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湖南官员发文 炮轰栗战书?栗战书被习近平出卖就和高岗被毛泽东出卖一样

一名网红湘官日前公开轰“原贵州省委主要领导人”腐败。

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韩正

历来被视为习近平亲信的栗战书,疑是被攻击的目标。由于临近中共高层换届的二十大,此事背后或另有内情。

网红湘官公开轰“原贵州省委主要领导人”腐败

大陆网红纪检官员“御史在途”(真名陆群)沉寂多年,在2022年新年第二天突然再度发炮,矛头直指曾任“贵州省委主要负责人”的领导人。

“御史在途”1月2日在新浪微博发布的这一篇题为〈为一个被贵州官员逼上绝路的企业家“办实事”的经历〉的长文,并附上调查报告。这篇文章现已被删除,在网络上也找不到原文,但李嘉诚之子李泽楷控制的香港《信报》1月3日报导了该文主要内容。

该篇举报文章披露,一名湖南煤矿老板曾盛国,2010年到贵州安顺市关岭县投资2亿元人民币开办煤矿,5年后发觉疑遭相邻“坪子地煤矿”盗采17万余吨煤炭,但官方地质队勘察的最后结论是盗采6,000吨。曾盛国上访至今没结果。

陆群说他2021年5月介入此事,向时任安顺市委领导张某(曾盛国举报是保护伞)发了3条简讯联系都不获回复。而根据曾盛国举报,贵州省委原主要负责人的舅子长期在安顺一带搞项目,涉嫌在背后为坪子地煤矿进行运作。

陆群指出,“这一讯息非同小可,如果情况属实,这将严重影响原省委领导的‘光辉形象’,甚至带来廉政污点”。

陆群还表示,曾给贵州省委原主要负责人写信报告,也给其秘书发简讯提醒,均没回应。他表示由此断定:那人确实是贵州省委原主要负责人的舅子,该省委原负责人“甚至不排除出面打过招呼”。

现年50岁的陆群,曾任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早年就因网路反腐成为网路大V。2014年8月,陆群实名举报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在“金银花更名”事件中“为利益集团代言”,据说因此受到上级的约谈和批评。2015年4月28日陆群在微博宣布辞职。之后,陆群到国企工作,现任湖南财信金融控股集团纪委书记,但他曾自称只是非公务员编制。

查看“御史在途”微博发现,有关帖文的简述文字仍然留存,但附件已无法打开。该微博账号近期帖文有针对“湘西教师李田田”事件的点评,是站在中共官方的维稳立场说话。

“御史在途”1月2日发布的题为〈为一个被贵州官员逼上绝路的企业家“办实事”的经历〉的长文,点击显示“此内容违规,无法查看)。(网路截图)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贵州纪委1月1日宣布,该省已退休五年多的发改委原主任付京被查。付京早年长期在安顺任职,曾任安顺市重点工程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安顺市国有资产营运管理公司总经理,贵州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专职副主任。2007年起,付京任贵州省发改委副主任,2009年同时担任贵州省能源局局长,2012年任贵州省发改委副主任,2013年任贵州省发改委主任。

付京所涉问题,疑与前述陆群所曝光的湖南煤矿老板曾盛国案有关。

“原贵州省委主要领导人”是谁?

笔者分析陆群的这一爆料,认为所说的“贵州省委原主要领导人”,在中共体制语境下,就是指原贵州省委书记。

中国贫困大省贵州已走出了四名中共所谓的“国家领导人”,除了1980年代曾主政贵州的前中共总书记胡锦涛,还有现任政治局常委栗战书(2010年8月-2012年7月)、现任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赵克志(2012年7月-2015年7月)、现任政治局委员兼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2015年7月-2017年7月)。此外,在陈敏尔之后的继任者是现任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的孙志刚(2017年7月-2020年11月)、谌贻琴(2020年11月-现在)。

尽管目前还难以确认陆群举报文章所指的“贵州省委原主要领导人”是哪一位,但根据涉案时间(2010年起),可能涉及的是时任贵州省委书记就是现任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员长栗战书。

陆群身在体制内,对中共严厉的言论管控应该非常清楚,况且他早年只是一些小打小闹的批评体制事宜,也受到约谈,对于他也自知体制内无法解决的事,居然可以通过网路公开曝光触及中共高层的事件,这一点非常令人感到可疑。

一种可能是陆群自己确是突然有敢于挑战高层权贵的大胆,如此当然令人钦佩。但另一种可能是中共高层中有人指使陆群做此事,与中共二十大之前内斗加剧有关。

陆群现职仍属于纪委系统,这一系统最大的上级领导是现任中纪委书记赵乐际。赵乐际当年就是在曾庆红任中组部长时,被提为全国最年轻的省长。

 

