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本站首页 | 本站更多新闻 | 本站中心论坛 | 黑暗锅论坛

五家中国国企向缅军提供军火, 周恩来出卖江心坡南坎果敢十八万平方公里的国土给缅甸军方过程曝光

缅甸军方发动政变后,尽管中共官方一再否认参与其中,但有消息指,中国至少有5家国企为缅甸军方提供军火

习近平穿军装
习近平穿军装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缅甸公民团体“为缅甸公义”(Justice for Myanmar)发表的最新报告显示,缅甸军方此次政变中,至少有16家外国企业向缅甸国防军供应常规武器和相关物品,其中仅中国就有5家公司,包括中国北方工业公司(NORINCO)、中国航空工业集团(AVIC)、中国航天科技集团(CASC)、中国航天科工集团(CASIC)、中航技进出口有限责任公司(CATIC);其次是印度、以色列、俄罗斯和新加坡,各2家,朝鲜和乌克兰则各有1家。 据“为缅甸公义”发言人透露,中国北方工业公司(NORINCO)向缅甸军方出售武器后,缅甸军方将这些武器对付人民。此外,中国北方工业公司还在当地营运两个铜矿,如莱比塘铜矿,驱逐原居民和污染环境。中国公私营企业与缅甸军方的关系千丝万缕。 这名发言人引述联合国“真相调查委员会”的话指出,缅甸军方利用与中国贸易的收入,支持国防军在缅甸北部和若开邦与若开军(Arakan Army)开战,这种行为已经“严重违反人权”。 据发言人透露,缅甸军方和相关企业的生意,不受审计和国会干涉,总司令敏昂莱的个人收益,国民无从得知,批评做决策和买卖的属同一批人,明显有利益冲突。 “为缅甸公义”基于缅甸投资暨公司管理局(DICA)的公开资料,整合了缅甸军方与商业伙伴的名单。

根据报告显示,缅甸政府的112个重要商业伙伴当中,涉及中国和香港资金的有20家,当中包括营运莱比塘铜矿的万宝矿产(香港)铜业有限公司、扬子矿业有限公司、宇通客车,缅甸世纪燎原针织厂等,这其中至少有9家属纺织公司,缅甸政府主要与中国在成衣制造贸易中获取利润。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112家公司中,有超过9成公司与缅甸两大军企MEHL(Myanma Economic Holdings Limited,缅甸经济控股有限公司)和MEC(Myanmar Economic Corporation,缅甸经济公司)有商业合作。联合国报告指出,这次敏昂莱发动政变的本钱,就来自两大军企。

缅甸民众近日在仰光的中国大使馆外集会,他们手持控诉北京和讽刺习近平的标语和图像。其中一张新闻图片上可见:民众拿起习近平操控“傀儡”敏昂莱的图画,标语写着“请中国停止帮助军事政变”、“(请)从中国来的联网技术员们马上离开!”

缅甸政变以来,民众对中共的不满情绪加深,互联网上出现大量有关中共飞机运送技术人员赴缅、助缅建防火墙的消息。

虽然中共驻缅甸大使馆随后发声明称,13日中国飞抵缅甸的多架飞机,不是运送相关技术人员,而是运载海鲜等进出口货物。不过,这份声明让“中国海鲜”或“海鲜”立即成为缅甸网友争相戏谑的对象。

外界预计,在未来一年内,假如缅甸局势变得恶劣,对中共偏向军政府的传闻和信息肯定还会不断出现。缅甸全国民主联盟和缅甸民众对中共政府的观感和看法也将更倾向负面。

责任编辑:天平

周恩来出卖江心坡南坎十八万平方公里的国土给缅甸还联合缅军攻击缅北华人武装,王毅公开下跪为周恩来背书

王毅为周恩来出卖中国领土背书
王毅周恩来出卖中国领土背书

回顾中缅边界谈判史,在1960年签订协定之际,中共在国际上处于不利地位。内部有大跃进导致经济衰退,外部问题包括与印尼因为印尼华侨问题而关系紧张,八二三炮战使中美处于冲突边缘,与印度关系开始恶化。同时,中共对东南亚共党的援助,也使邻国对北京有戒心。 于是,中共开始出卖中国领土给缅甸。

