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毛岸英和毛岸青实乃乞丐杨永福和杨永寿,毛泽东逼疯毛岸青;毛岸青至死不承认自己姓毛

学者周海滨曾撰文披露毛泽东的家族斗争情况,文章称,毛泽东嫡孙毛新宇进不了中南海,是因为江青很恨其母邵华,曾对她口诛笔伐。此前传闻称,毛泽东生前没有见过毛新宇。周海滨题为《低调的“红三代”:被改变的人生轨迹》一文发表在2014年第12期《同舟共进》上。文章称,毛岸青是毛泽东身边最小的儿子,毛新宇是毛岸青之子 。

1970年1月17日,77岁的毛泽东晚来得孙,毛高兴之余为其取名为“新宇”。然而直至1976年毛泽东去世,这6年间祖孙俩未曾谋面,没有留下一张合影。

为什么毛泽东爷孙一直未能相见?因为江青对邵华曾有段不近人情的口诛笔伐,毛新宇的母亲邵华不敢也不能将儿子送进中南海。

毛新宇,毛新宇题字
毛新宇,毛新宇题字

文章称,特里尔在《江青全传》里披露,邵华一直是江青在家中最恨的人物。文革中,江青一次到北大去,就是要和邵华辩论的, “她妈是政治骗子!”江青用最冷酷的词说邵华,并把邵华和资本主义的“文艺黑线”以及国际“反华力量”联系在一起,并称,她和毛泽东不承认邵华是毛的儿媳妇……

江青之所以在北大攻击邵华,因为邵华曾是北大中文系的学生。江青在会上似乎讲个没完……陈伯达碰碰她的肩膀,小声对江青说:“我想该结束了。”江青暂停了诅咒,凶狠地瞪着陈伯达,一万多人坐在地上鸦雀无声。

时任北京市委第一书记李雪峰也曾回忆说,1966年6月25日,江青在北大辱骂邵华,而邵华就在台下。据称江青的一番话,马上就被作为“中央首长讲话”印成传单,撒向全国。邵华和其母连夜转移,在北京东躲西藏,以避江青派人追斗。

文章称,由此可见,毛泽东很长一段时间因为政治原因无法与孙子毛新宇相见。至于毛泽东与毛新宇没有留下一张合影是因为没想到拍摄,这种说法更不成立。邵华酷爱摄影,曾担任中国女摄影家协会主席。

  毛泽东见没见过毛新宇? 真相扑朔迷离

毛新宇是中共少将,目前任军事科学院战争理论和战略研究部副部长。

毛新宇1970年1月17日出生, 毛泽东1976年9月9日去世 。

2008年6月,毛新宇母亲邵华去世后,有媒体报导,毛泽东生前没有见过毛新宇。

据《炎黄春秋》2013年第9期题为《黄永胜任总参谋长期间的一些事》一文披露,当年周恩来让黄永胜找301医院想办法,让毛岸青妻子邵华怀孕,让毛泽东后继有人。

301医院组成了专门小组,后人工受精成功。1970年初,邵华生下孩子,但毛泽东对这个来之不易的孙子不感兴趣。

毛身边的工作人员第一次去报告,毛没搭理。第二次换一个护士去报告,毛停下读书,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噢,世界上多了一张吃饭的嘴。”毛一次都没见这个唯一的孙子。

而以下事实被认为从侧面证实,毛泽东没有见过毛新宇。

辽宁人民出版社2005年出版的《温情毛泽东》中,有毛泽东与邵华的合影,但没有毛与毛新宇的合影;毛新宇撰写的《爷爷毛泽东》、《爷爷激励我成长》书中,也都没有毛泽东和毛新宇的合影。

2016年9月9日,《湖南日报》刊发对毛新宇的采访文章。其中,毛新宇公开回应毛泽东生前没见过他的传闻称,在他3岁到4岁期间,母亲邵华就定期找一些机会带他去中南海。“我跟爷爷见过,而且也待过,但不像许多普通的孙辈那样一直很幸福地生活在爷爷身边。” 这只是个孤证,没有别人见证所以不应该是事实。

毛岸青到底是不是毛泽东的儿子?

上世纪最大骗局:毛岸英毛岸青是假的!

