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本站首页 | 本站更多新闻 | 本站中心论坛 | 黑暗锅论坛

江泽民之孙江志成的博裕资本快速从香港转移资产,中共权贵在香港有多少资产 – 栗战书女儿栗潜心汪洋女儿汪溪沙在香港资产遭曝光

近日,江泽民孙子江志成的“博裕资本”把部分业务从香港转移到新加坡,外界普遍认为是中共内斗中的一个新信号,江氏家族担心被习近平在香港抄底,提前准备撤离。境外媒体再次成为中共内斗互相放料的工具,中共权贵在香港的资产也再次被聚焦。

去年北戴河会议期间,包括习近平在内的多名中共高层家族就被曝光在香港拥有巨额资产,而且资料详尽。如今,反习派之一的江派也被用同样手法反击,中共的权力斗争也与时俱进,更多涉入了庞大资金和财产控制权的争夺。

“博裕资本”成为阿里巴巴的股东之一,才进入了人们的视野,也透露了中共权贵资本亲睐香港的原因之一。中共权贵的大量资金需要通过香港中转,然后存到西方各国,特别是美国,这应该众所周知;同时,中共权贵还需要在香港保留大量资金的运作,以控制中国大陆内更庞大的各类经营,利用权势不断生钱,源源不断地再通过香港向外输送。这恐怕就不是一般人能知晓的模式了,但在中共权贵内部却都心照不宣。

不仅如此,中共权贵们已经从香港转出的资金,还会以外资的名义,再转回香港继续圈钱,也有相当的部分又投资回了中国大陆,只不过是外资的名义。“博裕资本”应该是这样的典型代表。

中共权贵们当然会在海外购买大量不动产,甚至直接把现金存进瑞士银行,但在海外经营的本事却极其有限,基本很难再让资金滚雪球,说不定还赔掉不少。但中共权贵们在中国大陆却都还有权势,于是海外的部分资金摇身一变,成了外资,回到中国大陆运作、继续生钱,这对中共权贵们倒是轻车熟路,于是白手套们就大量诞生了。

中共权贵们有时为了利用相同的渠道,应该会有限度地合作;有时因分赃不均,又会大打出手,当然也不可避免地涉入中共的权力斗争。

肖建华从香港被绑架回内地,不仅因为他背后的真正金主,更主要因为他按照金主的号令,参与策划了2015年的中国股灾,后来又牵出与中共国安部前副部长马建的关系,进而牵出了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曾庆红

肖建华成了习江斗的牺牲品,应该也成为习近平在香港下狠手的原因之一。香港反送中运动期间,反习派很可能也有所动作,令习近平骑虎难下,最后不得不撤回了“送中条例”。反习派应该认为,“送中条例”更多是准备针对中共权贵在香港的利益,反习派势必要反扑。这应该也促使习近平决定在香港下狠手,顺便立威,不惜推翻《中英联合声明》,强推“港版国安法”,可能也想顺势叫板美国和西方,但因为严重的误判,导致美中关系急转直下、走向了脱钩。

肖建华控制的明天系,估计可以掌控的资产高达1.2兆元人民币,那么还有大大小小的肖建华们,又控制了多少中国大陆的资产,不可能不令习近平感到担忧。这些资产的背后,反习派又占了多少,可能在中国大陆掀起多大的风浪,无疑成为中共内斗的新战场。

肖建华本人也算个人物。据称1989年“六四”事件时,他担任北京大学学生会主席,曾先尝试代表学生,随后转变立场,与校方合作,试图平息抗议活动。那样的年代,他能够成为北大学生会主席,除了适当的背景,综合能力必不可少。毕业之后,他在北京大学的直接资助下步入了商界,成立了一系列的科技公司;但他的巨额财富显然不是靠市场上拼出来的,而是被中共权贵选中,他本人也很会趋炎附势。

肖建华爆料和习近平姐夫邓家贵做交易 习近平震怒下手, 现肖建华资产归姐夫邓家贵所有
肖建华爆料和习近平姐夫邓家贵做交易 习近平震怒下手, 现肖建华资产归姐夫邓家贵所有

