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大学生找工作到缅甸被割腰子, 缅甸有组织的割中国人腰子的背后支持者是中共, 而解救这些人的是美国菲律宾

“我哭求不要割腰子!”大学生找工作到缅甸被割腰子,逃亡回国,得知同伴被抓后遇难:那段经历令人发指.

中国是世界上头号器官移植大国,器官来源不清楚, 大量被拐卖的器官充斥其间

缅甸被割腰子(肾)集团大背后领导是中国人,中共党员
缅甸被割腰子(肾)集团大背后领导是中国人,中共党员

缅甸割腰子集团的基础建设是中国公司建造的

缅甸割腰子集团的基础建设是中国公司建造的
缅甸割腰子集团的基础建设是中国公司建造的

菲律宾在缅甸北部救出604名即将被割肾的中国人,舔狗吴京人设崩塌!

美国已经将缅甸诈骗集团(由中共组织的)列为恐怖集团
美国已经将缅甸诈骗集团(由中共组织的)列为恐怖集团

近日,安徽四名大学生实习期间

受“高薪诱惑”偷越国境,

失联数日后被安全送回。

3月21日,

有过类似遭遇的山东济南人李伟

向记者感慨,

孩子们能顺利归来实属不易。

去年底,为讨回客户17万货款,李伟被骗到云南,结果客户没见着却遭遇绑架,在胁迫之下偷渡至缅甸,被卖到一家电信诈骗公司。同样遭此一劫的还有江西赣州人陈亮,他被“3000元日薪干10天”的客服招聘广告所吸引,在“暴富”诱惑下主动偷渡至缅甸木姐,从事电信诈骗。

作为从缅北电信诈骗公司有幸出逃的回国者,他们向潮新闻记者回忆了那段此生难忘的经历。

初到:“戴着手铐敲键盘”

“全是拿枪的人开着皮卡,路上没有红绿灯。”今年1月,被迫偷渡到缅甸的李伟,在果敢老街上见到了从未想象过的街景,“一眼望去都是搞电信诈骗的公司,或是娱乐城,当时满脑子都觉得完了。”走进一幢9层楼高的写字楼,李伟和另一名“工友”被关进7楼723宿舍,门口由保安24小时把守。

当天,电信诈骗公司负责人留下数百张A4纸大小的骗人话术作为“培训资料”,还有一句话——“想干10天发500元,不想干让家人交20万元赎金。”粗略翻阅话术后,李伟看出这是一家专门从事婚恋电信诈骗的公司。话术要求称呼对方“宝贝”,不论对方高兴还是不高兴,都给有标准回应。“比如,今天‘宝贝’不高兴了,话术中就会要求给对方发一个520元的红包。”

更让李伟惊讶的是,办公楼还有模拟化场景,装饰了泰国海景、办公室、 KTV包厢等。李伟看到这一幕觉得无比讽刺,视频里自称在泰国海边度假、在KTV里唱歌的电信诈骗人员,实际上连写字楼大门都出不去。

期间,李伟和“工友”还被带至“体罚区”参观。李伟回忆,写字楼的一楼是体罚区,有水牢、吊人的支架,一名全身缠满绷带的男子正在挨打。二楼则是办公区,约70名男员工同时在和网友聊天,每人办公桌前一台电脑、15个手机。有的人身上带伤,有的人戴着手铐在工作,“状态都很萎靡”。

李伟的遭遇,并非个例。在缅北木姐,同样有众多电信诈骗公司,陈亮就是曾经的从业者之一。他坦承,自己并不是无辜被骗,而是被“高薪”诱惑,“一开始是自愿去的,觉得自己没本事,没学历,就想过去赚点钱。”

陈亮偷渡到木姐后进入一家电信诈骗公司,该公司约有40名从业者,人均五台手机。从早上8点到晚上10点,他们每天被强制要求工作14个小时,中途只有半个小时吃饭时间,连上厕所都要控制在五分钟内,还有人跟随监视。

陈亮介绍,他所在的小组主要面向日本民众,他们假扮公检法人员,用电话告知对方“资金来路不明,要求把钱打入到‘安全账户’”。诈骗人员会穿上日本警察制服,再用AI模拟公安局背景,通过AI换脸和受骗人进行视频通话。“约有五分之一的人会受骗。”

“公司每天结的佣金在五十万到八十万元之间,都被管理者自己分掉。”陈亮发现,身边“工友”大多冲着高薪而来,“说是日薪3000元,三个月暴富,其实到最后一分钱工资都拿不到,有可能连命都搭进去。”

出逃:“我哭求不要嘎腰子”

一周前,李伟得知一起出逃的“工友”遇难的消息。“工友”的父亲接到一通境外电话,电话里的声音告诉他:“你儿子劫持我们家主管想逃跑,被我们从后边拿两枪崩死了。”老父亲至今都无法接受儿子离世的消息。在李伟看来,“工友”是退伍军人,人品正直,被骗到缅甸后肯定不会干电信诈骗,“他肯定会反抗到底的”。

