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本站首页 | 本站更多新闻 | 本站中心论坛 | 黑暗锅论坛

对美国误判严重,杨洁篪歇斯底里恼羞成怒;而美国纳税人对拜登政府的软弱感到愤怒

石山评论文章:美中外交官会面,双方互相呛声,一见面就开始硬碰硬,开场谈话被形容是火花四溅。对于这样的结果,各方都有不同的解读。我觉得,主要原因,恐怕还是中共对局势发生了误判,结果有些恼羞成怒了。

中美阿拉斯加会谈
中美阿拉斯加会谈

美国和中国的最高级别外交官员,在阿拉斯加安克雷奇终于见面了。说是终于,是因为去年7月蓬佩奥和杨洁篪在夏威夷见面之后,美中高级官员就再也没有正式会面过。不仅如此,美中之间,按照中方的话说,是几乎切断了所有高层的沟通通道。所以美中3月18日在安克雷奇的见面,引起了全球的极大关注。

然而,正如大家已经知道的,双方态度之强硬,记忆中在以前从未见过。无论从什么角度看,美中后面的交谈恐怕不会有什么太多的结果,不了了之的可能性相当之大。

有关双方见面的时候两国官员说了什么话?谁先打破约定规则讲话超过2分钟?相信大家已经有自己的判断了。其实这些东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什么?

前国务卿蓬佩奥接受电视访问时认为,“中共认为美国正在衰退,它们正在崛起,它们打算充分利用这一点。”蓬佩奥告诉主持人格兰特.斯廷克菲尔德(Grant Stinchfield)。

“称它们为敌人,称它们为对手。随你怎么称呼它们。但它们的意图是成为全球的主导力量,而且它们打算迅速做到这一点。”蓬佩奥接着说。

他还补充说,中共并不会留情,如果拜登政府放松警惕,中共就将实现其目标。

“它们谈论这个问题的方式是它们想成为主导力量。”蓬佩奥说:“它们希望有能力在世界任何地方发挥它们的政治影响力以及它们的军事影响力,这样它们就可以影响全球事件,使其结果令它们受益。”

蓬佩奥强调,他谴责的是中共而不是中国人民。“当我提到‘它们’时,指的是这个党,共产党,而不是中国人民。”他说。

共产党中共不等于中国
共产党中共不等于中国

“现实情况是,它们(中共)的话没有太多意义。”蓬佩奥周四(3月18日)接受Newsmax新闻采访时说,“它们会试图拖延并施压以获得自己的优势。”

“(拜登)政府需要做的是强硬,在中国(中共)行为不端时,让中国(中共)付出真正的代价,并确保在每一项对华政策内容中都要把美国的自由和安全放在最前面。”

蓬佩奥担心,新任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可能会在公开场合说得很强硬,但最终会试图按照中共的条件而不是代表美国人的利益与中方达成协议。

显然,蓬佩奥有两个担心,一是现在的美国政府可能会表面上强硬,但私下软弱;第二个是中共会通过谈判拖延时间。

作为曾经的美国最高级外交官员,蓬佩奥当然了解中共的“谈判技巧”。其实从中共建政之前,就开始采取这种策略。不过我想指出的是,中共只会在它认为实力不足的时候,采取谈判拖延战术,一旦它认为实力超过对方,它们从来不会客气的。

蓬佩奥的另一个担忧,是现任美国政府,主要指布林肯,会在表面上强硬,但私下软弱。我对这一点也有不同的看法。

原因在于,会谈之前美国国务院公布的会谈主题,就已经决定了这是一个无法有结果的会谈。东方人要面子,这是美国国务院官员都明白的事情。在谈判之前,中方提出的几个要点,一是美国取消川普加征的关税,取消科技等方面的各种制裁。但同时也强硬表态,所有中国的“内部事务”,包括新疆、香港、台湾等问题,都“不容干涉”。

美国国务院不仅透露了美方谈话主题包括这些问题,而且还在一天之前,公布了对24名中共涉港问题官员进行制裁。这是一个当面打脸的措施。

如果美国知道中共需要一个表面说得过去的脸面,而非要采取这样的举动,其实说明美国方面对这次的会谈显然并不预期,甚至不想要有什么“积极成果”

中共方面并不希望这次会谈有重大突破,但希望有一些所谓建设性成果。在会谈开始之前,中方透露的两个主要目标,一是设立定期沟通渠道,就是比如每个月有一次会面;二是希望习近平和拜登,可以在4月下旬有一个视频通话。

但美方的态度极为冷淡,美国方面不仅否认这次会谈是“高层战略对话”,也否认这次会面是“一系列定期会晤的开始”,甚至还暗示不谋求拜习视频会面。等于是全面否决了中共的要求。

很显然,布林肯的强硬态度,是美国方面基于对美中关系目前和未来发展认知的一个结果,而不是表面的表态。

CNN报道,美国政府的一位高级官员对记者说,中方代表是带着一个演戏的目的来到阿拉斯加的。他表示,中方似乎已经把重点放在“公开演戏,而不是实质性(内容)上”,“专注于公共戏剧(表演)和夸大性的表演”。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他补充说:中共代表的“夸大的外交演讲通常是针对国内听众的”。

我认为这位官员说得没错,杨洁篪和王毅,确实是在表演强硬,当然是表演给国内看的。但问题是,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表演给国内看呢?