肖建华拥有加拿大国籍,还拥有香港居留权,长居香港顺理成章,也成为中共权贵资金往返香港、再控制内地的白手套代表人物。

马云似乎比肖建华更风光,不但在美国上市圈钱,还能有机会与川普(特朗普)会面,但同样也是代理中共权贵的海外资金,转回中国大陆运作;不过他本人陷在了中国大陆,如今岌岌可危。肖建华可能没有想到,中共当局会派人到香港直接绑架,如今有了“港版国安法”,中共就可以直接抓人了,“博裕资本”没法不逃。

“博裕资本”出逃香港,却没有走远,落脚于新加坡,当然还想继续遥控香港资产,进而再遥控在中国大陆的资产,否则应该直接转去欧美才最安全。由此可见,“博裕资本”在中国大陆还有相当庞大的利益,根本无法舍弃。阿里巴巴或许已经没戏了,但很可能还有更多的小马云们,仍然在替“博裕资本”效命。

中国大陆的经济有多少被控制在中共权贵手中,在多大程度上是中共权贵洗钱的工具,可见一斑。这样的经济模式老百姓如何受益,又会有未来吗?

其他中共权贵在香港的资产,应该也无法稳坐钓鱼台,无论是在香港的公司业务,还是股市、债券、不动产,也都面临两难。直接变现美元、欧元逃离,应该并非难事,但中共权贵们应该舍不得失去在中国大陆的更大产业,香港中转的渠道要是断了,在大陆更多的钱财如何控制、洗白,又如何不断转出去呢?

习近平再度收紧了绳子,就是在警告中共权贵们,随时可以拿走他们庞大的利益,也随时可以威胁他们的身家性命。很多中共官员们为了保命、保资产,可能不得不附和习近平,也不敢轻易质疑中共高层一连串失误导致的内外困局;但也势必有一部分人不想束手待毙,不甘于放弃权力的争夺,更不甘于丢掉庞大的利益,或许还在酝酿新的阴谋。

中共内斗的激烈博弈正在展开,政治秀之外,可能还会反映在中国大陆经济和社会的更多层面,香港仍然是焦点。习近平担忧的“黑天鹅”、“灰犀牛”事件很可能防不胜防。

江泽民之孙江志成的博裕资本快速从香港转移资产

中共“两会”临近,习近平为首的北京当局已经放风要修改香港选举制度,强调“反共等于不爱国”。

江泽民孙子江志成和博裕资本
江泽民孙子江志成和博裕资本

美国媒体披露,江泽民孙子江志成创立的中国私募投资公司博裕资本(Boyu Capital),将部份业务从香港转移至新加坡。

美国《华尔街日报》2月23日引述知情人士披露,博裕资本(Boyu Capital)已经将该公司的部分业务从香港总部迁至新加坡,其中2名联合创始人也已到了新加坡。此举主要原因是博裕资本担忧94岁的江泽民在中共政坛的影响力下降,而该公司则是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创办的。

博裕资本是从2019年底开始这一行动的,当时习近平正在加强北京对香港的控制,以及遏制中共元老在党内的影响力。新加坡则是博裕资本在中国境外的第一个办事处,与香港相比,不但可以远离习近平为首的北京当局审查及其它负面的行动,而且可成为避开中共党内权斗的潜在避风港。

台湾中央社报导称,作为“太子党基金”,博裕资本联合创办人之一童小幪近期获得新加坡的永久居留权,担任新加坡“博裕”基金管理公司首席执行官。

太子党习近平王岐山孔丹秦晓薄熙诚彭丽媛等人照片
太子党习近平王岐山孔丹秦晓薄熙诚彭丽媛等人照片

据称,另一名联合创办人张子欣也已移居新加坡。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9月28日,博裕资本有限公司在香港注册,除了江志成外,联合创始人还有马雪征、张子欣、童小幪。之后,该公司获得了新加坡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和香港首富李嘉诚等投资。在成立短短一年半时间内,博裕资本成功将马云的阿里巴巴和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信达国际控股上市。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2012年,博裕和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中信资本和国家开发银行联手,收购马云的阿里巴巴集团5.6%的股份。能够和中投、中信和国开行等中共官方金融机构合作,并进行大规模投资,显示了博裕“强大的政商能力”。