  十八万平方公里的江心坡、南坎是如何被出卖的

三十年代的中国人只要是关心国事的,都知道中国有两大片土地被帝国主义列强所侵占:一是被日本帝国主义所侵占的东北三省,二是被英帝国主义所侵占的西南边陲的江心坡地区及片马边城。这两大片土地是当时灼烧

中国人心灵念念不忘的国耻家恨。抗战胜利後,东三省收复,但西南这片约相当于整个安徽省面积的土地江心坡,则在一九六○年中共与缅甸划界时被周恩来大笔一挥,白白让与了外人。与此同时出让的还有现今云南丽江县境外的边境重镇–南坎。对五十年代后成长起来的中国人,南坎和江心坡早已是被遗忘的地名。

江心坡与南坎的历史与香港十分相同,但後者中共执意收回,前者却轻易放弃,两相比较,使人感到对中共政权而言,主权神圣国土不可弃之类原则纯是空话,争与不争,全出于现实政治利益的考量。

江心坡地区是位于云南高黎贡山之东恩梅开江及迈立开江之间一个狭长地带,长约两千里,阔约五百里,其北起於西藏察隅县,南到缅甸尖高山。片马是位于恩梅开江下游,内地与江心坡相通的一个边境重镇。

这片土地是清朝云南腾越州所属的大塘、止那等土司控制的地方。其地少数民族多与汉民族有深厚渊源,如其一支濮曼族人自承是蜀汉时诸葛亮平南时所遗汉人士兵的後裔,至今仍祀奉诸葛武侯。一八五二年至一八八五年之间,英国发动三次侵缅战争,缅甸沦为英国殖民地,英帝国主义遂通过缅甸此跳板染指中国西南边疆,於一九一三年武力占据片马,断绝江心坡与中国内地之通道,并于一九二七年吞并江心坡。

但民国政府始终未曾承认过,一九二九年中国政府云南交涉署曾向英国驻滇总领事提出过抗议照会,称「查江心坡一带仍属我国领土,查此滇缅界务尚未勘定,片马交涉尚未解决之际,缅甸政府复派兵经营江心坡一带,并掳去山官十一人,殊失中英亲善之旨。

准函前由,相应照会总领事查照,转电缅甸政府,迅将派往江心坡以北各地之私桩一律撤去,静候将来中英两国派出之大员会勘,至纫睦谊。」今日台湾发行的地图上,江心坡和以西的孟养土司控制地仍在中国版图中。

所割土地比台湾还大一倍

一九四八年缅甸脱离英国独立,仍霸占江心坡地区不放,而後来上台的中共政权则为了与缅甸交好向缅方表示愿意放弃大片国土。一九五七年周恩来与缅甸总理吴努会谈时表示承认当年由英国所划定但原不被中国承认的中缅国界线,即英人所划的中印麦克马洪线的缅甸段。三年後中共与缅甸签署边界条约,仅收回片马,江心坡则一笔勾销,同时并将江心坡以西与印度阿萨姆省接壤的中国藩属的孟养土司控制的大片土地一并慷慨送给了缅甸。

周恩来出卖江心坡南坎
王毅为周恩来出卖江心坡南坎背书 (父子两人?前赴后继出卖祖国)

这两片土地相加比台湾还大一倍,是中共上台後一次出卖的最大面积国土。纵贯养西部,与迈立开江平行走向的一座莽荒大山脉即是著名的野人山。抗战期间中国远征军在杜聿明将军统领下与日交战失利,曾横越野人山撤退到印度休整,这一段悲壮惨烈行程不输於中共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一九六○年的中缅边界条约第二条称「鉴于中缅两国的平等友好关系,双方决定废除缅甸对属于中国的盂卯三角地(南坎指定区)所保持的「永租权关系」,考虑到缅甸的实际需要,中国方面把这个地区(面积约二二○平方公里,八十五平方英里)移交给缅甸,成为缅甸联邦领土的一部份。」一块主权属于中国毫无争议的国土南坎竟如此以他国的「实际需要」为由,轻易断送了。

