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缅甸排华让人想起“宁做美国狗,不做中国人” 印尼华人

缅甸排华将缅甸华人置于危险之中,让人想起印尼华人被屠杀的历史

 

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三日至十五日,南亚岛国印度尼西亚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大规模有组织的极其残暴的排华暴乱,也称黑色五月暴动,首都雅加达市内有27个地区发生暴乱。

一九七五年赤柬攻入金边,各国外侨纷纷到自己国家的大使馆躲避

(新唐人记者张松风报导)近日,印尼官方首次打破禁忌,举行了60年代排华大屠杀事件的研讨会,也使得该事件的相关内幕再度引发关注。上世纪60年代初,中共向印尼输出「革命」,扶植了一个规模庞大的印尼共产党周恩来在苏联时保证,可以使东南亚一夜之间改色,结果引发东南亚国家恐慌。在印尼爆发的排华事件,和周恩来企图帮助印共政变有直接关系。

当被救的印尼华人抵达美国时,在船上愤然打出了「宁做美国狗,不做中国人」的横幅,被全世界媒体广泛报导。

据世界日报日前报导,4月18日,印尼官方首次举行了60年代排华事件研讨会,军方和当年事件的生还者面对面讨论1965年开始的反华屠杀。

报导说,这次研讨会是由印尼总统顾问委员会以及国家人权委员会主办,目的在检视这段迄今在印尼社会仍属禁忌的历史。这将是印尼政府首次允许就相关暴行进行公开讨论。

据知,印尼政府并非这场研讨会的组织者,但已经表明了赞许之意,印尼安全部长潘查伊坦(Luhut b Pandjaitan)致开幕词。这种官方支持正在重燃倖存者和活动人士心中的希望之火,他们希望相关方面能设立一个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在时隔半个世纪之后解释清楚发生过什麽事以及发生的原因。

1965至1966年,印尼发生了针对有共产党嫌疑以及支持共产党的人士的大清洗。这些受到政府支持的清洗运动位居20世纪最严重的大规模暴行之列。据估计,遇难者多达50万或更多,其中很多人与共产主义毫无瓜葛;另有数十万人被囚禁在拘禁中心长达数年之久。

印尼有华人2,000多万,绝大多数是晚清以后,从中国的福建、广东等地经过几次大的移民迁徙到达印尼。华人到印尼后,先从事极其艰苦的捕鱼业,后逐步进入商业、服务业、製造业、金融业等产业,经过几代人含辛茹苦的奋斗,在印尼的这些产业占据了举足轻重的地位。

1945年印尼获得独立。随后,在50年代末60年代初,中共利用向印尼提供大批经济和军事装备援助的机会,向印尼输出「革命」,扶植印尼共产党。

当时的印尼总统苏加诺与中共走的很近,他想利用共产势力来抗衡宗教和军队,以维持他的独裁。在周恩来的推动下,苏加诺意图成立军队之外的武装组织,以印共为骨干,由中共提供武器和培训。

在此背景下,印共迅速坐大,党员超过二百万,成为全世界第三大共产组织。印共势力的膨胀对印尼传统社会造成了极大冲击。当时的中共总理周恩来曾得意的向苏联和各国共产党代表拍胸保证说,「东南亚有这么多华侨,中共政府有能力通过这些华侨输出共产主义,使东南亚一夜之间改尽颜色。」

周恩来的这段话传开后迅速发酵,一些第三世界国家对此进行强烈谴责。国际社会普遍认为,马来西亚、泰国等东南亚国家的排华事件均与此有关,而印尼1965年爆发的排华事件,更和周恩来企图指挥印尼共产党发动政变有直接关系。

1965年9月30日,印尼爆发「九三零事件」。印尼共产党党员、苏加诺的亲信、总统卫队三营营长翁东中校发动政变,绑架并杀害了包括陆军司令雅尼在内的六名右翼军方领袖。时任军队将领的苏哈托指责印尼共产党暗杀政敌试图夺权,随即组织右翼军人,在全国策动反共大清洗。