香港杂志《大事件》2014年报导,江泽民孙子江志成、刘云山儿子刘乐飞和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在商场联手结盟,不但扩张他们的商业版图,而且还有极具野心的逆天计划,他们精心在网际网络和金融等核心行业进行布局,一旦时局有变,能迅速推出自己的代理人接掌中共政权。

报导引述知情人士透露,江志成、刘乐飞等人逆天计划已经引起习近平的高度警觉。

法国广播电台2017年4月23日援引海外媒体消息称,保监会主席项俊波落马之后,供出多名重量级贪腐人物,包括江泽民孙子江志成和刘云山儿子刘乐飞。

栗潜心在香港呼风唤雨,习近平栗战书汪洋家族富可敌国

香港——作为中国共产党第三号领导人物的长女,栗潜心在香港悄悄打造出一种横跨这座城市金融精英和中国政治隐秘世界的生活。

多年来,透过以给官员子女铺路著称的香港和大陆职场人士俱乐部,她与国企高管们谈笑风生。她是中国的省级政治顾问团体的香港代表。她还是一家总部位于香港的国有投资银行的主席,该银行长期以来一直与中国高层官员的亲属做生意。

栗潜心现年38岁,在这座城市也有着深厚的财力基础,购买了一幢价值1500万美元的四层海景联排别墅。她的伴侣拥有一匹现已退役的赛马,并斥资数亿入股赫赫有名的半岛酒店,后来已将股份出售。

栗潜心及其他共产党权贵与香港社会和金融体系密不可分,他们将这个前英国殖民地更紧密地与大陆联系了起来。通过建立盟友,将自己的资金投入香港房地产,中国的高层领导人已经将自己的命运与这座城市牢牢捆绑在一起。

随着中国共产党在管理香港方面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北京高层在政治和个人方面都有着既得利益。栗潜心的父亲栗战书负责新的港区国家安全法的迅速通过,这部法律为中国共产党压制异见提供了一个强大的新武器。

通过阻止抗议活动,该法可以保护中共领导人的亲属。抗议活动对经济造成了严重破坏,拉低外界对这个地区的商业信心,让这群人的处境岌岌可危,或者让他们受到制裁。

新国安法已经引发了来自外国的指责,可能对香港进入全球金融市场的途径构成威胁。特朗普政府上周五对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以及其他10名香港和大陆的高级官员实施制裁,指责这些人限制了香港的自由。
“中国红色贵族的成员包括那些已经在香港做出巨额投资的‘太子党’,”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兼职教授林和立说。“如果香港突然失去其金融地位,他们就不能把钱放在这里了。”

中共领导层在香港的主要敞口之一是房地产。一项《纽约时报》调查显示,包括栗潜心在内,中共四位高层领导人中的三位有亲属近年在香港购买了奢华住宅,共计价值超过5100万美元。

习近平外甥女张燕南名下位于香港浅水湾的别墅。 Eric Rechstein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习近平外甥女张燕南名下位于香港浅水湾的别墅。 Eric Rechstein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香港物业记录显示,早在1991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姐姐齐桥桥就开始在香港购买房地产。香港产业和公司记录显示,她的女儿张燕南拥有浅水湾的一座别墅,于2009年以1930万美元购得。此外,张燕南还拥有至少五间公寓。
据香港物业记录显示,前德意志银行高管、中共第四号人物汪洋的女儿汪溪沙于2010年在香港购买了一处200万美元的住宅。

对于许多领导人的亲属异常富有这件事,共产党长期以来一直讳莫如深,他们明白这种财富积累可能会被视为权贵阶层滥用特权,谋取个人利益。在香港,“太子党”的存在可能会进一步煽起对北京的憎恶这一点,中共也十分注意。