栗战书缺席 - 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王岐山出席茶话会并观看演出
。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王岐山出席茶话会并观看演出

栗战书离奇缺席重要场合

这一次陆群放出的黑料,时机到了离中共二十大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2022年开始的第二天。

而就在2021年12月31日,中共全国政协举行2022年新年茶话会,习近平等6名政治局常委和国家副主席王岐山赴会,唯独栗战书缺席,引发猜测。

不过,贵州省政协前主席龙志毅2021年12月31日因病离世,享年93岁,其遗体告别仪式1月2日在贵阳举行,官媒报导的哀悼人士包括栗战书。

栗战书缺席新年茶话会,到底是何原因?有人认为是失势的信号,但也有人说可能只是因为健康原因。如今陆群此次网路举报,令人不由得遐想联翩。

现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生于1950年,到今年秋季的中共二十大,预料会退休(2023年两会卸任人大职务)。

栗战书历来被视为习近平的铁杆,被指与习近平有着某种特殊的神秘关系。1980年代习近平在河北正定县任县委副书记、书记期间,相邻的无极县县委书记正是栗战书。据传习、栗两人常在一起喝酒。

2018年3月中共人大通过国内外充满争议的修宪草案,正式删除国家正副主席连任不得超过两届的规定,这被认为是为习近平未来无限期掌权铺路,而栗战书被视为修宪的实际操盘者。

作为公认的习派人马,栗战书在晋升政治局常委的中共十九大前,也曾被《南华早报》爆过其家人“敛财”黑料,时间是十九大的三个月前(2017年7月19日)。但一天后,《南华早报》又删除声明致歉。这家大外宣媒体被一些熟知中共内幕的人士认为是有亲曾庆红的背景。事件广被认为是反映中共十九大前权斗激烈。

江泽民现身逼习近平交权
江泽民现身逼习近平交权

传习近平曾让栗战书提公开否定江泽民

在中共一党专制之下,中共官场已到了无官不贪的程度,说哪一名在位高官涉贪已不奇怪,高官们往往都是因为内斗因素才致下台。

最新一轮权斗暗潮,是从中共十九届六中全全开始的。六中全会通过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确立中共党史三分断代,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被合并为一个时期,习近平被定为“新时代”的第一代领导人。一般认为这个决议是为习近平下届连任铺路。按中共的权斗传统,这个决议的出炉,特别是涉及邓、江、胡以及习近平的地位升降,无疑是会经过一番激烈斗争。

在六中全会前,曾发生引起国际关注的大陆网球名将彭帅事件,彭帅于去年11月初突然在微博爆被前中共高官张高丽性侵。张高丽是江泽民、曾庆红提拔重用的江派要员,官至中共十八届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

从一开始,彭帅发帖就被认为是背后有人支持。其中旅澳学者袁红冰提供了一个比较靠谱的内幕消息称:事关六中全会的路线斗争,习打算在第三份历史决议中公开点名批评江泽民主政的政治腐败,当时是习近平让栗战书提出的。但张高丽带头反对。最后习没有达到目的。

袁红冰认为张高丽性侵被曝光就是这样来的,其实是习近平要公开其丑闻以警告江派。

但在事件扰起国际舆论后,彭帅于2021年12月19日首次接受亲北京媒体采访时,自称“从未说过、写过任何人性侵我”。彭帅的说法等于公开承认微博帖文是真实的,只是她声称这是“被误解”。

彭帅“复出”的背后黑影幢幢,笔者此前有文章指出,这场“演出”的“总导演”应该就是主管党建和宣传的现任政治局常委王沪宁。王沪宁早年从上海进入官场,也是曾庆红一手向江泽民引荐。

若本次果真是栗战书被公开“举报”,到底是谁在暗中安排?可见中南海内斗激烈不可想像。

江泽民曾庆红孙立军
江泽民曾庆红孙力军

反习派二十大前集结 习近平新年下“战书”

2022年第一天,中共《求是》杂志刊登了习近平2021年11月11日在十九届六中全会上的讲话,习称“对那些在党内搞政治团伙、小圈子、利益集团的人,要毫不手软、坚决查处”。

尽管“团团伙伙”是官方近年不断使用的批判党官的罪名,但习的这份新年才公开的讲话显得更加严厉,等于是2022年向反习派下了“战书”。

这或许是因为,在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中,习未能如愿否定打着邓小平改革开放旗号进行的江泽民的权贵共腐路线,习连任的政治风险未能彻底解除。目前中共内部的反习派,就是借着邓小平和改革开放旗号集结。比如,六中全会后,中共党媒所发的一些文章出现两种倾向——挺习与不提习,以及疑似借邓小平和改革开放旗号反习的动作,引发不少议论,比如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院长曲青山的文章。

