有美国的军事强。

他说:先下手为强,先给美国偷偷放几颗原子弹,美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灭亡了。

我问:那你呢?

他说:我会提前回到中国。

我笑了笑,连你一个偷渡的都知道要放原子弹了,美国情报部门会不知道?

小白是坐着货船,从中国直接来到美国的。

移民中介给了小白一张假船员证,小白拿着假船员证,登上了一艘开往美国的货轮。

货轮一到美国,小白拿着假船员证,骗取了美国海关的信任。

然后,他随便上了一辆出租车,向着美国境内狂奔。

小白喜欢谈论历史。

小白在美国通过网络看抗日剧,他对抗日剧津津乐道。

他说,国民党和蒋介石都是投降派,要不是八路军和新四军英勇抗战,中国早就被日本人占领了。

小白最喜欢看《亮剑》,他说他是把《亮剑》当成历史来看,它通过《亮剑》得出结论:国民党军队都是投降派,蒋介石也是投降派。

小白还和老黑一起探讨朝鲜战争

小白说:美国坏透了,要不是美国,苏联和咱们、朝鲜联合起来,早就让红旗插遍全世界。

我们在车上坐了两个小时。

基本上是他们口若悬河,我只是倾听。

我问:你们会英语吗?

他们说:不会。

我问:中国好,还是美国好?

他们说:当然中国好,美国太差了。

我问:美国这么差,你们为什么要来到美国?

他们说:美国钱好赚啊,随便干个工作,一月就有很高的收入。要不是美国工资高,我们跑来美国干什么?

老黑说:前天,我儿子打电话给我说,他谈了女朋友,想买辆二手车。我说,要二手车干什么,要买就买新的,爹在美国赚大钱了,车子你随便挑,爹给你付全款。

小白说,他在东莞打过工,一月三四千元,现在在美国干零活,一月有三四万人民币,“美国的工资比国内高多了,傻瓜才会回去。”

我又问:如果现在有飞机让你们免费乘坐,你们愿意回去吗?

酒糟鼻说:那我不愿意,像我这种年龄,回去了连工作都找不到。

我问:你们以后怎么打算?

他们都说:想办法弄个美国户口,有了美国户口,哪怕啥都不干,每月都能领钱,吃喝不愁。

我以我的人格发誓,在美国,像老黑酒糟鼻小白这样的偷渡客很多。

我采访过上百名偷渡客。

他们当年通过蛇头,偷渡到美国,一直打黑工,至今没有获得美国国籍。

他们提起美国就咬牙切齿,认为美国是世界上最坏的国家。

但是,只要听说谁拿到了美国户口,他们就各种羡慕嫉妒恨。

他们表里不一,人格分裂,他们都具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性格。

这种匪夷所思的性格,在文学史上所有文学作品中都没有出现过。

他们发自内心爱中国,但是他们却不愿意回中国;他们对美国怀有刻骨仇恨,但是却想尽一切办法留在美国。

我以前采访过一个78岁的中国老太太,在美国做按摩。

你没有看错,确实是在美国做按摩,78岁了,还打扮得花里胡哨,脸上擦着粉,像驴粪蛋蛋上镀了一层霜。

老太太也是偷渡到美国的,沿着厄瓜多尔……巴拿马……墨西哥,历尽艰辛,历经大半年,九死一生偷渡到美国。

她非常热爱中国,最喜欢唱红歌,认为中国什么都比美国好,美国实在糟透了。你要是说一句中国某一方面不好,她就要跳起来打你的耳光。

但是,她就是不愿意回去,她说:“我这么老了,到中国哪里能找到工作?在这里一月还能赚这么多钱,比中国坐办公室的都赚得多。”

(作者:孤灯书生)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