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陈全国可能代替韩正升任常委兼国务院副总理

2021年播发的《陈全国是否已被要求“看淡个人得失、看开功名利禄”?》一文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因为前新疆自治区委书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陈全国的可能去向,而引起外部媒体关注的所谓中共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的背景和它在中共党内的政治层级。

前中共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

  该小组是1993年3月正式成立的。成立后,先是由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兼国务院第一副总理朱镕基兼任了一年半时间的组长,然后就一 直是由国务院主管农村工作的副总理兼任这项职务。

 从1994年9月到1998年3月间,当时被邓小平直接由山东省委书记任上提拔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兼国务院副总理的姜春云担任该小组的组长,而当时的中央书记处书记温家宝和当时的国务院的国务委员陈俊生两人,同时以副国级身份兼任了五年时间的该领导小组的副组长。

  另外,当年回良玉在从江苏省委书记位置上晋升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之后,在等待正式出任国务院副总理期间的几个月过度期里,也临时兼任了该小组的副组长;然后就在被正式宣布为国务院副总理的同时,也在党内被宣布接替了该小组组长的兼职。

  而从那以后,该小组的副组长职位很长一短时间都是被用来安置未到年龄就被因故免职的省委书记的。

  中共十九大上继任中央政治局委员,继而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同时接替了汪洋此前以国务院副总理身份兼任的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组长职务之后,该小组的副组长先是由唐仁健专任,然后又由时任农业农村部长韩长赋兼任。 2020年11月,这个唐仁健接替了韩长赋的国务院农业农村部长和部党级书记职务的同时,只是被宣布为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的成员兼该小组的办公室主任。该小组从此再无副组长。

  正因为是该小组近二十年来的历任、历届副组长们都只是正省部级,那么如今的陈全国在离开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岗位之后,如果真是被临时安排成以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身份接任这个小组的副组长职务的话,无疑会给外界以“被迫赋闲”的感觉。

  当然,陈全国的“另有任用”是在同为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的胡春华手下出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的“据北京消息人士透露”,至今还没有得到中共官方媒体的证实。

  根据以陈全国之前的先后两任新疆自治区委书记曾经的经历,如今陈全国被免去新疆自治区委书记回到北京之后,无论会被安排到哪个中共中央部门兼任一项临时性的职务,都不会被官方媒体专门报道。都是要在他们离疆返京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才会在有他们出席的相关活动报道中,对外亮出他们的新头衔。比如,当年的王乐泉离开新疆后,即被安排以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委员身份兼任了两年时间的中央政法委副书记,直到十八大召开;当年的张春贤离开新疆后,则被安排以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身份兼任了一年多时间的中央党的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直到十九大召开。

  关注中共政治局势的人士们都会记得,当年陈全国继任了张春贤新疆自治区委书记职务之后,外界普遍认为张春贤是因为“柔性治疆”的政策被习近平否定,才“黯然离疆”的。而如今的陈全国,则被认为是“治疆有功” — 当然是站在习近平当局立场上的评价。

  但是,如果如今的陈全国离开新疆之后的“另有任用”,确实是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的副组长,成为同样也是十九届中央中央政治局委员的胡春华的手下马仔,那至少从表面上看,他陈国全离开新疆之后的政治下场还不如他前面的张国贤。

  有兴趣的读者和听众可以上网查看一下,中央党的建设工作领导小组是个什么东东。

  该小组被定义为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领导的“党的建设”工作议事协调机构,1988年成立,负责对党建工作领域的重大问题进行决策。该小组的成员一向都是由主管党建工作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分管有关党务工作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等人员组成。

  该小组的首任小组组长是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乔石。后来,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国家副主席胡锦涛担任过组长。在中共十八大之前,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兼任小组组长;时任中共中央常委兼中纪委书记贺国强和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兼中组部部长李源潮双双兼任该小组副组长。

  习近平升任总书记之后,该小组的组长是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第一副组长是十八届政治局常委兼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另一副组长是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兼中组部长赵乐际。

  当年的张春贤被宣布免去新疆自治区委书记职务的具体时间是2016年8月。两个月后,新华网的一则报道说:10月12日至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党的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中央新疆工作协调小组副组长张春贤在陕西省调研时强调,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落实党建主体责任……。