中共二十大前的高层内斗,其实是沿续了习近平上台后的权斗主线,主要在习派和江派之间进行。江泽民已95岁,中共建党百年活动也未能强挺出场,或已形如死人了,目前江派能有所动作,领头人应该是曾庆红。

在中共十九大前,海内外挺习派人士曾吁习捉拿江曾、走民主道路,但习不但放过江曾,还一路左转,构成了今日的危局。不倒江曾,习近平不要说二十大连任不利,可能性命也难保。如今面对一波又一波江曾反习势力的攻击,习近平最终会痛下狠手吗?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孙芸 #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1 Comment

  1. aa15732212386aa@163.com

    金牌资讯网从推特获得 “申纪兰给两会的公开信”深感申纪兰勇气可佳,特此转发。

    希望国内党政官员在这瘟疫肆虐的时期,踊跃发信。本网尽全力帮每一位两会代表发声,昭然天下。

    申纪兰致习主席一封公开信
    (申纪兰口述)
    尊敬的习主席,您好!
    早在两年前,我就想给您写这封信,但由于种种原因所以被搁置。为了对党负责,对人民负责,我决定在今年两会召开之前,无论如何要给您写这封信,以求得良心上的安慰。
    我从1954年当选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以来,先是骑着毛驴到北京开会,投票选举毛泽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至今已连任了13届全国人大代表。
    我今年91岁了,去年我获得了您亲自授予的“共和国勋章”。 我能拥有这份荣誉,首先要感谢共产党,感谢山西的父老乡亲们的信任与厚爱!
    这两年我想了很多,总觉得我们的国家又出了大问题,而问题的根源又是出在中央,而中央的问题又出在您个人身上。从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党在执政路线上走了很多弯路,国家和人民也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直到“四人帮”被打倒,我国总算走向与世界文明接轨的正确道路。这一点,我相信绝大多数国人都有同感。
    同样的错误我们只能犯一次,而决不能犯第二次。我虽然年事己高,但我心里很清楚,外界对我的议论也有所耳闻。比如:去年我获得“共和国勋章” 后,有人骂我是“举手机器” ,也有人骂我是个“政治投机的小丑”。 对此我不断自我反思,我到底错在哪里?为什么这两年我就成了人民公敌和民族罪人?最后我终于想明白了,错得不是我听党的话,紧跟党走,而是我们的党中央又出了问题。如:政治上左倾化;思想文革化;经济运动化;社会监狱化;党群关系敌对化;外交上战狼化等。在这种背景下,您对谁好,人民群众就该骂谁,您对谁不好,谁就会成为人民群众的朋友,甚至成为人民英雄。这种例子很多,我在此就不一一列举。
    也许我真的老了,人也开始犯糊涂了,思想问题也多了。这几年我总在想,我们的党为什么要处处与民为敌?我们的政府为什么要处处与民争利?我们的中央领导为什么不接受历史教训,还要大搞个人崇拜?我们的国家为什么宁可大肆外援,也不肯将资金投入到国內改善民生?我们的各级政府宁愿投入巨额的维稳经费,也不愿依法行政?我们的党为什么会制订妄议中央罪来封堵党员言路?我们的军队为什么要满世界炫耀武力而引发外界非议?我们的新闻媒体为什么越来越喜欢报喜不报忧?我们的扶贫工作为什么只注重形式而不注重成效?我们的中央领导为什么如此害怕人民说真话?我们的党为什么要重走前苏联的老路?我们的国家为什么要与西方文明国家为敌?我们的国家为什么要与欺我坑我的俄罗斯刻意交好并认贼作父?我们的政府为什么要花巨款引进上百万非洲黑人来祸害国人?我们的党为什么要大于法?我们的党为什么不允许人民真正当家作主?我们的政府为什么要剥夺宪法赋予给人民的各种权力和自由?为什么我国就不能走民主宪政之路?为什么您要修宪废除国家主席、副主席任期制?难道您真要学袁世凯复辟当皇帝吗?为什么中央出现这么多问题没人敢站出来纠正?是不是您和我们的党都像我一样老糊涂了吗?这些问题我一直想不通。
    尊敬的习主席,上述问题不知您心中是否也想过?作为一个大国领导人,我知道您是日理万机,许多小事您不会放在心上。然而,上述问题都应该是事关我党生死存亡的大事,作为一个老党员,我希望您能顺应历史潮流,千万莫要继续开历史倒车。开历史倒车对您、对您的家人,对党,对国家,对人民都是灾难性的。还望习主席知错改过!这也是我冒昧写信给您的目的。
    尊敬的习主席,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给您和中央建言。可能我在信中有些冒犯,还请习主席见谅!祝习主席身体健康!祝我们的祖国和人民永享太平!

    山西代表:申纪兰
    2020年5月6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Posted in 共党内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