与许多高层中国官员的亲属一样,栗潜心行事低调。

在大陆,由中共控制的新闻媒体鲜少提及栗战书的家庭,并且社交媒体网站上对其女的搜索结果寥寥。探访栗战书位于河北省南沟庄的故乡,也没有得到多少关于其子女的信息。

但德国《南德意志报》得到的德意志银行内部文件(《纽约时报》在去年年底查阅了该文件)提到了一位与中国的三号领导人栗战书长女的中英文姓名一样的女性。这些文件是证交会对该行有政治背景的员工所做的内部调查的一部分。

在一份列出了建银国际(China Construction Bank International)董事的香港公司记录中,栗潜心使用的香港身份证号码,与这处滨海房产以及她跟合伙人共同拥有的一家公司的相关记录中所使用的号码相同。
一位人脉深厚的商人和一名与她有往来的人士证实,建银国际栗姓高管就是栗战书的女儿,由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研究中国政治精英的专家李成撰写的一篇栗战书生平简介也这么认为。

她的简历的其他部分,可以通过新闻片段和存档的网页拼凑起来。从中可以看到栗潜心如何加强与这座城市的联系,从而为自己在内地的政治生涯奠定良好的基础。
她加入了香港华菁会等团体,这些机构为中共太子党与香港富豪和政治阶层的子女提供了接触的平台。

2013年,她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其他香港代表为一个村庄筹集救灾资金。两年后,她到该省探访农民,还抱起年幼的孩童,为统战部做宣传。该部是中共从事海外政治人脉发展的机构。
根据在北京查到的企业记录,栗潜心现为建银国际董事长,该公司是中国一家大型国有银行旗下的投行。她和她的合伙人以及银行方面都没有回应《纽约时报》多次发出的置评请求。

“大家往往认为,只要有深厚的人脉,就足以在中国政坛取得成功,”牛津大学的中国历史和政治教授拉纳·米特(Rana Mitter)说。“其实,还是有很多人有意在共青团和政协这样的机构证明自己,以谋求更高职位。”
通过对提交给香港有关部门的公司和财产文件所做的评估发现,与中共精英的许多其他成员一样,她也积累了大量财富。栗潜心还在利用一个深受世界精英欢迎的避税天堂。

赤柱正滩。2013年,一位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的女儿栗潜心就是在这里以1500万美元买下一幢联排别墅。 Marcel Lam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赤柱正滩。2013年,一位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的女儿栗潜心就是在这里以1500万美元买下一幢联排别墅。 Marcel Lam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赤柱正滩。2013年,一位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的女儿栗潜心就是在这里以1500万美元买下一幢联排别墅。

赤柱正滩。2013年,一位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的女儿栗潜心就是在这里以1500万美元买下一幢联排别墅。 Marcel Lam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提交给香港土地注册处的一份文件显示,2013年,她通过在香港注册、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成立的世喜控股有限公司(Century Joy Holdings Ltd.),以15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这栋俯瞰赤柱滩的海滨联排别墅。
当时30岁的栗潜心是该香港实体的唯一董事。去年10月《纽约时报》在有关德意志银行在华招聘员工的文章发表前联系栗潜心置评,这家公司在几小时后解散。

她的伴侣、35岁的华裔新加坡商人蔡华波(Chua Hwa Por)也使用了类似的策略。

根据2016年泄露的《巴拿马文件》(Panama Papers),他被指定为一家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的公司的唯一受益人。这些机密文件曝光了知名商业领袖和政界人士可能以何种方式利用空壳公司和离岸银行账户逃税。蔡华波使用多个地址和身份证号,但通过新加坡身份证号,可以把他和栗潜心、房产和公司联系在一起。

栗潜心与蔡华波关系的性质尚不清楚,但他们共同拥有一家公司,并且在提交给香港房地产和公司注册处的文件中使用了相同的家庭地址。香港新闻报道推测二人已经结婚。

 