受访者介绍,业内流传着“进了缅北反抗被毒打,逃跑更不可能”的说法,也有很多人用“嘎腰子”代称从业者将面临的严酷惩罚。意思是,如果进去后没业绩就会被转卖给其他公司,或是被“摘器官”贩卖,被榨干最后一点剩余价值。

被关的第三天,李伟和“工友”选择出逃,这也成了他们的最后一面。李伟回忆,他和“工友”将床单、枕套和席梦思卷边撕成条,一根根打结做成求生绳。他俩将绳子从7楼窗户扔出去,顺着绳子往下滑。当时他们对周围情况一概不知,唯一的出逃希望是北围墙的一道门洞。

“工友”成功着地后被抓回公司,而李伟不慎从5楼坠落,受重伤昏迷。李伟在病床上醒来时,第一反应是拉着医生的白大褂无力地哭求,“请不要嘎我腰子,不要……”一番挣扎之后,李伟才发现自己被送往医院救治,诊断为腰椎骨爆裂性骨折,腿骨、肋骨骨折,脑震荡。

1月4日,李伟找到机会向家人电话求救。此后,他一直表现出身体虚弱的样子,让两名看守人员放松警惕。1月19日凌晨,李伟趁两名看守他的安保睡熟,拄着双拐逃出医院,在中缅边境的山区地带多次换车后,被辗转送到清水关回国。

相比李伟的惊险出逃,陈亮和同伴则更幸运一些,他们和所在组的组长恰好是老乡,通过跟组长用家乡话唠家常,拼命欺诈境外网友做业绩,他们换来了回家的机会。陈亮说,他在诈骗公司干了16天,给公司带来20余万元收益,再加上身上5万元的积蓄,全部交给了公司,乞求公司放他们回国。

最终在组长安排下,他们得以回国。陈亮说,“如果没遇上老乡组长,我只有两种结果,要么人已经不在了,要么一条路走到黑,都是我不愿意看到的。”不过这样的幸运,实属少数,对大多数人来说,进入缅北电信诈骗“集中营”都很难再逃出。

陈亮曾亲眼看到一名“工友”少了两根手指,是出逃被抓回后所受的惩罚。几天后他又目睹了这名“工友”再次出逃,被抓回后,丧心病狂的管理人员割掉了他的舌头。

陈亮说,尽管他是自愿来的,看到这一幕后也只想尽快离开。陈亮希望用亲身经历告诉大家,电信诈骗公司很贪婪,千万要警惕这类骗局。

回国:以亲身经历科普反诈

“一个人一个月缅北逃亡”,这是李伟对自己的一句话概括。3月21日下午,李伟连续直播了3小时,他不断将遭遇告诉网友,“建议单身不要到东南亚旅游,高薪到境外做客服一定要警惕。”

李伟在社交平台科普反诈:这些经历“令人发指”

现在,李伟这段被骗经历以及防范电信诈骗的提示,每天能触达数万网友。他说,原本开播只有几十人观看,近日可能由于“安徽合肥4名学生在缅甸失联”引发关注,直播间的观看人数一下子跃升到七八万。

割腰子、鞭刑、水牢:中国人在缅甸诈骗集团的悲惨“猪仔”生活

在缅北,不论是大街小巷的垃圾站,还是城区外的山野,都竖立着无数大大小小的牌子,上面写着中文标语“严禁焚烧尸体!”

根据缅北当地人的说法,在缅北从事电信诈骗和人口买卖的犯罪分子基本上都是从国内跑过去的中国人,他们的犯罪目标也以中国人为主。

当地人他们不敢动,怕惹出事情,黑人和白人也不敢动,根据当地人的说法,这些凶狠之极的中国人,似乎对黑人和白人有一种天然的惧怕感。

被这些人盯上的肥羊主要有两个来源,一个是从国内骗过来的,还有一个是去缅甸旅游、购物、赌博的

从国内骗人的方法很简单,已经是流水线操作,非常有效。就是在各大招聘平台发布招聘广告。

这些广告一般都有以下特点,不需要任何学历、不需要任何工作经验,唯一的要求就是会打字,会打电话,工资其本上万元甚至三万起步。

他针对的就是那些小学、初中辍学出来打工,没有任何技能又吃不了苦的年轻人。

很多年轻人看了这种招聘根本经受不住诱惑,很多人完全沉浸在了月入过万的美好幻想中。

而且就算你把真相告诉这些年轻人都没用,他们反而更加憧憬,其实他们很多人一开始就知道是去搞诈骗的。他们觉得这才是江湖,觉得自己在里面闯荡一番肯定能出人头地,成为割腰子的人, 而不是被割腰子的人!