 

毛泽东与杨开慧有三个儿子,大儿子毛岸英出生于1922年,13个月后二儿子毛岸青出世,到1927年又生了毛岸龙。由于毛岸龙下落不明,而毛岸英毛岸青宣称被找到了,根据官方文献记载,毛岸英死于朝鲜,毛岸青后来变成了傻子后与韶华结婚并育有一子毛新宇。

然而,根据润涛阎考证,所谓找到的毛岸英毛岸青二人并非真的是毛泽东的俩儿子。为了澄清谁谁是谁,本文用毛岸英、毛岸青代表毛泽东的俩儿子,而后来找到的所谓的毛泽东的俩儿子则用他俩自己给出的名字杨永福、杨永寿。

(一)关于毛岸龙的下落杨永福杨永寿与当事人的说法不同

据文献记载,关于毛岸英哥仨如何达到上海的,有三个版本。一个是:“1930年11月,杨开慧牺牲,湖南省党的地下组织将三个孩子护送到上海,经上海地下党组织安排,三个孩子进入董健吾牧师(当时是中共地下党员)任园长的大同幼稚园。”第二个版本:“1930年,杨开慧英勇就义后,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龙三兄弟在党组织的安排下,跟着外婆、舅妈到了上海,来到叔父毛泽民、叔母钱希钧的身边。毛泽民将三兄弟安排住进了上海秘密党中央机关特科工作人员董健吾创办的大同幼稚园。”第三个版本:“1930年杨开慧牺牲后,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龙兄弟三人就跟随杨开慧的母亲在家乡板仓生活。国民党在长沙地区到处抓捕共产党人和进步群众,毛岸英兄弟三人的安全也受到威胁。在上海地下党中央机关工作的毛泽民同志(毛泽东大弟)经请示党组织同意,将毛岸英兄弟三人接到了上海。”

虽然上面说法不同,但总体上来说是毛泽民安排哥仨去了上海,具体是谁护送的,与本文要探索的无关紧要。到了上海后的安排,所有的版本都比较一致:经毛泽民找到董健吾,毛岸英哥仨便被安排到了上海大同幼稚园。幼稚园表面上是一个收养社会流浪儿的教会组织,暗中却是共产党抚养革命烈士遗孤的福利机构。当时幼稚园的负责人是中央特科情报科成员董健吾,他对外身份是牧师。

(二)有关毛岸龙的下落

毛岸龙到底是跟俩哥哥流浪时走丢了,还是得病死在了大同幼稚园?在整个毛泽东时代,官方都说毛岸龙是跟着俩哥哥讨饭流浪时走丢了,导致党中央甚至毛泽东的亲戚比如贺子珍的妹妹等人一直到处寻找毛岸龙。毛岸龙失踪说均来自杨永福和他妻子刘松林、杨永寿和他妻子韶华:在1931年夏天,秘密党组织遭破坏,董健吾身份暴露,幼稚园的工作人员或被逮捕或隐蔽起来,孩子们因无人管理而流落到街头。毛岸英背着小弟,搀着大弟,三兄弟从此过着流浪儿的生活。毛岸龙突然发烧腹泻,毛岸英带着毛岸青出去乞讨,回来时毛岸龙就不见了。

上面由杨永福杨永寿说出来的毛岸龙丢失了的说法全国人民人人皆知。直到毛泽东死后由大同幼稚园当事人陈凤仙才讲出杨永福、杨永寿二人的说法是瞎掰,事实是:“1931年5月底或6月初的一天夜里,毛岸龙突然生病,腹泻、高烧,由我(保育员陈凤仙,又名秦怡君,李求实夫人)抱到附近的广慈医院就诊。医院诊断为噤口痢,经救治无效当夜死亡。次日由幼稚园负责行政事务工作的姚亚夫买棺入殓处理了丧事。”

电视剧《毛岸英》情景展示的是这一种说法。作为该电视剧总顾问兼总监制在接受专访时说:“医院的一位女同志曾对岸英说他弟弟得病毒性痢疾去世了。”

上面讲的“岸英”不是死在朝鲜的杨永福,而是毛泽东的儿子毛岸英。

润涛阎的解释:后来被找到的二人是湖南流浪乞丐杨永福和杨永寿,二人根本就没有三弟,也就在被追问毛岸龙去了哪里时谎称是走丢了。由于他们二人被毛泽东接纳为儿子,官方也这样报道毛岸龙的下落,抢救、下葬毛岸龙的当事人不敢在那阶级斗争残酷无情的年代里说明真相。而当毛泽东死后,尤其是胡耀邦拨乱反正人人可以说实话时才调查出来了毛岸龙的下落。从此共产党的宣传机构再也不承认毛岸龙失踪的说法可信。