手中拿着一个葡萄酒瓶的蔡华波。他是栗潜心的伴侣,拥有一匹名为“赤兔宝驹”的赛马。图为他在2017年香港沙田马场的一场比赛上庆祝赛马获胜。 Kenneth Chan/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via Getty Images
手中拿着一个葡萄酒瓶的蔡华波。他是栗潜心的伴侣,拥有一匹名为“赤兔宝驹”的赛马。图为他在2017年香港沙田马场的一场比赛上庆祝赛马获胜。 Kenneth Chan/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via Getty Images

手中拿着一个葡萄酒瓶的蔡华波。他是栗潜心的伴侣,拥有一匹名为“赤兔宝驹”的赛马。图为他在2017年香港沙田马场的一场比赛上庆祝赛马获胜。

在注重地位的香港,蔡华波并不掩饰自己的财富。31岁时,他拥有一匹名为“赤兔宝驹”(Limitless)的赛马。2017年,它在香港赛马会赢得一场比赛后,他还曾拿着一瓶葡萄酒摆拍照片。

据提交给香港证券交易所的文件显示,那一年,他还开始进行多项重大收购。他接手鲜为人知的香港上市投资公司太和控股,利用它收购了一些热门资产,包括半岛酒店的大量股份和一座标志性摩天大楼的79层。
2017年7月,在被任命为太和控股董事长仅五个月后,蔡华波从该公司辞职。此前不久,由亲民主派大亨黎智英所有的香港新闻媒体《壹周刊》曾报道这些购买行为,以及蔡华波与中国高官栗战书可能存在的关系。(黎智英于本周被捕,被指控犯有国家安全及其他罪行。)

栗战书当时正准备晋升政治局常委,那是共产党权力的顶峰,他的家族中哪怕出现丝毫腐败气息,都会具有潜在的破坏力。次年1月,蔡华波出售了他在太和控股的大部分股份。

在没有公开披露官员及其亲属财富的情况下,不可能知道蔡华波和栗潜心的收入是如何得来的。一个人完全可以出于正当理由拥有离岸公司,对于中国公民来说,这也并不违法。

香港著名财经作家任美贞也于2017年在《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的一篇专栏文章中,对这二人的金融交易提出了质疑。《南华早报》是中国最富有的科技大亨之一马云旗下的一家当地报纸。
该报后来从网站上撤下了这篇专栏文章,称其使用了“多项无法证实的暗示”。任美贞辞职,并在一份声明中为自己的专栏辩护。

但如果披露消息有任何后果的话,至少丝毫没有影响到栗战书;2017年10月,他被提拔进入拥有强大权力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

从那以后,蔡华波基本上避开了公众视线。但他和栗潜心仍然是一家名为Chua & Li Membership的公司的共同所有者。在提交给政府的年度文件中,两人都把那套价值1500万美元的海滨别墅列为自己的住所,直到今年早些时候,栗潜心把自己的地址改为蔡华波拥有的一处高档房产60层的一套公寓。

2019年4月,栗潜心罕见地公开露面,参加了一场现在看来预示着香港当前命运的活动。

一段活动的宣传视频显示,她与香港领导人林郑月娥一起,在一个由政府支持的促进香港国家安全的展览开幕式上鼓掌。其他特别嘉宾包括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副司令和大陆驻港最高机构联络办公室主任。墙上挂着盾牌和防弹衣,由政府及中国人民解放军支持的青年团体香港青少年军总会的成员前去观看该展览。

汪洋女儿汪溪沙在香港资产曝光

汪洋曾任广东省委书记,他的女儿汪溪沙持有香港身分证,2010年以1563万港元(合200余万美元)买入港岛西营盘缙城峰一个单位,现在市值已达2115万港元(合271万美元)。第二年又通过全资拥有的公司买下南湾一处房产,价格2045万港元(合262万美元),在2012年10月中共召开18大前,又以2268万元(合291万美元)卖出。当时党内权斗激烈,原本有望更上层楼的汪洋未能”入常”。报导还说,汪溪沙的丈夫张辛亮,为中共军方元老张爱萍之孙,曾任职索罗斯基金香港分公司,2013年在香港成立对沖基金,报住地址正是缙城峰单位。调查显示,张辛亮2013年4月透过旗下公司准备以近4000万港元(合513万美元)买入一处房产,但交易告吹,公司2015年解散,原因不明。