现在又出现了新方法,就是找一群阳光帅气、漂亮的俊男美女在抖音唱歌、弹琴,展示自己在缅甸岁月静好、月入几十万,诚邀你加盟。很多女性看了帅哥根本把持不住,明知道会被割腰子也要去碰运气

这些人应聘上以后,很快就会以出差的名义被派到缅甸老挝这些地区,或者被带到云南,由当地的蛇头组织偷渡到缅甸。

到了那边以后,首先是收走身份证和手机,让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紧接着就把这些人全都卖给诈骗团伙。前面说过,这些团伙全都是中国人组织的。他们在缅甸当地搞了很多基地,其中最著名,最凶残的就是kk工业园区。

这些人进入园区以后首先就是洗脑和甄别。每天让他们一边疯狂搬砖,一边高喊“我要改变我自己”、“只要想得通,早晚变富翁”的口号,而且是几百遍、几千遍地喊,喊道自己都信以为真。

然后是杀鸡吓猴,老板们会从前面几批中挑几个人,比如业绩不好的,或者是逃跑被抓回来的。当着这些人的面往死了打,打完剁手指、割舌头,把这些人新来的人吓得大小便失禁,不敢有任何反抗和逃跑的念头。

至于这些被打的人,就被拉去配型,如果和欧美地区需要移植器官的人匹配上,那么就直接拉去割器官卖钱,如果没有匹配上,血型又比较值钱的,那么就拉去定期抽血卖钱,直到抽光为止。

在缅甸,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多到当地人不得不在每个垃圾堆边上都竖立一个告示牌,上面用中文写着“严禁焚烧尸体!”

培训期间,为了测试新人的服从性,他们会把汉堡中间夹上大便,让新人吃,不肯吃的就打,打到肯吃为止

经过短暂的洗脑和培训后,这班人就会发到两个本子,一个本子上记满电话号码,一个本子上记录着如何和人聊天,每一句话都有严格的规定。

然后他们就在昏暗的格子间里开始打电话。每十天或者半个月盘点一下业绩。那些业绩好的,骗到钱多的,就会受到领导的优待,可以拿点提成,可以拥有更多的自由度,在工业园区内活动、消费。

至于那些业绩差的,就会挨打,一般是抽鞭子、打棍子。直接把你打得皮开肉绽,然后让你继续骗。女的则是被反复轮奸。

如果业务还是没有长进,那就对不起了,你就会被拉出来,作为鸡杀给新人来看,老板会废物利用,要么拉去割腰子等器官卖钱,要么拉去卖血,女的则直接拉去卖身。

在缅甸,这是非常成熟的产业链,你根本没有办法逃跑,因为当地人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抓这些逃跑的人回去领赏。甚至当地人会主动绑架前来旅游的中国游客,把这些人绑到工业园区领赏钱

至于当地政府和警察,早就已经被他们买通,甚至割腰子的钱他们拿得最多。

可以这么说,一旦到了缅北、老挝这些地方,除了死,没有任何的出路。

想逃跑,这是不可能的。以当地最有名的kk工业园区为例,一共有三层防线,最里面是极其高大的围墙,而且围墙上是通电的铁丝网,外面是保安牵着大狼狗日夜巡逻,最外层是挖好的宽阔的护城河。

曾经也有非常厉害的人,突破三层防线成功逃跑过,结果没跑出去过久,就在缅甸一个小镇上被另一批人给敲了闷棍,直接绑去买了,然后被人割了腰子,尸体扔在了山上。

一般老板为了赚钱,都会强迫新来的人给家里打电话,让他们寄30-50万的赎金来,承诺钱到了就放人。这些人为了生的希望,都会拼命打电话给家人,让他们去借钱。

实际上钱到了以后,老板根本不会放人,而是继续要求家人给钱,一直敲诈到家人没有任何油水为止。

实际上他们怎么会放人呢,就算这人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拉去卖血、买器官都能再赚一笔。

而且就算你在诈骗集团做到了管理人员也没有用。

很多人非常有能力,进入诈骗集团以后混得风生水起,业绩不断冲新高,很快就做到了管理层,带好几个团队。但是这些都没有用。

因为老板承诺给你的佣金都是记在账上的,只是名义上是你的,实际上你一分钱都拿不到,曾经有人向老板提出不干了,想拿着佣金回老家,结果就被老板当着众人的面抽了几百鞭子,浑身打的皮开肉绽,然后在伤口上涂上蜂蜜,扔在野地里,很快就有蚂蚁来爬伤口,这种感觉生不如死。

这还是老板觉得你还有用,没有下死手。很多人直接就是剁手,割舌头,然后扔在水牢里,下半生都泡得长蛆虫了。

还有那些没文化不会电信诈骗,器官又没有配型成功的,血又是普通血型不值钱的,老板也是能利用他们找到新的赚钱方式的。

那就是把他们卖给欧美的医药集团做人体试验。欧美的医药集团最喜欢用中国人做人体试验,他们的医药行业这么先进和发达是有原因的。

实际上,从八十年代起,在广东、广西和缅甸金三角一带,就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一条产业链,专门捕猎中国人做猪仔,当年前往广东打工失踪的人,基本上都逃脱不了这个命运。现在我们治安状况好了,打击力度大了,像八九十年代这样明目张胆的绑架没有了,取而代之的,就是这种网络招聘模式还有抖音模式。

中国是世界上头号器官移植大国,器官来源不清楚, 大量被拐卖的器官充斥其间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评论不允许人身攻击。
Posted in 官场黑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