1967年,苏加诺被迫辞职,苏哈托接任总统。苏哈托在反共清洗中,除了消灭印尼共产党份子以外,亦由于中共的渗透和参与,导致大量华人被当作共产党份子处决。学界普遍认为,有50万印尼华人在此事件中丧生。

面对无辜华人惨遭屠杀的惊天惨剧,中共当局为了推卸策划印尼共产党政变夺权的嫌疑而公然表示「不干涉印尼内政」,对此视而不见。

此后,苏哈托在其统治印尼期间,坚决的反共防共。30多年来,华人被令不准讲华语、不准开办华人学校、不准使用华文姓名、华人不能进入政府体制。

华人非但没有因故土的存在而受益,反而因当年共产党政变的牵连而遭受非人的对待和羞辱。

此后印尼屠杀华人的排华事件又多次重演。

1998年5月13日至15日,印尼再次爆发震惊世界的「排华」暴乱,华裔居民受到有组织的虐待、杀害,华人所拥有的公司、住所被砸毁、抢劫,华人妇女惨遭轮姦、焚烧。有统计数据表明,5月13日至5月15日,在短短两天多的时间里,仅印尼首都雅加达市内就至少有1,200多人被杀害,468名妇女被强姦,最小的年仅9岁。

报导称,曾有印尼华人逃到中共驻印尼大使馆请求庇护,却被中共大使馆以不便干涉印尼内政为由拒绝。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不但对印尼的野蛮行径不谴责、不干涉,还禁止中国大陆所有媒体报导印尼「排华」事件,制止大学生自发组织的抗议行动。

印尼排华事件,中国政府不管海外华人死活
印尼排华事件,中国政府不管海外华人死活

与此形成对照的是,印尼「排华」暴行披露后,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向印尼提出「严正抗议」,并紧急派出客机营救受难者。

而美国政府则认定印尼「排华」暴动是种族歧视,不惜以武力施压迫使印尼当局收敛迫害华人的兽行;美国还迅速批准受难华裔的「避难请求」,并派出军舰从印尼接回了大量华人。当被救的印尼华人抵达美国时,在船上愤然打出了「宁做美国狗,不做中国人」的横幅,被全世界媒体广泛报导。

深究在印尼发生的排华事件根源,其起因正是中共向东南亚输出红色革命造成的。除了印尼,当年中共输出过革命的柬埔寨、马来西亚、尼泊尔等国也曾经爆发规模不等的排华事件。「排华」背后的真相,其实是「排共」。

英国历史学家霍尔的著作《东南亚史》分析说:「由于共产主义在中国的胜利,东南亚的每一个国家都开始不安地意识到,在它们当中存在著一支潜在的中共的『第五纵队』。」

柬埔寨国人再一次打出 「宁做美国狗,不做中国人」 横幅

一九七五年赤柬攻入金边,各国外侨纷纷到自己国家的大使馆躲避,其中最多是美侨,他们带着全家大小,连家中的狗,和帮美国人做事的当地人,都被带进美国大使馆,由大使馆坐直升机到停在海上的美国军舰,撤离柬国。

(电影《战火屠城》有细致描述)。金边的华侨更多,他们也涌到中国大使馆前,但大使馆大门紧闭,室内窗帘落下,任凭华侨涌在门前叫喊,使馆人员充耳不闻。其后华侨经历赤柬大屠杀,死亡以百万计,无数华人经大逃亡历尽悲惨岁月,部分人侥幸逃到泰柬边境。过境后,这些柬国华侨拉起横额,上写:「宁做美国狗,不做中国人」。

中国战狼行为使印尼几十万华侨被屠杀

《我是杀人魔王》入围第86届奥斯卡

美籍导演欧本海默花了6年时间完成此片,影片以反思的角度,由当初参与杀戮行动者现身说法,带领观众重新检视这段历史悲剧。学界分析认为,〝930〞事件死亡人数约50万人,至少有30万华人因此丧生。

印尼有华人2,000多万,绝大多数是晚清以后,从中国的福建、广东几次大的移民迁徙到达印尼。华人到印尼后其生活条件极其艰苦。他们先是从事捕鱼业,后逐步进入商业、服务业、制造业、金融业等产业,经过几代人含辛茹苦的奋斗,在印尼的这些产业占据了举足轻重的地位。