张爱萍孙子张辛亮和汪洋女儿汪溪沙

据报导,年仅32岁的新加坡富商蔡华波,是香港上市公司”太和控股”的大股东和香港上海大酒店有限公司的第二大股东,与名为”栗潜心”的人在香港合组公司,同样报住赤柱滩道6号一处价值1亿多港元的豪宅。资料显示,该处前身名为丽安阁,是官方新华社接待嘉宾之地。因前中办主任、新任政治局常委栗战书的女儿也叫栗潜心,外界相信蔡华波是栗战书女婿。

报导说,蔡华波今年年中突然增持香港上海大酒店有限公司股份,由不足5%增至近12%,耗资10多亿港元(合1亿2800万美元)。而”大酒店”拥有全球多间半岛酒店、香港山顶凌霄阁及圣约翰大厦的上市公司,市值近200亿港元(合26亿美元)。

此前,中国富商马云(专题)拥有的香港英文”南华早报”曾于7月19日发表题为”这名半岛控股公司的『新加坡』投资人是怎么连到习近平(专题)心腹的?”的专栏文章,揭秘蔡华波6月底在增持”大酒店”股分时,被港媒发现他提交给监管机构文件中的住址与栗潜心的住址相同。

报导说,在媒体追踪下,蔡华波7月11日辞去太和控股公司董事会主席和执行主任的职务,三天后与栗潜心搭机离港赴京。此后再未见俩人出现在香港。但”南早”隔天发出”澄清”启事,指文章”包含几个无法验证的暗示性内容”,并撤回报导,更引发外界进一步的猜测。

刚刚公布的揭秘全球富人藏钱手法的”天堂文件”,由”香港01″负责涉及中国部分的调查。据报导,他们用中国高官和亲属的名字作关键词作检索,发现了一些未公开披露的交易:中国艺人赵薇及丈夫黄有龙与马来西亚赌王林国泰投资蒙古矿产公司;中国前人民银行行长戴相龙女婿车峰获得泰国首富谢国民公司价值上亿的优先股,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也同样获得了该公司的优先股。

2016年曝光的资料则显示,至少有九位离职或在位的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家人在逃税天堂有资产。被提到的人物包括前总理李鹏的女儿李小琳、前政协主席贾庆林的外孙女李紫丹和被罢黜的前中央政治局委员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前政治局常委曾庆红等。

汪洋20岁娶祝玛丽后就仕途顺畅

汪洋与李克强同是1955年出生,也与李克强是安徽同乡,他是安徽宿州人,出身于普通家庭,家住破旧平房。母亲是个小学教师,汪洋八岁时就拉地板车挣钱。父亲早逝时,作为家中长子的汪洋刚满17岁,按照当时顶替政策,辍学接班,进了安徽省宿县地区食品厂当工人,帮助母亲分担家庭压力。

汪洋是那种很早就显露才华的年轻有为型人才,在仕途生涯上一点时间都不耽误:不久,他就被提拔为车间负责人;20刚出头,他竟然被调到安徽省宿县地区「五七干校」任教,让当时的同伴啧啧称羡。其实,谜底揭开,并不奇怪:就跟高升的王岐山和垮台的刘志军一样,命运的转折,在于婚姻带来的社会关系,汪洋这番调动,靠的是他的岳父——汪洋的妻子祝玛丽,是安徽宿县地区行署副专员祝建远的女儿。

汪洋很早就显露才华,妻子祝玛丽是安徽宿县地区行署副专员祝建远的女儿。凭借岳父的提携引荐,汪洋踏上仕途并晋升快速。 (AFP)

仅仅三年,才24岁的汪洋就成为宿县地区「五七干校」校党委委员。 1980年9月,汪洋的晋升之路开始了,速度快得令人瞠目结舌。

据香港《苹果日报》报导,宿州城郊汪家村的村民表示:汪洋「他可是从下面一步一步走上去的,小时候还捡过粪。」「每年两季他们家人都会回来拜。最后一次看到汪洋来是他离开安徽调到北京工作之前。」