2013年12月26日,是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中央决定开展隆重纪念活动。6月26日,韶山毛泽东同志纪念馆专题展区经过两年的重新调整,正式对外开放,共展出文物、图片600余件(张),其中不少珍贵文物系首次展出,背后藏着秘密故事,其中对毛岸龙的说明是:1931年初,毛岸龙由叔叔毛泽民安排进入上海大同幼稚园,不久因患痢疾去世。(参见《毛泽东爱子毛岸龙生死迷雾重重》)

润涛阎的解释:显然,杨永福杨永寿哥俩并不知道毛岸龙的确切死因,二人死前都一直说毛岸龙失踪了。表明杨永福杨永寿是假的毛岸英毛岸青无疑。

(三)流浪六年的杨永福杨永寿与毛岸英毛岸青的历史事实不符

根据后来官方的说法:“因顾顺章、向忠发先后叛变,使上海地下党组织遭到很大破坏,党组织在紧急隐蔽有关人员的同时,对大同幼稚园收养的多名烈士子女也进行了疏散。当时采取了三种疏散方式:有家可归的回家,有亲友的投奔亲友,无家又无亲友的由党组织托付给可靠人家。也就在这期间发生了一件令人痛心的事:1931年5月底的一天,毛岸龙突然生病,腹泻高烧,送医院后被诊断为紧口痢,经救治无效于当夜病亡。毛岸英、毛岸青属于第三种疏散的烈士子女,党组织决定把兄弟俩托付给董健吾抚养。毛岸英、毛岸青在董家住了一年半左右,并受到了良好的照顾,吃得饱穿得暖,有时还能看上电影。由于董健吾家‘松柏斋古玩号’是中央特科的重要联络点,这里不仅人来人往,而且距租界巡捕房又很近,党组织考虑到毛岸英兄弟俩满口湖南话,一旦遇到警察和特务盘问,后果不堪设想。便又将兄弟俩托付给董健吾的前妻黄慧光抚养(此事发生在1933年8月)。董健吾把毛岸英、毛岸青送到黄慧光家时隐瞒了他们的身份,只说这是他朋友的两个孩子,暂时住在这里。党组织每月给30块钱。后来,党组织没钱了,董健吾失去了固定收入,黄慧光是家庭妇女没有生活来源,自己有四个小孩,加上岸英兄弟一家七张嘴天天要吃要喝,日子过得艰苦了起来。生活艰苦,吃不饱肚子,还要挨打受骂。岸英自小就爱憎分明,一天,他看见岸青又挨了打,便离家出走了。”

而杨永福和他妻子刘松林先后提出二人流浪六年(杨永福的说法后被刘松林改成五年(刘在武汉的演讲)。刘松林曾说:“我们结婚后,岸英曾一次带我去西四胜利影院看电影《三毛流浪记》。当时,他触景生情,非常激动。电影结束了,影院里的人都走空了,他还沉浸在电影的情节中。他告诉我,他和弟弟在上海流浪的经历与三毛非常相似,说自己与三毛相比,除没有给资本家当干儿子和没有偷东西两点外,三毛所吃的苦他都吃了。回家的路上,他一直默不作声,他应该又想起了自己在上海不堪回首的6年流浪生活,我没有打搅他。后来,他也还曾带过其他人看这部电影,我想这与他个人的特殊经历有关。”

后来刘松林的该说法导致被告。2002年1月19日,刘思齐(=刘松林)应邀到武汉理工大学演讲。刘思齐在演讲中称:毛岸英和毛岸青在上海“像三毛一样流浪了五年”。对此,董健吾之子董龙飞认为,刘思齐的演讲中“有与历史事实不符之处,有些言论污蔑诋毁了董健吾,损害了董家人名誉,使其精神受到了损害”,逐向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刘思齐停止宣传与历史事实不符的言论,并登报赔礼道歉。