1945年印尼获得独立成立印尼联邦共和国。50年代末60年代初,中共向印尼提供了大批经济援助和军事装备,同时也输出〝革命〞,扶植印尼共产党。

苏加诺与中共走的很近,他利用共产势力来抗衡宗教和军队,以维持他的独裁。印尼宗教组织和军队极为不满,与印共的摩擦不断升级。在周恩来的推动下,苏加诺意图成立军队之外的武装组织,以印共为骨干,由中共提供武器和培训。

当时印共是全世界第三大共产组织,党员超过二百万,势力膨胀对印尼传统社会造成极大冲击。当时的中共总理周恩来曾向苏联和各国共产党代表拍胸保证说,〝东南亚有这么多华侨,中共政府有能力通过这些华侨输出共产主义,使东南亚一夜之间改尽颜色。〞

周恩来对这段话在一些第三世界国家受到了强烈谴责。外界认为,马来西亚、泰国等东南亚国家的排华事件与此有关,特别是印尼1965年的排华事件,和周恩来指挥下企图帮助印尼共产党发动政变更是有直接关系。

印尼排华始末

1965年9月30日,印尼爆发〝九三零事件〞。印尼共产党党员、苏加诺的亲信、总统卫队三营营长翁东中校发动政变,绑架并杀害了包括陆军司令雅尼在内的六名右翼军方领袖。时任军队将领的苏哈托指责印尼共产党暗杀政敌试图夺权,随即组织右翼军人,在全国策动反共大清洗。

1967年,苏加诺被迫辞职,苏哈托接任总统。苏哈托在反共清洗中,除了消灭印尼共产党份子以外,亦由于中共的参与,导致大量华人被当作共产党份子处决。学界普遍认为,有50万印尼华人在此事件中丧生。

面对无辜华人惨遭屠杀的惊天惨剧,中共当局为了推卸策划印尼共产党夺权的嫌疑而公然表示〝不干涉印尼内政〞。

此后,苏哈托在其统治印尼期间,坚决的反共防共。30多年来,华人被令不准讲华语、不准开办华人学校、不准使用华文姓名、华人不能进入政府体制。

华人非但没有因故土的存在而收益,反而因当年共产党政变的牵连而遭受非人的对待和羞辱。

此后印尼屠杀华人的排华事件又多次重演。详见

宁做美国狗,不做中国人

当上万华人被奸被杀,世界各国同声遗责,中共竟说:这是印尼内政,我们不干涉别国内政。最后还是美国出面 阻止印尼惨无人道的屠杀行为,同时派出军舰 从印尼接回了大量华人。被救的印尼华人在抵达美国时 ,在船上打出了“宁做美国狗,不做中国人”的横幅,成为中华民族历史的耻辱。

中共不仅不把海外华人的生命安全当回事,甚至巴不得海外华人在国外穷困潦倒、形象恶劣,以便有利用之机。

暴徒们惨绝人寰的兽行令人发指,令人窒息。整个雅加达恰如人间地狱。不到三天内,据不完全统计,仅印尼首都雅加达就有5000多家华人的工厂店铺、房屋住宅被烧毁,2000多名华人被屠杀。

更令人发指的是,印尼暴徒还在光天化日之下,以极其残忍的手段丧心病狂地强暴了数百名华人妇女,其中有20多名华人妇女因此而重伤死亡,包括一个9岁和一个11岁女童。

同时发生在梭罗、巨港、楠榜、泗水、棉兰等地的类似暴乱所造成的华人生命财产损失更是无法估量。然而,更令人震惊和难以置信的是,中国政府对该事件的反应和表态。

一九九八年五月印尼排华暴乱事件经过

五月十三日下午三时,暴徒开始烧车及进行连续破坏活动;翌日,雅加达陷入疯狂状态,到晚上,暴乱达到顶峰。据目击者和受害人描述,暴徒们非常有组织,他们分成数组,每组4到7人,由公交车和军用卡车载到现场,先行抢掠。暴徒把商店财物抢掠一空后,便把数以百计的妇女集中起来,然后强行脱光她们的衣服,进行集体轮奸,有些不幸虚脱而死,更有些妇女被奸后遭抛进火坑烧死,惨不忍睹。

歹徒通常向年轻的妇女下手。十八岁的薇薇安永远也忘不了那个绝望的、求救无门的时刻,她悲痛欲绝地哭诉道:我的名字叫薇薇安,今年十八岁。我们一家住在雅加达华人社区的一座大厦里。五月十四日早上九时十五分左右。我们听到外面吵成一片,几百名印尼人突然冲进大楼,他们高喊:“把华人都杀死!”