在两国会谈之前,中共方面实际是抱有很大期望的。这些期望,基于他们对美国现状的几个基本认定。

首先,他们认定美国现在社会不稳,政治分歧巨大,所以美国已经江河日下,从此衰落下去已经难以避免。中共是一个极权体制,他们对中共内部政治环境的认识,其实也决定甚至是极大影响了它对别人的认定。这是人性使然,我们每一个人都摆脱不了,所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其实反过来也一样,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

如果中共面对美国现在的问题,政治反对派公开针锋相对,民族矛盾上升甚至激化,内部经济状况不甚乐观,中国会发生什么?很显然,这已经过了中共控制社会的临界点,是政权崩溃的前兆。我觉得,中共方面会以同样的结论,来衡量美国。

基于这个认知,中共对美方的态度发生了相当程度的误判。所以,当会谈前夕美国国务院突然就香港问题通告新的制裁,使得北京相当错愕。而问题在于,由于时间太过接近,北京的错愕带来的愤怒情绪尚未消落,因此才有了安克雷奇的强硬表演。

杨洁篪在中共内部属于书生型外交官,总是扮演白脸,很少公开发表强硬讲话。所以我认为他在安克雷奇的讲话,其实表达了习近平的愤怒情绪,一种误判之后的恼羞成怒。

中共原本希望给拜登政府两个好处作为交换,我们可以说是鱼饵吧,希望美国能够上钩。一是在气候问题上给予支持,因为现在美国民主党政府把改善全球环境和气候作为一个最主要的政策来推动,北京认为在这方面美国需要中国的配合。

其二,是朝鲜的问题。朝鲜近日极端无理的强硬,背后恐怕有北京的影子。过去二十年,美国都是通过北京来撬动朝鲜的。但川普废掉了这个中共杠杆,自己直接和金正恩见面。北京大概认为川普下台之后,拜登会重拾过去的方法。

现在看来,两个红萝卜对美国都没有什么作用。美国重返巴黎气候协议,本来就有些不情愿,尤其是民主党拿回总统位置之后,这个用来批判川普的话题已经不是武器了。而针对朝鲜问题,美国同样采取了川普的方法,直接去信要求接触,不希望通过北京牵线。

还有一件事,导致了习近平的极度不满,就是美国在继续强化印太战略,这同样是川普时期的战略。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和印度之前举行了视频峰会,不仅在军事上,也在政治上和经济确定了针对中共的合作基础。接着国务卿布林肯和国防部长奥斯丁(Lloyd Austin)出访日本和韩国进行2+2会谈,美国和日本会后的声明,直接点名中共。而韩国方面,其近年的外交政策也出现了转向。

只不过,韩国转向的弯道比较大,双方声明没有点名中共,但其实也极为明显了。韩国同意增加驻韩美军经费。驻韩美军司令罗伯特.艾布拉姆斯(Robert Abrams)谈及韩国的导弹防御能力称:“导弹防御局(MDA)正在部署三种‘特定力量’(specific capabilities)。”韩国的《朝鲜日报》3月12日引述专家和军方消息人士报道说,这很可能指的是美国导弹防御局根据驻韩美军的联合紧急作战要求,推进的萨德(THAAD)第三阶段性能改良计划。

萨德反导弹系统,是中共心头大患,为此和韩国差点闹翻。2017年文在寅政府向中国承诺三不政策,即不追加部署“萨德”系统,不加入美国反导系统,不将韩美日安全合作发展为三方军事同盟,两国关系才缓和下来。

如今韩国和美国2+2会谈,虽然未公开表态针对中共,但韩美安全关系强化,甚至萨德系统升级,看来都是势在必行了。习近平过去五年所有的外交成果,基本上丧失殆尽。

这几件事,都集中在最近十天内发生,中共恼羞成怒,就成了顺理成章的结果。

毛泽东曾经说过,他喜欢美国的共和党,不喜欢民主党。因为共和党强调利益,民主党强调意识形态。川普当总统四年,确实都在利益方面向中共下手,只是在最后一年才在意识形态上施压。而现在民主党政府一开始就直接打出人权民主和自由的旗帜,这让北京非常不满。

在总统竞选的时候,拜登曾多次批评川普,指他像一个独行侠去对付中共,而如果他上台,将联合盟友一起面对中共。布林肯在日本说“美国回来了”,就是这个意思。有趣的是,民主党政府并没有像抛弃边境墙那样抛弃川普对付中共的方法,反而是通过更多的盟友合作,来强化川普的手段。

这看在中共眼中,绝对是一个比川普更危险的环境,难怪他们会恼羞成怒。

中美阿拉斯加会谈 , 美国蒙受的奇耻大辱; 美国纳税人怒了:奥巴马拜登政府完全没有能力对抗中共

《盖勒报告》:中国共产党官员和拜登政府之间的交流应该会吓到每一个理性的美国人。拜登政府是由奥巴马时代的全球主义者组成的,他们完全没有能力对抗中共。

 

