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薄熙来和驻扎在云南的14集团军关系很深,该集团军由薄父薄一波创建;薄出事后该军及云南官员秦光荣等受到整顿

曾卷入薄熙来案 14集团军波诡云谲

薄熙来和明星的私生女,原名薄甜甜,由薄熙永代持
薄熙来和明星的私生女,原名薄甜甜,由薄熙永代持

2015年9月28日,大陆媒体披露,原14集团军政委黄集骧平调成都军区政治部副主任,然而从作战部队政治主官到大军区“雪藏”,也许个中冷暖唯有其本人可体味。

2015年7月29日,原14集团军政治部主任余永洪年内二次履新,调任云南省军区政委,补缺跨大军区升任兰州军区副政委的石晓少将。此前的4月份,他刚刚“走出”14集团军调成都军区政治部副主任。

2015年4月10日,由成都军区政治部出版的《战旗报》专版摘登成都军区学习贯彻全军政治工作会议精神座谈交流发言的内容,一篇题为《深刻学习领悟,持续抓紧做实》的文章署名为“第13集团军副军长南小冈”,首次披露原14集团军装备部部长南小冈“升任”同属成都军区的13集团军副局长。

今年这一远处西南边陲的乙类集团军已更换三名将领。更早之前,自1969年军入伍便服役14军(14集团军前身)的原成都军区副司令员杨金山在2014年折戟。公开报道称,1969年到1985年,他从14军40师工兵连战士,一路攀升到14军司令部作训处处长。之后担任14集团军31师参谋长,1995年升任31师师长、党委副书记,直到2005调任成都军区副参谋长离开14集团军。2012年,时任西藏自治区党委常委、西藏军区司令的杨金山陪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的薄熙来到云南,参观了14集团军军史陈列室。

14集团军与薄家渊源极深,其前身乃是薄熙来的父亲薄一波一手参与打造的嫡系部队。薄一波的蜡像目前就陈列于第14集团军驻地。中国官方媒体曾说,薄熙来访问该集团军是为了缅怀革命先烈。但外界看来,薄熙来困兽犹斗,这是借军队发难,向中央示威。

因此,薄熙来案一旦束手就擒,14集团军便山雨欲来。当年薄熙来被褫夺政治局委员资格后,4月15日香港《南华早报》称,中央军委派出5个小组调查薄熙来与成都军区关系,很多猜测指在云南的14集团军正被中央军委调查。新华社高调报道,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上将到访重庆所在的成都军区视察时强调:“要站在政治和全局的高度,进一步重视和防范重大安全问题,确保不发生影响全局、干扰大局的问题。”

数月后的2012年7月份,14集团军换帅。原集团军长、北京军区司令员周衣冰中将之子周小周被调离14集团军,升任成都军区参谋长,2014年年底例行人事调整再调成都军区副司令员。事实上,当时有传言认为薄熙来赴滇之时,周小周乃是坚定的挺薄派,但事后周小周的步步高升又令人窥见另一种解释。

然而,这并非结束,继任者原13集团军军长饶开勋也未能主持长久。2013年10月份,广州军区下辖42集团军副军长王兵以新14集团军军长亮相,而饶开勋则被召入京,出任总参作战部部长。饶开勋之“上位”未知是否有13集团军“阴影”有关,毕竟13集团军军部驻地即在重庆,薄渐染自己影响更为便利。

2015年年初正是春节前夕,习近平亲赴昆明视察14集团军,这在当时公开报道中被认为是施压和“收编”。而今看来,2015年14集团军经历多番人事动荡绝非偶然。9·3阅兵之时,第14集团军成为与其他至少7个集团军入京受阅的少数集团军之一。第14集团军(成都军区)副军长邓志平少将、第14集团军(成都军区)副政委高伟少将彼时率领“百团大战白刃格斗英雄连”英模部队方队参加,这是否又是一种宣示习近平完成军队树威呢?

徐才厚、薄熙来、王沪宁
徐才厚、薄熙来、王沪宁

中共军改持续进行,与薄熙来有关的原来成都军区第13、14集团军,几乎是“全军覆没”。

十九大时,与原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关系密切的原成都军区第13、14集团军几乎是“全军覆没”,徐才厚郭伯雄的老部队亦在被裁撤的范围之中。

据《新唐人》报导,日前,有中共军方知情人士对海外中文媒体爆料称,在习近平主导的这一轮军队“脖子以下”的改革中,原陆军18个集团军被打散重组为13个军,原来的番号全部取消,用新的数字取而代之,从71开始排,一直到83。 新整编的13个集团军中,71、72、73属于东部战区;74、75应属南部战区;76、77属于西部战区,78、79、80集团军应属北部战区;81、82、83应属中部战区,另加84集团军,由原空降15军整编而成。

在被裁撤的5个集团军中,驻地在重庆市渝中区的原第13集团军被彻底打散裁撤,改集团军的部分人马与原来的第21、47集团军合并,组成新的第77军。

而原第14集团军则直接被裁撤,部分人马并入新编第76军。据报导,第14集团军曾是薄熙来之父薄一波的嫡系部队。薄一波于1937年一手参与创建的。中共建政后,薄一波的蜡像陈列于第14集团军的军部驻地。在薄熙来主政重庆期间,该集团军主官与薄熙来的关系非常紧密,每每在其军事演习时邀请薄熙来观礼。