  紧接着,便有多家中国大陆媒体竞相为张春贤的新职转发了《中央党的建设工作领导小组是个多大来头的“小组”》一文,细数该小组的“无比重要性”。

  也就是说,当年的张春贤离疆返京之后的“另有任用”,是在一个正国级的领导小组里,与一位正国级和一位副国级同为副组长。

  比完了张春贤,不妨再比比张春贤之前的王乐泉。

  无论与张春贤相比,还是与陈全国相比,王乐泉“新疆王”的头衔首先是建立在他新疆自治区党政领导职务的“长期担任”上。

  无论是张春贤还是陈全国,担任新疆自治区一把手的时间都只有五年,而且此前都没有过半天的新疆工作经历和经验。王乐泉则不然。此公于1989年2月出任自己家乡的山东省副省长,时年44岁;升任副省部级两年之后,即奉调“援疆”,于1991年4月开始担任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常委兼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副主席;一年后,晋升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当时的新疆自治区委一把手还没有进政治局。

  1994年9月24日,当时已经担任了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长达10年之久的石油地质专家宋汉良挂职休养,王乐泉出任代理书记。1995年,中共中央对新疆的人事进行了重要调整:宋汉良被正式免去党委书记职务;原排名第一的自治区委副书记张福森调司法部任职;王乐泉在当年9月,正式出任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同时兼任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第一政委,全面出掌新疆的党务工作。

  在2002年11月召开的中共十六届一中全会上,王乐泉以新疆自治区委书记身份被安排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五年之后,在2007年10月召开的中共十七届一中全会上,王乐泉又以继任新疆自治区委书记身份连任政治局委员。

  根据中共中央组织部2006年颁布施行的《党政领导干部职务任期暂行规定》第六条规定,“党政领导干部在同一职位上任职达到两个任期,不再推荐、提名或者任命担任同一职务。”所以在2006年10月召开的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七届党代会之前,外界普遍猜测,王乐泉的新疆区委书记职务会到此为止。没成想,当时的中共决策层居然会为王乐泉破例,王乐泉居然第三次“当选”为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

  2009年7月,新疆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发生“严重骚乱事件”;事后,当地维族和汉族居民之间的冲突不断升级……。

  2010年4月23日,胡锦涛为首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特别研究部署了未来新疆发展的工作。这次会议之后,中央宣布免去王乐泉在新疆的所有职务,由时任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接替。

  到此为止,时年66岁的王乐泉担任新疆自治区委书记已经长达十五年半之久,离疆返京时的年龄与如今离疆界返京的陈全国的年龄相同。

  当时离疆返京后的王乐泉以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委员身份出任了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在日后的公开活动中,排名在时任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孟建柱之前。

  众所周知,当时的中央政法委还是正国级,一把手是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常委,秦城监狱里截止目前的最高级别的党内政治犯周永康。

  如此说来,假如陈全国离开新疆之后的“另有任用”,确实是在同级别的胡春华手下担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是否意味着他的下场还不如他之前的张春贤和张春贤之前的王乐泉呢?

  当然,还是我们上篇文章中说过的那句话,凡事皆可能有例外。在陈全国已经进入了这个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属实的前提下,是否会有“回良玉模式”?那就是,暂时委屈为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是为了向国务院分管农村工作的副总理职务过度的可能性呢?

  日前,总部在北京的多维新闻网刊登了一篇标题为《中共二十大/陈全国的下一站升级入常或成“第二王震”》的分析文章。说是陈全国身上有三个非常明显的标签,一个是治藏有功,特别是强化宣传习近平在西藏的政治存在;第二个是治疆有功,接替张春贤任新疆自治区书记后,一改张春贤的“柔性治疆”政策,针对频繁发生的暴恐事件采取铁腕治疆,将反恐作为治理新疆的首要任务;第三个标签是美国制裁,“光荣成为”被美国制裁的政治局委员级别官员。

  多维的文章认为,因此,当这位曾处世界海拔一线和中共反恐前线、中美斗争一线的地方大员卸任后,人们普遍认为,“另有任用”四个字意味着他陈全国势必进一步高升,有可能成为跻身中共二十大政治局常委的一大热门人物,比如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或政协主席。

  除了在中共二十大进入常委层分管某一领域工作之外,陈全国还有另外两个擢升方向,一个是以政治局委员身份领导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一个是以政治局委员身份兼任国务院副总理。虽然统领政法委好像更符合陈全国治藏、治疆给人留下的强硬形象,一些人对此可能也有期待,但实际上,以政治局委员身份兼任副总理才更符合中共用人理念。

  那么,如果陈全国进入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任副组长一事属实,是否是基于让他在胡春华身边熟悉工作,以为他在明年二十大上继任政治局委员,然后接替胡春华分管农业的国务院副总理铺路搭台的考虑因素呢?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Posted in 官场黑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