汪洋三兄妹,他是大哥,弟弟在合肥工作,妹妹至今在宿州侍奉老母。 「他(汪洋)兄弟俩都生的女孩,听说汪洋的闺女在外国留学。」2012年汪母仍住宿州金城街老宅。汪母双腿不便,出门常坐轮椅。

汪的家人对来客十分客气,毫无架子,还招呼记者「坐下喝茶」。但是问到具体问题,例如汪何时回来探访,对方都是笑而不语。记者问可否与汪母亲见面,汪的妹妹婉拒说:「老人家血压高,怕一谈起来兴奋,受不了。」

在食品厂,汪洋凭借他的聪明肯干,博得了祝玛丽的好感,两人相恋后很快就结婚了。

在中国,哪怕有天才本领,没有人提携引荐,也难以得到提拔。在岳父帮助下,1976年,汪洋被调进当地「五七干校」(文革时专为官员接受再教育而设的学校)做教员,之后又升教研室副主任和校党委委员,正式踏上仕途。

1979年,中共大批提拔年轻干部。 1982年汪洋出任共青团宿县地委副书记、后又调共青团安徽省委,成为中共团派阵营一员。

据悉,汪的岳父现仍住在老家桃沟乡刘瓦房村,毗邻高铁站。村民夏先生称,高铁站本来是要建在另一个镇的,「专门修在那儿,大概也有他(汪洋)老丈人的因素。」

1989年「六四」事件后,邓小平力推经济改革应对国内外压力。当时34岁的汪洋已调任安徽铜陵市长,在他一手策划下,当地舆论发起「醒来吧,铜陵」大讨论,呼吁解放思想、破除姓资姓社藩篱,与邓期待不谋而合,引起北京媒体关注,官方《人民日报》也转发评论,誉为「铜陵改革」,在全国引起反响。

1992年邓小平南巡路过蚌埠,在迎宾馆召见汪洋,邓对汪的改革劲头十分欣赏,加上汪一副娃娃脸,戏称他为「娃娃市长」。有邓的抬举,汪仕途更上层楼,进入中组部后备干部名单。不久他升任安徽省副省长,时年38岁,是中共当时最年轻的副省长。

之后,汪洋的仕途入快车道;44岁出任国家计委副主任;48岁任国务院副秘书长;50岁出掌西部直辖市重庆;52岁成为中共政治局委员,正式跻身「党和国家领导人」行列,57岁进入权力顶尖高塔的政治局常委。

不过,无论仕途如何高升,汪洋对妻子一直都很忠心和体贴,为官正直清廉,个人生活上从未有个任何风言风语。

他们的女儿叫汪溪沙,生于1982年10月11日,汪溪沙2000年入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读商科,2004年毕业;2005年赴美国波士顿塔夫斯大学(Tufts University)读硕士;毕业后在投行德意志银行香港分行任职高级经理;2009年结婚。目前汪溪沙在香港一家欧洲大型投行工作。

女婿张辛亮(1984年8月28日生),祖父是解放军上将张爱萍。张辛亮先后毕业于美国Casady School和乔治城大学外交学院。毕业后先后供职于瑞银香港、高盛。 2011年至2012年为索罗斯基金管理香港办事处代表,2013年在香港成立一家专注于大陆股市的对冲基金辛夷资本(Magnolia Capital Management)。调查显示,张辛亮2013年4月透过旗下公司准备以近4000万元买入一处房产,但交易告吹,公司2015年解散,原因不明。

张爱萍孙子张辛亮和汪洋女儿汪溪沙
汪洋女儿汪溪沙曾任投行德银香港的高级经理,女婿张辛亮在港创办辛夷资本。

《苹果日报》曾报导,汪溪沙持有香港身分证,2010年以1563万元买入港岛西营盘缙城峰一个单位,市值达2115万元。第二年又通过全资拥有的公司买下南湾一处房产,价格2045万元.

表达你的观点, 支持该文观点吗?
[Total: 0 Average: 0]
Posted in 共党内斗, 官场黑暗, 治国无道, 社会能见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