2012年2月8日,王立军事件爆发后的第三天,时任重庆市委书记的薄熙来到驻云南14军总部探访。外界认为,当时薄熙来有挟14军威胁中央之意。

2012年3月薄熙来倒台后,海外有报道指,时任重庆市长黄奇帆向中央揭出薄熙来问题时称:“薄熙来说,现在掌握在他手里的军队,至少有两个集团军。”外界认为,黄奇帆所指的这两个军就是同属成都军区而驻守在云南的14军和驻守四川的13军。

此外,被视为郭伯雄“郭家军”的原21集团军,以及原兰州军区第47集团军,被“揉碎”与其他部队重组成一个第77军。徐才厚原来发迹的第16集团军,虽然获保留整体改编为新78集团军,但团以上军官几乎全部被换过。

薄熙来事件后,习近平当局在军中大力推动反腐,徐才厚、郭伯雄先后于2014年、2015年下台,其党羽亦纷纷落马。

此前媒体报导,中共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是江泽民的军中心腹,胡锦涛任军委主席期间,郭、徐在帮助江泽民“垂帘听政”、架空胡锦涛中双双发挥关键作用。此外,郭、徐二人执行江的贪腐治军政策,在军中疯狂卖官敛财,提拔的军官遍布军中。

海外舆论认为,习近平通过这次军改,一方面是借鉴国际经验,整合军队的战斗力,另一方面也顺势瓦解军中旧有的帮派势力,彻底清除政变隐患。

原中共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因为和薄熙来走太近被迫下马

2012年2月6日王立军事件爆发后,当时深陷危机的薄熙来率团到云南“考察交流”,并在滇池喂海鸥。而曾公开露面陪同薄熙来的云南官员,如今已是树倒猢狲散。有落马入狱,有被贬职,也有先升官后疑似遭调虎离山。

据海外媒体报导,因海伍德死亡案件涉及薄熙来家族,时任中共重庆市副市长、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的王立军出于自身安全考虑,在2012年2月6日以洽谈工作为由取消原定公务安排,携带大量中共机密文件资料驾车到成都,并于当天下午2点31分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提出申请政治避难,引发中共高层巨震。

大陆《云南网》曾报导,2012年2月8~9日,时任中共重庆市委书记的薄熙来率领重庆代表团到云南考察,期间薄熙来曾在昆明滇池喂海鸥。当时陪同薄熙来的中共云南官员有:时任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省委副书记、代省长李纪恒,省委副书记仇和,常务副省长罗正富,昆明市委书记张田欣等人。

薄熙来滇池喂海鸥
薄熙来滇池喂海鸥

有外界分析评论认为,因王立军事件深陷危机的薄熙来,名义上是考察云南,实为以手握其父薄一波旧部14军重兵姿态“警示”当时以胡锦涛为首的中共党中央。

如今薄熙来已“入住”秦山监狱,而陪同薄熙来的云南官员如今已是树倒猢狲散。各自命运多不济。

其中,原中共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因涉2014年云南官场腐败窝案,在2014年10月14日被免去云南省委书记,后调任中共人大常委会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这一闲职。

海外《明镜新闻》报导称,秦光荣早年投靠曾庆红、周永康,在曾庆红的关照下从中共云南政法委书记被提升至云南省委书记,并一直在云南向曾庆红、周永康家族输送利益。

香港《明报》曾披露,秦光荣为当上云南常务副省长,曾贿赂周永康5000多万元。

《明镜新闻》2016年7月5日引述北京消息来源称,秦光荣还与令计划关系密切,是令计划家族在云南的“账房先生”,也涉令计划政变阴谋。秦光荣将侵吞的国有资产低价转给周永康、令计划家族,换取更多政治利益。

2015年3月15日12点55分,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通报称,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在中共两会的小组讨论会声称中共体制最廉政的仇和,成为两会期间被调查的第三个省部级官员,也是2015年以来第八名落马的省部级官员。

2016年12月15日被判刑14年半的前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被曝本身涉权色交易,获其提拔的23个党政系统女下属均先要和他发生关系。仇和曾在江苏最早公开搞“五毛党”,被网友称为“五毛鼻祖”、“五毛之父”。

据称,仇和在向中纪委交代问题时,亲笔写下他在昆明市委书记任上,与他睡觉得提拔的23个党政系统女下属的名字,这23个女干部现在有一个统一外号:仇宝宝。通常都是他在办公室找女干部谈话,谈完话后,就到办公室里间的卧室睡觉。睡过觉的女干部都得到提拔。

2012年6月,中共云南常务副省长罗正富辞职。之后时隔近6年,到2018年1月,才获担任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

2014年7月12日,中共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张田欣被免职。4天后,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宣布,张田欣被开除党籍,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只有李纪恒在2014年升任云南省委书记。

本身是广西人的李纪恒长期有广西任职,历任中共玉林市委书记、中共广西自治区党委常委兼任中共南宁市委书记,广西自治区委副书记。2006年7月,李纪恒调离家乡广西,任中共云南省委副书记。2011年8月出任云南省省长,2014年10月14日,接替秦光荣出任云南省委书记。2016年8月,不再担任中共云南省委书记。2016年8月29日,调任内蒙古自治区书记。

不过,李纪恒调离云南不久,曾担任李纪恒的“副秘”十多年的中共云南省委前副秘书长赵壮天于2017年5月落马,并于2019年1月14日被曝获刑10年6个月。他被曝与某未婚女性发生不正当关系、生育子女,并为其向公司老板和下属索贿310万元。

按中共反腐规律,一些高官一旦离开原来实权职位,或会受其旧地腐败牵连。李纪恒被调离云南,是否属于调虎离山还不得而知。

Posted in 共党内斗, 官场黑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