我家住在7楼,在一片混乱当中,我们跑到15层一个朋友家躲起来。不久,我们听到门口有吵闹的声音,听到有妇女和小孩的哭声,我们吓得要死。同一层楼有年轻的女孩在尖叫。

后来我们一家人决定分散开,我和朋友往下跑到10层,听到许多人在大喊救命,我亲眼看到一个20岁左右的女孩被4个男人强暴。这时,这些男人看到了我妹妹芬妮,他们抓住了他,我爸爸和叔叔想把她拉回来,可是挤上来的人越来越多,差不多有60个人抓着我妹妹和我们一家人。

这一群人把我们拎进一个房间,我叔叔多迪问他们要干什么,他们不回答,只是露出冷酷凶狠的表情。一个男人抓着芬妮,把她摔在沙发上,妈妈当场昏倒了。另一个男人抓起一根木棍把我爸爸打倒在地。

我闭起眼睛哭了。不愿再看下去。至少有5个男人轮奸芬妮。不久后,有9个男人跑进房间,把我和我婶婶维洛抓住,我高声大喊,最后就昏了过去。

那天下午5点多,我醒过来,头痛得像要裂开,我已意识到自己也被强暴了。我们全家都在房子里,除了芬妮。

第二天早晨,我醒来时已在一家医院里,全身疼痛,而爸妈正站在我身旁。那时我问他们,芬妮的情况怎样。妈妈就掉泪了。爸爸对我微笑,可是,他的表情却比哭还难看。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掩藏不住的痛苦。

我住院4天后,感觉好了。爸爸这时才说了我昏倒后发生的事,他的目光直视着前方,好像是在说别人的事。爸爸说,我昏倒后被7个男人强奸,他们还用力抓着我往墙上撞,这就是我清醒后特别累、满身是伤的原因。我一直问:“芬妮怎么样?”但爸爸却不回答,他只叫我好好休息,然后一边掉泪一边走出了房间。

又过了一个星期,父母才告诉我芬妮的遭遇。芬妮被强奸后,用尽力气反抗,他们就不断殴打她,芬妮还对其中一个男人吐口水,这个动作激怒了那个人,他抽出刀子,在芬妮身上猛刺,芬妮满身是血,死在刀下。爸爸说,多迪叔叔也被杀死了。

我惊骇得说不出话来,整个人似乎都麻木了。我在心中反复地问上苍:怎么能容许这种事发生在我们身上,怎么能够?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个绝望的、求助无门的时刻。

一名印尼华裔读者向海外传真,细诉雅加达一名16岁华裔少女在五月中旬的暴乱中被暴徒强奸并遗下孽种的悲惨遭遇:“我是医院医生,我从未想到会遇上强奸案受害病人。求诊的是一名叫丽娜(化名)的年约16岁华裔少女,相貌清秀、美丽,家住西雅加达的排屋,我不知到底有多少个人强奸过她。丽娜常在深夜梦呓嘶喊:‘饶了我吧!饶了我吧!’其实,因强奸所留下的伤痕都已痊愈,但她父母坚持要她留在医院,免她在家触景生悲,并让我为她验孕,怕她因奸成孕。不幸地,验孕结果证实丽娜已有身孕,但作为守法的医生,我在法律及宗教上都不能随意为病人打胎。当丽娜知道后她全身发抖痛哭:‘妈……爸……丽娜不要怀孕,求求你们救我。’我们都摇起头来,她发抖的手拉紧着我:‘医生……救我……医生……救……’我视线开始模糊,一位小女孩如此的无助,是否该让她继续怀胎、让肚里的胎儿每刻都让她想起那天怒人怨的暴行呢?”