董家后人提起民事诉讼的依据,来自于1979年中组部的一项调查报告。当时胡耀邦负责平反冤假错案,他指示中组部组成三人调查小组,专门赴上海调查了毛岸英兄弟三人在上海时的情况。通过访问当事人、证人和当时的地下党领导人,以及查阅档案资料,勘察毛氏兄弟居住过的地方,最后撰写了一份《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龙在上海时的情况》调查报告,其中写到“……毛岸英和毛岸青在董健吾家中,生活虽困难,但无流浪、虐待事实……”。另外董家后人对“毛岸英兄弟流浪街头长达五年之久”的说法也提出了异议:毛岸英兄弟俩是1933年8月来到黄慧光家的, 1936年6月党组织送他们前往苏联,就算毛岸英兄弟俩刚到黄慧光家就立即出走,流浪时间最长也不会超过2年10个月。

润涛阎的解释:杨永福在看了《三毛流浪记》后深深感到那是自己和弟弟杨永寿的亲身经历,当场顾不得以前说出的谎言了,便说出了真相:他和他弟弟二人流浪了6年。如果他真的是毛岸英,那他就不会把在大同幼稚园和董健吾家一共三年多的美好时光忘记而把流浪二年十个月说成是流浪六年。

(四)杨永福杨永寿被强行说成是毛岸英毛岸青

当年“毛岸英““毛岸青”二人被找到的过程一直讳莫如深,连到底是怎么被找到的也无人得知。直到胡耀邦派调查组到上海查找有关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龙的历史来龙去脉时,李云才出场说出她是当年找到毛岸英毛岸青二人的唯一之人。2011年11月29日,记者采访了当年中央特科在上海的最后一位成员——李云,才公开了许多鲜为人知的珍贵史料。对于当年毛岸英、毛岸青在上海失踪和寻找的过程,几十年来李云一直缄口不言,直到今天家乡来人采访,她才首次透露这段历史。根据老人的说法,毛岸龙也不是早年谣传的走丢了,而是在1931年“因病夭折”。董健吾告诉特科领导毛岸英毛岸青二人在董健吾的前妻黄慧光家由于不知为何毛岸青挨了打两个孩子就出走了,开始了流浪生活。特科领导立即布置地下党员分地区仔细寻找,但一无所获。

1935年秋,上海的地下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中央特科成员大部撤离,只有少部分末暴露身份的成员留在上海。当时特科的总负责人是邱吉夫,主管情报工作的是李云的丈夫徐强(对外称老金,也是李云的直接领导)。一天,徐强突然严肃地通知李云,要她想办法上街寻找两个男孩子。孩子的身份对她也是保密的,只知道这两个孩子是烈士后代,大的十三四岁,小的只有十一二岁。

老人回忆说:“接到寻找两个孩子的任务后,我赶紧上街,可上海那么大,到哪里找?找了好些天,都没有发现他们,同时寻找过程中还要小心自己的身份不能暴露。一天,我一路寻找,后来走到城隍庙附近,想买碗粥填肚子。我看到粥摊边上有两个孩子,很瘦,穿的衣服也很破,年龄是符合的。旁边的人说,这两个孩子,从来不说话,很可怜的。我就请他们吃碗粥。吃后他们还是不开口,问什么都不讲。当时我也不敢多问,急忙回去向上海地下党领导人冯雪峰汇报了这个情况,并领着他们两人洗了个澡,换了衣服。冯雪峰立即换了便装赶来。冯雪峰来了后,连哄带骗带着两个孩子去了吃饭的地方,还不断跟他俩套近乎,可两个孩子很警惕。饭吃过后,大概跟冯雪峰熟悉了,冯雪峰问他们是哪里人,其中一个孩子才说了句是湖南人。毛泽东是湖南人,这下确定了两个孩子的身份。两个孩子找到后,董健吾通过张学良,让人于1936年6月带着两个孩子经法国去了苏联。到了莫斯科以后,他们被送到国际第二儿童院,各自取了苏联名字,开始了在苏联的生活。”

李云在此还特别强调了一点:她1930年入党,1932年被调到中央特科工作。中央特科是一个非常严密的组织,纪律非常严格,特别是情报工作。对上级的命令,必须绝对服从,不能问也不许问。她在徐强单线领导下,担任过报务员、交通员。徐强后来做了她的丈夫,并肩战斗了几十年。

原文来源:《大众文摘·解密(文史版)》

Posted in 共党内斗, 冤假错案, 制度混乱, 娱乐新闻, 婚姻爱情, 官场淫乱, 官场黑暗, 文革纪念馆, 普世价值, 治国无道, 社会能见度, 红后代黑幕, 荒唐世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