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李克强对习近平要搞公私合营非常生气,再度高调支持民企!强调对民企:法无禁止即可为;而对政府,则是“法无授权不可为”

9月17日,李克强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党媒一如既往的标准式官话报导,再度省略了李克强的关键性发言。

9月19日,国务院网站又一次补上了李克强的讲话,他说,“要为民企创造更大的发展空间,让他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此外,李克强还有不少国企、民企改革的突破性提法,也再次讲了就业数字的实话。

李克强视察重庆
李克强视察重庆

关于民企的矛盾说法

9月15日,中共罕见公开了针对民营企业统战的文件,《关于加强新时代民营经济统战工作的意见》,称“民营经济规模不断扩大、风险挑战明显增多,民营经济人士的价值观念和利益诉求日趋多样,民营经济统战工作面临新形势新任务”,要求“教育引导民营经济人士……在政治立场、政治方向、政治原则、政治道路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始终做政治上的明白人”。

9月11日,李克强曾召开了针对中小微企业的“放管服”改革会议,点出中共官场“只要权力不要责任”的痼疾,强调“改革开放是大势所趋”,要求“减少人为干预,压缩自由裁量空间”。9月1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公开关于民营企业的统战文件,更像是要“纠正”李克强的说法。

李克强似乎毫不示弱,在9月17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再度表示“支持国企和民企改革发展”。

不仅如此,李克强还说了另一番实话。国务院网站描述“李克强强调,要千方百计稳住和发展民营经济”,“民营经济贡献了90%以上的新增就业。从保市场主体角度讲,保住民企,也就保住了基本就业”。

李克强透露了就业的新数据,90%以上的新增就业来自民企,这个数字太有说服力。按照目前公开的数据,民营企业数量占中国企业的90%以上,贡献了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60%以上的GDP、50%以上的税收。

李克强应该得到了更准确的数据,这些数据表明,民营企业才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真正出路,中共的独裁体制目前成了民企发展的最大障碍。

重提国有企业所有制改革

国务院网站的文章称,“当天会议决定,扎实推进国企改革三年行动,今年基本完成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等工作,着力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推进现代企业制度建设、健全市场化经营机制”。

这是多年以来几乎没再听到的国有企业改革的说法,特别是“所有制改革”和“市场化经营机制”提法,近年来基本在党媒上消失,更多的是所谓“公有制主体”的灌输,去年阿里巴巴等大型企业法人纷纷让位,还“主动”并入了公有制,也被称为国进民退。

李克强重提国有企业改革,并再次触及所有制、市场化的敏感话题,在当下公有制、内循环为主的宣传环境中,显得十分不同调。

假如这只是李克强自己的想法,那就是在经济发展方向上公开不同调;如果在某种程度下被默许,就意味着很可能中共最高权力结构发生了内部的微妙变化。

为民营企业松绑?

李克强还说,“国企大量配套也由民企支撑,民企发展好了,对国企也是有力的支持”,“要为民企创造更大的发展空间,让他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李克强的话,看起来还不只是一种提法,国务院网站描述,“当天会议决定,持续放宽市场准入”,“推动油气基础设施向各种所有制企业公平开放。支持民企参与重大铁路项目建设和客货站场开发经营”。

这些过去都是国有企业独占的项目,如果真向民营企业开放,相应的国企显然缺乏竞争力,很可能拿不到原来那么多项目,就会逐渐萎缩。这样的突破性政策,难以确认是否在党内高层中有统一的认识,但党媒确实一个字也没有报导。

国务院网站最后还描述,“推动国家重大科研基础设施进一步向民企开放,加快对民企的国家企业技术中心认定,畅通民企技术人才职称评审通道。允许中小民企联合参与工业用地招拍挂。鼓励各地建立中小微企业贷款风险分担机制”。

这些政策,都是民企过去梦寐以求的,假如能够成真,民企与国企的不平等的竞争,将逐渐缩小。目前很难知道,李克强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的这些突破性政策决定,是否真能落实,或者是否真能得到中共高层的全体支持。

也许,党媒很快就会有新的反应,将能进一步判断民企的政策走向。目前民企人士看到的矛盾表述,可能还会继续,无疑令民企无所适从,同样也令中共各级官员无所适从。

李克强: 法无授权不可为;痛骂习近平无法无天

2014年2月23日,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第二次廉政工作会议上强调,要进一步简政放权。政府管得过多,直接干预微观经济活动,不仅影响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增加交易成本,还容易滋生腐败。政府要公布审批目录清单,清单以外,一律不得实施行政审批,更不得违规新设审批事项。实际上这也是对“负面清单”管理模式进行探索。也就是说,对市场主体,是“法无禁止即可为”;而对政府,则是“法无授权不可为”。(据2月24日新华网)

李克强
李克强被架空

笔者认为,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第二次廉政工作会议上发表的重要讲话,特别是他强调的“对市场主体,是‘法无禁止即可为’;而对政府,则是‘法无授权不可为’”,充分体现了法治精神,彰显了本届政府加快转变政府职能、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鲜明态度和坚定决心。

“法无禁止即可为”、“法无授权不可为”是两句意思完全相反的法律谚语,源于十七、十八世纪的西方。“法无禁止即可为”即“法无禁止即自由”,针对的是公民权利的保护,意思是说,只要法律没有禁止的,公民都可自由为之,无论对错都不违法;“法无授权不可为”即“法无授权即禁止”,针对的是国家公权力的行使,意思是说,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行使公权力前,必须经过法律的授权,否则就不能去做,做了就是违法,做了就要被依法追究责任。