南坎三角地被中共割让给缅甸
南坎三角地被中共割让给缅甸

南坎:中缅边境的一颗明珠

就南坎的历史来看,简直就是第二个香港。南坎是孟卯三角地尖端处一个城市,其形势犹如九龙之于新界。孟卯三角地是瑞丽江及支流南碗河交界处一个富饶的坝子,处中缅交通要道上,至今从缅甸入云南,亦必由南坎度瑞丽江。由于地处要冲,加上孟卯坝土地肥沃,出产富饶,今缅北最大产米区即在此,因此南坎中缅商贾云集,为滇西南及缅北一相当繁荣的商业小都市。五、六十年代国民党孤军中的李崇文和李文焕的游击队即驻扎在南坎附近的腊戍,据说对外联络、收集情报及采购给养都在南坎一带进行。

但不幸南坎虽属中国,但却是被缅甸国土包围的一块飞地,垂涎南坎的英国要求清政府割让,被李鸿章所拒绝,但在清光绪二十三年(一八九七年),清政府在英国的压力下,被迫将南坎永久租借给英国。

根据该年中英两国签署的「中英续议缅甸条约」,英国承认南坎为中国之地,但由中国永久租予英国管辖,租价若干俟後再议。後议定英国每年付租银一千卢比给中国。据记载,英国付租直到缅甸独立,後由缅甸付给, 中共上台後才中断。

南坎之租借属英帝国主义强加于中国的不平等条约,缅甸独立後,该条约即应废除,中国也应理直气壮要回,应如其後中共毫不犹豫收回香港一样。但想不到中共为「考虑到缅甸的实际需要」竟主动放弃了。

果敢江心波南坎被中共割让给缅甸
果敢江心波南坎被中共割让给缅甸

中共承认麦线的缅甸段

中国与印度的边界有个麦克马洪线争端,缘因一九一四年当时印度的殖民政府外务大臣英人麦克马洪无视中印边界传统以喜马拉雅山南坡为界,提出以喜马拉雅山分水岭划界的麦克马洪线,中国国民党政府和现今的中共政府均不予承认。由于缅甸当时为英国的印度殖民政府的一行省,此麦克马洪线也就划到了中缅边界北部,蚕食了中国不少领土。但中共一九六○年与缅甸划界时,基本上承认了麦克马洪线的缅甸段。

如果说当初中国被迫割地失土,是因为中国积弱,对手英国强大,但在中共上台,缅甸独立後,中缅两国的力量强弱己互相易位,缅甸己无力再继续霸占中国领土,中国如果要收复失土应无困难。一九五四年周恩来访缅旬,缅甸总理吴努即向周自承,他对中国怀有恐惧。同年吴努回访中国,又向中国说,中国犹如大象,缅甸犹如羔羊,大象会不会发怒,无疑会使羔羊提心吊胆。结果中国这只大象并未发怒,而且还慷慨赠土,以致当时有关报导说「缅甸非常感动」。

中共这种奇怪反常的慷慨主要有两个现实的政治原因:

一是当时中印关系非常紧张,中印边境战争有一触即发之势,因此中共决定尽快解决与西邻其他各国的边界问题,除缅甸,中共对尼泊尔、阿富汗、巴基斯坦都作了领土让步,不过尤以对缅甸牺牲最太。

出卖国土为消灭国民党孤军

第二个原因是国民党李弥将军的一支孤军在国民党失去大陆政权後,撤退到缅甸东部的中缅边界地区打游击。这只孤军盛时一度反攻进入云南,并曾占领中缅地区约三个台湾面积的大片游击区。当时国民党孤军有可能和反对缅甸中央政府的掸邦游击队合作,独立建国。若是,中国西南边陲将出现一个虎视耽耽的反共国家,这当然是中共极不愿见到的前景。

台湾作家柏杨以邓克保之名所著《异域》这部报告文学指出,孤军出没的缅西是一个三不管的地方,「共产党所以在去年(编按:一九六○年)匆匆的,丧权辱国的和缅甸『划界订约』(编按:指一九六○年的『中缅边界条约』),就是企图明确的显示出来我们侵占了缅甸的国土,作为消灭和控告我们(编按:指孤军)的法律根据。」