在发生一幕幕惨绝人寰的事件后,大多数受害华裔妇女至今仍在暗处哭泣,生怕被人发现,毁了自己、毁了家庭。受害者大多躲在雅加达市内不知名的角落,有些人则远离雅城逃到香港、新加坡等地。直到现在,受害华裔妇女因有许多苦处,仍不能挺身揭发这些暴徒的丑行。许多目击者说,其它幸免于难的妇女因为华裔妇女被辱,自身也陷于恐惧之中。一名目击者说,她妹妹亲睹一名华裔女孩被几名暴徒轮暴后,整个人处于惶惶不安状态。每当有人靠近她,便全身打颤,说话也变得语无论次,两周后每况愈下,只得送医院治疗。这名目击者怀疑,她妹妹不可能只是看到强暴的情景,很可能本身受辱,否则反应不会如此强烈。许多目击者在惊悸之余,已经无法分辨“亲眼目睹”和“亲身经历”之间的差别,她们目击那一幕后身心产生的反应仿佛自己是受害人,因而接受身心治疗者不在少数。

尽管骚乱越来越严重,在整个雅加达地区却见不到任何警察或军队。

到五月十五日傍晚,暴乱已经进行了一个昼夜。一处华人商店被点燃,就像得到了统一指挥一样,在雅加达四面八方都冒出滚滚浓烟。雅加达市区的五座购物中心和一些商店被暴徒纵火,尽管下了倾盆大雨,但大火还是狂烧一天后才熄灭,急救人员仅在检查雅加达西区斯利达购物中心一幢4层大厦时,就发现了118具烧焦的尸体。整个雅加达市共找到500具烧得焦炭一般的尸体。

华人最集中的喜地酒店,大火焚烧了两天两夜才熄灭。喜地酒店的老板林先生说,该三星级酒店已开业25年,拥有二百间房,酒店低层商场有一千多间华商店铺,到雅加达旅游的华人较喜欢落脚,方便购物,现今已荡然无存。雅加达一家有120年历史的老字号咖啡加工厂,遭上千名暴徒破门抢劫,华裔老板一家不得不爬过屋顶到印尼人邻居家里避难,才免遭毒打。不过,家里的6辆车全被烧毁,价值几十万印尼盾的珠宝首饰,以及无法估价的其它财物,都被洗劫一空,连铜钥匙都不放过。

雅加达的大火不断蔓延,几近失去控制。血腥暴行肆虐了30个小时之后,军队和警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维持秩序。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哈托和政府官员开始在电视和广播中呼吁保持和平与秩序。可是,魔鬼们仍继续在各处作案,雅加达变成了恐怖和罪恶的地狱。

根据印尼政府机构国家团结发展局七月十日公布的资料,发生在五月中旬以华人为主要攻击目标的大暴乱,468位华裔妇女被强暴,最年长的55岁,最小的年仅9岁。

中国政府表态暴动是他国内政

印尼5月暴乱期间,中国大多数的报纸和电视台都没有进行相关报导,直至6月上旬强暴案件被揭露后,虽然事件受到国际社会和各国媒体关注,但中国大陆传媒的反应依旧滞后。

7月6日,收到国际压力的有中共政府官员首次表示关注对印尼五月暴乱,但同时也表态保护印尼华人属于印尼政府责任,暴动是他国内政,北京官方没有提出抗议。

8月17日,有约200名北京大学学生组织游行抗议行动,但被校方和警方劝阻制止。

更令人震惊的是,8月起中国虽然有要求印尼政府彻查暴乱,但同时也对印尼保持了紧密的双边经济联系。根据印尼官方《安达拉新闻社》报导,在8月6日,中国政府同意向印尼出售5万吨大米。8月15日,中国为印尼提供300万美元的医药援助,同时继续向印尼提供此前承诺的2亿美元经济贷款。

11月17日,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在吉隆坡出席亚太经合组织第六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时,于香格里拉酒店会见了印尼总统。期间,江泽民表示印尼是中国的友好近邻。11月26日,中国经贸代表团访问雅加达,探讨中国在印尼的投资项目。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世界敌人, 丧权辱国, 移民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