市场主体具有盈利性、独立性、灵活性、关联性 、平等性 、合法性等特征,具体包括投资者、经营者、劳动者以及消费者、企业等,其中企业是最重要的市场主体。改革开放30多年来的实践证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市场主体本位经济,市场主体是社会经济发展的根本动力,是一个国家和地区经济实力与竞争力的决定性因素。

我们要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我们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必须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断深化改革开放,不断革除体制机制弊端,坚持以市场主体为本位,一切为了市场主体,一切依靠市场主体,大力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行政审批是政府部门权力的直接体现,也是最容易产生消极腐败的因素。作为各级国家机关,必须切实转变政府职能,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继续把简政放权作为深化改革的“当头炮”,以减少权力寻租、防治消极腐败;作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必须严格依照宪法和法律行使权力,每个干部手中的权力必须受到人民的监督,必须全心全意为市场主体及所有公民服好务。

要让政府遵循“法无授权不可为”,更多、更快释放改革红利,有效遏制权力寻租,各级政府及其部门不仅要下狠心下硬茬取消、下放行政审批事项,建立权力清单制度,还要敢于“晒”出权力清单、亮出“权力家底”,以锁定行政审批项目“底数”,接受社会监督,让清单之外的事项由市场主体依法自主决定、由社会自律管理或由地方政府及其部门依法审批。

总之,只有继续把简政放权作为深化改革的“当头炮”,努力从源头上减少审批环节、降低审批门槛,勇于“晒”出权力清单、亮出“权力家底”,才能有效遏制消极腐败,才能真正转变政府职能,才能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社会的关系,才能激发市场活力,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基础性作用。

李克强骂习近平:只要权力,不要责任;还说改革开放是大势所趋

9月11日,李克强主持了深化“放管服”改革电视电话会议,本可以在办公室开视频会议,但这是全国性质的会议,所以李克强不得不出面参加,党媒也做了报导,只是一如既往地省略了不少李克强的讲话内容。

李克强
李克强被架空

9月12日,中共国务院网站刊登文章《李克强关于“放管服”改革的最新阐释》,补上了党媒未报导的内容,李克强直接点出中共官场的痼疾:“只要权力不要责任”。

9月13日,中共国务院网站再次刊登文章,李克强说,“改革开放是大势所趋”。

再度揭开中共官场真实现状

在国务院的文章中,李克强说,“现在市场主体反应比较突出的还是各种限制多、门槛高、审批繁,束缚了创业创新手脚”,李克强要求,“各类重复审批要大幅精简,明确‘谁审批谁负责’,决不能‘一批了之’,只要权力不要责任”。

瘟疫冲击了经济,中共并未真正给予企业资助,大量私营企业被迫倒闭。之前,李克强也多次强调要扶持、让利给中小微企业,实质中共各级官僚机构根本做不到,假如都让利给私营企业、放手私营企业,中共官员还如何贪腐呢?当官还有何好处呢?

李克强也没有办法,只好再次要求,“减少人为干预,压缩自由裁量空间”,“有的领域要多一些柔性监管”。

李克强也许有好的愿望,却无力改变中共官场的现状,除了一再呼吁、要求,也不敢彻底掀翻中共政权,他也是从中共政权内部走了共青团仕途的捷径,才一路升迁,当然深谙官场之道。只是现在中共政权岌岌可危,内外交困之下,经济无法恢复,老百姓生活困难,很可能就会造反,李克强也只能试图高声提醒,撂些狠话,也有为自己开脱责任之意。

此外,李克强说“只要权力不要责任”,在中共激烈的内斗中,是否有旋外之音,值得关注。

 

李克强公开称“改革开放是大势所趋”

9月13日,中共国务院网站再发文章《:面对新的困难挑战,仍然要靠改革开放破解难题》,更多详细摘录了李克强9月11日在“放管服”会议上的讲话。

李克强当时还说,“改革开放是大势所趋……今天我们面对新的困难挑战,仍然要靠改革开放破解难题、推动发展”。

李克强呼吁的改革开放,并没有详细的解释,人们也没有看到相应的步骤。但这类说法,却与习近平的“内循环”、“办好自己的事”、公有制主体相抵触。中共各级官员当然知道闭关锁国没有出路,也不会愿意自力更生、过苦日子,但此时没人敢公开唱反调。李克强却公开称,“改革开放是大势所趋”,显然不寻常。

李克强也说了另一番实话,“今年我们采取了特殊的转移支付机制,使财政资金直达地方、直达基层、直达民生,‘一竿子插到底’。这种直达机制安排直接动了部门‘奶酪’ ”。

李克强的话,再次揭出了中共官场层层截留财政资金的实情。今年所谓的资金直达地方,虽然中间各层级官员的“奶酪”没有了,但各地基层官员的“奶酪”就大了,真正有多少“直达民生”,实际也是未知数。

李克强还说,“‘放管服’改革”,“不是为改而改、自拉自唱”。

李克强当然知道中共官场多年来是如何运作的,中共所谓的改革,更多是自欺欺人的口号、运动、游戏。李克强的“放管服”会议,不能给各级官员带来任何好处,却要剥夺他们手中的权力,结局如何也可想而知。

 

 

Posted in 世界经济, 共党内斗, 冤假错案, 制度混乱, 官场黑暗, 普世价值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