对于这一卖国割地历史真相,云南人民至今仍有记忆,本刊老总金钟六、七年代在云南工作时,常听当地居民谈起割江心坡,让南坎之事仍不胜惋惜,但中共对此却讳莫如深,大陆所有历史、地理书籍均避口不谈,甚至大陆学者在海外发表的有关云南边境变迁的学术文章对此也含糊其词。云南大学档案系副教授万家林、王文光九六年发表在日本出版的《中国研究月刊》上的一篇有关文章提到江心坡,说江心坡于清时被「英国占领,划归缅甸,解放後中缅重订边界时,才将片古岗(即片马)收回」,竟然回避中缅划界时中国放弃了大片土地的事实。

江心坡果敢被中共割让缅甸
江心坡果敢被中共割让缅甸

一晃59年 国军血战谁知

中缅最后于1960年10月1日,在北京签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缅甸联邦政府边界条约”。该条约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于1960年12月20日批准,缅甸联邦总统温貌于1960年12月29日批准。1961年1月4日起生效,宣告两国全部边界正式划定。

中共在此条约中获得军事上重要地点,能够进出藏东与印度东北部。缅甸则获得南畹地区,克钦邦与佤邦之间唯一的公路由此通过。

值得一提的是,中缅部分边境之前被原中华民国国军的泰北孤军控制。1960年5月起,中缅以勘界会议为名,秘密协议攻击泰北孤军。据公开资料,中缅条约签订后,解放军昆明军区与缅军协同作战,共同攻击泰北孤军。中共将此役称为”中缅联合勘界警卫作战”,缅甸方面称”湄公河战役”,中华民国称”江拉基地保卫战”。

周恩来出卖江心坡,南坎,果敢国土给缅甸经过 (从英国租赁变为永久割让

1960年4月,周恩来应缅甸政府前总理奈温的邀请访问缅甸。双方于4 月19日发表的中缅联合公报,签订了重大意义的“中缅友好和互不侵犯条约”与“中缅两国边界问题协定”。5月 28日,缅甸国会批准“中缅友好和互不侵犯条约”与 “边界协定”。1960年10月1日缅甸总理吴努和奈温将军应邀访华,两国正式缔结《中缅边界条约》。

南坎三角地被中共割让给缅甸
南坎三角地被中共割让给缅甸
果敢江心波南坎被中共割让给缅甸
果敢江心波南坎被中共割让给缅甸

其中《中缅边界条约》第二条称,

“鉴于中缅两国的平等友好关系,双方决定废除缅甸对属于中国的盂卯三角地(南坎指定区)所保持的‘永租权关系’,考虑到缅甸的实际需要,中国方面把这个地区(面积约220平方公里,85平方英里)移交给缅甸,成为缅甸联邦领土的一部份。”

新中国主动放弃殖民帝国通过不平等条约遗留下来的“非正义领土”的正当权力,把它交给缅甸。

对于发生“班洪事件”的阿佤山区,北京虽不承认“1941年线”的合法性,但在实际划界的时候却以这条线为准,同时处理边界时也是以此为基础,中国收回了班洪、班老的几个部落。此外,中缅互换了几个村寨,交换面积大抵一致。

1960年的中缅条约签署之后,北区与南区两大区域完全丧失。北区常被称为“江心坡”, 1926年被英国派兵强行占领;南区也就是时至今日还有武装冲突的果敢,被1897年不平等条约割予英国。三小区域在法理上全属中国的情况之下,还是失去最重要的南坎。也就是说,中国在中缅边境,失去的上百个香港的领土。中缅之间1909平方公里的争议面积,中国最后只得到18%的争议领土。

表面上看中缅边界条款对于缅甸有利,然而新中国需要向当时的国际社会表明的是,对于周边邻国并不存在领土野心。中国政府追求的不是领土,而是边界的划定;中国能够与周边国家和平相处。中缅边界划分为中国与周边邻国解决边境纠纷树立了良好的示范。此后,中国又相继与尼泊尔、朝鲜、蒙古、巴基斯坦、阿富汗协商解决了边界问题,营造了和平的外部环境。这才使得中国在20多年后能够腾出手来搞改革开放,以经济发展为中心,解决民生问题,最终成为世界上举足轻重的经济大国。

Posted in 丧权辱国, 普世价值, 治国无道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