中美阿拉斯加“艰难”会谈落下帷幕回顾双方外交官如何唇枪舌战- BBC News 中文

相反,他们会在中国超越美国、主宰世界的努力中安抚中共。事实上,现在美国政府由左派掌控,世界上的恶霸们将会有大显身手的一天。拜登政府将是美国的灾难。比奥巴马政府还糟糕。

在川普的领导下,我们受到尊重和敬畏。而现在,我们的敌人正蓄势待发,美国成了一个笑柄。

民主党总统乔·拜登周五在他的政府与中国共产党官员在美国领土上的一次会议后面临重大反弹,这次会议被广泛批评为紧张、混乱和灾难性的。

这次在阿拉斯加的会面是拜登政府的要求,也是他们试图重启与中国双边关系的一次尝试。相反,在解决了政府与中国之间的一些问题后,中国公开嘲笑和攻击美国。

中国官员告诉拜登的政府:美国 “没有资格说要站在强势的立场上对中国说话。” “无论从人口规模还是世界潮流来看,西方世界都不代表全球民意。”

拜登在“羞辱”中国会议后面临反弹

每日电讯,2021年3月19日

中国问题分析人士章家敦(Gordon Chang)回应说,中国 “来阿拉斯加不是为了与拜登政府对话”。

章说:“他们是来发号施令的。中国傲慢、缺乏安全感的领导人最危险。威慑正在失败。拜登最紧迫的任务是重建它。”

前国家情报代理总监理查德·格瑞内尔(Richard Grenell)说:”拜登太虚弱了,许多其他国家对此而高兴。” “ ’觉醒的‘ 美国媒体党派色彩太过浓厚,无法公正报道。”

前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虽然没有直接批评拜登在会上的表现,但他在Twitter上写道:“力量能威慑坏人。弱点导致战争。”

哈德逊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丽贝卡·海因里希斯(Rebeccah Heinrichs)在一份声明中告诉《每日电讯》:

我很高兴看到(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提出中国审查台湾、西藏和新疆等问题。但对于美中关系的这一拐点,我们需要的远不止一份大胆的照本宣科的声明。

美国团队没有专注于向中国提出具体要求,传达我们的严肃态度,而是侮辱了一半投票支持川普的美国人,并对他的政府的外交政策表示高兴,称“美国回来了”。“美国从未离开过。上一届政府的做法使我们在与其他国家打交道时重新把重点放在中国和实力上,而不仅仅是抽象的概念。

拜登团队告诉中国:“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 体系不是一个抽象概念。然而它确实是一个抽象概念。美国确实有一个比中国更好的体系,我们也有可以领导的道德权威,当中国击毁我们的航空母舰和基地,并以此统治亚洲时,我们可以用民主的美好概念来安慰自己。因为如果我们不赶快认真对待的话就会发生这种事。拜登团队斥责中国,告诉他们强权不代表正义(might doesn’t make right)。这是真的。但强权捍卫正义的东西。如果我们在权力方面做得不好,那么,美国强权治下的和平(Pax Americana)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我们有像中国这样的外部威胁,但在国内,批判性的种族理论和身份政治让我们变得四分五裂,自我厌恶。中国共产党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们才在阿拉斯加用了那些 “黑命贵” 的谈话要点。因此,就像用权力对抗中国一样重要,共和党官员和任何愿意倾听的人都必须尽其所能结束国内的反美灌输。

原文链接:https://gellerreport.com/2021/03/biden-faces-backlash-after-humiliating-china-meeting-incredible-incompetence-biden-is-weak.html/

《北美保守评论》:在阿拉斯加的杨洁篪与蓬佩奥去年8月在夏威夷会见的杨洁篪几乎判若两人。后者恭敬谦卑,甚至是低三下四,而前者却是飞扬跋扈、颐指气使,公然在美国的领土上教训美国的领导人:“你们没有资格!” —— 这是对包括华裔在内的全体美国人的公开的侮辱!这是美国的奇耻大辱!

何以如此?再明白不过了,当今美国的 “最高领导人” “机选总统” 乔拜登已经是他们的掌中之物,他们早已通过利益输送,在拜登的脖子上拴上了狗链。虽然布林肯和沙利文在记者的摄影机面前不得不装模作样向杨洁篪吠几声,但谁都能听出来,那只不过是两只丧家犬的哀嚎而已,他们完全不可能抵挡中共的咄咄逼人的进攻。

这次会谈是拜登政府建议的,他无非是想告诉中共:川普政府打压你们是错误的,我拜登当局随时准备跟你们中共恢复关系。但是为了装门面,在中共香港、新疆、西藏等地严重侵犯人权的暴行还是要提一下的。没有想到,即便如此,还是受到了杨洁篪劈头盖脸一顿辱骂。情何以堪。

可以预料,往后的4年中,中美关系一定会按照中共的计划逐渐恢复,贸易制裁也会随之撤销,中共对美国社会各阶层的渗透会更加迅猛,如果民主党持续执政,美国有可能演变成一个大号的香港。

Posted in 中美关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